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Nov 14
穿一套 adidas 跑去 Nike 总部,这种经历你们不可能有

常驻上海的 DJ Cavia 聊音乐中的技术与审美、被商业稀释后的音乐场景。

作者: Didi Hu 摄影师: KC、杨铮 后期: 姜琼

这么做的人就是 DJ Cavia 本人…

 

 

看完上面的视频,你可能并没有听懂他的自我介绍,“你妈妈最爱的厄运金属 DJ”?不过不重要…

 

而这一段是精简了他过于复杂的官方介绍… “从 20 岁时开始练习 Scratch,曾拿到世界 DMC 大赛中国区冠军,隶属上海老牌电⼦音乐组织 Antidote 和新晋团队 SHFT, 也是 DMC 中国主理人之一。与 DJ Shadow、DJ Krush、DJ Q-Bert、Grandmaster Flash、Ghostface Killah 等人同台,也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chi K11 美术馆、Art Basel 香港等做了一系列艺术合作及演出。”

 

活跃在很多品牌活动现场或者派对上的 Cavia,不久前和我们聊了聊,到底生活中他是怎样的一个人?还有音乐中的技术与审美、被商业稀释后的音乐场景等话题。

 

 

 

Cavia

DJ

 

「碰到了一群人,有契机一起做事」

 

 

你最早是如何接触到 “Scratch”,并且参加了 DMC 比赛?

 

最早是因为 DJ Shadow 的一个现场 “In Tune and On Time”,买了 CD 以后听了好多遍,觉得特别好,然后买了 DVD,里边儿他就一个人(用唱机)演出,我觉得比做乐队什么的方便,关键是一个人就能完成他想要的东西。然后我买了一套设备,就开始玩了…

 

DJ Shadow ‎– Live! In Tune And On Time(2004)(图片来源:Discogs)

 

拿 DMC 中国区冠军其实蛮幸运的,当年参赛的水平都很高,大家都来了。我当时完成度比较高,没有出现失误,比较顺利。其实拿了冠军之后,我就有理由和家里人说退学,但是后面两年其实什么都没干,在家看看电影,对我这个宅男来讲,简直就是天堂… 我也学了很多东西,虽然那个阶段没有什么用处,但我知道迟早会用到的。不过迫于生计,后来就出来接活了。

 

当时在什么契机之下,真正加入到了上海的音乐圈?

 

最早一些大的 Club 都有联系我去演出,但是我觉得不好玩,没有自由度,也不适合在那里演。后来碰到了艺术家朋友 Cheeri 和 Kim Laughton,他们那帮人在做 ROM(上海地下的音乐 + 视觉制作团队, 曾经每月在 Shelter 定期做派对),当时还叫 “Urban Planning”,我们喜欢的东西都很像,就一起做赛博朋克风格的演出,《银翼杀手》背景音乐那样的派对。后来我从 DADA 又到 Shelter,又参加音乐节等等,就慢慢做到了现在。主要是碰到了一群人,有契机一起做事,不然我估计还要在家里宅一段时间…

 

曾经 ROM 在 Shelter 和 DADA 的现场(图片来源:Andrew Rochfort)

 

现在大家还会经常联系吗?

 

有联系,但是不多,我有个毛病是不习惯主动联系别人。Kim Laughton 给我的一个影响就是他一直在做东西,不管能做成什么样,但是先做出来,这一点特别好,最后还出了完成度很高的作品,很激励我。

 

2010 到 2011 年时 ROM 的宣传 Flyer (图片来源:Cavia)

 

你现在有和艺术家合作,也有在美术馆、画廊做音乐演出,你是怎么和这个不同的领域建立联系的?

