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Feb 22
除了通宵买鞋,长乐路还给过你什么回忆?

NOWRE 呈现长乐路纪录片《风貌保护街》上集。

作者: Didi Hu 摄影师: KC、奕清、ZOOCOme 导演:KC 后期: 奕清、陈亮 音乐:Dizkar 制片: 王浩闻(Chris Wang) 执行制片人:钟佩良(Peter Zhong)

十年前,上海在全国提出了城市历史风貌道路(街巷)的保护,将其中 64 条街道定为必须 “原汁原味” 保护的对象,长乐路便位于其中,这样一条 “风貌保护街”,因为长乐路的黄浦区域路段(瑞金一路至成都南路)涉及到高福里地块的旧改工程,不可抗力因素之下商户们面临搬迁…

 

长乐路街道

 

NPC、上野眼镜店、MU821 这些潮流店铺都受到了此次影响而被拆除。在面临拆除的最后一段时间里,NPC 还联手所位于的长乐路店铺前身 ACU 特意举办了名为 “长乐家宴” 的活动,以 “知足长乐” 为主题的回顾展向大家告别。长乐路关店作为一个节点给我们了一个回忆过去和思考未来的机会,NOWRE 也找到了相关主理人、媒体人、潮流文化爱好者等一起拍摄了这部关于长乐路的纪录片《风貌保护街》。

 

“长乐家宴” 现场

 

“长乐路、新乐路那一带,包括陕西路,其实这一片是我们一代人对于追求时尚、潮流的回忆。曾经有一度,大家觉得这里会成为上海的里原宿。” NPC 主理人李晨对此聊到。

 

为什么长乐路会让人产生里原宿的联想,以及它们的异同,我们可以慢慢再聊,不过长乐路所处的 “巨富长(巨鹿路、富民路与长乐路三条马路的交织)” 区域,的确可以称为中国的 “潮流地标”。

 

 

长乐路的潮流开端由第一家滑板店以及外贸服饰店呈现

 

韩敏捷(Jeff Han)在现在的 Fly Streetwear 店铺

 

由于当时在上海双行道的街道选择并不是很多,以及附近有一家人气颇旺的外贸店——热风,韩敏捷(Jeff Han)1999 年时选择在长乐路开了第一家 Fly Streetwear,一间二十多平米、月租四千块的店铺,成为了长乐路第一家滑板店。一座城市的街头文化氛围,总是会围绕着滑板店蔓延扩散,因为这是最能代表 “Support your local” 的地方。最初纽约的 Supreme,伦敦的 Slam City,旧金山的 FTC 等…

 

“当年复古风格很流行,因为滑板文化跟街头文化、Hip Hop 文化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些服装的款式,我进货时也是挺留意的。上海这帮玩 Hip Hop 的元老都是我的顾客,就这么慢慢的认识了,每周会聚一下聊聊品牌,聊聊打扮。” Jeff 描述着当时的场景。随后长乐路进驻了越来越多外贸店铺和原创品牌,初见零售氛围。现 the MAD HATcher 的主理人黄毅告诉我们,他认为是这代人对于外贸服饰的追求奠定了长乐路初始的风貌和状态。

 

国内第一本街头文化杂志《Urban》2002 年时的创刊号(图片来源:Baidu)

 

《Urban》杂志和 DOE 的创办人 Himm 聊到,“我应该 1999 年末刚开始做网页设计这个行业。我记得很清楚,当时韩敏捷模仿香港 LMF 画了一幅漫画,把他们几个一起玩儿滑板的人画在一幅画上面,那个给我印象最深,店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店卡,觉得蛮有意思。我记忆当中的长乐路刚开始是这样的。”

 

2002 年开始做《Urban》的 Himm,因为之前已经和多家店铺有所来往,包括陕西路上黄毅的 EAST、李茂的旋舞堂,作为国内第一本开始推广街头文化的杂志,杂志每一期最后几页都有这些店铺介绍,每个店也都是杂志的投放点,大家相互之间的支持维持了十年之久。

