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Oct 6
他为王思聪定制的头盔,光成本就十万

张东辉,不只是头盔定制。

作者: Xue 摄影师: Xue;摄像师:T4EE 后期: T4EE

当基本需求被满足后,人们就会转而追求精神需求。比如说球鞋,曾经它只是为了方便走路的产物。但现在大部分人都不会只因为功能性就买单,甚至不满足于品牌提供的常规款式,进而追求更加独特的限量或定制作品。因为人们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所以催生了不同类型的定制。记得曾经为大家介绍过香港球鞋定制达人 Ziv Lee,但今天我想再给各位看点不一样的。

 

王思聪曾经收到过一件生日礼物,那是一款专门定制的滑雪头盔。因为作品实在是太过精致和奢华,王思聪一直舍不得佩戴,到现在都还收藏在长白山滑雪场。对于 “国民老公” 我们不做评价,但以他的资本,见过的好东西一定无数。可想而知能让他如此爱惜的,一定不是什么 “凡品”。而这件定制头盔的作者,就是我们本次的主角 —— 青年艺术家张东辉。

 

为王思聪定制的头盔

 

张东辉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在他还在上学就开始做头盔。实际上王思聪算是他的第一位名人客户,说来有趣,在做这件头盔之前,他压根不知道王思聪是谁。

 

出于隐私我并没有问这款头盔的售价,但光是成本十万就足以让人惊掉下巴。整个盔用上了 3D 打印、激光雕刻、花丝镶嵌等多种技术;用料也毫不手软,用到了金币、景泰蓝,以及英国、美国和法国进口的顶级皮革。因为是朋友送给王思聪的生日礼物,所以张东辉在图案设计上选择了夏季星空图,把摩羯座的形象跟其他形象分开。最顶上还有一个用景泰蓝制作的王思聪的微博头像,周围环绕了万达、熊猫 TV、普斯集团等王思聪的产业的标识。

 

为王思聪定制的头盔及手稿

 

在做完王思聪的定制头盔之后,张东辉也开始小有名气。经朋友的介绍,一些别的明星艺人也开始过来找他定制头盔。例如下图的这一组情侣头盔,他就将中世纪的地图一分为二,分别是欧亚板块和美洲板块,当两个头盔放在一起就组成了整个世界,同时绘制上了墨涅拉奥斯国王和海伦这一对古希腊神话中的情侣的爱情故事,两人相互对望。

 

情侣头盔及手稿

 

张东辉的客户除了名人们以外,大多还是一些极限运动发烧友。头盔定制一般在设计上最费功夫,他需要根据客户的想法去勾绘完整的方案,既要有创意,又要融入进每个人自身的故事或特点。各种专业的技术就不用说了,在用料上像是 Fendi 专用的意大利荔枝皮、Hermès 专用的濑兔皮等等昂贵物料也都很常见。即便是装饰用的小细节,他也都追求考究和美观。这些,也都构成了定制头盔的价值。

 

此前的一些头盔定制作品(以上图片来源:张东辉)

 

但定制头盔做多了,这也成了张东辉身上撕不掉的标签,身边同学甚至开玩笑说他可以去成立一个头盔学院。前段时间我们也来到了他的工作室,本来猜想他的形象应该是 “机车硬汉”,毕竟做了这么多炫酷的极限运动头盔。但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爱买古玩、养鸟养虫,没事就临摹古画书法的年轻艺术家。总之,关于做头盔以及做头盔之外的张东辉,都在下面的采访里了:

 

 

 

张东辉

青年艺术家

 

 

 给王思聪做那个头盔之前,我不知道王思聪是谁 

 

 

大多数人认识张东辉,应该都是通过你之前为名人们做的定制头盔吧?

 

这肯定是一个很大的因素。做完名人定制盔后也有了所谓的明星效应,陆陆续续一些媒体找过来采访,也让更多人认识了我。但这件事会让我身上多一个标签,那就是 “张东辉你是做头盔的”。我不喜欢这种标签,有时候也会跟同学自嘲我是 “头盔系系主任”,他们开玩笑说我可以成立一个头盔学院,这种时候心里挺不舒服的。

 

头盔定制作品

 

那你有感受到名人们带货的能力吗?

