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冠希在北京 Air Force 1 的 35 周年活动上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在过去对于一双球鞋限量的定义,是因为它的数量真的很少,而现如今随便一双球鞋所谓的限量,其发售数量至少有几万双。所以在未来的 Sneaker 或者时尚领域应该会有很多人进行一些 DIY 设计,也许会掀起一个新的浪潮”。

 

 

正如他所说,在球鞋风靡的这么几十年里,限量款式的发售越来越多、频率也越来越高,而 DIY 作为全新兴起的热潮,正在有着逐渐蔓延的大热趋势。那到底现在的限量鞋到底还算不算 “限量” 呢?我们也特地前往了正在提供客制 Air Force 1 的 Nike 上海淮海路店对球鞋爱好者们进行了一番访问。

 

 

 

美好的从前

 

如果我们回顾一下从前,应该不难找到一些有意义有价值且非常稀有的球鞋。早在很多年前,国内的球鞋文化已经萌芽生根,虽然不像现在那么普及,但回头看看,这些鞋子都是非常具有开创意义的,一些特别的版本甚至到现在都还让人津津乐道。

 

电影《回到未来》(图片来源:Google)

 

提起限量、意义的话,Nike Mag 作为一双传奇鞋款肯定是要被提起的。从 1989 年《回到未来》电影上映,到现在将近 30 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在不断影响着球鞋圈子。这双自动系鞋带的鞋子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一双,而今年发布的 Nike Hypeadapt 也正是从 Nike Mag 中获得的灵感。不仅从意义上承前启后,稀少的货量和高昂的价格也为它带来了极高的价值。

 

2011 款 Nike Mag(图片来源:Google)

 

2011 年第一次发售 1,500 双,2016 年第二次发售 89 双,如此稀少的货量让价格高居不下,第一次发售的普通版本现在仍然要至少一万美元(折合人民币 66,000 元),而第二双自动系鞋带的版本则更是可怕,价格在三万美元左右(折合人民币 200,000 元)。

 

2016 款自动系带 Nike Mag(图片来源:Google)

 

除了这样的意义以及价值以外,更让人感叹的是这双鞋的所有收入都捐给了研究帕金森综合症的 Michael J.Fox 基金。

 

Nike SB Dunk “Pigeon” (图片来源:Flight Club)

 

可能你会觉得 Nike Mag 的例子太过于极端,因为这双鞋实在是太传奇了。我们可以再看看更早时候的 Nike SB Dunk “Pigeon”,对于当时来讲,也是一双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当时的发售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故事:2005 年,Nike 请到了 Staple Design 以及 Reed Space 老板 Jeff Ng(也就是我们平时见到的光头 Jeff Staple)前来助阵,以“White Dunk Show” 最后一站城市纽约为主题,合作推出一款 Nike SB Dunk 。就好像泰晤士河代表着伦敦一样,Jeff 认为鸽子就是纽约最好的标志,所以用了“和平鸽”的灵感打造出这双 Nike SB Dunk “Pigeon”。

 

《New York Post》当日头版(图片来源:Google)

 

球鞋迷们在店门口的寒风中搭帐篷排了整整三天,却不知道里面发什么鞋。就当 Jeff Staple 把鞋公布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群就像炸开了锅一样,为这双鞋子感到惊叹。由于人群的反应几乎到了能用 “暴乱” 来形容的程度,因此警察也出来了。这件事也被放在了《New York Post》的头条位置,成为了 Nike SB 史册上最为轰动的发售事件之一。

 

可能只有当你做到了收藏 Air Jordan 像 DJ Khaled 一样你才可以真的被称作粉丝。(图片来源:Complex)

 

而现在,不再是大热门的 Air Jordan 最为珍贵的都是一些未曾市售的版本,我们就不多提了,极其昂贵而且款式也非常多,都是收藏的极品。我建议大家去看看 Complex 探访 DJ Khaled 家中 Air Jordan 收藏的视频,绝对惊呆你的下巴,加起来价值可能得有快千万人民币吧。

 

(图片来源:Google)

 

可是,现在的限量鞋正如陈冠希所说,随便一双限量款的产量都达到数千甚至上万。如果说量大是球鞋圈扩展情况下一种不可逆的趋势的话,那现在大部分联名缺失了真正的联名意义,又该怎么解释呢?

