Rick Owens 废弃的服装面料、FENDI 往季的 Monogram 大衣面料、Jacquemus 残次的裤装面料,当这些不同品牌过季的淘汰织物,最终组合为一个系列的完整单品时,会是什么模样?

这并不是我们空穴来风的臆想,来自佛罗伦萨的服饰品牌 AVAVAV 正是这一方式的有力践行者。在 4 月中旬,AVAVAV 推出了名为「xf * ndi xb * rberry xj * qcuemus」的最新系列,使用了包括 Jacquemus、FENDI 在内多个品牌的废弃面料,打造整个系列的单品。除此以外,在社交媒体上噱头十足,讨论度颇高的 「The Bloody Feet」鞋履作品,同样出现在新系列的 Look 中。有着夸张轮廓,形似怪兽脚掌的「The Bloody Feet」四趾靴款,为 AVAVAV 设计师 Beate Karlsson 于今年二月带来的崭新作品,她也是这家总部位于佛罗伦萨品牌的新任创意总监人选。

AVAVAV「Collection 2」| Via AVAVAV

隶属于意大利中西部托斯卡纳大区的佛罗伦萨,有着长达数百年历史的工艺传统,而包括 PRADA、CHRISTIAN DIOR、CHANEL、CELINE、Alexander McQueen 在内世界各地的奢侈品品牌,均在这里设立了生产总部。托斯卡纳及其下辖的佛罗伦萨、普拉托等地区,成为了欧洲最大的纺织品生产集中地,这样的先决条件也为 AVAVAV 品牌的生产模式提供了可能。

借着此番新系列发布的机会,我们与读者一道共同走入 AVAVAV 及创意总监 Beate Karlsson 的世界,了解这家以「fashion house’s trash is treasure(时装屋的垃圾就是宝藏)」为理念的佛罗伦萨品牌故事。



垃圾就是宝藏


Via Polimoda

AVAVAV 品牌于 2017 年由瑞典二人组 Linda 和 Adam Friberg 创立,以意大利佛罗伦萨为总部。品牌早期的美学主旨以斯堪的纳维亚风格结合意大利制造的工艺展开,而真正促使 AVAVAV 进入到行业视角的,是两位创始人依据佛罗伦萨在地特色,所开展的可持续生产方式。客观而言,可持续作为当下整个时尚行业关切的要点,早已不再是品牌方能够脱颖而出的元素,它更多的像是一类领域政治正确的噱头,甚至有名而无实。

如先前所讲,AVAVAV 品牌的可持续方式,整体背靠于托斯卡纳大区的纺织品背景,诸多奢侈品时装屋的过季面料、残次织物,会留存在当地。AVAVAV 创始人之一的 Linda,生涯最初是以裁缝的角色开始的,当她与伙伴 Adam Friberg 来到佛罗伦萨,看到那些大量被弃置的面料时,仿佛发现了一座宝藏。「其实这是我从小就有的梦想,与美丽的纺织物打交道,制作礼服。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我可以用更加可持续的方式做一个新品牌,我可以照顾那些奢侈品行业剩下的面料,做出价格合理的产品」,Linda 在接受 L’Officiel Baltics 采访时谈到。

AVAVAV 品牌的发售模式为周期性的 DROP 上新,Linda 每周会去佛罗伦萨周边地区寻找面料,并以此为基础设计每一个系列。用她的话来说,就像是厨师使用应季的蔬菜进行烹饪,这并非行业常见的运营方法,面料数量和样式上的不确定,多少会伴随不少难题,但也正是这样的偶然性,令 AVAVAV 的系列有着更大的自由度和灵感延展。

通过对奢侈品品牌废弃面料的处理,AVAVAV 采取了一种周期较短的可持续商业模式,依据面料的多少推出小批量的胶囊系列,售罄为止。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似乎并不足以使 AVAVAV 在市场及社交媒体领域收获足够的噱头与热议,新任创意总监 Beate Karlsson 的到来,方才催生了这后续一连串的反应。



