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May 27
ChaCha:做独立音乐人十年,我不想重复做一样的东西

专访国内代表性独立音乐人 ChaCha。

作者: Didi Hu 摄影师: KODD、KC、SEEWHITE 后期: KODD

国内没有一个歌者可以像 ChaCha 一样,自由穿梭于雷鬼、R&B、Hip-Hop、Trip-hop、Dubstep 等形式,个人音乐实验项目 Faded Ghost 为听众呈现出充满场景感的声音拼贴画。从歌者到制作人、声音艺术家,她的音乐总是可以吸引你的跟随,进入一个未知的场域,随后带你开始一段旅程…

 

2011 年入选 RBMA 红牛音乐学院到西班牙马德里学习,作为学院创办 15 年来首位入选的中国大陆学员,ChaCha 从 RBMA 回来以后,对于如何创作音乐有了非常颠覆的想法;2013 年受到世界最大雷鬼音乐节 ROTOTOM 邀请到西班牙演出;和 Jay Soul 组成的 AM444 凭单曲《Lies》入选篮球游戏 NBA2K 16 的音乐;Faded Ghost的首张 EP《 Ghost Ark》曾被 BBC Radio One 选入榜单…

 

 

她的脚步从法国到西班牙,从欧洲到美国,从亚洲到非洲,保持同世界各地音乐人像是 Kode9、Jay Soul、Desto 等人的交流与合作,同时还有国内的阿龙、小老虎、唐人踢、贾伟 Jahjahway、Soulspeak、白天不亮、Kafe Hu 等,与来自不同背景和经历的音乐人碰撞出新的火花,在合作中不断更新创作方式和寻找音乐中更多的可能性。

 

不久前她推出了全新项目 YEHAIYAHAN,不仅是歌者身份的全方位升级,同时也是代表一个全新阶段她对未来可能性的探索,我带着对 ChaCha 曾经的了解和对全新尝试的期待,和她见面聊了聊。

 

 

 

ChaCha(YEHAIYAHAN)

音乐人

 

「过去十年大家对我的认知有固定的印象,我想打破这样的东西」

 

 

我们聊一聊你最近都在做些什么吧,刚释出的和阿克江的新歌以及 MV,合作过程中有什么有意思的部分吗?

 

这次和阿克江(Akin),还有制作人 Harikiri 我们合作了一首歌叫《恋恋夏日咏叹》,这首歌也是我们第一次合作。跟阿克江是在 Lu1 演出时遇到,聊了聊觉得很投机,就决定有机会一起磨合点儿东西出来。一开始真的是非常单纯,想先找一个 Beat 玩儿一下。因为我的东西比较暗,阿克江的比较美好一些,我找了我有的 Beat 都不太适合我们两个人,后来找到了这首很 Groove 的。

 

其中也出了一个小插曲,这首 Beat 是几年前 Harikiri 发给我的,但是那段时间我刚好在做自己新的项目,特别忙就把它搁置了,手误把音乐文件拖别的制作人的文件夹里了,结果录完了以后发现找不到主人… 所以我就在网上各种查邮件和通信记录,最后才找到这首 Beat 来自 Harikiri。

 

Akin & ChaCha & Harikiri – 《恋恋夏日咏叹》

 

本来打算当圣诞礼物免费发出来下载,后来想有这么好的音乐,我们能不能拍一个 Video,希望把好的方面最大化,并且让更多的人听到。问了朋友 Billy Starman 有没有兴趣拍,他听了音乐以后很喜欢,痛快地答应了。我们都不想拍成特别传统的恋人故事,嘻哈公园的 Wes 就脑洞特别大,说你们可以用猫的视角和主人的视角切换,在这个里面找到一种不一样的甜蜜视角。大家也都很喜欢小动物,整个过程很开心。

 

YEHAIYAHAN(图片来源:王未)

 

你最近还有了一个 “新身份”,其实也是回归自己的本名 YEHAIYAHAN,为什么选择在这个阶段有了这样的决定?

