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被 KAWS 高度密集的联名系列「刷屏」了。

UNIQLO 、MEDICOM TOY 、sacai 、Nike 以及新鲜出炉的 HUMAN MADE … 人们从其中看到的并不仅是 KAWS 的名字、成名作 Companion 与「XX 眼」,更是这位街头艺术家极高的商业价值的再一次「爆发式呈现」。

KAWS TOKYO FIRST x UNIQLO UT| Via UNIQLO

KAWS x sacai | Via sacai

KAWS x sacai x Nike Blzer Low| Via Sneaker Bar Detroit

KAWS x MEDICOM TOY | Via KAWS TOKYO FIRST

KAWS x HUMAN MADE | Via Instagram @kaws/nigo

短时间内输出这么多「爆」款联名,这很难不令人联想到:KAWS 是要搞「大事情」了。但其实这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也就是 7 月 16 日登陆东京六本木森美术馆的《KAWS TOKYO FIRST》个人艺术展览。

KAWS TOKYO FIRST 2021 | Via KAWS TOKYO FIRST

尽管名为「KAWS TOKYO FIRST」,但这场展览其实并非 KAWS 真正意义上的「东京首秀」,起这个名字其实也是别有用意——和 2001 年 KAWS 在东京 PARCO 画廊举办的首个个人艺术展览同名,代表着 20 年后的他又重新站回了这个舞台,完成了一场「有始有终」的回归。

KAWS TOKYO FIRST 2021 | Via KAWS TOKYO FIRST

众所周知,令 KAWS「一炮而红」的是纽约街头「恶搞式」的广告牌海报涂鸦,但 90 年代末、2000 年代初的东京之于其而言则同样有着重要的意义。从在东京街头涂鸦、到开办个人展览、与当地的街头品牌合作、开设自己的品牌与门店…KAWS 如今世所罕见的商业价值在 90 年代末的东京才真正崭露头角,如此一来,说东京、 乃至日本是 KAWS 的「转型」之地亦不为过。



20 年前的《KAWS TOKYO FIRST》是怎样的?


2001 年在东京 PARCO 画廊举办的《KAWS TOKYO FIRST》展览 | Via Artsy

之前提到,2001 年在 PARCO 画廊开办的《KAWS TOKYO FIRST》才是 KAWS 首次在东京艺术圈露面,而回到 20 年前的这场展览中,我们又能看到 KAWS 怎样呈现他独树一帜的艺术语言?

在 KAWS 的作品被挂上 PARCO 画廊的墙壁之前,这位街头艺术家一直热衷于在人们目光所及的城市各个角落颇具玩味地展示他的艺术画作,仿佛整座城市都成为了其作品的「展馆」一般。而除了要拥有独立的美学风格之外,每一位街头艺术家或许更要在艺术场所上保持独特性,最一开始 KAWS 也像许多人在墙壁、大型广告牌上进行涂鸦,但我们再前往 90 年代中后的纽约寻觅 KAWS 的作品时,却能发现他已经找到了具有个人代表性的「艺术领地」,即街道中随处可见的立式广告牌。

KAWS 在纽约街头对公交站、电话亭旁的广告牌进行「艺术改造」 | Via School of Visual Arts

将展示牌中的广告画卸下,回到工作室加入富有个人风格的涂鸦再将其放回,在这段时间里成了 KAWS 乐此不疲的创作方式。如今想来,KAWS 这一举动有着其独到的聪明之处:广告牌本身便有着宣传的作用,但 KAWS「占领」广告牌的方式并不是在玻璃外壁上直接进行涂鸦,而是将自己的艺术创作和广告本身结合起来。

「当我开始对在墙体上涂鸦文字的方式感到无趣时,我便开始在公路边的广告牌上进行涂鸦。当我搬到曼哈顿后,我发现广告牌已经占领了整个地区,到处都是这些抓眼球的东西…我想借用广告牌的方式来进行自己的艺术创作,然后再反馈回去(公共区域)。」KAWS 在某几次谈话中都曾经透露过自己为什么在广告牌上创作的原因,他还说当时如果你能拿到打开曼哈顿广告灯箱的其中一条钥匙,几乎就能打开整个曼哈顿的所有广告灯箱…

一方面,他借由广告牌这种形式扩大了其艺术风格的影响力;另一方面,KAWS 所创作的这些边缘平滑、几乎没有手绘痕迹的涂鸦仿佛本来就是这些广告的一部分——这像是在明目张胆地向那些「被涂鸦」的品牌宣告:I can make your ads better !