Beate Karlsson


设计师 Beate Karlsson 身穿 AVAVAV 单品 | Via AVAVAV

今年的 1 月 13 日,AVAVAV 于官方 Instagram 账号发布了一则贴文,称品牌将于未来几周内迎来崭新的篇章,而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AVAVAV 先后发布了几张有着脚趾形状的鞋履单品照,与此前的单品形象对比有着一定的跳脱,却也不至太过出格(目前看来,这更像是一种社交媒体上先抑后扬的视觉刺激策略)。在一连串的预热后,2 月 5 日,品牌正式官宣了新任创意总监 Beate Karlsson 的上任,并同步释出其操刀的首个系列「Collection 1」的完整 Look。

AVAVAV 1 月预告的新系列单品 | Via Instagram @AVAVAV

新任掌门人的到来,并未影响 AVAVAV 的运行模式与制衣方法,「Collection 1」的单品仍然以奢侈品时装屋的废弃面料重新制成,包括收腰处理的西装、宽大廓形的牛仔裤,连帽衫,以及写有「We only made 21 of this」我们只做了 21 件标语的丝质衬衫。但以上的服饰单品,在 Beate Karlsson 为系列打造的「The Bloody Feet」四趾鞋款面前,尽数黯然失色。这双由品牌在佛罗伦萨采购的坯布制成基底、并使用硅胶表面处理的鞋履作品,就像是怪物脚掌一般的「靴子」,已经不能用怪诞来形容,它近乎在挑战人类鞋履审美的极限,以及鞋类单品能够演变的尽头。

AVAVAV「Collection 1」| Via AVAVAV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最大的使命是提供一个新的或某种更好的视角,我想要继续追求另类,因为这能够创造出最有趣的作品。一直以来,我的作品都是试图从已知形状中解放出来的产物」,设计师 Beate Karlsson 在谈到自己的设计方法时这样说过。「The Bloody Feet」鞋款极富视觉冲击力的形象,几乎是毫无意外地在社交媒体领域掀起了热议,当然,这其中自然也存在着巨大的分歧。Beate 本人曾提及,这双靴子受到了普遍的欢迎(由于生产数量有限,几乎在官网上架后即告售罄),但也有一些强烈的负面反应,有一些人对它感到厌恶,但也正是这些强烈的反应,促使她认为自己的方向是对的。

有着些许视觉艺术指代的「The Bloody Feet」鞋款,明确代表着 Beate Karlsson 个人创作观的延伸。具体来说,此类形式在她的童年时期就已经初现端倪,在《It’s Nice That》对她的采访中,设计师透露道,在她很小的时候,自己就会手工制作一些各种物品的混合体,而 16 岁那年,这一兴趣有了进一步的拓展,也可以看作是她观念的转变,这些物品不再只是静置的艺术品,而变为了可穿戴的样式。前往帕森斯设计学院攻读时装设计后,Beate 意识到自己对传统服装的厌恶和排斥,这让她拾起了童年的 DIY 热情。「我试图提升自己对形状的认知,大量使用不同的物体、角度和构图,这也是我的作品非常注重轮廓的原因所在」。

Beate Karlsson 使用粘土打造的作品 | Via Instagram @Beate Karlsson

夸张的形体之外,Beate Karlsson 创作的另一大核心停靠在了材料的角度,像是「The Bloody Feet」中使用的有机硅胶,算得上是很长一段时期设计师的常用元素。而在其设计生涯的初期,这一角色则为粘土,由于含沙粒很少,水分不容易从中通过,粘土材质具备较好的可塑性。Beate 也直言,选择它正是因为粘土几乎能够塑造为任何产物,它为实现新的创意解构打开了边界,鞋履、眼镜、耳环,或是类似装置艺术的作品。

