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Jul 4
深度攻略,巴黎街头艺术一日游

除了首次踏足的 Banksy 之外,巴黎还有更多街头艺术。

作者: Didi Hu 摄影师: Didi Hu 摄像师:Weiyu Q 后期: ZOE

无论是在街头还是艺术领域,Banksy 的名字从不会陌生,从英国布里斯托、伦敦以至全球,作为极负盛名的街头艺术家、政治活动家,他通过 Stencil(模板涂鸦)的形式在各地的街头创作,表达一贯黑色幽默结合对政治现况的暗讽,他的作品和真实身份一直是人们热议的话题。

 

Banksy 在巴黎索邦大学附近留下的新作

 

“Banksy 效应” 将街头艺术上升至全社会关注的层面,甚至为地产带来更大价值,另一方面也吸引到了艺术品商人和 “偷窃” 街道墙面作品的搜刮者炙热的目光…  这些都说明了 Banksy 毋庸置疑的影响力。而在上周的巴黎时装周期间,Banksy 首次来到巴黎留下了共七幅作品…

 

巴黎北部 “小教堂门” 社区附近,画一名踩在木箱上的黑人小女孩,在纳粹的反万字记号上喷上粉色的壁纸花纹,一旁还有小女孩的泰迪熊和睡袋

 

Banksy 将原画作《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中骑士蒙住脸部再创作

 

一只蒙面老鼠握着美工刀的图案,Banksy 附注:“巴黎 1968 年起义已满 50 周年,这是现代模板艺术的诞生地。”

 

男子锯掉狗的前脚之后,再将骨头送予狗,引发对资本主义的贪婪与残酷的反思

 

这次的 “突袭”,时值世界难民日,Banksy 也维持自己一贯的作风,借画作抨击法国对待移民的残酷政策。其中的黑人小女孩画作,地点就是今年法国政府无视巴黎市长伊妲戈(Anne Hidalgo)反对,强行关闭的难民临时收容所,收容所关闭后约 2000 名移民只能睡在运河旁、桥下,其中还包括孩童和青少年,直到目前这幅画作附近仍有移民在街头露宿…

 

还有另一幅 Banksy 模仿画家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1801 年画作 “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一名骑士的红色披风蒙住脸部,对照法国 2010 年起禁止在公开场所遮住脸部的规定。

 

Blek le Rat in Paris(图片来源:Google)

 

Banksy 的几幅作品释出后引发了人们对巴黎街头艺术的关注,从全球的街头艺术环境来看,除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涂鸦起源地纽约,巴黎也已有漫长的街头艺术历史。相较于纽约的字体,巴黎的街头艺术崇尚更真实有力的形象。

 

Stencil 这种创作方式,更是巴黎第一代街头艺术家,被称为 “现代街头艺术之父” 的 Blek le Rat 在八十年代时开创的,将设计好的图像做成模版而喷绘,也影响了后面一批 Banksy、Shepard Fairey 这样的艺术家。Banksy 甚至说过:“每次我觉得自己创造了什么新的东西,就会发现 Blek le Rat 20 年前就已经做过了。”

 

街头艺术家 Fansack

 

为了让大家更加了解巴黎结合城市历史和社会环境,区别于其他城市的街头艺术文化起源和现状,我用正巧在巴黎出差的机会,顺道拜访了旅居当地的中国街头艺术家 Fansack(庞凡)。

 

巴黎左岸,下图中巴黎女性街头艺术家 Miss Tic 也是模版涂鸦形式的使用者,她的作品今天仍然受到保护,政府规定清洁工必须保护它们

 

从事街头艺术创作十余载,从街头涂鸦到与法国政府机构合作创作大幅建筑物立面壁画的 Fansack,带着我们看了法国几个代表性的街头艺术区域,像是集中代理街头艺术作品画廊的左岸、蓬皮杜周边还有刚举行完 Ourcq live colors 街头艺术节的 19 区;除此之外,巴黎还有 REHAB 2 Urban Festival、Top To Bottom Graffiti Festival、Le MUR 等大大小小定期举办的街头艺术节和项目,集中在 13 区的大型街头艺术壁画,完全属于街头艺术的艺博会 Urban Art Fair 等…

 

Ourcq live colors 街头艺术节

 

巴黎美院和巴尔扎克与毕加索的故居

 

 

巴黎街头艺术的根源并不是 Hip Hop,而是艺术进入公共空间

 

 