在《KAWS : Companionship in the Age of Loneliness》展览中,一些其在 90 年代打造的恶搞品牌广告画作被公开展示 | Via National Gallery of Victoria

如果一定要将 KAWS 彼时的举动放长远来看,这位艺术家似乎早在那时就已经开始试图证明自己的商业价值了。不过比起这个来说,人们往往更好奇的则是:KAWS 是如何创造出这些仿佛被「印刷」出来的涂鸦的?

这个问题也成了大大小小的采访中 KAWS 回答过最多次的问题,每每聊到自己的涂鸦创作手段时,这位艺术家总是毫不掩饰自己对丙烯颜料的热爱:「我曾把一些工作室不用的丙烯颜料带回家,用它来画广告,因为它是完美的材料。」KAWS 也提到过自己的创作技巧,首先要将颜料稀释,着笔力度也要放轻——最好不要用传统的油画笔刷,而是用五金店中能买到的那些海绵刷。

KAWS 以 David Sims 摄影作品为蓝本创作的展览海报 | Via BAUS

在 Calvin Klein 、DKNY 等品牌广告画上涂鸦所形成的艺术风格,成为 KAWS 在职业生涯早期的个人标签之一,在 2001 年的《KAWS TOKYO FIRST》中同样有所展现——不过并非展品,而是此次展览的迷你海报。KAWS 选择「恶搞」的对象是摄影师 David Sims 的作品,在其中以环绕人物、更改背景的方式融入具有个人代表性的涂鸦创作。值得一说的是,如今一张这样的批量印刷、曾免费发放的海报转手价格已经达到了 400 美元,而我第一眼看到这个价格的时候居然还暗自感叹一番:还挺便宜(相比很多流通度更高的印刷品)…

当我们去审视 KAWS 在这些广告上的「恶搞」涂鸦时,其实不难发现其在进行艺术创作时最重视的三要素:线条、色彩、图形,这是街头涂鸦的根本所在,也是能够「一锤定音」KAWS 街头艺术家身份的标志。

不管是上世纪 90 年代还是现在,大多数街头涂鸦都是即兴、内容随机的,包括我们现在去看 KAWS 的一些作品,仍然以「untitled(无题)」命名,但这些艺术作品却同样能够通过富有创意的线条、色彩、图形运用令人印象深刻。

「在绘画的时候,我从来都不有意地去规划颜色,有时候是我只是从一种颜色开始,例如灰色。然后我就不停地向里面添加颜色,直到我觉得没办法再添加了。」在谈今颜色技巧的时候,KAWS 似乎很擅长于直觉与感知,就如他为人熟知的名字一样,最初使用 KAWS 代替自己的本名,也纯粹是因为觉得这几个字母排列起来会好看一点。

2001 年在东京 PARCO 画廊举办的《KAWS TOKYO FIRST》展览 | Via Artsy

从 2001 年那场《KAWS TOKYO FIRST》展出的画作中,就能够一窥 KAWS 在创作内容上的「随机性」。KAWS 为这场展览创作了许多 Kimpsons 和 Companion 画像,但这些作品在具体内容上就显得相当随意了,人物时大时小、动作各不相同,甚至有些画作中只展现了人物的局部,似乎并无更深层次的主题可言。

与如今相比,2000 年代初在东京开办个人展览的街头艺术家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或许很多人都想象不到街头艺术到底能够以怎样的方式进入美术馆,但《KAWS TOKYO FIRST》却得以另辟蹊径。这种「野蛮生长」的创作风格被 KAWS 从街道带进了画廊,如今看来也算是对东京的艺术圈发起了一次「挑战」吧。



在日本拓展自身商业价值的 KAWS 也与里原宿脱不开关系?


