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Feb 14
自带“青年”话题的PEACEBIRD,再次进军国际时装周

撕下标签。

作者: MEL. 摄影师: KC 摄像师: 方小华 后期: 方小华

每年 2/6 月,纽约时装周会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举行,作为全球四大时装周中较为年轻的一个,纽约总能展现出不一样的活力,成为年轻品牌的第一选择。从 2018 年开始,纽约时装周设立了 “中国日” 的日程,让中国品牌也有机会,将中国设计带到国际舞台上,大家应该或多或少都有看到。和往年一样,NOWRE 漂洋过海前往现场,为大家带来第一手报道。

 

 

在去年首秀取得了惊艳落幕之后,PEACEBIRD MEN 逐渐成为了国内年轻人所认可的 “青年文化代表”,所以理所应当的,今年 PEACEBIRD MEN 又再次回到纽约时装周这个熟悉的舞台,再一次诠释自己的 “青年观”,而这次,他们又带来了不一样的理解方式。

 

过多的介绍就先不和大家多说了,直接进入正题,为大家呈上 PEACEBIRD MEN 2019 NYFW 秀场直击。

 

 

 

三个支点撑起的一场秀

 

 

创造、融合、青年,这是支撑这次走秀最重要的三个词,通过了解这三个词,我们就能搞懂 PEACEBIRD MEN 整个秀最终所传达的主题:“Youth Made China”。

 

 

创造

 

 

为了创造出能够吸引年轻人的设计,PEACEBIRD MEN 邀请了 GUCCI GHOST 涂鸦创作者、艺术家 Trouble Andrew,苏格兰 “拼贴鬼才” 艺术家 Reilly 合作,将家喻户晓的《芝麻街》经典形象重新演绎。通过两位艺术家截然不同的风格,对角色进行解构、二次创作,让大家以一种全新的角度去再次审视艾摩、甜饼怪、葛罗弗和奥斯卡四位深入人心的主角。

 

Trouble Andrew 凭借 GUCCI GHOST 恶搞涂鸦最终与 GUCCI 达成官方合作,成为街头艺术界的一匹黑马,自由、随性的手绘图案是他的代表风格。这次的联名当中他也留下了很多他个人风格强烈的 “烙印”,比如说上图的这件 T-Shirt,几乎你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这是 Andrew 的作品。

 

 

不只有两位艺术家的三方联名,本季还有 PEACEBIRD MEN x SESAME STREET 的联名系列,尽管没有了艺术家的辅助,简简单单的经典形象配上玩味十足的 Pose 也足够吸引人了。

 

 

融合

 

 

大秀在 “国球” PINGPONG 的清脆节奏声中开场,然后激烈的电子乐中融入藏族传统的呼麦,桥接起中国与世界,这样中西合璧的音乐也呼应了 “融合” 的主题。而除了有西方街头艺术的联名之外,同样还有来自东方传统艺术的合作,本季还邀请了中国传统书法家陈启元老先生创作 “青年” 的书法文字,“青年” 这两个字我们去年在很多 PEACEBIRD MEN 的单品里面都有见到过,不过通常都是以比较简单、明了的方式呈现的,像是这样极具中国传统的形态,算是比较少见的了。

 

用更加丰富的造型来演绎 “中西融合”

 

当然这样的融合也存在非常大的困难,PEACEBIRD MEN 的设计总监徐颖在谈到如何将东西方文化合并的时候,表示:“合作过程中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将中国的文化基因很好地融入国际化的表达语境中。我们发现如果两种文化都想强表达,就会没有重点,后来我们在搭配上做了很多细节的贯穿性,比如说加入一点传统的唐装、手上拿的烟斗等等,使得最终呈现出一个非常融合的状态。“

 

PEACEBIRD MEN x 可口可乐联名系列

 

将西洋文化进行本土化改动,这是 PEACEBIRD MEN 在这几年里一直在尝试去做的事,比如说去年初纽约时装周亮相的可口可乐联名、去年后半段发布的迪士尼和 ETUDES 三方联名等等。虽然难度不小,但是就这几个联名来看,PEACEBIRD MEN 在中西合璧的道路上已经摸索出了自己的方法。

 

 

青年

 

 

