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纯粹滑板题材的电影或纪录片,影响最深远的一定是 1987 年的经典影片《The Search For Animal chin(追寻滑板神)》,由 Stacy Peralta 执导,白骨队 Bones Brigade 的老哥们出演并将滑板融入故事情节,开创了滑板电影的先河。一行人追寻滑板之神 Animal Chin 的故事,使得 80 年代美国西岸滑手简单粗爆又纯粹享受滑板乐趣的风格鲜活地呈现于银幕上…

 

远离主流世界的中国“滑板神”… 代表的其实是信仰(图片来源:Google)

 

除了这部跨时代的电影之外,Stacy Peralta 作为 Z-Boys 的成员,在之后 2001 年的纪录片《Dogtown and Z-Boys(狗镇和滑板少年)》和 2005 年的电影《Lords of Dogtown(狗镇之主)》,又亲自担任了导演以及编剧的角色。不少人早期都是通过这两部影片,了解了那段在加州发生的关于滑板如何改变世界的传奇历史。

 

 Z-Boys 把冲浪板装上轮子,滑在干涸的泳池(图片来源:Google)

 

关注滑板的朋友相信对 Z-Boys(西风少年)的名字不会陌生。70 年代中期 Santa Monica 狗镇的 Zephyr 滑板队改变了滑板的意义,Tony Alva、Jay Adams 和 Stacy Peralta 这批世界上最早的职业滑手们将滑板推向了大众,并成为了代表滑板的明星人物。

 

1978、79 年时的 Tony Alva(图片来源:JIM GOODRICH)

 

Alva Posse Team(图片来源:Google)

 

1957 年在 Santa Monica 出生的 Tony Alva,作为 Z-Boys 的核心成员,70 年代通过独特的风格脱颖而出并与 Vans 签约,80 年代成立了著名的 Alva Posse Team,当时赞助的团队滑手中 Ray Barbee、Mark Gonzales 等都是日后的狠角色;还有 “OFF THE WALL” 的动作、设计 Vans Era 鞋款、《TransWorld Skateboarding》的 Legend Award 奖项、创立第一家滑手自主运营的滑板公司等等都是提到 Tony Alva 必定会 highlight 的成就。

 

 

前不久在上海举行的全球首站 Vans 文化体验展览中,便通过加州飞虹展览空间再现了 20 世纪 70 年代滑板文化集结地狗镇和 Z-Boys 的故事,Tony Alva 的家也被搬到了展览现场,用一间 70 年代的滑板青年的卧室,投射出了一个不受现代科技影响、只有滑板和冲浪表达自我的单纯时代。

 

(图片来源:Tony Alva)

 

而现在的 Tony Alva 依然没有丧失他的热情,保持着冲浪和滑板,他会听着唱机里播放的 Led Zeppelin 《Rain Song》,倒上咖啡、做瑜伽开始他的一天,但听来似乎已经和 Z-Boys 时期的年轻躁动大相径庭… 现在的 Tony Alva 经历了大半部分的人生,已经将滑板作为生活的哲学,积极向每个人分享。

 

 

Tony Alva

传奇滑手

 

滑板与武术,或其他相似的艺术类型是一样的,当你不断练习,你会变得越来越谦逊

 

 

成长在冲浪文化氛围浓厚的 Santa Monica,聊一聊你是如何从冲浪为起点开始投身滑板的?

 

滑板和冲浪,对我来说等同于 “Cross Training”,我在少年时期首先接触的是冲浪,而滑板基本上可看作是冲浪的延伸,那时我们都把滑板称为 “Sidewalk Surfing”,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冲浪开始,进而投入滑板。我现在依然在冲浪,因为滑板和冲浪是相互平衡的,为了擅长其中一个,我必须在同一时间练习另一个,以便把它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我既是一名冲浪手,也是一名滑手。

 

 

Z-Boys 当时创造了独特的冲浪嫁接到滑板的风格,传递着“风格就是一切”的观点。 那么你会怎么描述你的个人风格呢?

 

我没有对我的冲浪风格想太多,它来源于我的习惯,自然而然发展形成的。 你知道,很多时候我们的口头禅围绕着风格,因为风格就是一切。如果你不通过一些策略,让你做的事看起来光鲜,那么显然你的风格是不会有吸引力的。我喜欢将做起来可能会很危险的事情,令它看起来轻而易举,我认为那是好的风格。我的滑板风格中包含了一定程度的专业知识,这源于我在空泳池练就的技术,也是最接近冲浪的东西。

 

(图片来源:《DogTown: The Legend of the Z-Boys》)

 

Z-Boys 成为了滑板领域极具影响力的传奇,那段经历对你的人生有哪些影响?“功成名就” 又是否使你迷失过?