Via WWD

2001 年的《KAWS TOKYO FIRST》不仅是 KAWS 的东京首秀,亦是这位街头艺术家的首次个人艺术展,这也意味着彼时的 KAWS 在日本已经拥有了一定的个人影响力。除了因其个性化的街头涂鸦而为人所知之外,这次个人艺术展得以举办似乎另有原因——我们或许能在这次展览的赞助商名单中觅得答案:彼时还由 NIGO® 领军的 A BATHING APE® 、James Jabbia 主理的 Supreme 、高桥盾的 UNDERCOVER 以及江川芳文的 HECTIC … 除了 Supreme 之外,几乎都是 90 年代「里原宿潮流」的代表品牌。

在一次与 Pharrell Williams 的对谈中,KAWS 提到自己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结识到 James Jabbia 、Futura 、Stash 这些人,并为他们做了一些设计。涂鸦和潮流文化本就身出同源,而 KAWS 除了同 Barry McGee 这些志同道合的街头艺术家打成一片,也遇到了许多像 Jabbia 这样来自不同圈子、却能够与其在同一语境下交流的品牌主理人,尤其是 1997 年他前往东京之后。

1997 年,KAWS 在东京街头进行涂鸦艺术创作 | Via Youtube @Daniel Lahoda

1997 年那场东京之旅是 KAWS 首次造访这座太平洋彼岸的国际都市。始于用一副小版画与朋友交换了前往日本的机票这一契机,KAWS 开始在东京结交与其志趣相投的街头圈子里的活跃人物——来自「里原宿」的主理人们,这其中就包括了先前提到的 NIGO® 、江川芳文等人。

KAWS 在一次采访里表示自己其实从未在东京生活过,但自从第一次前往之后就开始时常往返于纽约与东京之间,两三年里大约去了 40 、50 多次,看来此处对于 KAWS 来说似乎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而反过来看这座城市对 KAWS 产生的影响,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其个人艺术生涯中最重要的「转折点」。

90 年代前往东京谋求新发展的街头艺术家并不止 KAWS 一人,像和藤原浩关系很好的 Futura ,就把自己和 Stash 一起在纽约成立的街头品牌 Subware 带入了日本潮流市场,也可以说是借助了「里原宿潮流」彼时的势头在此处扎根。

KAWS 认识了不少 90 年代「里原宿潮流」的领军人物,像 NIGO® 、江川芳文、高桥盾、岩永光、泷泽伸介甚至是中村世纪等人(现在的我们应该很难想象再会有 visvim x KAWS 这样「完全不搭嘎」的合作了吧?),这些品牌主理人进一步地影响到了 KAWS 在东京的艺术呈现形式——除了自己本就擅长的街头涂鸦之外,KAWS 也开始更进一步地参与潮流单品的制作与设计。随着其个人的艺术风格自成一派,KAWS 在这一段时间里所设计的潮流单品比起之前为 Jabbia 等人做设计的时候更具有标志性。

90 年代末 KAWS 开始为 Subware 、realmad HECTIC 等品牌进行产品设计 | Via Instagram @japanese_otaku_culture

90 年代末 KAWS 开始和 UNDERCOVER 合作,处于「联名合作」这几个字刚刚萌芽的阶段 | Via KAWS

如今我们仍能「考古」到 KAWS 在 2000 年代前后为日本的街头品牌设计的一些服饰单品,像和 realmad HECTIC 、UNDERCOVER 等品牌的合作。在这之后,KAWS 更是和 COMME des GARÇONS 、UNIQLO 等超出「里原宿潮流」范围外的品牌建立了合作关系。

在联名还是相当珍稀的年代,回看彼时 KAWS 所设计的这些街头单品,实际上对于品牌和这位艺术家本人都产生了积极的「双向效应」:当 KAWS 所创作的 Companion 形象变成 T 恤、卫衣甚至周边单品设计之际,品牌也能够获得街头艺术的 DNA,而 KAWS 则将这些产品作为载体,利用「里原宿潮流」与品牌本身的影响为自己的艺术进行传播,这些产品的可观销量同样是这位艺术家个人商业价值最直观的呈现。