 

其实过去两年我暂停了大部分 ChaCha 的东西,我感觉我用这个身份已经做了十年多音乐了,一个人在十年中肯定也会有很大的改变。作为一个音乐人来讲,我也有了很大的想要改变的渴望,不想重复做一样的东西。但是过去这十年大家对我的认知其实都有了比较固定的印象,比如说很 Underground 或者很 Soul,我其实还蛮想打破这样的东西。然后我自己这几年生活上、想法上也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希望能够通过音乐也好,通过不同的表达方式也好,说一些不一样的话题,呈现不一样的状态。

 

Faded Ghost 首张 EP《Ghost Ark》(图片来源:Nini Sum)

 

和 Faded Ghost 这个化名下做的音乐有什么不同?

 

Faded Ghost 是之前的个人项目,对我来讲是一个很有趣的实验室,我没有当成一个单独个体的身份来看,我可以实验我的一些设想,打磨一些想法,因为很多时候天马行空的想法未必现实,执行下来未必能够达到很好的效果,我也需要一些东西来看一下这些东西是否可行。

 

我还有一些不属于歌手范畴的东西,但是我非常感兴趣,比如说为恐怖电影做配乐这种声音场景感的东西,但是如果我用 ChaCha 这个名字的话,大家都会对她有一个预设,这是我觉得比较困扰的东西。所以 Faded Ghost 的构思会更偏向实验性和声音切片,黑暗美学这方面的表达。YEHAIYAHAN 的东西更像是在 ChaCha 本身作为一个歌者身份的全方位升级。

 

 

以往的音乐制作和发行上面都有一个比较既定的模式,在家做歌、拍 Video、打磨现场、出去演出,我对这种方式其实也比较厌倦了,因为对我来讲做了十多年的音乐,演出也好、发行也好,对我不是那么重要的东西,更重要是我能不能从这个事件本身打开一些新的想法。YEHAIYAHAN 的方面我希望不要等待,以执行为第一步,会有跟不同的视觉和多媒体团队合作的东西;创作方面,我可能想要自己参与全方面地从编曲到录音到制作再到现场,从这个过程中找到不同的角色。

 

 

很久前第一次认识你是在 Shelter,当时你在台上拿着麦克说唱,后来 AM444、雷鬼作品等,直到现在,觉得你是一个不需要风格来定义的音乐人。

 

我觉得别人贴给我怎样的标签不太重要,每个人认识一个新的人或事物,他需要从一个角度来切入,但我不希望被限制住。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是这样的,有人看见你,他希望你成为某种样子,但是如果我没有看清楚这样东西的话,我也许会被带到自己不是很喜欢的方向。 

 

我喜欢很多种音乐,我觉得音乐本身就是非常有想象力的东西,而且好的音乐你没有办法去界定它的风格,因为它非常融合,而且就算是你可以界定到的音乐,如果它非常有生命力,一直在变化,那你也没有办法用你认识它当时的状态,去界定它以后的发展。所以我希望自己可以不断地流动,不断地在原来的基础上有发展。我的每个阶段都有新的变化,所以我觉得这些标签在每个阶段对我来讲,不会一直适用。

 

ChaCha & Ranking Joe 合作的 “One Day You’ll Know”,由 Randy’s 唱片的传奇雷鬼制作人 Clive Chin 操刀,并发行了 10 寸单曲黑胶(图片来源:Randy’s)

 

那音乐对你的意义是什么?通过这个创作媒介你想传达什么、或者给听众构建怎样的场景?