 

Z-boys 的成功,其实某种程度上以一种非常消极的方式影响了我的生活。因为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有一些很自我的问题,比如觉得自己比其他人更好,以自我为中心而没有真正关心他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了解到这并不是好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整个世界围着我转,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所以我开始改变。滑板是应该与他人分享的事物,这是特别积极的一面。年轻的时候作为职业滑手的我,和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不同了。

 

 

我们都知道,你对滑板文化早期的塑形起了很大作用,在你眼中滑板文化的核心精神是什么?

 

核心是决心,这也是我一直保持的一个特点,不管是在我的生活还是滑板方面。我用滑板与其他人分享、传递信息,无论是希望、信仰还是积极的态度。所以当你问到我滑板文化的核心,第一个词我会说“决心”。滑板人总是尝试不断提升自己的滑板水平,不管怎样都不会放弃,学会如何从跌倒中重新站起来,然后按照你最初想要的方式去达成。 因为在滑板中没有人是完美的,我们总是把握每个学习的机会,从错误中吸取教训。

 

再回到上一个你问我的问题,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真的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段旅程,现在的我已经知道如何平静地面对我犯下的错误,我可以用积极的方式从错误中学习。在我年轻的时候,是非常难接受的,甚至会责怪其他人或事,而不是自己承担责任。现在的我尝试做一些对他人有启发性的事情,特别是在滑板方面,我有还不错的技术,每天都在不断精进。

 

(图片来源:Google)

 

这有点像中国的武术,像是李小龙这样的人物,他在年轻时非常傲慢自大,但是之后大家看到他成为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人。滑板与武术,或其他相似的艺术类型是一样的,当你不断练习,你会变得越来越谦逊,而不只是为了让别人看到你。

 

 

组建 Alva Skates 有经历过什么样的困难?你认为滑手自己运营滑板公司是否是延续职业生涯的一大选择?

 

我想对于任何人来说,在经营公司方面的困难都会是如何盈利的问题。如果你在做你真正喜欢的事情,并且可以以此为生,那么这很幸运;但很多人从来没有发现他们生活的乐趣,并且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也许赚了很多钱,但他们仍然不喜欢他们的工作。对我来说,从滑板上赚钱是很难的,赚钱并不是我创立 Alva Skates 的原因,是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制作出不错的滑板,而且会比其他人做的更好,我有设计的想法,我认为可以帮助推动滑板到达一个新的水平。

 

另外,在制作滑板的技术得到改进的同时,我也能够通过一个有我名字的品牌和世界分享观点,这之前是没有人经历过的,你知道,当时滑板领域中还从来没有人开办一家以他们自己的名字命名的公司,可以用英语单词中的 “Autonomous” 来描述这件事。这家同名公司从 19 岁到现在一直在我的身后,我热爱我的工作。我的 “Alva” Logo 出现在 T 恤、鞋子、贴纸、滑板、冲浪板、帽子上… 我们和欧洲的时尚品牌合作,和 Fender 合作设计吉他,可能性是无限的,只要你敞开心扉接受。

 

 

我们创建的这门艺术,初衷只是为了出门享受滑板的乐趣,它并不是竞争的形式,它与艺术和创意有关

 

 

从你成为 Pro 到今天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谈谈你从早期到现在所见证的滑板的变迁体现在哪里?

 

滑板最开始的时候,首先装备上非常原始并且难以操作,这次展览中也展示了滑板装备的变化;而现在的滑板,至少对于我来说是很方便去完成各种动作的,现在的制作滑板的技术水准已经达到有史以来最好。我也仍然在制作滑板,我们总是试图通过设计一个好的产品来帮助人们更加享受滑板。

 

 

互联网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上改变了滑板文化的传播方式,你怎么看待现在和以前的不同?

 

在我看来,那些网络上零碎的片段可以随时和他人分享。拿我来说,我可以展示给大家看即使在我这个年纪,也仍然享受着滑板,你不必做技术含量很高的动作,只需要玩儿一些有趣的动作都行,传达乐趣就可以足够吸引到别人。

 

今天我们谈论的滑板,我们创建的这门艺术,初衷只是为了好玩,为了出门享受滑板的乐趣,它并不是竞争的形式,它与艺术和创意有关。我认为我们需要通过互联网展示的,不应该是滑手在街上与保安冲突、不良的嗜好等负面的东西,而是要远离滑板的负面含义,令大众更多地关注滑板积极和创意的一面。一直以来滑板积累了很多负面的声誉,有些滑手很自私的展示不好的态度,这也许表明你的“力量”,但实则暴露了你的无知,你不善于处理问题所以把你的愤怒随意宣泄。我尝试着和愤怒相处,因为愤怒来自于恐惧,但只要在你的内心深处清楚自己做的是正确的事,你将不再会害怕。

 

 

随着奥运会临近,以及各类将滑板商业化的现象你又有哪些看法?