KAWS 为 COMME des GARÇONS 打造的 T 恤产品 | Via Instagram @tshirts.archives

如果将当时 KAWS 与这些品牌的合作放在现在的语境中探讨,我并不认为他会掀起如那时一般的「话题效应」,毕竟着目于当下的街头领域,联名产品已是「眼花缭乱」的情况,但 20 年前服饰品牌与艺术家之间的联名却只是一种初兴的创作形式,可以是说黄金年代的开端。再加上 2000 年代前后「里原宿潮流」在日本、乃至整个世界风头正盛,KAWS 也算是「英雄逢时」,作为一名街头艺术家的商业价值,才得以通过这些联名最大化地展现出来。

联名同样能够以除服饰产品之外的形式呈现——KAWS 与原宿品牌 BOUNTY x HUNTER 合作推出了第一个 Companion 公仔系列。在此之前,KAWS 并未尝试过将他的平面艺术通过雕塑、玩偶这样的 3D 形式呈现,甚至在一次采访中他曾提到,自己一开始所想的是「绝对不会去(做雕塑的)」,后来基于自己对雕塑艺术的兴趣,才慢慢开始思考将自己的作品以 3D 方式呈现的可能性。

KAWS 合作 BOUNTY HUNTER 打造的 Companion 玩偶(1999) | Via Artsy

倘若 KAWS 早有将自己的艺术作品打造成为搪胶玩偶的想法,那可能与 BOUNTY x HUNTER 合作的这个系列就要排到很后面了,但实际上 KAWS 能够转变自己对雕塑这种艺术呈现方式的看法,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要归结到日本当时的市场环境。

无论是现在还是 2000 年前后,日本一直是全世界范围内二次元文化最大的消费市场之一,年轻消费者对手办、雕塑这些二次元周边产品所展现出的浓厚兴趣,促生了「御宅族」这样的专有名词;在这个庞大的消费市场中展开竞争的,不仅有MEDICOM TOY 、海洋堂、BANDAI 等玩具品牌,就连潮流品牌也想要从中「分一杯羹」。KAWS 与 BOUNTY x HUNTER 合作的 Companion 玩偶,将街头潮流概念与玩偶这种本就在市场中具有一定人气的单品相结合,拥有着「潮流玩具」这种在当时看来颇具开拓性的属性定义,自然而然也会成为「市场的宠儿」,也佐证了「联名合作」背后真正的意义。

KAWS 曾自述,与 BOUNTY x HUNTER 建立起的合作关系是经由 HECTIC 的江川芳文促成的,这也可以从侧面佐证 KAWS 在「里原宿潮流」圈子里建立起的人际关系对其在日本事业发展的重要性。在 KAWS 从和 BOUNTY x HUNTER 的合作中尝到甜头后,也开始进一步寻求更多以玩偶、雕塑形式展现其艺术创作的机会。

此时,NIGO® 又登场了,将 KAWS 引荐给 MEDICOM TOY ,双方在 2000 年代推出的 Companion 及 BE@RBRICK 联名玩偶,如今都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激罕」单品了。

KAWS 在个人 ins 晒出此次《KAWS TOKYO FIRST》与 MEDICOM TOY 合作的 BE@RBRICK | Via Instagram @kaws

KAWS 与 MEDICOM TOY 的合作在日本市场所收获的人气促成了其职业生涯中的另一重要决定——2006 年,这位艺术家联合 MEDICOM TOY 推出了自己的首个个人品牌 OriginalFake ,并与日本知名创意设计团队 Wonderwall 展开交流,由室内设计师片山正通为其设计并建造了在东京的首家线下商店。

KAWS 开设于东京的 OriginalFake 线下商店 | Via Wonderwall

OriginalFake 线下商店采用日本街头品牌比较常见的店铺结构,贩售包括 T 恤、玩偶、周边等单品,功能比较多元,也注重在生活方式层面的产品拓展——如何打造一间能够吸引人们兴趣的潮流商店。其实从店铺的规划层面看,这方面 KAWS 看似和 NIGO® 学到了不少,或者说其将所学习到的「里原宿潮流」发展理念都投入到了 OriginalFake 的经营中,从一开始打造印花 T 恤到后期推出衬衫、夹克等产品,都是紧跟里原宿品牌的脚步。

