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下无虚 . 球鞋 - Oct 15, 2018 by MEL.

在入手 Nike 这双鞋之前,你最好先了解一下 Tom Sachs

不只是一个球鞋设计师。

要是说 Tom Sachs x NikeCraft Mars Yard 2.0 是 2017 年的鞋王之一,大家应该没什么意见吧?从反映市场供需、热度的价格来说,这双发售价 200 美元的球鞋目前在 StockX 上最低报价高达 2,200 美元,比较稀有的尺码已经超过了 5,000 美元,人气可见一斑。

从意义上看,作为 2012 年第一代传奇的续作,2.0 在经典的外形上升级了材料的使用,提升了一定的穿着体验之余,到目前为止,这双鞋还是市面上较为稀少且有代表性的 “太空概念” 款式,在设计的理念上看,这双鞋被寄托了人类对未知领域探险的意味。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Mars Yard 2.0 都可以说是 2017 年的焦点之作。

紧接着前两双设计,艺术家 Tom Sachs 于本月再度携手 Nike 发布了一双全新的联名款:Mars Yard Overshoe .

一开始看到这双鞋时,我和大家一样震惊,因为实在是太与众不同了,太空靴一样的外形可以说在球鞋圈内独树一帜。Sachs 也专门对这双鞋做了一个视频去讲解,比如 SFB 军靴大底、TPU 材质制作的部分鞋身、Fidlock 的磁铁扣、保暖防水的尼龙面料外层包裹以及 Tricot 编织内里等等,而隐藏在这双 “太空靴” 里面的,是一双鞋舌加长的 Mars Yard 2.0。一双鞋的钱买两双,突然有种物超所值的错觉是怎么回事…

爬绳子(图片来源:Cool Hunting)

做俯卧撑(图片来源:@Wendy Lam’s YouTube)

但是在最初的震惊过后,想到 Tom Sachs 一直以来对 NASA 的迷恋,也就对于他能设计出这样一双鞋不那么感到意外了。毕竟去年 Mars Yard 2.0 发售的时候,想买鞋的粉丝还得经过一系列太空训练测试比如爬绳子、做俯卧撑、智力检验等等,才可以买到这双鞋,难度简直不要太大。

Tom Sachs 率先发现了 NASA 所蕴含的时尚潜力(图片来源:NSS Magzine)

这位 NASA 死忠粉在之前接受采访的时候对这个太空机构进行了一番评价:“NASA 现在已经是一个终极的时尚品牌了,它就像是科学界的 Chanel 一样,有着超强的影响力、权力和产品质量。”Tom Sachs 为什么会对 NASA 有这么深的迷恋呢?故事要从 50 多年前说起了…

 

「 一个视创意为敌人的艺术家 」

时间回到 1966 年,全人类都沉浸在美国阿波罗登月计划成功的喜悦之中,Neil Armstrong 登上月球成为数十年间最被世人所津津乐道的新闻。当然,那时候我们的主角 Tom Sachs 才只有三岁,没有办法理解身边的人为什么会如此激动,但是当时全美国都处于迷恋科学、太空的氛围,还是深深地影响了这个少年的一生。从 1961 年到 1972 年,“阿波罗登月计划” 不断地在实施,人类对着月球发射了十几枚火箭,这个飞行物体也成为了 Sachs 童年最重要的记忆之一。

(图片来源:Tom Sachs)

在这样的熏陶下长大成人,高中毕业的 Sachs 前往伦敦建筑联盟学院研读建筑学,学成后回到美国跟随知名建筑师 Frank Gehry 工作了两年。在 Gehry 手下除了学习到了更多建筑知识以外,他还领悟了一项新技能:Knolling,你可以把 Knolling 理解为一个处女座的排列方法:将所有工具按类别、大小整齐地排列在桌面上,使用者可以一次性、清晰地看到所有工具。通过上方的图片你应该能够感受到 Sachs 满满的强迫症。

Knolling 无处不在(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而 Knolling 的发明者 Andrew Kromelow 其实只是 Gehry 公司旗下的一名门卫,Knolling 是他为 Gehry 摆放工作用品时的排列方法,当时的甲方公司叫 Knoll,就沿用了这个名字。其实大家生活中经常会用到 Knolling,比如上图的 “今日搭配”,就是一种 Knolling。

第十条是 “Creativity is the enemy.”(图片来源:YouTube)

Knolling 这一排列艺术基本上可以说是 Sachs 遵循一辈子的守则,他也因此间接走上了艺术家的道路。这一风格一直延续到了他现在的工作当中,让他对于条例有着近乎疯狂的执着,比如他为他的工作室 “ALLIED CULTURAL PROSTHETICS“ 定了十条戒律,名叫 “Ten Bullets”,其中包括了 “准时”、“必须排列整齐”、“按条例办事” 等等,还不算上这些戒律里包含的其他规则。