 

我们都是做朋友先,那么如果有一个共同的点大家能互相 Get 到,就会更好谈合作。比如我和陆扬,我们是网友,她之前的一个作品《复活!僵尸青蛙水下芭蕾!》(医用解剖青蛙被连接到电极上,随着强烈的电子节拍在水下跳舞)我看了以后很感兴趣,后来在展览上碰到,大家就说之后找机会一起合作。我不会做很商业或者很随机的合作,虽然我是一个很 “商业” 的人…(笑)

 

我记得你和 Ceezy 他们以前有个什么宅男音乐团队 “Otakrew”…

 

他比我更宅,我打网游都会问他的意见,会和我讲很多秘籍。我很佩服他,他现在还在坚持制作自己的东西,而且之前做的音乐已经很好了。

 

除了宅男的爱好,生活中你还拍照?在上海很多人估计都看过你拍的敏感 “贴纸照” 系列… 有人举报你吗?

 

不就是你举报的吗…(笑)我就是拍了玩的,有的人可能喜欢 Terry Richardson、米原康正,觉得我拍的有点像那类,但是我喜欢的其实是摄影师 Richard Kern 那样的。我以后或许印一本低像素的小册子,送给朋友们。

 

 纽约摄影师/电影制作人 Richard Kern 曾为 Sonic Youth 1986 专辑《Evol》提供唱片封面(图片来源:Google)

 

当时你和我说 “感受到了来自 Underground 界的仇恨…” 那么聊一聊这份仇恨?

 

哈哈也不算什么仇恨。这么多年下来虽然地下音乐界的仇恨,比主流界要多,但地下树立的标准特别明显,大家爱恨其实特别分明,价值观区分也明显。不过我早就出来了。(笔者:“但是…”)这里掐了,先别录!(笑)总体上来说,我也没有完全脱离,有好的演出我一定去。

 

 

「技术就是为审美服务的,只要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就可以了」

 

 

生活习惯和性格让你更适合做技术走向的 DJ?

 

举例说就是国外老的一帮做 Techno 的人,或者黑人音乐更不用说,他们其实不是闷在家里做音乐的,是大家在一起交流,我觉得是看环境的。如果宅的话,在中国看起来可能比较容易出东西,DJ LJ 那样钻研技巧的,中国 Scratch No.1…

 

你们私下会交流吗?

 

我们会交流踢球…(笔者:“所以就是不交流音乐?”)他们交流的还是蛮多的,但我会少一些,因为我听的音乐其实不太一样,我不是黑人音乐的路线,不是很 Hip-Hop。在日本可能很多人挖 7 寸唱片,放 Funk、Soul、Rare Groove 什么的,而我是听白人摇滚出来的,我的大体系不太一样。我如果和一帮听摇滚的人在一起,就很能聊,但如果聊黑人音乐,我不是挖得很多。对我来说如果音乐只是旋律好、配器好,我也会听,但不会把它当成我的追求。

 

 

那么音乐方面你追求的是什么?

 

一个就是做自己的东西,一个就是挖一些我觉得好的东西,类似很奇怪的噪音专辑…(拿起刚在日本 Tower Records 购买的大友良英所属噪音摇滚乐队 Ground Zero 的专辑《Revolutionary Pekinese Opera》向我展示)他现在是出名了,做一些大型配乐。但他 90 年代做的东西,政治敏感话题,加上采样和 Turntable,都很好,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找了这张专辑很久…

 

现场演出中的大友良英(图片来源:Google)

 

你作为一个 Scratch DJ,怎么平衡技术和音乐审美?

 

技术就是为审美服务的,我是觉得不用钻太深,但是钻得深肯定是好事。对我来说技术只要能达到你想要的效果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为了技术去开拓更新的技术出来,永远都有人会做这些事,技术的东西花时间就能达到,那么人人都能达到的话我觉得我是没有必要去做的,我想做只有我自己能做的事,这样分配比较好。

 

 

「 商业不能来定义作品好不好,只是说看有没有这个商业度能把它抬到另一个层面」

 

 

你现在是在商业领域较为活跃的 DJ,聊一聊你过往的经历和事业上的选择。

 

大家都有爱艺术的阶段,做得好的话也可以出来,但是我没有必要做一个 “落魄的艺术家”,就像听白人音乐和黑人音乐受到不同的影响,大家最后自然会分开,会有理念上的不一致。我后来开始慢慢接很多商演,大家可能会觉得我的路线偏商业了,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艺术方面作品依然可以找投缘的合作。时间总是会淘汰一批人… 能留下来的都是做的不错的。

 

 

文化的东西,其实需要地下的温床才能很好发酵。如果你同时想做艺术和商业,会怎么把握?怎么看待两者间的相互关系?