 

 

现在的限量…

 

现在前往三里屯或者新天地之类的潮人汇集的地区,你会发现随便逛个街都能碰到几双一样系列的限量鞋,比如 YEEZY,比如 The Ten 等等。看到两双一样的常规系列球鞋,反而几率显得更小,有吗?

 

所有 YEEZY Boost 350 V2 货量(图片来源:Yeezy Mafia)

 

Kanye 来到 adidas 便猛然发力,一举将 adidas YEEZY 送上销量之冠的宝座。现在的 adidas YEEZY 自称限量鞋,很多人也确实买不到,但街上却早已布满了穿 YEEZY 的人,让消费者完全感受不到限量的特有感。

 

(图片来源:Nike)

 

相信大家也曾经有预约购买 The Ten 的经历,但是大多数人的结果都和小编一样,空手而归。从某些角度来说确实是限量的,毕竟大多数人买不到。但是对比以前的鞋子,货量也可以说是不少了。

 

Jordan Brand(图片来源:Google)

 

街访中的一位受访者也提到了 Air Jordan,曾经的 AJ 数量稀少,也是每位球鞋粉丝心中的收藏必备。以前的很多款 Jordan 都是值得收藏的,但前几年进行了大量且高频率的复刻,雨露均沾,基本上很多鞋都得到了“重见天日”的机会。现在的 AJ 大家是有目共睹,已经有点被打入冷宫的感觉了(当然这里不是说那些死忠玩家,你懂)。虽然说每款都是限量发售的,但却怎么卖都卖不完。不过据说 Jordan Brand 会在明年开始更改策略,让 Air Jordan 回到原来那种稀有的状态,可能也终于认识到 “鞋海策略” 并不好吧。

Nike SB Dunk “Pigeon”(图片来源:Flight Club)

 

上文中提到的传奇联名款 Nike SB Dunk “Pigeon” 也在最近得到了“复刻”(不是一模一样)。曾经的传奇 “Pigeon” 发售量是极其稀少的,且只在纽约进行发售,不管是设计意义、稀有度和价值,都是顶尖级别了。而这次的 “Black Pigeon” 却以新的配色进行“复刻”,虽然我们并不清楚这双鞋到底复刻了多少量,但是从价格走势上来看,大家对于这双鞋的渴望度,已经远远比不上从前。导致这种局面的因素也太多了,或许是这个时代的联名泛滥,或许不是完全的 OG 复刻等等,都是让这些昔日话题球鞋在如今陨落的原因…

 

为了能够获得更加专业的看法,关于这个话题,我们也特地请来了 InventoryPool 的主理人 niangdeyo,来听听业内人士的意见吧。

 

 

 

niangdeyo

InventoryPool 主理人

 

 

「近几年的限量球鞋实际的发售量可能比普通的 Inline 鞋款都会多许多」

 

Air Jordan XX3 “Titanium” (图片来源:StockX)

 

一提到以前的经典限量球鞋,你会想到哪几双具有代表性的?

 

印象里最深刻的限量球鞋应该是早年的 Air Jordan XX3 “Titanium”,俗称的灰北卡23 ,美国发售 529 双 (23 家零售商各 23 双),以及其他地区总计的 529 双;另外还有 adidas ZX800 x ACU 和 Air Force 1 HTM 等经典联名款。

 

美国知名球鞋商店 Stadium Goods(图片来源:Complex)

 

对陈冠希这样的说法有什么意见?相较于以前的限量球鞋,你觉得现在所谓的“限量球鞋”有什么变化?