上面两点含蓄地展现了 “青年” 文化在某种方面上的定义,而为了更加直观的展现 “青年” 主题,PEACEBIRD MEN 这次还邀请了几位在中国年轻人中颇有影响力的新面孔来为品牌走秀:中国佩剑运动员孙伟,自媒体小科学说主编李小科,中国新生代作家苑子文苑子豪,香港跳高女神杨文蔚… 如果你刚才没有看出来的话,现在可以翻上去再找找了。

 

用素人模特来走秀并不稀奇,之前也有不少品牌这么干过了,而这些品牌所想要表达的诉求,也都是一致的:你也同样可以做到,换成另一句我们熟悉的话来讲,就是 “太平青年,大有可为”。这些各行各业里最能够代表年轻一代的意见领袖们,就是对 “Youth Made China” 的最好诠释。

 

而对于 “青年”,我们还有些话想要说。

 

 

用国际化的语言,重新诠释 “太平青年”

 

 

关于 “太平青年” 这四个字,去年不停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NOWRE 也已经和大家聊过很多次了,每一次讨论,也都会对这个词提出新的诠释。

 

在去年中的时候,我们和一帮央美青年一起,解释了自己心中 “太平青年” 的定义,当时我们觉得 “太平” 是一种求同存异的平衡,在坚持自我的情况下,也能认同他人的闪光点,使自己的路更加坚实。

 

直到这次再见面,这个点仍然是 “太平青年” 的核心之一,“现在及未来的中国年轻人比以往更勇敢,更多元,也更自我,更难概括。这次的秀中不难看出我们与新生代 ‘青年’ 的沟通、表达与理解,既有中国新生代面孔们的秀场亮相,还有不少外国 ‘太平青年’ 的面孔,PEACEBIRD MEN 尝试用国际化的语言,在全球 ’太平青年‘ 面前发声。” 设计总监徐颖在大秀结束之后,对 “青年” 提出新的理解。

 

 

而对于我这个旁观者来说,这场秀,鼓励了年轻人撕掉身上被贴上的标签。曾经贴在 PEACEBIRD MEN 身上的标签是 “商务男装”,却在近几年成为了新中国千禧一代乃至Z世代的时尚潮流共鸣;曾经的《芝麻街》只是供儿童观看的寓教于乐节目,现在却成为了各大潮流品牌争相联名的对象;曾经的 Trouble Andrew 是参加奥运会的职业滑雪选手,却成为了 GUCCI 官方合作的艺术家… 他们都撕下了曾经贴在身上的标签,走上了曾经别人觉得不可能成功的道路。

 

现在的社会简单地使用几个标签就可以轻松地把人分类,星座、血型等都是分类手段,但是这样的被动分类真的准确吗?没有人可以规定每个人的性格,就好像没有人可以规定滑雪运动员不能做一个艺术家一样,标签给人们设立了限制,而撕下标签这样的举动,也算是 “太平青年” 的另一种诠释吧。

 

当天,我们也在现场和 Trouble Andrew 聊了聊这次联名以及他的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Trouble Andrew

街头艺术家

 

「 如果你不停地排练某件事,最终结果就会太完美,这样就很无趣了 」

 

这次的合作契机是什么?

 

Trouble Andrew:找到我,想要谈谈有关于合作以及可能会和《芝麻街》做一个三方联名的事情,我就觉得很激动,因为我是看着《芝麻街》长大的,它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也是我孩子的。所以我就想着这应该是个挺有趣的合作,就这么开始了。 现在回想一下,小时候的回忆现在都注入到了时尚、工作上。

 

我做的每个联名,对我来说都必须是个有趣的过程,因为我喜欢和人一起工作,特别是和有想法的人。所以这次合作很有意思,不会觉得痛苦,也是他们因为给了我创作的自由空间。

 

 

你之所以会制作 GUCCI 涂鸦是因为你对 GUCCI 有特别的迷恋,那这次合作之中,你和芝麻街或对 PEACEBIRD MEN 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Trouble Andrew:我觉得称不上是因为迷恋才做的。打个比方,你看着别的情侣相处的时候,会学到一些如何让自己的感情关系更融洽的方法,因为自己当局者迷,很难发现。和品牌合作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的道理。

 

《芝麻街》则对于我来说是童年重要的一部分,很复古,我喜欢这种有时间代入感的东西,我可以用一种新形式让它重新复活。这次联名我就是以一个非常粗糙的方式来做的,而不是展现《芝麻街》日常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个样子。我要以我自己的风格来展现,就是 “乱画”。

 

乱画就完事儿了(图片来源:Board Rap)

 

这次的角色都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Trouble Andrew:我在工作室放了一大堆白布,把它们在地上摆满,就开始画、涂。我的创作方式就是这样,不停的尝试。如果你不停地排练某件事,最终结果就会太完美,这样就很无趣了,所以我在开始画的时候,根本不去看艾摩(《芝麻街》主要角色)长什么样,也不看什么曲奇怪物或者椰子的图片,就凭着自己的记忆来画,把童年时候的记忆找出来画到纸上,这是我大多数作品的创作方式。

 

所以你更喜欢不完美吗?