OriginalFake 的成立可能是 KAWS 的「艺术商品化」进程中最直接的方式了。牌在 2006 年推出的首批 T 恤单品由 NEXUSVII 背后的团队负责制作,设计主题则囊括 KAWS 的艺术创作、以及与 MEDICOM TOY 合作打造的 BE@RBRICK 等,通过这种方式将艺术成功「变现」。

OriginalFake 庆祝 Supreme 东京门店成立 10 周年推出的纪念版 T 恤及周边 | Via Instagram @stashed.jpg

虽然 OriginalFake 只在日本街头「存活」了 8 年—— 2013 年,KAWS 正式宣布关停 OriginalFake 品牌及线下门店业务,但其实它已经为日本潮流领域留下了许多值得回首的东西,就像之前为庆祝 Supreme 东京门店成立 10 周年(2008 年)推出的纪念版 T 恤这种,现在拿出来都是有价无市的单品。值得一提的是,同年 NIGO® 也选择了离开自己一手建立的 A BATHING APE® ,来到 UNIQLO 担当创意总监,自此 KAWS 开始与 UNIQLO 进行长期的系列合作,其「艺术商品化」的进程又来到了一个新阶段。



现在的 KAWS 还是「街头艺术家」吗?


Via Artsy

现在的 KAWS 还算得上一位「街头艺术家」吗?如果问起现在的人,大概率能得到这样的回复:他的作品要不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中展出,就是变作为限量「商品」发售、甚至成为苏富比拍卖中的热门竞拍品…

KAWS 受到 Kim Jones 邀请,与 DIOR 合作展示 2019 春夏男装系列 | Via DIOR

疫情状况严峻、人们足不出户的 2020 年,KAWS 和 Acute Art 搞起了 AR 艺术 | Via Acute Art

《KAWS:HOLIDAY》第六站在今年 5 月空降英国布里斯托 | Via KAWS

回顾近 3 、4 年来 KAWS 的艺术历程,我们会发现他在展现自己的商业价值方面涉及的领域仍在持续拓展,除了和 UNIQLO 、Supreme 等品牌的「定番合作」、推出 Companion 新主题玩偶之外,更与 Kim Jones 合作展现 DIOR 2019 春夏季度男装系列,将其标志性的艺术风格首次带入聚光灯下的时装秀场中。与此同时,KAWS 也开始尝试更为丰富的艺术形式,例如今年 5 月迎来第 6 站的世界巡回展览《KAWS:HOLIDAY》,这次选择了在英国小镇布里斯托上空放飞高达 42 米的巨大 Companion 热气球,和去年第 5 站的「飞向太空」一样创意独到。

KAWS 还在去年做了一系列比较有颠覆性的艺术展示,即是联合 Acute Art 推出的 AR 雕塑艺术品,用手机里的 Acute Art App 就可以将 KAWS 的 COMPANION (EXPANDED) 等艺术作品投射至自己身边的各个角落。这个创意企划在 2020 年 3 月正式公开,或许是想要带给疫情期间无法走出家门的人们一些慰藉,又或许是 KAWS 早就有以现代科技产品为媒介呈现自己作品的思考,但无论这个企划的出发点是什么,它所呈现的内容对于 KAWS 的艺术家生涯来说都是具有一定进步性的。

回到之前的问题:现在的 KAWS 还是「街头艺术家」吗?