 

拆除中的 “都市风情街”(图片来源:Baidu)

 

随后在长乐路开设的 “都市风情街” 也成为了年轻人爱逛的一个场所,这个地下商场内包含了各种各样的的店铺,BE@RBRICK 在那边售卖规模不小,多家玩具店满足了年轻人的动漫情结,也有几家店铺售卖当时最火潮流单品的假货,满足当时收入不高但是想穿着时髦的年轻人的需求。作为一个生态上非常有趣的存在,都市风情街甚至成为了一些潮流店铺的 “市场部”,看看风情街最近流行什么便知一二。NPC 主理人李晨回想这个现在已经关闭的地方,“它像是一个地下的城市,一个属于年轻人的乌托邦一样的感觉。”

 

Nike Dunk Low Pro SB ShangHai(图片来源:Google)

 

随着 Nike SB 进入中国,Fly Streetwear 也与其展开了合作。在当时,滑板人较为排斥作为大品牌的 Nike SB,因为滑板群体带有的 Underground 特质、滑板品牌注重的文化根源,认为这是两个不贴合的族群。Jeff 对此也有不一样的看法,“Nike SB 进入了以后,他们有自己专业的 Team,玩的很好的一群人跟我们在交流,打通了一些隔阂。我们当年玩滑板的跟 Sneaker 其实离的挺远的,玩鞋的这一帮人跟玩板的这帮人完全两个概念,正因为是 Nike SB 进入中国以后,慢慢的开始有融合了。”

 

用牛奶盒包装的 Nike Blazer SB Premium Fly Milk(图片来源:Google)

 

2004 年时 Nike SB 在 Fly 店铺发售 Nike Dunk Low Pro SB ShangHai,甚至出现了排队七天七夜的现象。2005 年的 Nike Blazer SB Premium Fly Milk 相信也给不少人留下了印象,灵感来源于 Jeff 在光明牛奶的工作经历而设计的 “牛奶鞋”,鞋上还有他本人的头像。Jeff 聊起这双鞋时告诉了我们一些有意思的经历,“这双鞋后来我去美国在 Fairfax 的球鞋店见过,当时已经炒到两千多了,我拿起来一看挺怪异的感觉。然后北京东四、西单那些地方卖假鞋的,中帮、低帮全出来了,人脸还做的更长了,特别逗的一件事情。我自己也留了一双,没穿过,这么大的一个荣誉,我觉得好象受之有愧…”

 

 

ACU 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球鞋文化时代

 

ACU 店铺内一角

 

如果说喜爱街头文化的朋友因为 Fly Streetwear 而认识了长乐路,那么 ACU 在长乐路的开业便是让更广大的群体对长乐路有了更深刻的记忆点。2006 年 9 月 30 至 10 月20 日,CLOT 在长乐路 139 号举办了 Soleciety 球鞋展,邀请到了全球街头文化创意单位中的领军人物参加,让更多年轻人近距离接触到球鞋文化。12 月 2 日 ACU 诞生,作为陈冠希与 Tom Chung、Mike Chung 联合开办的中国大陆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多品牌和高端球鞋集合店,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球鞋文化时代。

 

Soleciety 球鞋展当日门前(图片来源:Baidu)

 

现在作为 Kaffiend 主理人的 Mike 回想起 ACU 的创立起始,源于看重内地的发展潜力,以及上海作为一个国际化都市的背景,同时因为这里没有一家有限定球鞋概念的店铺,便选择将店开在上海。另外长乐路又是一条靠近繁华主干道淮海路的次马路,比较容易吸引到人流,他们希望开店后能带动这条街,越来越多这些类似的店铺能出现。这样的期许在 ACU 开店后一一实现了,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之下产生了爆炸式的化学效应。

 

Mike 向我们展示曾经 ACU 牌匾

 

