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Feb 23
互联网冲击下,街铺与社区文化是否更加重要?

NOWRE 呈献长乐路纪录片《风貌保护街》下集。

作者: Didi Hu 摄影师: KC、奕清、ZOOCOme 导演:KC 后期: 奕清、陈亮 音乐:Dizkar 制片: 王浩闻(Chris Wang) 执行制片人:钟佩良(Peter Zhong)

“城市是众多事物的一个整体:记忆的枕头、欲望的整体、一种语言符号的整体;城市是一些交换的地点,但这些交换并不仅仅是货物的交换,他们还是话语的交换、欲望的交换、记录的交换。”——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人总归是群居动物,社群一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存在着,部落、宗教、帮会、俱乐部等等… 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希望以社区的形式展开自己的活动,有一个可以构建你热爱的生活方式的地方尤为重要,我们在这里可以结识朋友、交换观点、共享爱好,共同成长后又回馈社区。几乎每座城市一定都有属于各个文化族群聚集的地点,也更好的帮助了文化的孵化。

 

关于街头文化、亚文化的群体,在全球也有多个我们已经很熟悉了的代表性街区:

 

纽约 Lower East Side

 

日本里原宿

 

伦敦 Shoreditch(图片来源: Google)

 

 

从长乐路发散建立的社区怎样影响上海街头文化

 

 

在我们昨天发布的长乐路纪录片《风貌保护街》上集中,回顾了长乐路从外贸店林立、潮流品牌和原创品牌扎堆,直到受到互联网冲击消费模式改变、租金、“不可抗力” 等多方因素影响下的没落。相信除了曾经通宵买鞋的经历,长乐路还给过你更多的回忆。

 

我们心里都清楚,长乐路距离里原宿一类的潮流地标还相差甚远,不过不可否认的是,长乐路的确是中国亚文化的起源地之一。

 

 

大部分人对亚文化的理解都是它一定和主流趋势、大众审美不同方向,如果觉得亚文化实在难以定义,1950 年时美国著名学者大卫·雷斯曼曾经给过一个解释,他认为亚文化是具有颠覆精神的文化;大众是 “消极地接受了商业所给予的风格和价值” 的人,而亚文化则是 “积极地寻求一种小众的风格” 的人。

 

亚文化更加适合以场景划分,某个群体因为共性汇聚在一起而后产生交集,在综合文化的背景下属于某个集体所特有的观念和生活方式。长乐路以及周边所围成的社区,作为最初上海街头文化群体的聚集地,从这里发散开来形成了社区文化理念。

 

当时的 The Lab(图片来源:douban)

 

“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个圈子,都会找唱片,后来通过找唱片的朋友我认识了 Gary(上海第一个非主流音乐俱乐部 Shelter 创始人之一),Gary 说他们有一个圈子,喜欢听 Hip Hop 音乐的话,来淮海路的 rojam 周末小厅和每周三/四的茂名路 DKD(现已消失)。还有之后在胶州路的免费 DJ 学校 Lab(一个非盈利性音乐和文化交流社区)以及永福路的 Shelter。那个时候你在上海其他任何地方,是找不到有地方放 Hip Hop 音乐的,后来圈子越来越大,大家会先去 FLY 买完衣服,晚上去这个 Party 玩儿。” 《Urban》杂志、DOE 创始人 Himm 回想起当时初露成形的社区,“因为十几年前我们做这个东西是非常的小众,但是你一旦遇到一个有和你一样爱好的人,你会特别珍惜这个朋友。”

 

互联网还并没有侵入你我生活,当时的活动用发传单的方式宣传。1999 年开创街舞工作室 “龙舞蹈” 的汪涵说,“Himm 做设计,FLY 做衣服,我们做内容,那这样最早期的上海街头活动就开始了。然后大家开会啊什么,都会在长乐路附近见面。”

 

 

职业滑手谢汶凯和胡天佑从小在这条街滑板,和朋友一起聚在滑板店里,这条街充斥了他们当时的生活,“那个时候其实真的是很快乐的。我们每天从长乐路滑板滑过去,看到长乐路从最早开始没有东西,慢慢的店越来越多,现在滑过去店越来越少。这种感觉你懂吗?十年你每天走这条路,店从开张到倒闭你都看在眼里,这里是像家一样的感觉。”