其实这并非只针对 KAWS 一个人的情况,几乎是一些街头艺术从「某些街角走向世界」过程中所遇到的共同情况,他们的艺术创作会更多地不同的形式向人们输出,而并非单纯在公共区域上进行艺术展现。

但我们都不能否认其作为街头艺术家的起点身份。对于现在的 KAWS 、Futura 等一众艺术家来说,街头艺术的表现形式似乎已经不局限于涂鸦,通过不同载体的合作、推出符合艺术家审美的不同形态作品,这种兼具街头艺术性和商业价值的手段,直到如今已经历了一段很长时间的发展,其可行性也早已通过时间和各种市场反应得到验证。

从诞生以来,以涂鸦为主的街头艺术似乎就自带批判、非法和危险性,如果结合这些维度来讲,现在诸如 KAWS 的作品几乎完全失去这样的属性。但是在公共区域上进行创作的例子还是存在的,早前的《KAWS:HOLIDAY》巡展,以及联合 Acute Art 推出的 AR 实镜扩增艺术品,这些艺术的「主场」仍然是与人们密切相关的日常生活场景、公共区域,只是艺术的表现形式上产生了改变,将其归结于时代的发展也好,归结于艺术家本人对艺术形式多元化的探讨也好,究其本质,艺术家可能只在意创作、如何创作以及最终得出什么结果。至于是不是「街头艺术家」,也许只是一个伪命题,是媒体、受众人群对艺术商业化过度的一种质问方式罢了…

再回归正题,如果要谈论 KAWS 至今艺术生涯的成就与进步,他与东京这座城市的不解之缘似乎是无法绕开的。在通过影像、文字资料了解这位艺术家在东京的过往经历时,其实也不免产生这样一个疑问:为什么东京能够让 KAWS 成功地从街头艺术家向商业化「转型」?KAWS 去东京之前也曾造访过伦敦、洛杉矶这些街头文化底蕴深厚、市场庞大的城市,但 KAWS 在这些城市的经历却远没有在东京丰富。包括文章中我们也提到,Futura 、Stash 这些街头艺术家也在 90 年代的东京有了个人事业上的进一步发展,这好像更令人好奇这片土壤究竟有何神奇之处。

其实通过回顾 KAWS 的「东京之旅」,我们已经能够梳理出这个问题的大致脉络了——最主要的原因或许应归结于 1990 – 2010 年代日本「里原宿潮流」的崛起并在世界范围内的陆续爆发。由藤原浩、NIGO® 、高桥盾这些原宿名人领军的日本品牌在当时聚集了几乎整个世界的目光,不仅让许多同样热衷于街头文化的人慕名而来,更能够凭借其影响力为 KAWS 、Futura 这些「外来者」提供多方面的支持,包括以品牌产品为依托打开知名度、提供展览赞助、向潮流以外的领域拓展、甚至在开设其个人的商店、品牌这方面提供经验。

当然,这也不是所谓的单向付出,而是一个获得双向良性效应的过程。就比 NIGO® ,他也能够通过与 KAWS 的人脉关系,在「新官上任」UNIQLO 创意总监之时便立刻拉拢到 KAWS…90 年代来到日本发展的街头品牌、艺术家,其实已经和里原宿的那批人形成了良好的「协作生态圈」,所以才会常有这些互利的合作、联动出现。

上世纪 90 年代后,「东京圈公共艺术」正在东京及其周边城市大范围展开,何种艺术风格都可以通过街头的方式或是展览、表演这样的形式进入公众视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包容性极高」的思潮推动了当时的人们对街头文化形式的接纳程度,虽然算不上对 KAWS 向商业化「转型」起到了直接作用,但实际上也为这位街头艺术家得以在东京开办个人艺术展览做了一层间接的铺垫。

《KAWS TOKYO FIRST》能够在今年,也是首展 20 周年之际回归东京,无疑是具有相当大的里程碑意义。

「还好当时坐上了那班去日本的飞机啊!」,最后容许我为 KAWS 设计一句「内心独白」来圆场吧。

不能错过的内容

限量 100 体,KAWS 推出售价 15,200 美元「Good Intentions」木质雕像
KAWS x COMME des GARÇONS 联名系列今日开售
时尚 - Aug 3 by Myk
KAWS 爱好者们最近钱包可好?
UNDERCOVER x DAYZ 限定系列正式发售
时尚 - Jul 28 by Ameng
为庆祝 DAYZ 开业一周年。
KAWS TOKYO FIRST x PORTER 限定系列即将发售
UNDERCOVER x Nike「UBA」联名服饰正式释出
KAWS x HUMAN MADE 联名 Tee 完整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