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下无虚 . 时尚 - Feb 5, 2018 by Xue

名下无虚 VOL.86 | 张权:我想做街头艺术家,不想做潮流艺术家

“艺术家” 它既是一个褒义词也是一个贬义词。

艺术与时尚和潮流一直都有着微妙的关系,彼此时常擦出火花。比如 KAWS、村上隆、Andy Warhol 等等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他们不仅在艺术圈拥有强大的话语权,更在潮流圈具有超强的影响力。而在国内,同样有一些艺术家凭借自己的才华,通过跨界、合作成为沟通两个领域的桥梁。比如说我们今天的受访者,当代新锐艺术家张权。

身为艺术家的他作品类型多样,有雕塑、有大型装置、有绘画、还有跟各品牌或单位的跨界合作。他说:“当代艺术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太难懂了,想要做大家都能懂的艺术”。前两年他跟好友搞了个 “肥肠计划”,将肥肠面馆开到了艺术博物馆里。艺术馆里下面条,你碰到过这种事吗?

后来延续 “肥肠计划”,真正的肥肠面馆也在南京开张,张权又有了新的身份——面馆老板。有人会说,你一个搞艺术的怎么还去开面馆了?实际上张权是以一种平民化的艺术传播方式,让更多普通老百姓可以参与、感受到艺术。一碗十几块钱的肥肠面是艺术,用来换面的 “肥肠币” 是艺术,而走进面馆的你则正在参与一个艺术项目。当然,他更是与 RANDOMEVENT 合作的国内原创品牌 Melting Sadness 的主理人。品牌两个深入人心的卡通形象小兔子以及胡萝卜,其实都是源自张权以往的代表作——《胡萝卜融化了,小兔子很伤心》。

熟悉张权的朋友会笑称他 “不务正业”,又是搞艺术又是开面馆又是做服装,尽管每个领域都有不小的跨度,但张权好像都做得不错:

 

张权

艺术家,肥肠面馆老板之一,国内原创品牌 Melting Sadness 主理人

 

 潮流艺术家是一个很怪的词  

张权位于南京的工作室

听说别人叫你南京村上隆?江浙沪 KAWS?请问你是奔着他们两个的成就去做艺术家的吗?

我自己没有说过,都是朋友们说来说去传出来的。可能是因为我比较喜欢这两个艺术家吧,应该说是我的目标。

虽然这样说不太好,但是艺术家的圈子跟潮流圈好像并不太搭边,为什么你偏偏就会把两者融合到一起?

我觉得艺术家是分很多类型的,有一些是街头艺术家。也许是因为国内街头文化发展的时间比较短,街头艺术家这个词到了国内就变成了潮流艺术家,但国内并没有什么潮流艺术家,所以这是一个很奇怪的词。潮流相较于街头更温和吧,像一个中性词,然后甚至现在慢慢变得像一个贬义词。所以我觉得街头更像是一个它原本的东西吧,我想做街头艺术家,不想做潮流艺术家。

张权部分艺术作品

那你怎么理解所谓的街头文化,觉得它现在被过度消费了吗?

我觉得街头文化应该是随着时间不断积淀下来的东西,然后大家围绕它做一些事情应该也是有例可循的,而不是突然的、凭空变出来的。很多东西现在被强行消费,然后野蛮生长,这种就不是自然而然出现的东西。

受街头文化 荼毒 多久了?我要是不认识你,单看你的造型肯定联想不到你是艺术家。

上高中吧,那会儿每个男孩应该都喜欢看球、打球,觉得很酷,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并且喜欢上街头文化。后来到了大学,看到 KAWS、村上隆这些人,但一开始并没有觉得说我要做和他们一样的事。

有没有一些别的艺术家酸过你?

也不会,我觉得艺术家还是比较单纯的一群人。他们会觉得很新奇,好奇你做的这件事是什么,但不会有别的不好的想法。

张权作品《关于一个头盔的计划 A

很多艺术家都有 不善言谈 的特质,但感觉你还蛮擅长跟人打交道的。

还好啦,我觉得我只是说话比较真实、比较有趣一点。轻松,没那么多弯子可绕。然后我觉得会不会交谈的作用因人而异吧,有些不善言谈,但他也特别特别优秀。有些人擅长交谈,但他也有可能特别不好。我是属于比较好讲话的那种。

 

 当代艺术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太难懂了  

肥肠面馆外景

来聊聊你的艺术理念吧,你说你想做每个人都能看懂的艺术,听起来蛮聪明的,因为当代艺术给大众的感觉就是看不懂,你恰好反其道而行之。

对,这个是我一直想完成的事情。(艺术) 理论上、学术上的东西是被需要的,然后也需要有能力的人去完成这些事情。但可能是因为我从小的成长环境比较轻松吧,我的生活告诉我不需要去完成那些高深的事情,那我觉得喜欢什么我就去做。像我希望大家喜欢我、小朋友喜欢我,所以我就去做与我生活和喜好相关的东西。而且现在大家去美术馆,很多东西小朋友看不懂,我只是想做让小朋友也能看懂的、轻松的东西,他们才是日后为你买单的人。

美术馆是一个可以给别人留下很多印象的地方,但美术馆里的东西现在是否都能给小朋友或年轻人留下很好的印象,我觉得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那你觉得 艺术 是什么?要是人人都懂,人人都能参与艺术,那我们总该有个审美或者评判标准吧?