「The Fat Baby Shoes」鞋款 | Via Instagram @Beate Karlsson

随着创作的深入,Beate 身为设计师的一员也多少接触、了解到可持续发展的方向,这让更具可持续特质的硅胶进入到她的视野。2020 年她在接受南非《Bubblegum Club Magazine》专访时特意聊到了硅胶的使用,这源于几年前在斯德哥尔摩时,Beate 想要使用功能性材料创作「The Claw」鞋款,正巧那一时期她结识了当地一位使用硅胶材料创作的艺术家,在探访了后者的工作室后,萌生了硅胶创作的想法。

设计师演绎巨大的「The Claw」鞋款 | Via Instagram @Beate Karlsson

严格来说,「The Claw」鞋款很难作为实际可穿戴的鞋履作品,它相当于装置艺术的创作范畴 — 一双巨大的以硅胶制作的手。而 Beate 的灵感源于对形状的破坏,从这件作品出发,是破坏人们原本对手部形状的想法(与其说破坏,更像是无限的扩充)。你无法将它以及后续的「The Bloody Feet」鞋款视为时装作品,它们具备着时尚与艺术的双重实验性,就像 Beate 所说,她试图把自己从公认的事物形态中解放出来,并最终能以一种夸张的形式展现。

《Bubblegum Club Magazine》杂志的采访,同样涉及到了这一方向,Beate Karlsson 可以称之为实验性的设计方法,究竟是如何形成的。设计师直言,在过去八九年的时间里,她始终处在试错的快乐中,或者说从她开始认真思考成为一名设计师开始,Beate 就进入了不同的阶段。不断将实验的想法付诸于现实,任何一次创意实现的过程都是一种尝试。

早在加入 AVAVAV 品牌前,Beate Karlsson 就已经有了「怪兽靴款」的创作尝试 | Via Instagram @Beate Karlsson

1995 年出生于斯德哥尔摩的 Beate Karlsson,与行业传统认知下,斯堪的纳维亚风格体系中的简约毫无任何对应、相近之处,在瑞典的时尚设计文化中,叙事与体系的建立,大多架构在剪裁的传统之上,而 Beate Karlsson 的身份与她所呈现的作品,也许能够清晰地表明,瑞典乃至行业新一代创意人士的愿景。



「我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每一个时期我都提醒自己要明确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这让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更真实,我只探索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Via Beate Karlsson

设计师 Beate Karlsson | Via AVAVAV

Beate Karlsson 的个性以及对体制化的反感,同样表现在她对自身科班院校经历的排斥上。老实说,纽约帕森斯与伦敦中央圣马丁的求学经历,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个羞于启齿的事儿。Beate 曾在采访中直言不讳地说,「我不想过多地宣传这两所院校,有几个原因。其一是我不知道他们对我的工作到底有多少积极的影响,另一个是他们的学费贵得要死。我结识了几位了不起的教授,他们无疑帮助我成为了一名设计师。不过,我还是认为,学校—任何学校所做的决定性事情,就是给你时间,让你集中精力,探索一种书呆子的激情」。

95 后的「耿直」Beate,看起来势必要和时尚行业的体制对抗到底了。







不能错过的内容

与《芝麻街》合作,Girlcult 发布 2021 春夏彩妆系列
时尚 . 生活 - 11小时前 by Liz Gioro
以「芝麻剧场」为主题。
鞋履品牌 CAMPER 释出 2021 春夏凉鞋系列
时尚 - 11小时前 by Liz Gioro
日常穿搭与海边假日的不二之选。
DIESEL 公布「DIESEL Library」环保项目
时尚 - 12小时前 by Bryan.Hsu
有机回收面料制作的丹宁服饰。
2021 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将于 7 月回归线下呈现
时尚 . 生活 - 13小时前 by Bryan.Hsu
将近一年等待终究回归线下。
Danner x Chah Chah 联乘系列即将登场
时尚 . 球鞋 - 13小时前 by Harvey
模拟旅行者形象。
蓝调出街,万宝龙 520 特别皮具系列释出
时尚 - 16小时前 by Myk
以焕新面貌和亮丽色彩,传递诚挚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