“其实大家可以看到巴黎的街头艺术跟美国的街头艺术气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巴黎有更多人文的、更多表达的东西在里面,而且是用图像去表现自己的一些想法。美国人是先有了街头文化后才想办法把它做成艺术,法国的艺术家是直接用艺术的观念去从事街头艺术的创作,然后再加上法国这边有一个非常好的土壤可以给予结街头艺术的发展,所以我觉得街头艺术是起源于美国,但是它在欧洲得到了发展。” Fansack 边走边说。

 

Jef Aerosol 2011 年在蓬皮杜艺术中心附近创作的巨幅达利肖像 “CHUUUTTT!!!”,红色的箭头指向画面是他作品里的标志符号

 

首先法国是一个拥有革命传统的民族,在战争期间便通过海报张贴等手段来作为政治宣传以及鼓舞士气,占领公共空间宣扬自由民主;60 年代时新现实主义艺术家 Jacques Villeglé 开发了海报拼贴排版的创新方式,海报允许快速无限制地复制和现场快速执行,这也使它们成为街头艺术创作的首选技法;法国当代艺术家 Daniel Buren 则提出 Urban Art 的概念,开始创作和城市空间结合的作品。

 

Jacques Villeglé 海报作品

 

法国街头艺术的根源更加接近欧洲先锋艺术运动中 “艺术介入公共空间” 的精神,而不是和美国的街头艺术一般,与 Hip Hop 文化和帮派背景密不可分。

 

巴黎街头随处可见的海报张贴

 

说起图像张贴这种形式,我们现在最为熟悉的应该是法国街头艺术家 JR,他以粘贴巨型摄影作品获得了世界的关注,他在巴以边境的项目 “面对面”、里约热内卢的项目 “女人即是英雄”、墨西哥和美国边境关注移民问题的男孩肖像等作品,大多以关注社会问题为主,并且一直抱持艺术可以改变世界的观念。

 

JR 在墨西哥和美国边境设的墨西哥男孩 “Kikito” 装置,抗议特朗普废除 “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 计划

 

(图片来源:Google)

 

他曾经在巴黎完成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隐藏卢浮宫金字塔的公共项目,著名建筑师贝聿铭于 1989 年为卢浮宫入口设计的地标性玻璃金字塔,被 JR 使用十六世纪卢浮宫的巨型黑白照片将其正面覆盖住,观众从某个特定角度观看会感觉金字塔与背后的卢浮宫完全融为一体,消失在街头。

 

巴黎街头随处可见 Invader 的作品

 

另一位法国知名街头艺术家就是 Invader,他的名字来源于 1970 年的一款电子游戏 “Space Invader(太空入侵者)”,作品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像素游戏的风格为代表,用游戏屏幕里的元素入侵真实世界,用像素砖块与城市的色彩和文化所结合的作品抵达全球六十多个城市,更加牛* 的是他的作品 “高至” ISS 国际空间站,“低至” 墨西哥坎昆海湾海平面下…

 

Invader 的像素块 “Space2” 在宇航员 Samantha Cristoforetti 手中

 

活跃在巴黎的著名涂鸦艺术家还包括,以 “溶解涂鸦” 出名的 ZEVS,通过液化以 “破坏” 品牌标识和字母,抨击消费主义;和 ZEVS 一同发迹于 90 年代的 Monsieur Chat 猫先生,他的卡通形象充斥在巴黎的广告牌、地铁站和其他许多公共场所;还有使用张贴方式、作品追求反差感的 Ludo。

 

ZEVS – Liquidated Coca Cola

 

巴黎的 12 区 和13 区 Butte-aux-cailles 是城市街头艺术中大型壁画较为集中的地点,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

 

 

前者为善于运用多种媒介拼贴式的布鲁克林的艺术家组合 FAILE 作品,后者为法国街头艺术家 Seth 的带有儿童和彩虹元素的作品。

 

 

伦敦街头艺术元老 D*Face 此前受到 Itinerance Gallery 邀请在巴黎 13 区创作了壁画,旁边就是前面介绍的 FAILE 和 Seth。“Love Won’t Tear Us Apart” 是这幅作品的名字,以美国波普艺术大师 Roy Lichtenstein 的经典漫画为形象,加上了 D*Face 标志性的翅膀、骷髅等表现元素。

 

(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位于 60 rue Jeanne d’Arc 的作品 “Delicate Balance”,和位于 186 rue Nationale 的作品 “Liberté, égalité”,来自美国街头艺术家 Shepard Fairey,前者特别将其创作的关于埃菲尔铁塔 “Earth Crisis” 装置变形为图像,成为了这个地区的永久性壁画。

 

 

街头艺术得到市场的认可,和更多来自画廊机构、政府的支持

 