(图片来源:YouTube)

举个例子,他的工作室从门口到办公桌画有规定的路线,“正常情况” 下员工必须走规定的路线前往指定的地方,你可以想象有多么可怕…

到处都贴满了这样的警示(图片来源:YouTube)

据说他为 “Ten Bullets” 拍摄的视频已经成为了《财富》500 强品牌的办公室白领之间传阅的经典之一。不光是写在书上,Sachs 工作室里的每样东西都贴上了使用注意事项(“阿萨”真的很严格…)。规矩严归严,大家遵守不遵守就是另一回事了,他本人也在采访中表示:“其实我们也经常破坏这些规则,只要工作能完成就行了。” 我强烈建议你也去看一看 Sachs 拍摄的《Ten Bullets》短片,除了你能感受到一个非处女座人是怎么比处女座更恐怖的,你还能理解他为什么会说出 “Creativity is the enemy.” 这句名言。

(图片来源:YouTube)

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创意为什么会是他的敌人?

这和他的座右铭有关:“Incremental change”, 也就是 “渐进式变革”。相比起其他艺术家天马行空的创意、不断跳跃的想法,Sachs 则更是一种 “NASA 式” 的思维,他更喜欢一步一步、按照计划地推进自己的创意,这是一种维持稳定性的好办法;而为了防止计划过时,Sachs 会保持新作品和上一个作品有所关联。当一组有联系的工程连在一起,每个作品都会保持独特的价值,而不是毫无关联的单独作品。对于这样的创作方式,不难理解创意为什么会是他的敌人。

Tom Sachs 在 “Self-Fullfilling Prophecies” 展上的作品(图片来源:Creators)

更多有关于这句名言的信息,我们可以从他参与的 “Self-Fullfilling Prophecies(自证循环)” 展览找到一些答案。Sachs 在用这样一句话去警告世人不要太执着于去证明自己是有创意的,因为创意会威胁到现状、会影响你对现实行动的投入、带领人进入未知与混乱,你会陷入一种 “自证循环” 当中。

这次合作 Toms Sachs 还在 Mars Yard 经典的手写鞋盒上引用了雕塑家 Constantin Brancusi 的名言:“Theories are patterns without value, what counts is action.(理论是没有价值的空壳,行动才是有效的。)” 

这样的坚守是否让他获得了成功,是否让他和别的艺术家产生差异,我想大家应该自己心里都有数吧?

 

「 作品依靠欲望推动 」

说远了,我们再回到正序的时间线上。

让他名声大振的 “Hello Kitty Nativity”(图片来源:Tom Sachs)

在进入了艺术界之后,Tom Sachs 通过在 1994 年为 Barneys NY 打造圣诞橱窗开始被大众熟知。当时的作品名叫 “Hello Kitty Nativity”,他巧妙地将圣母玛利亚换成了穿着 Chanel 内衣的 Hello Kitty,而圣母身边的三个国王换成了 Bart Simpsons,并在简朴的草屋上加入麦当劳的标志。这样宗教意味浓厚的作品在当时掀起了非常大的争议,这个作品也是 Sachs 对消费主义、品牌、产品文化的表态。

(以上图片来源:Tom Sachs)

在打出名头之后,Sachs 开始大展手脚,淋漓尽致地到处涂抹他的个人色彩。他开始制作非常多以奢侈品为主题的艺术品比如说 Prada 的马桶、Hermes 的麦当劳餐盒、Chanel 的电锯和铡头机等等。

Tom Sachs 的 McDonald’s 装置(图片来源:The Avantguardian)

这种作品风格也和他的童年经历有关,Tom Sachs 出身平凡,他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我记得小的时候,我爸很想买一台尼康相机,但是他买不起,我就自己做了一台送给他。虽然我当时做的很烂,但是我给了我爸他最想要的东西,他很开心,这是一种共情的 ‘魔法’。”

Sachs 还表示 “我的作品是依靠我的欲望驱动的。所以人人都可以做出这样的东西,只要他们想要,比如大家买不到 Tom Sachs 的东西就可以自己去做,我是非常鼓励大家去这么做的。”

 

「 一个痴迷 NASA 的艺术家 」

(图片来源:Highsnobiety)

Sachs 之所以会如此痴迷 NASA,除了开头说到的 “时尚潜能” 之外,他对科学和空间的迷恋(虽然不是专业的)也是他做 “宇宙艺术”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图片来源:Tom Sachs)

出于这种迷恋,他把办公室装成宇航局一样,并且经常穿着类似于宇航局工作服风格的套装,还要求工作室的员工也要穿 NASA 工作服,我真的曾经误以为他是一个 NASA 资深员工… Sachs 还自己改造了很多球鞋、衣服等等,印上 NASA 的 Logo,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在将来得到发售呢?