“我觉得最高兴的就是 ACU 真的是成为了一个平台,给那一代年轻人找到自己。我记得有一年一个欧洲室内设计杂志,把我们的店放进它们的全球 Top 50 必去店铺名单,那很令人高兴。我们开这个店是有诚意的,包括灯光、装修、陈列,真的是自己想出来的,而不是买一个柜子,我放上去就结束。包括怎么去训练我们的店员、怎么去做服务、店员的外表,这些东西我们都会想的很清楚。”——Tom Chung

 

 

ACU 开业当天近一千人聚集在长乐路,而第二年 ACU 与 Nike 合作推出的 Air Zoom Dunkesto 和 Air Footscape Woven 发售盛况也还历历在目,抢眼的牙买加配色和精致木盒包装,成为当时年轻人的梦幻鞋款。在和我们的采访中,很多位都表示当年排队其实更像一个认识朋友的过程,很容易认识到志趣相投的朋友,找到自己的群体。作为 80 后、90 后潮流爱好者的共同回忆和启蒙,ACU 的开启令整个长乐路真正形成规模,随后整一排街因为长乐路逐渐形成社区的氛围和开店高回报的吸引下,陆续出现了很多全新店铺。

 

ACU 的 Air Zoom Dunkesto 和 Air Footscape Woven 两双鞋款(图片来源:Google)

 

对于媒体人李小科来说,“ACU 的出现,传统意义上媒体都会说它对中国潮流文化的推进、球鞋文化的推进等,我觉得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就是 ACU 的出现和它所贩售的产品,让很多来自国内五湖四海的朋友能第一次接触到这些品牌产品的实物,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作为先锋的 ACU 拓展了年轻人当时所接受资讯的渠道,大家有了全新的穿搭理念,也真正开启了 “潮流” 这一概念。“潮流” 这个词算是在中国市场出现和中国媒体包装下的词汇,如不按字面意思来看,真正的 “潮流” 讲的应该是属于你自己的生活方式和态度。绝大部分街头文化爱好者会对这个词汇有所抵触,因为它看上去和文化内核相悖,而亚文化群体也会比较在意和大众文化的区别。

 

 

而在 ACU 出现之前,追求 “时髦” 的上海年轻人更喜欢逛外贸店,穿搭风格上也比较混搭,有一些原创品牌的圈子,并且对大品牌的渴望并不高。前《潮人王》编辑 Anson 回想起,“长乐路在 ACU 没有出现之前,它的 ‘原创’ 生态是更丰富的。07 年的时候,我们开玩笑说每本杂志都会有十几二十个原创品牌找潮人王去做广告。ACU 进来后让我们可以知道原来有这么些国外品牌,他们的设计、他们的故事,比内地的这些原创品牌做的要精彩的多,那个时候,我觉得潮流进入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互联网的冲击、零售模式的变化,长乐路时代的结束

 

 

在经历 2003 年到 2008 年长乐路的黄金时期之后,因为大环境的影响,消费模式的变化、互联网的冲击,租金却仍然持高不下,长乐路实体店铺的经营遇到了难题,导致很多店面搬迁。在长乐路开原宿系品牌水货店 Lesmo 的朱璋聊起当时离开长乐路,“我觉得长乐路之所以会没落,一个原因就是互联网,现在大家都是靠线上了,线下逐渐失去了优势了,线下还有一方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租金实在太贵了。”

 

对于长乐路由盛转衰的情景,Himm 对此聊到,“零售模式的变化,也是中国时代的变化,和经济变化都是有关的。如果有过鼎盛的话,长乐路不会变得那么萧条,因为他没有到过鼎盛。Tom 他们关店肯定是经过很多深思熟虑的,可能觉得这个市场并没有他们想像的成熟。”

 

2017 年时 NPC 长乐路店重装升级,“太空舱” 为设计主题还原了 2009 年第一天开店时的雏形

 

