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RE TV - Oct 26
50 岁了,才开始做真正属于自己的品牌…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什么年纪也许真的不太重要。

作者: DntSay.LeeD.WthMe 摄影师: 袁远、JQ 后期: 袁远

他叫梅咏,我相信你有印象的。

 

差不多一年前吧,曾经给梅咏先生做过一回正式的访问(《一个在日本原宿主理美国品牌的…北京人》),其实通过之前几次的见面和聊天,我大概也对这位身份有点特殊的主理人稍有了解,除了军事、摇滚乐的爱好以及他那些品牌主理人身份以外,我还发现…他真的很爱拍照。

 

每天,你都能看到梅咏把自己拍的那些生活、工作照分享到社交网络里…从这些点点滴滴的照片上明显能感受到,这是个阅历丰富、经多见广的人。

 

梅咏

 

这其实也不意外,20 岁从北京去了日本,期间又跑遍了美国各地,一直从事着街头文化的工作,辗转间这样的生活已经维持了快 30 年,随便一算,他也 50 岁了。

 

一般到了 50 岁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想法?相信听得最多的都是少操劳点,尽快踏入退休生活等等的说法。但在梅咏眼里,这个“知天命”之年,反而被视为是人生的又一个起点。这不,他带着自己的全新品牌 Liberaiders® ,又出发了。

 

Liberaiders® (图片来源:Liberaiders®)

 

这是一个与军事、摇滚乐、旅行和摄影相关的品牌,完完全全植根于梅咏以前的种种经历。可是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一个品牌,这可能更像是对过往的人生阅历作出总结的一个契机。

 

前段时间,他又再次回到北京,这次,我们约在老北京的胡同里见面,因为这里是他最开始的地方。如果说现在要为这段人生经历作出总结再重新出发的话,从最初的起点开始,我想应该最合适吧。

 

 

「 从北京胡同开始 」

 

 

“我对北京的记忆就是在胡同里生活过的记忆,因为那时候整个胡同就是我们世界的感觉,隔壁胡同有一帮孩子,我们这有一帮孩子,就是在相互较劲呗,这就是当时我们的世界。后来开始跟外国人接触,收了很多磁带,接触到摇滚乐,上大学以后又碰上高旗,刘乔、张炬,当时摇滚圈还没形成呢,那两年的记忆真是特别的深,从那以后我就去了日本。” — 梅咏

 

段祺瑞执政府旧址,梅咏小时候曾经的回忆之一

 

已经在外几十年了,梅咏说每次回到北京都有一些陌生感,毕竟,待在日本的时间都已经比待在北京的长不少了。虽然这个城市一直在发展,一直在变,但这个城市给人留下的回忆可是变不了的,小时候在北京胡同的生活,还有他最开始在北京接触摇滚乐的经历,都是对北京最深刻的记忆。对于这份印象,他形容说:“那两年永远都忘不了,现在还是在继续的感觉。”

 

 

「 喜欢拍照也是因为摇滚乐 」

 

 

“拍照还是因为喜欢摇滚乐的原因,我到日本的时候是 1988 年,当时(摇滚乐)对我们来说还是个特别空白的东西,所以我就通过很多影像集、照片来了解六七八十年代的情况,然后就被吸引到了。后来自己也很想去拍一些音乐会、演出什么的,可惜当时没什么机会,不过,就是从那会开始喜欢拍照的。自己也喜欢旅游,去的地方多了,过几年以后再回头看那些照片,其实就会发现,你到一个新地方的第一天,你会拍出特别好的照片,因为不光是风景跟想象不一样,你的眼睛看的东西也不一样。

 

我们那时侯还没有数码相机,全是胶片的相机,拍胶片的感觉是,如果你不洗那照片的话你根本不知道你拍得好不好,36 张拍完了能出 2 张好照片你就特别满意了,所以我还是特别怀念胶片那个时代。” — 梅咏

 

 

不像现在举起手机就能当相机使的年代,那个时候还是只有胶片相机。虽然数码相机可以给你即时的画面反馈,但数码相机不能给的,是冲洗照片过程中的那份期待感。梅咏说这种期待感就像他去买摇滚唱片一样,有时候只能凭封面去买,必须等到回家听的那一刻才知道,这唱片到底好不好。

 

20 多年来,他都保持着拍照的习惯,在这次全新创立的 Liberaiders® 里,他还亲自操刀了 Lookbook 的拍摄。对于这个完完全全的个人品牌,除了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之余,更多的是因为如果自己不这么干,心里是不会满意的。