艺术,也可以把它讲成美术嘛。其实我们最早听到的根本不是艺术,而是美术,然后我们读书时上的也是美术课而不是艺术课。没必要说人人都是艺术家,艺术从专业性上还是有一个衡量标准的。就是说一种是职业一种是非职业,像 KAWS 这种靠艺术养活自己,赚钱、吃饭,他们就是职业的。然后在这群职业的人当中又会有一些很优秀的人被筛选出来。那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拥有这样的职业属性,另一部分人只是对艺术有兴趣,但完成不了职业的事情,两者很好区分。艺术对我来说就是应该做的事情,因为其他事我也不会,就是这么简单。

跟我们讲讲雕塑家的日常吧,你现在还参与实物的制作过程吗?还是说提供概念和设计然后让工人去操作?

我算是一个比较爱干净的人,所以一开始我对雕塑这个东西还是比较反感的。后来我就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特干净的工作室,就有了现在在南京的那个大厂房。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的日常,跟大家一样,每天就是吃饭、睡觉、工作,可能干活的时候比大家脏一点哈哈哈。然后具体的操作还是会亲力亲为吧。

《夺人眼球》,张权雕塑作品及手稿

你做了不少大型的地方性公共雕塑项目,跟政府合作的感觉如何?

还行吧,跟政府、跟品牌合作都一样,就是要多为他们考虑一些吧,但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限制。

张权的一些大型公共雕塑作品

在美术馆里下面是什么感觉,聊聊 肥肠面馆 项目吧,另外项目里那些 肥肠币 现在的流通情况怎么样?

肥肠面馆是一个挺凑巧的项目,当年我们参加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的青年策展人计划项目,把面馆搬到了艺术馆现场,挺诙谐的。后来展览结束,我跟我的发小胖子刘庆趁此把肥肠面馆这家店真正开了起来。当代艺术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太难懂了,我们做这个事情,就是想让 (南京) 当地的市民能自然而然地参与进这个艺术项目。通过平民化的艺术传播让每一个与艺术无关的食客去接触什么是艺术,或是让每一个与艺术有关的参观者忘记什么是艺术。

“肥肠面馆” 项目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现场

肥肠面馆店内

我们当时还配套做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说发行了肥肠币,大家不仅可以用肥肠币兑换肥肠面,还能换取店里其他艺术品。这些艺术品也是跟 RANDOMEVENT 合作的,有打蛋器、烘焙手套、T恤、围裙等等,都是跟生活相关的物件。当时就希望通过肥肠币在整个街道的流通,让更多市民参与到艺术里,让大家了解其实艺术很有趣。你知道你正在参加一个艺术项目吗?,说的就是这个。

与 RANDOMEVENT 合作了一系列有趣周边

“肥肠币”

 

「通过 MTSS,我希望大家可以把我的艺术穿在身上  

聊聊你的 副业 吧,做一个服装品牌 Melting Sadness,下文简称 MTSS 跟以前做艺术家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没什么不同吧,我觉得做什么事情最重要的就是要好玩、要有趣。那如果说它又好玩又挣钱,当然再好不过了。当时我跟洪扬聊天,就是很平常的两个人闲扯,聊到了这个 MTSS 事情。觉得可以做,于是就做了。到目前为止来看艺术和商业这俩都不太挣钱,还在努力中,很差钱。其实很简单,MTSS 就是我作品体系里的一部分,我希望大家可以把我的艺术、我的东西穿在身上。MTSS 比较独特的一点是不仅有服饰,它同样包含家居这个板块。另外我们还有童装产品,兔子和胡萝卜的形象很适合用在小朋友的产品上,我们希望 MTSS 是温暖的、实用的。

Melting Sadness

是怎么想到 胡萝卜 兔子 这两个标志性形象的?见你很多作品包括品牌 MTSS 都贯穿这些元素。

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缘由,就是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突然想做一个创作。当时就用到了这些元素,然后就一直延续了下来。

《胡萝卜融化了,小兔子很伤心》

在这之后张权很多创作或合作都是这个主题的延续

MTSS 的品牌标示跟另一个洛杉矶街头品牌 Carrots 相像,有没有人喷过你们抄袭?