 

其实我平时不太关注明星,很多人我都不认识,我也不怎么玩社交媒体。给王思聪做那个头盔之前,我不知道王思聪是谁。名人效应对于订单方面肯定是好的,因为它会建立起一个基本的信任。大家觉得名人们用的都是名牌,是一些品质很好或者很潮的东西,在这之中会有一种无形的附加价值,顾客们看你给名人都做了,他就会对你有信任。

 

至于带货效果对我来说倒还好,因为定制头盔的价格比较高。一般人去买头盔主要为了它的功能性,吃饱喝足有闲钱才会考虑装饰和精神需求,所以我做的东西本身面对的也不是大部分的消费群体。而且我自己也不想把定制头盔批量化,大批量制作并不是不可以,雇一堆工人让他们分别负责勾线、填色,但这样就会失去它的价值了,我还是想踏踏实实地接一个订单做一个。微博上也有很多人问能不能跟着做,也就是拜师。但我所有的盔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这样才比较踏实。

 

头盔定制作品(以上图片来源:张东辉)

 

那你会怎样定义自己做的这些定制头盔呢,它属于艺术品吗?

 

可能有的人会觉得它是艺术品吧,但对于我它只是一个定制。就是把我有而别人没有的东西发挥到头盔上,帮客户把他们的一些想法、思绪、信息用我的方式给图像化,它有它的价值。做头盔这件事对我现在来说是一个谋生的手段,但我对它本身肯定也是有很多感情的。在北京生活成本高,我需要租房需要养活自己,做头盔能帮我解决这些现实问题。

 

 

 只要一麻木,不管做什么事都意义不大了 

 

 

你做的东西画面都很满,这是为什么?

 

这相当于是我的一种状态吧。从一开始学画画、到慢慢可以控制画笔和大脑的思考,再到后来越来越熟练,每个人都会形成自己的风格以及绘画的基本面貌。我的面貌就是让画面趋于饱和,如果一个东西本身的造型不复杂,那我会塑造得很深入。反映到头盔上也是一样,不满的话我不踏实。其实也就像大家的工作状态,如果每天没事干总是睡觉,这会让人特别沮丧。但如果这一天的工作安排非常满,哪怕是自己不喜欢的、没有创造性的工作,只要有事,做人就踏实。

 

张东辉作品的部分手稿(以上图片来源:张东辉)

 

你创作头盔时的基本流程是什么?平均制作周期有多久?

 

头盔现在都是客户找过来订做,一般会有几种情况。有些他很明确要什么并且带好了方案;另外还有一些是有大概的想法,但不确定自己要什么,这就需要我帮他们图像化,把思路捋顺;还有的是完全信任我,让我自由创作。这些都需要先跟客户定方案,定完以后我再画草图。沟通的没问题了,我再在头盔上开始操作。但头盔是球体,草图是平面,这就需要第二次安排构图。在这之后就是一次填色、罩清漆,最后组装零件。现在平均一个月可以做完一件,但具体时间也根据复杂程度有所变化。

 

张东辉每件作品上都会有一枚这样的个人徽章

 

清漆下的图案细节

 

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只做一件事,比如匠人。你觉得这是好事坏事?

 

分两种情况吧。第一种是特别好的事,因为他真心喜欢所以才能坚持一辈子。第二种是坏事,他坚持做未必是因为喜欢,而是麻木,对这个事情已经没有思考了。我觉得好与不好取决于人,他如果满足于此那什么都好,就怕麻木。只要一麻木,不管做什么事都意义不大了。

 

 

 做头盔的这个标签,撕不撕不是我能决定的 

 

 

你有怀疑过自己做定制头盔这件事吗,或者有没有过一些瓶颈?