 

滑板进入奥运会,看看这件事将会如何运作还是蛮“有趣”的。滑板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商业投机,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正在用金钱去衡量它,认为依靠滑板项目能赚很多钱,因为它最吸引年轻观众。所以在内心深处,我认为滑板并不真正需要奥运会,而是奥运会需要滑板,我们就等待看会发生什么吧。

 

滑板对于许多滑手来说,是一种非常硬核的亚文化,就像朋克音乐一样,它绝不是用来获取商业上的成功的,它是用来以抽象的方式表达自己,与艺术形式相关联并且作为生活方式的,这远远超越了奥运会对滑板的定义。你甚至可以想象到,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里的任何一个人绝对都是不会滑板的人,他们只是做他们应该做的事情,介绍不同的运动而已。说真的,我不是那个谈论滑板进入奥运会的最佳人选,如果你想知道真相,我已经有了我的意见,我的想法可能就算在奥运会结束后也不会改变。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梦想成真,对于年轻滑手们来说有可能会是。滑板是一种抽象艺术,它是自我表达的一部分,没有规则条框,基本上它和其他任何涉及创造性的东西一样,就是没有人告诉你该如何去做,而是从你当下的感受和你的想法上去完成的。

 

 

照现在的趋势看来,滑板势必会受到越来越多关注。

 

我认为对滑板的任何类型的关注,无论是通过媒体、通过比赛或其他,也许是一件积极的事情,特别是在中国。人们开始意识到滑板是真正能使年轻人兴奋的事情,并且支持滑板,越来越多滑板公园的出现至少可以给孩子们一个滑板的地方,不用担心所谓的破环公共财产以及警察找麻烦。滑板在中国还比较新,大多数孩子能滑板的地方非常有限,所以可能会和保安、警察、业主等产生冲突。所以我希望在未来,政府、社区能真正接受滑板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为年轻一代提供机会和地方享受滑板。

 

 

⌈作为一名职业滑手来说,不仅仅是我们滑板时做了什么,在不滑板时如何为人处事也很重要⌋

 

 

对于滑板未来的发展,你认为滑手们应该保持的和发展的方面是什么?

 

首先是正直坦率,其次是平衡,英语中 “Balance” 这个词意味着精神平衡、情绪平衡和身体平衡。特别是作为一名职业滑手来说,不仅仅是我们滑板时做了什么,在不滑板时如何为人处事也很重要,譬如你对媒体的发言,就像现在,这关乎我们如何成为其他年轻人的榜样。经验、意志力和希望,是我想和其他滑手分享的最重要的三个要素。

 

最早从 Bones Brigade 团队脱颖而出的 Ray Barbee,个人风格独特,同时也是发行过专辑的音乐人和拍得一手好片的摄影师(图片来源:quartersnacks)

 

坚持投身于艺术创作的 Mark Gonzales(图片来源:hvw8 gallery

 

能和我们分享一下谁是你最欣赏的滑手吗?

 

我没有最欣赏的那一个,但是问我的话,我会说 Ray Barbee,他还是一个优秀的音乐人,是能够对其他人产生积极影响的榜样;Christian Hosoi,他除了是一个传奇滑手,也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还有住在纽约的 Mark Gonzales,他也是大家熟悉的滑板艺术家。我喜欢音乐人、艺术家、冲浪手等等这些有创造力的人,他们并不局限于滑板,还参与了很多不同的事情,这些事情都能对其他人有积极的影响。

 

青年文化孕育出的诸多形式,形成了特别的反主流价值观的风格和生活方式(音乐、服装、艺术、交流方式等),不仅仅是自我表达,也通过这种符号来建立群体认同。而纵观历史,亚文化似乎必然会经历由抵抗到收编的过程,在迪克•赫伯迪格的书籍《亚文化:风格的意义》中早有剖析。主流从商品化到意识形态的侵入,是否能让亚文化完全消失呢?虽然不同程度上失去了真实,并逐渐成为主流所接受的文化,综艺节目也好奥运会也罢,只要生产文化的那部分人坚持文化本身的意义和表达,内核便不会消失,影响和传承依然会继续下去。Tony Alva 就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