 

Trouble Andrew:是的,因为我觉得现在的地球有点过度生产,太过于完美了,这样看起来很假。这不是我看事物的方法,我们人类也都不是完美的。所以我就想要打乱这些秩序,角色也好、想法也好。

 

「 我在创作的时候什么都不担心,唯一可能会担心的问题就是停止创作 」

 

你是如何看待年轻人身上关于“标签身份”这件事的?

 

Trouble Andrew:我觉得如果你往别人身上贴标签,这是很不好的事,但是年轻人可以表达他们自己是谁,他们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不会给年轻人贴上标签。

 

(图片来源:Bored Rap)

 

关于身份,你又是如何从滑雪运动员转型成为一个艺术家的?

 

Trouble Andrew:其实我并不是转型成为艺术家的。我在玩滑雪之前是一个玩滑板的,滑板是我年轻的时候可以接触到艺术、音乐、电影、时尚的原因,作为一个小孩,我当时身边都是这种 DIY 的东西或者是我们的滑板社群。那时候听个歌可能其中的某个部分是朋友的朋友唱的;买块滑板上面图案是某个朋友做的等等,这个社群对我的帮助很大。

 

滑板教会了我无视规则,让我知道做事并没有对的方法或者是错的方法,只有自己的方法。这也是我为什么被滑雪吸引的原因,当时大家都喜欢玩团队运动,我不喜欢,就选择了滑雪。这种斗争思想被转移到了我的创作、滑雪上。

 

 

 Trouble Andrew 携儿子参加 PEACEBIRD MEN 2019 NYFW

 

以 PEACEBIRD MEN 为例,如何评价当今的中国品牌?你怎么理解 “YOUTH MADE CHINA”。

 

Trouble Andrew:和 PEACEBIRD MEN 合作是我第一次和中国品牌合作,我觉得很棒,我很期待着可以前往中国来纪念这个系列,还能找些新的灵感。这个概念对于我来说,就是 “Made in China”,所以我当时立马写下了这句话,然后整个联名都是围绕着这一主题制作的。

 

兼职做音乐的 Trouble Andrew(图片来源:Instagram@therealbuy)

 

你除了和 GUCCI、PEACEBIRD MEN 合作,你的作品也用在了你自己的品牌中,这么多场合的出现,你是否会担心作品的过度使用会导致观众审美疲劳?

 

Trouble Andrew:我从来不会担心任何事情,因为我总是在进步、改变。人们肯定会对我感到厌烦的,我也没法改变他们的想法。我的作品其实是在展示我的个性,而我的个性可以转变成很多很多不同的形式。就好像拍电影、做音乐,都是为了寻找新的创作方式,让自己能够留在这个世界上,表达自己。所以我在创作的时候什么都不担心,唯一可能会担心的问题就是停止创作。

 

 

 

相比起去年的首秀,今年 PEACEBIRD MEN 可以说是做足了准备,带了 Sesame Street、Trouble Andrew、Reilly 等三个在国外备受瞩目的单位进行联名,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 “国际化”。而在这样国际化语言的背后,不变的是对 “青年” 这一词不断地探索,相信我们下一次见面时,又会有对这个词的全新诠释。

 

此次亮相纽约时装周的 PEACEBIRD  MEN 2019 春夏联名系列,已于北京时间 2 月 14 日 10:00 于太平鸟男装天猫旗舰店同步天猫国潮行动进行首发。

分享
现客视点 . 时尚 - Mar 17 By MEL.
Colin Dodgson 操刀拍摄 PEACEBIRD MEN 型录。
生活 - 4小时前 By Stan
锁定 4 月 2 日的正式上映。
球鞋 - 4小时前 By MEL.
时尚 - 5小时前 By TaoT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