 

瓶颈是有的,我觉得任何东西到了极致都会出现问题。从学画画以来我都在追求漂亮的、精细的、饱满的东西,当你把一个一直想做好的事情做到极致了,其实它可能对你来说就不会产生那种兴奋或者高潮了。 就像做头盔,当我达到了某种极致,我会有一些抵触,就开始反思自己一直追求的东西。那这个时候其实就是进步,但是进步肯定要付出代价,因为你要打破自己。当时老师给我举的例子我觉得特别恰当,就是你前面有一滩非常冰凉的水,然后你赤裸着身体需要跳进去。如果你跳进去以后,可能你就改变了,这个瓶颈期就过了。跳完你会发现其实水也没那么凉,但最痛苦的是你要选择是否往里跳。

 

当时正好赶上我做毕业创作,我就决定跟自己对着干一次。我之前做的东西都是非常精细、绚烂的,那次我就选择了不是那么漂亮的材料,总之就是从各个方面都跳出自己原来所在的舒适区。 后来就产生了很大的满足感,也打破了自己。

 

 

刚才提到做头盔是面对现实的一种方式,那如果不用面对现实了,你会做什么?

 

现在如果我手里没活的话,我会看看书,临摹一些古画和字。其实我最近一直在补课,补自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这一块的课。我们学艺术的这个群体,从一开始接触绘画,基本上是全盘西化的,除非你选的是国画、书法之类的专业。我们对西方的一些大师都非常熟悉,这种熟悉和了解没有问题。对于西方我们张嘴就能说出很多了不起的人的名字,但自己传统里的很多大师我们叫不出名,而且非常的陌生。这种陌生感就好像它不属于我们的文化一样。问题不出在学习西方,问题出在我们对自己太陌生,所以就需要自己来补课。我也想在头盔创作中加入传统的东西,但有些客户不喜欢,大众也不容易接受。大家现在的图像信息来源,大部分都是西化的,这是普遍现象。

 

 

见你又是养鸟又是养虫的,给我一种生活节奏很慢的感觉。

 

其实我的生活节奏也不慢,只是我喜欢养鸟养虫、练字画画,这些爱好听起来都像是老头干的事。我也喜欢购物,购物使人快乐嘛,但买的都是些古玩。学艺术的人可能天生容易对这些东西产生兴趣,另外养虫鸟也是受我姥爷的影响。

 

 

而且这些爱好能给我带来很大的精神满足,比如养虫,你看所有的文明里只有中国有这种爱好。西方年轻人喜欢旅游,他们的思维方式也是开拓,比如过去发现新大陆等等。但我们的一个传统的思想,就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不会远离父母,也不会去征服什么。这种思维方式可能就决定了东方人如果想寻求精神的满足和快乐,他会从大自然里去找。另外还有一个例子也能体现东西方思维方式的差异,夏天很热,那么西方人的思维就是征服自然,创造出一种东西叫空调。那么对于东方人呢有一句话叫心静自然凉,他不太会去征服自然。

 

 

最后再回归到头盔这件事吧,你会想要撕掉自己的这个标签吗?

 

我做头盔的这个标签,撕不撕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我肯定想撕下来,但是撕不下来也无所谓,自己心里明白就好。订单多,就多赚点;订单少,那就少赚点呗,总之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就好。

 

 

 

可能当一个人做过一件事,然后这件事通过某个契机被很多人知道,那么这个人就会被贴上这件事的标签。为明星定制,其效应帮张东辉带来更多订单,但同样为他贴上了 “头盔定制” 的标签。

 

在我问张东辉他的作品是否算是艺术时,他坚持定义其为定制,并且毫不避讳做头盔是一门赚钱养活自己的手艺。其实如果张东辉愿意的话,他做的头盔定制完全可以被称为 “艺术品”。毕竟现在艺术的定义如此模糊、一些毫无技术含量和感情投入的 “东西” 都能被捧为艺术品;又毕竟现在所谓的艺术家,他们包装自己的手段更是多种多样。

 

但是,从话语之间就能明显感觉出来,他不愿意。

分享
球鞋 - 4小时前 By MEL.
多款全新鞋款现场限时首发。
球鞋 - 6小时前 By MEL.
时尚 . 球鞋 - 12小时前 By Xue
时尚 . 生活 - 13小时前 By 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