 

 

「 后半辈子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事 」

 

 

“这 20 年来,我都是跟美国品牌在做合作人,所以有很多想法和设计的一些灵感,是没有办法发挥出来,因为我要尊敬对方的品牌。后半辈子想做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军事、摇滚乐、旅行还有摄影,这就是我自己,这四个元素就是品牌的构造。我想把我这几十年学来的东西、积累的东西,在 50 岁这个节骨眼上,咱们把它用自己的作品去表现一下,这是我起这个 liberaiders® 的最主要原因。” — 梅咏

 

其实 Liberaiders® 的创立,也只是凭着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理由 — 干点自己喜欢的事。但这喜欢的事呢,全都来自于梅咏前面几十年的人生旅途。所以才说,Liberaiders® 除了是个品牌之余,它背后还承载着这个人过往的人生阅历,更像是对前半辈子的总结。

 

 

「 不亲力亲为,自己不会满意 」

 

 

“我们年轻的时候都追摇滚乐,所以觉得西方特别好,到了日本上大学以后,也跟日本追这些东西的年轻人混在一起,开始知道滑板,开始知道冲浪,以后就往美国奔,美国基本上所有的地方都走遍了,又觉得他们那各个人种文化都特别好,以后我们就开始钻研文化这些东西。

 

当你走过一圈回来的时候,咱们下一个地方会是哪?中国的东西,这几年我也在看,也想教自己的孩子,看来看去觉得藏区、藏族的文化,对我来说是个空白,又特别吸引,所以我说第一个 Lookbook  是不是应该去藏区拍一下。“ — 梅咏

 

藏区(图片来源:Liberaiders®)

 

令我特别佩服的是,他这次真的带着 Liberaiders® 亲自跑到西藏去拍摄型录了,就像前面说的,还亲自操刀拍摄。这跟你跑到加州、纽约拍摄都不是一个等级的操劳程度,西藏的高原反应,可真不会对谁客气,毕竟,都 50 岁了。

 

Liberaiders® 2017 秋冬型录(以上图片来源:Liberaiders®)

 

“我觉得我在原宿已经做了 20 多年了,把模特拍得我自己都觉得烦了。他不能把你的精神穿出来,但到那之后我碰上了藏民,我一看我就惊了,感觉太好了,跟我的主题特别对,随便你拍一个人都特别有样。你看我们 Lookbook 其实不是所有人都穿我们的衣服,因为有的人我就觉得你不应该穿我的衣服,你穿你自己的衣服,我把你拍出来,这东西一定是特别精彩的。” — 梅咏

 

Liberaiders® 2017 秋冬型录(以上图片来源:Liberaiders®)

 

“我觉得这个品牌,说白了还是跟音乐有关系,因为我以前看过一些我特别崇拜的做音乐的人,他们从乐器到录音、到制作以及完成全是一个人做的,那种音乐家其实有很多,我就特别崇拜这种做事方法。后来到一定岁数,我自己心里也明白了,他不这么做他自己不会满意。因为这次完全是自己的品牌嘛,到这岁数以后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挑战,如果能把东西完成了,我觉得特别好,如果完成得不够完美的话,下一季我还是想要接着挑战,但总的给我的结果来说,我是非常满意的。” — 梅咏

 

Liberaiders® 2017 秋冬型录(以上图片来源:Liberaiders®)

 

亲力亲为对他来讲,并不是个什么作为主理人的仪式感,为了能让自己满意,所以必须要这么做。后来当我问到那是不是以后每一季型录都会亲自操刀的时候,他还是很坚定地说:“只要体力允许的话,我都会自己拍。”

 

 

 

“顺其自然吧,最重要自己玩得开心。” — 梅咏

 

后来我也多问了一句关于这个新起点(Liberaiders®)在往后日子的发展,也许是特别能聊的关系,他也回答了我不少话,但我只记住上面这一句了。对于 Liberaiders® ,他并没有设立出什么特别要完成的目标,就像这次他们去西藏拍摄的视频短片主题一样 — Destination Unknown 。

 

字面意思虽然是“未知的目的地”,但我觉得更应该理解为“一直在旅途中…”,这似乎也合适一点,对吧?

 

因为…他最近又出发了,至于这次的目标地点是哪里?留点悬念,等到我们下次文章的开场时,再揭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