 

街头文化的社群不仅仅有服饰,还有音乐、艺术、生活方式等的构成,当你愿意去深入了解更多,会发现其中的融会贯通。2007 年开张、2016 年底关门的 Shelter 俱乐部,和长乐路一样,这里也代表了一代人的回忆。作为唯一可以同步接收到全球音乐的地方,各种各样的组织从 Hip-Hop/Funk/Soul、电子、Drum & Bass、Reggae 到 House/Techno 等等,像黑洞一样吸引了上海的音乐爱好者。独一无二的氛围和共享音乐的历程,六七年前一脚踏进 Shelter 的笔者也在那里认识了最好的朋友。

 

曾经的 “防空洞”(图片来源:The Shelter)

 

说回长乐路的社区,互帮互助的状态使得开始推广文化的一批人一同成长起来,把社区做大。Himm 聊到以前做的人现在仍然没有离开过,并且这批打基础的人希望出现更多厉害的人,往上推一个台阶。“Tom 在品牌,FLY 还在,黄毅现在做设计、供应链这块,包括支持很多国内品牌,李晨也是从 NPC 到现在帮助了很多国内的品牌,包括我也是坚持做杂志到现在的 DOE。我们现在店也有很多客人通过来这儿喝咖啡和买东西互相认识,这个传统其实一直存在,也应该一直有下去,社区就是这样开始的。

 

DOE 店内可以随意放松的感受音乐和咖啡(图片来源:DOE)

 

“这群人的共同点我觉得就是为了喜好去做这个生意的,跟普通的纯粹为赚钱的这帮生意人有点不同,所以这个情怀的部分很明显要多。”——FLY Streetwear 创始人韩敏捷(Jeff Han)

 

 

陈德斌在新乐路做过一段时间创意空间,集合设计师、艺术家作品、音乐活动的 Attic,他也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了这边吸引人的地方:“我觉得和长乐路建筑街道的感觉是有关系的,因为人都是在寻找一种特别的社区,整条长乐路的建筑都很有意思,会吸引到各种背景的人来散步、用餐。这里有印度餐厅、意大利餐厅、日本餐厅,还有大家一起吃的那种上海面食,就是很立体的一条街,所以你逛起来会很有意思。” 这条年轻人喜欢逛的梧桐道,除了之前提到的让大部分人群记住长乐路的潮流店铺,当然还有 eno、The Thing、Source、RMB、ONE BY ONE 这些店铺,有古董店、花店、玩具店等等,一起提供了毫不枯燥的逛街体验。

 

 

街铺文化与社区文化存在的重要性

 

 

而说到逛街体验,街铺文化在互联网、“不可抗力”、商场规划策略大行其道之下,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我现在做零售三年,说实话未来像这种社区型的购物形态不是很乐观,现在因为都在关街边店。有好就坏,可以屏蔽很多参差不齐的东西。但是你要形成以前长乐路一条街都是那样,除非是有政府推动。现在趋势来说都是推动商场化,整个上海的规划图摊开看都是商场,而且是巨型商场。所以蛮难回到以前的感觉了。”——Himm

 

 

对于当今的消费群体,时代环境的优势让他们在消费方式上选择很多样,年轻人更喜欢选择网络消费,快餐文化之下对产品质感、文化根基、背后故事的渴望度不高了。黄毅对此作出了很直接的疑问,“对现在的 90、00 后的人来说,长乐路没有什么大意义,网络才是最有意义的东西吧?”