 

其实说句实话,音乐对我来讲是一个比较私人的东西,所以我一直觉得我很幸运,在做一件我自己喜欢的事情,有很多的朋友听见了,有很多的人支持我的音乐,对我来说成就感已经很大了。从开始到现在没有想到过要靠音乐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宏伟的目标,我觉得音乐首先是自我治愈的一种方式,音乐是我找到自己出口的方式、看世界看自己的态度,它把之前非常破碎的自己捏合到一起,让我保持在心理、情感、生活上的平衡。它给我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不会再要求用它去得到什么东西。

 

在每一个层面,音乐也好、生活也好,我希望成为一个有观点的人。我不喜欢当下这种佛系的说法,很多年轻人都在讲佛系,对我来讲我需要有不同的意见,我会对事情有我自己的想法,会有怀疑,对不同意和无法理解的事情我会感觉悲伤,我会感觉愤怒,我觉得这是人性的东西,我们不应该去压制它,不应该去隐藏它,然后假装一切都很美好,我觉得这不是我要的生活的状态。

 

 

合作让我意识到,创作可以有多少不同的方式,它没有规则、对错

 

 AM444 组合(图片来源:Benoit Florencon)

 

你和太多国内外的音乐人有过精彩合作,跨文化、跨风格,与不同的音乐人合作带给你了什么不同的体验?

 

我觉得合作让我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创作可以有多少不同的方式,它没有规则、没有对和错。合作是打开我思维的一种方式,因为你在方法、想法、角度上很多东西是有局限的,但通过跟不同的人的合作,你可以借由他们来了解你从来没有到过的领域,切入你从来没有切入过的角度,这本身就是让人很兴奋的一件事情。

 

 

我很享受这种状态,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有非常多的挑战,因为并不是每一次磨合都能达到很好的结果,但是在过程中你会去想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在每一步都学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交到了世界各地的朋友。所以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 “世界人”,如果我去到不同的国家,都可以联络到之前合作过的音乐人,然后他们告诉我应该去哪玩儿,去哪儿认识更酷的朋友,完全打开了我自己的小世界。

 

你之前合作的音乐人当中,有谁最为特别,让你感觉打开了自己?

 

我音乐生涯中最重要的一个项目肯定就是和 Jay Soul 的 AM444,这是我所有项目中持续时间最久的,而且我觉得出品是最棒的。两个完全语言、文化、国籍背景音甚至音乐背景完全不同的人,可以一起持续地创造出不一样的东西,我觉得这是非常幸运的。跟 Jay 的合作到现在已经有 7、8 年的时间,过程中我不断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某一种表达方式。

 

AM444 的音乐作品

 

You Me EP by Hamacide + ChaCha

 

还有跟美籍日本制作人 Hamacide 的合作,他的音乐呈现的质感和带给我的灵感非常不一样。但是合作过程其实有的时候也不是很顺利,我们两个都是在音乐上非常挑剔的人,有非常强的想法和执行的意愿,所以我们在磨合过程中会有一些争执,但是我喜欢这样的东西,正是因为这种碰撞,我们做出来的东西是相较别的项目质感非常不一样的。

 

和 Hamacide 交往下来我觉得他是一个外表和性格不太一样的人。

 

(笑)外表非常沉稳,我觉得他骨子里有一种日本人非常清透、简单的东西,然后跟他在西方的生活背景融合在一起,所以他本身出来的音乐就非常独特。当你听音乐时候,你再看他这个人,会觉得有些反差的东西。

 

ChaCha+贾伟/陈昊然作为中国大陆第一支入选 Converse 橡胶制造录音计划的音乐人组合,去往亚特兰大 Stankonia Studio(图片来源:Converse)

 

ChaCha 参加 Red Bull Music Academy,与来自世界各地音乐人玩儿音乐(图片来源:Redbull)

 

你有很多去国外交流的经验,像是红牛音乐学院、世界最大雷鬼音乐节 ROTOTOM、Converse 录音计划等等,这些经验是否给了你改变?

 

每一次你都会发现自己的世界有多小… 每一个人有自己的宇宙,他有自己的方式方法,然后你可以借由这些交流和演出去进到别人不同的宇宙里,看看他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创造音乐,然后了解一下不同的文化背景,在不同的人身上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真的就是打开自己,你越走出去就越发现自己有多渺小,发现世界上比你牛逼的人太多了。

 

 

「艺术都是有共性、有延伸的」

 

 

你对艺术、文化、宗教等的兴趣也体现在了创作之中。这些部分是如何影响你的创作的?