我觉得这没什么,首先有时候把 MTSS 叫成胡萝卜是因为我们喊得顺嘴,然后它其实还有一个兔子的形象。兔子才是贯穿所有故事的主角,胡萝卜只是辅助它的一个道具,随时都有可能被掉或者消失。之前我在洛杉矶,也有专门到 Carrots 的店里去看看。发现从销售从运作上两个品牌完全是不同的方向,所以我觉得还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吧。

你跟 RDET 洪扬的关系这么好,那要是让你换一个合作伙伴你选谁?

我跟洪扬算是比较互补吧,他的社交能力很强,我在这方面比较弱,更适合做些后场的事情,暂时我觉得没人可以替代他。MTSS 还是按照我的意愿在往前推动,它还是像一件我的作品,而且也填补了我创作当中的一些空白。那当然也是因为有跟洪扬的配合,我不需要去考虑管理、生产等问题。

 

 艺术家既是一个褒义词也是一个贬义词  

再说说你之前跟 Jordan 南京店的合作吧,还有 MTSS adidas Originals 上海旗舰店的合作。

Jordan 是他们在南京有一个新店要开业,我就用了一些南京当地的元素完成了三个 Logo 设计,还有店里的一个装置。作为一个南京人能去完成这件事还是挺有趣的。去年底 MTSS adidas Originals 上海旗舰店策划了一个叫侬好的艺术展,侬好本来就是上海话你好的意思。当时我们把 MTSS 中兔子、胡萝卜形象与上海传统元素相结合,也是之前融化的悲伤这个主旨的延续,希望唤起每个人成长中的美好。当消费者逛店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参与一项艺术项目。

MTSS 与 adidas Originals 上海旗舰店合作的 侬好的艺术展

张权与 Jordan 南京店合作的装置及产品

听说你最大的特点就是 不务正业

可能因为我又是做服装又是开面馆又是搞艺术的,做的东西给大家的感觉比较杂。但现在大家也都开始了这样的多种尝试,比如我柒哥开了新的撚手食堂,然后像在北京的春麗吃饭公司等等。另外因为我都是在跟这些各领域里比较专业的人去合作,所以我觉得是可以做好的,没问题。

你怎么看待跨界/联名合作呢?这方面有受 KAWS 他们的影响吗?

我觉得艺术家这个群体一直以来给人的感觉就是距离很远,艺术家它既是一个褒义词也是一个贬义词。说它是贬义词是因为有些人觉得艺术家都很穷、很脏;然后褒义词是因为有一些艺术家,他们生活得非常好,并且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

那怎样才能变成当中一个有话语权的人呢?对于我来说可能想用其他方式来完成吧。比如说我很难借助艺术的媒体做曝光,那我为什么不选择走另一条路,去寻找另一群喜欢我的人呢?所以我觉得我要做艺术和商业的跨界吧。其实包括我跟品牌的合作也好,都是在延续最初那张创作——《胡萝卜融化了,小兔子很伤心》。可能是因为我了解他们的品牌,然后跟这些人又有些联系,最后促成了一些合作。

最后想听听你的 野心,未来在艺术界和潮流圈你想搞出什么样的名堂?

有可能在未来的三到五年之内参加一些美国的展览吧,然后完成一些美国街头艺术家他们正在做的事情,这就是我的计划。

 

就像我刚才说的,一直觉得张权很聪明,这里的 “聪明” 你也可以理解为是 “有想法”。尽管我们了解的那些知名艺术家们,他们拥有巨大的名气、财富、以及影响力,但实际上在艺术家群体中只有少数人才能成长为这种出类拔萃的存在。当大部分人都在常规道路上想方设法 “冒尖” 时,另辟蹊径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当然,成功的前提必须还是你是一个有实力的人。

像张权这样能把自己专业 (艺术) 和爱好 (街头文化) 做结合,是很多人羡慕或追求的状态。采访时张权提到了一个点,做什么事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趣。毕竟有兴趣,你才有坚持下去的动力。另外很多事其实没那么复杂,就是想、觉得可以,就去做了。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为什么今年特别适合穿 Superstar ?
穿搭学堂 . 球鞋 - Feb 15 by Lin
2020 年对于 Sneakerhead 们来说应该是丰富的一年,迎来了 Air Jordan V
adidas YEEZY BOOST 350 V2「Earth」实物官图一览
球鞋 - Feb 15 by Blair.zhu
美洲限定款你愿意加价买么?
共庆 Superstar 50 周年,adidas 与天猫开启「天猫超级品牌日」
抢先预览 Pharrell Williams x adidas Originals 联名 Superstar
球鞋 - Feb 3 by Lin
菲董的粉丝们来说绝对值得期待。
抽离了鞋带的球鞋,将会呈现何种样貌?
穿搭学堂 . 球鞋 - Jan 30 by YRAG
带你领略无鞋带版本的 Superstar...
adidas Originals 与 Craig Green 发布首个合作系列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