 

“我 20 岁的时候,我喜欢的这些东西对我影响比较大,可能十几年以后,我 30 多岁的人,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中坚力量,你有能力、社会资源去做很多东西,你这个时候去选择做当然会选择一个小时候对你有影响的东西。所以过去的地下文化、亚文化的东西现在看上去被推到一个主流层面上来。”

 

 

互联网当然有它的利与弊,我们讨论的目的并不是全盘否定,希望大家能更去思考我们面对的问题。过去网络没有那么发达时,人们都需要上街去寻找一些资讯,就像以前听音乐要去唱片店 Diggin’。实物拿在手上,封面的设计、音乐播放出来的层次,还有你通过自己的挖掘而更加深化脑袋里知识体系的感觉,是无法比拟的,说白了,是一种在现代生活中稀缺的仪式感。

 

文化黏度,在消费上体现在与你的喜好是有关系的,选择的品牌和热衷的文化有所联系才会购买。而年轻人受到网络碎片信息轰炸,对事物接受度、流失度都很大,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审美和认知体系。一方面互联网涌现各种自媒体,故事讲的挺好、资料扒的挺快,但是没有真正的文化核心,只不过是实现商业价值的工具罢了。

 

 在 FLY 进行的多种多样的活动(图片来源:Jeff Han)

 

韩敏捷(Jeff Han)始终觉得,实体店还是应该被保留下去的一个消费习惯,全部在网上买东西造成年轻文化其中一块的缺失。所以 FLY 店铺一直愿意去做一些交流的活动,包括艺术展、滑板 Video 首映。“线上可能有它线上的方便,购物选择更快捷,但是线下也是有它存在的理由,你可以面对面交流,对文化有深刻的体会,可以摸得到、看得到、交流得到的东西还是互联网没有办法取代的。现在参与滑板的年轻人很快会流失的,这只是一个热度,怎么把他们留在这个文化之内,这是我们想要多做的一些事情。

 

 

而长乐路早期的氛围也影响了 Himm 对零售理念的定义,加入了建立用户交流社区的想法。“我们的目的先做到那些原来喜欢去国外买东西的人,可以来这里停留,看我们的东西,交一下朋友,成为我们这个社区的一部分。随之给年轻人一个好的榜样、好的审美、好的工作态度,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坚持我们的观点,把我们认为好的东西做起来,无论走多远。上一次有人问我有没有危机感,我说每天都有危机感。暂时看上去生意不错,大家很喜欢,但是我觉得这个都不是永远的,永远的东西是要时间来证明你。”

 

举办了 Patta 亚洲限定店上海站的 DOE,也负责将国外优质品牌介绍给国内群体

 

面对现在这个和创店初期完全不一样的时代,韩敏捷(Jeff Han)也从中看到了一些闪光点,“尤其近两年,中国元素的东西慢慢开始自信了,我做设计里面有一些中国元素的,反而卖的特别好。我觉得现在的中国年轻人,自信心是我们那一代人不具备的。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些做品牌人的机会到了。”

 

 

 

消费观念变化更迭,文化核心是不变的,新的零售时代下,也许更多人会选择用适合这个时代的方式传播文化。线上线下结合会成为文化的发生地,而社区平台是实现文化交集的关键。

 

我也相信在大部分人 “过渡” 依赖互联网之后,会想寻求有人情味、有诚意,会 Breathing 的产品和购物体验。快餐吃多了,总会反胃的吧。当科技越来越发达,人工智能可以代替你做很多 “冰冷” 的事情的时候,音乐、艺术、文化这一切和精神层面有关的东西,也许会被更得到重视。

 

李晨也在最后聊了聊他对未来的一些脑洞,“我觉得它应该是一个以组织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店,或者我刚刚说的这个区域没了,它一定会在另外一个地方出现。因为我觉得未来的年轻人需要内容、精神去把他们组织到一起。长乐路没了,我们会在别的地方出现,因为我们一直在你们心里。这个是我觉得未来的品牌也好,未来的商业也好,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说,以物理心态来说它可能是个组合,它可能是很多的集装箱的模块拼成的。”

分享
生活 - Jul 27 By Didi Hu
与 Eating Music label showcase 同个周末举行。
时尚 - Jul 25 By MEL.
如影穿梭,在暗中并肩同行。
球鞋 - Mar 19 By Didi Hu
时尚 - Nov 8, 2017 By Didi Hu
Patta 掌门人之一 Edson Sabajo 将到场。
时尚 - Oct 28, 2017 By Didi Hu
“Fuck The Rest” & “Built to Grind” 两大系列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