ACU 在 2009 年 5 月离开了长乐路 139 号 11 室之后,7 月 2 日李晨和潘玮柏的 NPC 开业,保持着对潮流文化的热忱,拿起一个月租金 10 万的合约。李晨认为,“大家的消费习惯逐渐发生了改变。现在的年轻人可能更愿意花钱,更知道自己要什么。那反过来对商家也是一种挑战。我觉得以前年轻人选择不是很多 ,他更愿意去相信他仅有的资讯带给他的穿衣观念。现在完全就是放飞自我,这个不喜欢我看也不会看,这个我喜欢你不用给我介绍,我来就是买这个。” 长乐路曾经对很多人来说像是一个寻宝的地方,而现在大部分年轻人不再愿意体会逛街探索的乐趣,而选择通过互联网直观的看到所需。

 

互联网的冲击也不仅仅在消费模式的改变,爆炸式的、不加筛选的资讯和没有足够沉淀的时间,使得很多人盲目的追求品牌和潮流,不知道什么是适合自己的。曾经的文化群体比较纯粹,听 Hip Hop 的人从穿着上一眼就能认出,玩滑板的人一定穿的是滑板品牌,而现在的年轻人体现在对文化的黏度没有以前来得强烈。

 

 

“因为互联网爆发式的增长,这个界限首先变得模糊,变得模糊不是坏事,就是开始出现一些所谓的伪潮流品牌,你看什么商场都要来一个潮流品牌,我很想问他们什么是潮牌,我真的不懂什么是潮牌,整个 Category 变得非常的混乱,而且加上因为互联网传播很快,变成以前的谎言说一千遍变成真理一样,现在是把谎言放大,所有人觉得是真理。”——Himm

 

长乐路经历了潮流文化启蒙的阶段,成为一代人心中的潮流地标,90、00 年代的人或许不再能体会那代人共有的回忆,也不会理解当时的 “革命情感”。在面对成就越发壮大的社群和百花齐放的潮流文化爆发期的可能性下,长乐路作为潮流地标的结果是戛然而止。不过一个时期死掉,不久后也必定会有新的开始。

 

DOE 于湖滨路开设的新店

 

分别在 2014 和 2017 年选择在更有发展性的空间做零售,开设铜仁路和新天地的 DOE 的 Himm,聊起时代的更迭而对我们产生的影响,“老韩(Jeff)相当于时代的先驱,他先做了细分。后来开始深化,带有文化背景的店铺就像 ACU 开始出现,再到后来到了李晨这个时代,NPC 不只是有文化的背景,还有主理人的影响力和粉丝经济,也是一种新的零售模式。其实这个是一步一步演变过来的,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一个印记在。你的个人命运和时代的洪流是有关的,你没有办法摆脱这个时代对你的控制。

 

 

 

我觉得此时此刻是一个最好、也最坏的时代。一边好像感觉是盛世,但一边又有一群迷茫的人,中间到底谁能对接的上?外部可能还有所谓的看不懂这件事情的搅局者。不管是资本还是大品牌还是互联网的一些模式,都在盯着潮流市场。所以最近我也想了挺多的,我觉得真的要回归初心,想一想你当时为什么做这件事。” 李晨在聊天最后,对现在中国潮流文化所处的境遇发出了感叹。

 

初心来自于对街头文化的热爱和从中间建立的身份认同,来自于趣味相投的人大家彼此吸引和尊重,社区的建立、同好的交流更多的是一种纯粹。在明天即将发布的纪录片下集,我们会接着更加深入探讨,从长乐路发散开始建立的社区是怎样影响上海街头文化的?为什么城市中需要一个给社群孵化的地方?面对互联网冲击下的混沌,街铺文化与社区文化存在的重要性又在哪?

 

分享
时尚 - Aug 16 By MEL.
李晨和潘玮柏亲临现场签售。
时尚 - Oct 28, 2017 By Didi Hu
“Fuck The Rest” & “Built to Grind” 两大系列登场。
时尚 - Oct 16, 2017 By XpecialSux
街头运动品牌 GRNX 和上官喆早在年初的 17AW 巴黎时装周上就已携手推出 GRNX SANKU......
时尚 . 球鞋 - Sep 28, 2017 By Myk
不走寻常路的创意四溅,势要颠覆那些重复定式的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