 

我觉得这些东西都没有刻意,音乐就是我生活的一种表现方式,有的人用写作、有的人用绘画、有的人用舞蹈。你所有的这些感悟也好,受到的启发也好,甚至是一些你感受到的,但是还无法言说的东西,它们已经在你的里面酝酿,再产生一种你自己还无法理解的东西。所以很多这些音乐也好,歌词也好,我在当下并不确定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只是它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面盘旋,我需要把它呈现出来。在我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Faded Ghost 演出现场(图片来源:Andrew Rochfor)

 

我觉得生活中你没有办法离开政治、环境、受过的教育、原生家庭,甚至是宗教的东西,它们都在阐述同样的问题,就是你如何看待你自己,以及你与世界的联系。这是我发现的非常有趣的部分。我觉得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你从一个无所顾及的小孩,对周围的一切不在乎,然后慢慢地你发现自己与世界格格不入,你想要更多地观察这个世界,到最后你会往内去观察你自己。为什么我是这样的?为什么我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我与周围有这样的联系?我觉得这是一个观察的过程,我希望用不同的角度去理解我自己。 

 

就像李银河也讲,“人生本无意义”,我自己也会去思考这样的东西,我想要通过对不同事物的了解,去找到我存在的意义。

 

《MOON MAD》是诞生于图像和声音两个平行纬度的艺术音乐 Zine,Nini Sum 和 Faded Ghost 合作完成(图片来源:IdleBeats)

 

在以往你也很重视音乐和视觉的配合,无论是现场 VJ、专辑封面、海报设计,甚至专辑《Moon Mad》衍生出的独立杂志。你认为音乐和视觉的关联以及融汇贯通的重要性在哪?

 

我觉得艺术都是有共性、有延伸的。本身我在创作上来讲,我希望音乐可以有非常大的想象空间,希望它有场景感、画面感,所以我在跟这些不同的艺术家合作时,我希望把每一个部分都成为创作的一个部分。我一般不会要求他们一定根据我的要求去创作一个什么东西,他们可以听到我的音乐以后产生联想再创作,这是一种更好的合作方式。

 

基本上我所有的专辑封面都是 IdleBeats 的 Nini Sum 创作的,因为我们本身也是生活中很好的伙伴,我们互相欣赏对方的作品,这一点促进了很多有趣的事发生。像 Faded Ghost 新的这张专辑视觉部分,也是我们两个一起去东南亚旅行,然后在过程中我们有了很多深刻的体会和共鸣,她用了画面的拼贴,我用了声音的拼贴,然后把我们在生活中对政治、艺术,还有宗教的感悟都做了结合,出来的东西是非常完整的。 

 

 

国内环境对独立音乐人究竟是什么的认知,还有很大空间

 

 

其实你已经作为 “地下明星” 了,好奇你对那些主流音乐节目有什么看法?

 

看法也很多,但是说到底我不是特别在乎。娱乐节目重点是娱乐,所以它的内核是不一样的,想要吸引的人群和表达的观点也是不一样的。主流的朋友们在玩我认为我不太懂的游戏,所以我也没有办法真正的去讲什么样的观点,因为我没有进入到环境里面去。但是我觉得存在就有它的道理,很多人需要这样的东西,我觉得每个人有他选择的方向,选择的背后都有很多不同的原因。

 

我觉得最好的世界应该有非常多不同的层次,非常多元,各种各样的东西它都应该发生,但是你自己可以有选择,你接受什么不接受什么,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不是我不喜欢这个东西它就应该消失。

 

国内独立音乐人所面临的困难你认为有哪些?