 

其实限量这个概念本身就是相对而言的,因为品牌除了常青的 Carryover 款式会不断量产,其他款式都会有产量的限定。我更喜欢以 HYPE Product 去称呼这些产品。由于近几年球鞋市场的快速扩张,可能是为了刺激更多的现有或潜在消费者,品牌一直在加速 HYPE 鞋款的发售频率,加大产品宣传推广的力度,以及发售零售商的数量。无形中让关注者感觉限量产品越来越多,几乎每周发售的都是限量款式,而往往过半部分的产品,可能只是噱头,实际的发售量可能比普通的 Inline 鞋款都会多许多。

 

可能是怕出现这样的改造吧(图片来源:Instagram)

 

自己改造球鞋可能会成为以后的一大趋势,而这样的趋势你觉得会产生怎样的问题?

 

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在追求自己独特的风格,而不仅仅是盲目追逐潮流。但由于很大一部分的年轻改造者还处于初级审美阶段,一味的追求独特个性,而对颜色、材质等还不够了解和运用,导致改造产品会显得”丑”和”怪”。就连品牌开放的普通定制服务,能定制出时髦配色的年轻人也寥寥无几。回想 5 – 6 年前混迹在巴黎时装周仅有初级审美的自己,啧啧啧,何尝也不是这样。

 

 

限量球鞋日后的出路,最终要靠自己动手?

 

(图片来源:The Shoe Surgeon)

 

正如陈冠希所说的一样,DIY 正在慢慢的成为球鞋圈一种热潮,不管是 adidas 的 miadidas 以及 New Balance 的 NB1 CUSTOMIZE 等等,品牌也不断地加入这个阵列。而 Nike 也早在多年之前推出了 NIKEiD 的服务,提供各种鞋型可以更换配色、印制自己特有的字样等等的服务。可是发展至今,显然仅仅更换颜色以及加入签名已经无法满足一些想要登上球鞋金字塔顶峰的人了,就好像时装,追求极致个性化的人就会去做高定一样。当然,现在 Nike 也推出了 Bespoke 的服务,鞋子上的每个细节几乎都可以自行决定,颜色、材质都可以按照你想要的来,打造真正的“全球仅有”。

 
ACRONYM x Nike (图片来源:Google)
说起近年这个 DIY 风潮,可谓越演越烈,如果要谈及“始作俑者”的话,或许是之前 ACRONYM® 与 Nike 的合作吧,这个系列中发布的几双鞋子都颇具改造的意味。在之前 Lunar Force 1 以及 Presto 亮相之后,全球各地一些动手能力强的玩家都在模仿这种设计趋势…
概念图…你能看出来几双鞋子的灵感?
加战术扣也成为了一种 DIY 趋势…
Nike “OFF CAMPUS”(图片来源:Google)
而今年的 The Ten 以及 Air Force 35 周年活动则完全把这股风潮推到了极致。Virgil Abloh x NikeLab The Ten 系列延续了 OFF-WHITE 一直以来了解构美学,而这十双鞋也全部呈现出了一种 “半成品” 的感觉。这让大家意识到原来球鞋审美可以被“扭成”这样,在之前的 “OFF CAMPUS” 活动上,Nike 更为大家提供了自己 DIY 球鞋的体验环节,可以说在这个方向上再次迈出一步。
Nike AF-100 ComplexCon 展台(图片来源:Google)
接着在 Air Force 35 周年活动里推出了 AF-100 系列,可以说这几双鞋子都是一种由名人改造的 DIY 产品,而 Travis Scott 更是提供了让你自己粘贴 Swoosh 的设计。另一项活动则是在全球不同范围内开设 Workshop ,给各地的鞋迷提供了平易近人的改鞋服务。

 

(图片来源:The Shoe Surgeon)

 