 

20 世纪 90 年代和 21 世纪初,巴黎街头多种多样风格和创作媒介的街头艺术作品,很快打动了民众,以及政府和画廊机构,政府开始对这些街头涂鸦采取半开放的态度,批准更多的墙面供艺术家创作,更多相关美术馆、画廊展览也出现了。同时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推动,也大大解锁了街头艺术家的机会,将街头艺术呈现在了更多人面前。街头艺术成为了现今最重要的全球性公共艺术运动。

 

在巴黎,2012 年时东京宫美术馆 (Palais de Tokyo) 想更加深入介入都市艺术而提供地下空间进行展览,“Lasco Project” 企划中我们可以看到多位街头艺术家的身影。

 

 

巴西的街头艺术双胞胎兄弟 Os Gemeos 与 JR 根据巴黎东京宫 (Palais de Tokyo) 地下通道的背景创作了作品。地下通道二战时期被纳粹占用,纳粹当时创建了 “ERR (Einsatzstab Reichsleiter Rosenberg)” 组织专门掠夺犹太人的艺术文化财产,而这个地下通道专门存放所有他们窃取来的钢琴…

 

 

西班牙街头艺术家 Felipe Pantone 于地下通道创作了同混凝土空间强烈对比的作品 “Data Somersault”,这位艺术家一直通过各种数字元素和虚拟现实场景表达在信息量爆炸、数字化时代背景下的思考。

 

Fansack 对于巴黎现在的街头艺术场景介绍道,“比如说 agnès b 这个法国品牌,它是在所有的奢侈品牌里面最早注意到街头艺术的,今天 agnès b 有自己的画廊代理街头艺术家的作品;Shepard Fairey 的作品在现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办公室里;之前世界天气峰会的时候,在巴黎铁塔中央挂了一个街头艺术家的装置作品。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不管是政治还是社会层面来说,整个法国都给予街头艺术一个非常大的包容,甚至支持和推崇。我觉得这样的一个环境必定会造就这个文化在这边的多样性。”

 

URBAN ART FAIR PARIS 2017 现场(图片来源:instagrafite)

 

从 Galerie Perrotin、Galerie Itinerrance、Magda Danysz、Open space、Math goth 这些专注于街头艺术的画廊,到国际艺术盛典 Urban Art Fair,超过 30 个展馆共同举办的一系列关于街头艺术的展览、对话。街头艺术在巴黎得到了有条理的梳理和延续发展。Fansack 聊到,“我觉得这个是欧洲人的特质,他们比较崇尚的人文主义理念。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街头艺术在巴黎各种各样的发展,原生的也好,商业的也好。”

 

Galerie Perrotin

 

Magda Danysz Gallery

 

 

 

“整个巴黎街头艺术的发展,或者是它的整个趋势,我觉得应该可以代表全球的一个街头艺术或者是城市文化的一个变更,从最原生的一种状态、非法的状态,到开始有学院派的人加入美学的东西,然后再到市场开始认可,给予系统化的包装管理,我们可以看到拍卖行、画廊以及收藏家、基金会对于街头文化或者 Urban Art 不遗余力地给予支持。”

 

聊到街头艺术在全球和在中国的发展,Fansack 认为:“这样的一个趋势在中国,以后肯定也会有这样的发展。毕竟在公共空间跟人产生交流的艺术,它是生动的,与城市对话、与空间对话、与这个空间里面存在的人对话。”

 

在很多人看来涂鸦或许已经死了,它不再是小众人群游离于法律之外的自留地,街头艺术的进程从叛逆、反对体系的本源意义,上升到合法化的艺术运动,甚至是艺术消费品。商业化必定会有一些反对的声音,但是街头艺术本身依然带有不拘泥于形式的包容性,有愿意维持原生状态的艺术家,也有愿意被商业化或包装,为自己的创作带来必要的维持和更好地发展的艺术家。持有开放和包容的态度看待街头艺术,是我们现下最好的面对方式。

分享
时尚 . 生活 - Jul 16 By Didi Hu
十年来对消费主义的抨击是否有起效?
生活 - Jul 13 By Didi Hu
现客视点 . 球鞋 - Jul 6 By 0033
张艺兴和 Chuck 70 城市游走,玩转色彩...
现客视点 . 时尚 - Jul 1 By 0033
不止能买买买,有趣的空间设计也很重要。
时尚 - Jun 30 By Didi Hu
agnès b 初代 Logo 为视觉。
生活 - Jun 29 By Didi Hu
集合艺术家在世界各地画廊和美术馆展出过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