(图片来源:Tom Sachs)

从 2001 年起,Tom Sachs 就做起了太空主题的展览。最早的 WHITE 展览比较有趣的是,除了正常的卫星之外,还做了一个《星球大战》最可爱的 R2-D2,看来 Sachs 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星战迷。

(图片来源:Tom Sachs)

同样的元素也在 2016 年的 Tea Ceremony 展览中出现,这个在日本野口勇博物馆举办的展览给他的太空主题融入了日本的茶道元素,比如上图这个太空主题的茶具套装,在其中又出现了《星球大战》的尤达大师…

(图片来源:Tom Sachs)

做着做着,Sachs 发现静态的装置展览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在 2007 年策划了一个 “升空演出”:Space Program,完整地模拟了阿波罗登月计划的全过程。从宇航服到登月舱全部都是 1:1,完美还原。而 Tom Sachs 能够和 Nike 产生合作,也是和这次展览有所关联。

(图片来源:Tom Sachs)

在查找资料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 Overshoe 的原型早就在 2007 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现了,在 11 年之后,它才以球鞋的形式出现在大家面前。

(图片来源:NASA)

(图片来源:Vogue)

在有了一次经验之后,野心更大的 Sachs 更是模拟了一个人类还未曾实现过的梦想:火星登陆计划 “Space Program:Mars”。他在纽约创建了一个 55,000 平方英尺的火星登陆场景,模拟出了更多以及更全面的细节比如食物运输系统、地质探测器、样本收集、娱乐设施、农业等等等等,团队模拟了整个火星登陆过程,让普通人也能切实地看到这些往常只能在屏幕里看到的东西。

比较意外的是,Tom Sachs 是在人类对太空探索的一个衰败期(最少对 NASA 来说)才开始了自己对太空的创作,对于这样的一个现状,Sachs 觉得自己和 NASA 是有共鸣的:“我感受到人类对太空探索的发展每四年都在不停地衰败,现状是在不断变差的。当我进入中年,我可以感同身受到那种忧伤。这曾经是一个乌托邦式的幻想,幻想着我们可以前往其他星球,继续太空探索的步伐,但是这个幻想现在已经破灭了。”

就在这样的忧伤当中,Tom Sachs 创造了这些 NASA 艺术装置去满足自己的共情需要,通过创造这些艺术品,去实现那个已经破灭的乌托邦。

 

虽然 Tom Sachs 谈了这么多有关太空、有关 NASA 的东西、这双鞋也很像太空靴,但最后,这双 Overshoe 只是为他的好友、Nike 高管 Demetria White 所设计的。因为每年三月的纽约雨雪交加,White 要踩着泥泞的道路穿梭在时装周,非常心疼。而原来的 Mars Yard 水只要一滴就会渗进去,不太适合雨天穿着,Sachs 才有了做出 Overshoe 的想法。

在 Tom Sachs 第一次拆箱 Overshoe 的时候,被问道如果现在让他送这双鞋给两个人,他会选谁,他的答案是 Beyoncé 和 Elon Musk(特斯拉 CEO),第二个名字的出现毫不令人意外。Elon Musk,一个当代航空的推进者,在人类的太空探索梦想停滞不前时,他站了出来,他所迈出的这一步,可能比 Armstrong 还要大,“Musk 下了很大的赌注,但就算失败了,但是他的想法成功传达了出来,给了我们机遇。”

在二十一世纪,Elon Musk 就是 Tom Sachs 乌托邦的希望,他的太空梦现在全部寄托在 Musk 的 SpaceX 上。巧合的是, SpaceX 第一位太空旅客前泽友作早前就发起了一个 #dearmoon 的绕月计划,他将找来一些艺术家和他一同前往月球,不知道对太空如此痴迷的 Tom Sachs ,到时候能不能入选去他最爱的地方看一看呢?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Matthew M Williams x Nike Joyride CC3 Setter 鞋款将在 12 月发售
美区 SNKRS 或将在今日进行一系列限量鞋款专属权发售
球鞋 - 20小时前 by MEL.
包含 3 款 sacai x Nike Blazer 配色等等。
sacai x Nike LDWaffle 2020 款高清近赏
球鞋 - 23小时前 by KWIZ
用料上的重大突破。
Matthew M Williams x Nike Series 003 服饰系列即将登场
时尚 - 23小时前 by KWIZ
1017 ALYX 9SM 人气战术胸包「回归」。
定档 2020 ,Supreme x Nike 全新设计抢先看
PEACEMINUSONE x Nike Air Force 1 碎钻版本惊艳亮相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