美国改造大厂 The Shoe Surgeon 最为出名的就是以蟒蛇皮重造各大热门球鞋,不管是 Virgil Abloh x Nikelab Air Jordan I 还是 YEZZY 都逃不出他们的魔掌。而除了更换材质之外,还会推出一些 Hybrid 鞋款,比如能踢足球的 Air Jordan I 等等。前段时间还联手 Farfetch 举办了改鞋的慈善活动,改造了 Raf Simons 以及 Maison Margiela 的经典鞋款。甚至是开设了球鞋的改造课堂,提供各种稀有材料教你打造属于自己的定制鞋款,这比帮你改还要好,毕竟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嘛。

 

(图片来源:Instagram)

 

而来到前段时间, ACG 的上海活动里也请到了来自中国香港的球鞋定制师 Ziv Lee,他最出名的产品你一定见过,就是这双颇有 ACRONYM® 即视感的 Nike VaporMax 定制款式。他的特色是以机能风格改造球鞋,如果你感兴趣的话还可以去看一下我们之前对他的专访

 

 

看过这么多之后,还记得我们今天的话题吗:现在的限量款到底还是不是限量?

 

答案是当然的,现在的限量版肯定还是在一个产量范围内的定值,绝大部分都不会不像常规系列那样,会因库存消耗而追加产量。

 

正如街访里的一个观点一样,可能十年前只有 10,000 个人去争夺 1,000 双鞋子,现在发售 10,000 双却有 100,000 人想要拿到其中之一。虽然都是只有 10% 的人能够穿上,但是入手人群的基数却差了十倍。再说简单一点,本来只有 999 人和你撞鞋,现在有 9,999 人了…而且一直以来,所有的限量款式都会优先在大城市上架,说白了来来去去也就那这几个城市,随着发售量在不断增加,可是大部分的投放还被压缩在几个大城市里面,这也就导致了我们现在觉得鞋子不再限量的原因吧。

 

A-COLD-WALL* x NikeLab Air Force 1(图片来源:Google)

 

而 DIY 球鞋,可能就是随着这个现象而来的一种解决办法。我们也知道 DIY 并非是新鲜事,但对比过往来讲,如今的 DIY 也需要变得更为多元化,满足不同的球鞋玩家追求独特的心理。毕竟换换配色、画个图案、写点文字等等的 DIY 鞋款,对他们来讲也太常见了,操作难度上远比改造解构要来得简单。所以,现在才衍生出了越来越多的改变材质或者说是自制的混合鞋款出现,显得更加万中无一。在目前的时装周或者一些品牌的季度型录上,很多设计师都会为自己的系列打造特别鞋款来衬托,道理是一样的。

 

我们之前就在 《人手一双 YEEZY 的后果是…?》一文中分析过,对于那些追求 YEEZY 的球鞋玩家,大部分人其实都是想要与更加大众的球鞋市场区分开来,满足一种“别人没有但我有”的心理,但鉴于目前限量版逐渐满足不了这样的条件,使得部分人开始走向定制的怀抱,追求更加“独一无二”的设计。

 

但高端定制的风气,并非因为只存在了这样的人群就能成事的,毕竟拆了一双鞋子再拼起来不是个简单的活儿。这样的趋势,小规模的改造单位只能在小范围内引起注意,要真正刮起一波风潮,必须由市场上的那些大品牌来带动,在这方面上,可以说 Nike 已经捷足先登了,借着几个审美相同的鞋款热潮在全球开设这种改造球鞋的 Workshop ,为他们的追随者带来不同的 DIY 体验。现在,你随便在 Instagram 的一些球鞋信息户上看看,这段时间世界各地确实也出现了各种受 The Ten 、 AF-100 启发的改造球鞋,可以说 Nike 的举动显然是一波强势的助攻。

 

最终,一旦有了大品牌的领头,这股热潮或许也会直接覆盖到他们的竞争对手上去,最终又形成出一个新的球鞋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