 

我会分开。先说一点就是,商业里面没有 Real 的东西,但也可以有非常 “Real” 的东西,看你怎么操作。比如一件名画,你操作的商业它就变商业了,但这作品本身(艺术属性)是一直在的。就像一种音乐类型来自地下,很多年来受到人们喜爱,突然主流界发现了它的潜质,把它推到前排,比如 Dubstep 这种音乐类型,大家以前都觉得是非常 Real 的东西,一旦到了前排泛滥了,10 倍的人突然都在做垃圾的 Dubstep,然后大家就觉得它不 Real 了,但其实真的做 Dubstep 那波人还在。我觉得是体量上的问题,商业因素进来以后把它稀释开了,以至于你不能挖出好的东西。所以我们平时看到的,就会觉得地下界比较 Real。

 

Miles Davis & Herbie Hancock(图片来源:Google)

 

但 Herbie Hancock、Miles Davis(爵士音乐人)难道不商业吗,他们很牛逼,卖出的唱片也是最多的,那为什么在这里 “商业” 不会被说不好?所以我觉得商业不能来定义作品好不好,只是说看有没有这个商业度能把它抬到另一个层面,变的主流化,这和作品 Real 不 Real 没有任何关系。我不可能在稀释化的商业市场找牛逼的东西,也不会去推我自己觉得 Real 的东西。以后做东西我甚至会用别的名字。

 

Miles Davis 是牛逼,卖出去的也多,但是西方的大众在这一方面是被教育过的,音乐也有很长的历史沉淀。

 

中国有比如台湾的 Pop、香港的 Funky,是有好音乐出来的。做得好不好我觉得和市场接不接受是两件事,市场到了能接受的时候自然会推出来,只不过国内这个情况可能比较少,因为我们有断层… 评论体系都没了,挖好的东西要花好多年重新去挖,挖出来的东西可能也没有话语权能很好的说出去,所以很尴尬,大众不知道什么是好的东西。还要靠大家以后多做一些事情,总会有好东西出来的,我还是持乐观态度。

 

…今天的采访为什么那么 “不潮流”?

 

 

…想聊潮流?那你几年前天天穿的 Track Suit 为什么现在不穿了?你当时乱穿的吧,现在拿出来可能还可以。

 

(笑)现在就赶上潮流了。当年我的一套 adidas 网球服,对吧,还曾经穿一套 adidas 跑去 Nike 总部,这种传奇经历你们谁都不可能有。我自己其实不太买衣服的,有一段时间我从校服跨到了一些潮流单品,就有很多人冒出来说 “你不是原来的 Cavia 了…”,但我的东西都是品牌送的,我其实不是很追求这些。(笔者:“你的 Supreme 帽子总该是自己买的吧。”)这是为了接演出,我们这些人总要梳妆打扮一下的,也要感谢各位品牌爸爸。

 

你最近有什么计划?

 

我最近打算要做专辑,制作方面还需要很多东西,但我想通了现在没有必要追最新的技巧,把想要的音色弄下来就好了,之前苦于修音色弄得头昏脑胀。我有几个想一起合作做的人,比如鸭打鹅的韩涵老师。还有就是做衣服,和上海一个牌子 Fa2lo 做联名系列。我一直想出一些产品,和音乐没关系的,做一些好玩的设计。

 

 

最后我问,“你家 wifi 密码是多少?” 答:“frankzappa”。(果然是听白人摇滚出来的…)

 

作品见真章,期待一下他不久后出品的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