 

我觉得首先还是独立的态度。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为什么选择做独立音乐人,而没有选择其他的方向,比如说签厂牌、公司,或者说走向主流,首先还是你的人生观、价值观跟很多东西是不一样的。我觉得现在的国内环境,对独立究竟是什么的认知,还有独立音乐人对于自己为什么做独立音乐的认知,还有很大的空间。

 

非常大的难处就是,因为你作为一个独立音乐人,首先你需要完成一个团队的工作,在独立的基础上因为你没有那么大的商业价值,所以你受到的支持是非常有限的,不光是财力、人力和物力。另外一点,你如何在主流遍布的时代,通过你特有的途径来推广你自己,这也是非常难的一点。选择作为一个独立音乐人,就是你不想被大公司齿轮式的系统吞噬,不想他们中间缺一个方块,你就变成方块填进去,中间缺一个三角,你就变成三角填进去,你还是希望有自己的形状。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样把自己呈现到你的群体里面去,这些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驻扎在上海这么多年,聊一聊上海音乐和派对场景和的变化吧。

 

我最近两年已经退出派对界了(笑),Shelter 结束以后没有再太多关心这方面了。但是我觉得上海非常吸引人的就是它的活力和包容性。所以上海能够成为这么多很酷的年轻人聚集的地方,有这么多创意组织、团队会驻扎的地方,这是一个非常良性的状态,给我感觉这座城市永远在保持一种年轻的、运动的一个状态。所以你看从最早我们开始做活动,05、06 年那个时候,你很难找到 Club 能够同意放你想放的音乐,或者说甚至让你进去放音乐,然后到现在它已经成熟到有了非常细化的细分,各种不同样类型的喜好都可以找到适合的场所。所以我觉得上海一定是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地方,你在一个有生命力的地方,你才能更多的去创造、去执行这些东西。

 

今年还有什么新的企划吗?

 

今年下半年我会把非常大的精力放在 YEHAIYAHAN 新的项目上面,希望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完成一张发行,跟视觉、舞台表演,甚至是肢体方面等不同的人合作,让做音乐这件事情没有那么多的功利和目的,因为我觉得只有在有趣的过程中才会源源不断地有创造灵感和启发人的点在里面。

 

(图片来源:Paulbtrose)

 

还有我很幸运申请了一个艺术家驻留,所以整个七月我会和一个美国音乐人搭档,去有意思的地方采集声音切片,然后一起做音乐。我可以通过旅行再去了解一个不一样的区域,把区域的声音采集回来,然后创造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场景。月底我应该会去到南非,法属的留尼旺跟马达加斯加有两个音乐节的交流活动,我非常期待回到不一样的音乐生态环境里面,再去感受一下那种原始、躁动和音乐的本能。

 

 

 

独立音乐人不局限于大家所认知的 “卧室音乐人 Bedroom Musician”,不想被主流市场吞噬的背后有这么一群渴望真实并且有着有意思的灵魂的人,了解 ChaCha 之后你会知道为什么音乐人最重要的是来自内心的声音。她多元和包容,她把取材于游历世界的感受和对生活的思考,通过旋律和歌词,通过视觉和表演,将自己真实的感受用音乐描绘,甚至在毫无保留的同时,带来超于现实的可能性。而从歌者升级的全新多媒体项目 YEHAIYAHAN,我也不会有任何怀疑,因为从最初看到她上台拿起麦克,就知道她是一个可以启发别人的人。

分享
生活 - Dec 8, 2017 By Didi Hu
上海 x 柏林,《双城记》丝网版画系列展览。
时尚 . 球鞋 - Oct 19, 2017 By Myk
囊括滑板、艺术、音乐和街头文化 4 个领域的丰富课程与互动体验。
生活 - May 13, 2016 By Myk
小老虎在上海经历了一次曲折的感情,他把这个故事讲给唐人踢,他们决定一起用音乐纪录下来。
现客视点 . 时尚 - 8小时前 By 0033
时尚 - 9小时前 By Lin
仅在 DOVER STREET MARKET GINZA 发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