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结十载

CLOT 10 周年历程回顾


说起中国潮流文化Icon,你会想起陈冠希;说到中国潮流品牌元祖,你则会想到CLOT。由陈冠希和拍档在2004年正式创办的CLOT如今已经走过十载,当年青春无敌的陈冠希现在也早已踏入而立之年,那么在过去的10年里面CLOT都经历了什么?今天便为各位送上CLOT 10周年的历程回顾,看看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听听好友都有什么评价,读读陈冠希自己的评价和未来展望。


凝结十载

CLOT 10 周年历程回顾


说起中国潮流文化Icon,你会想起陈冠希;说到中国潮流品牌元祖,你则会想到CLOT。由陈冠希和拍档在2004年正式创办的CLOT如今已经走过十载,当年青春无敌的陈冠希现在也早已踏入而立之年,那么在过去的10年里面CLOT都经历了什么?今天便为各位送上CLOT 10周年的历程回顾,看看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听听好友都有什么评价,读读陈冠希自己的评价和未来展望。


编辑 : Chenhey    图片 : Urbanism/JPG/CLOT/网络    设计 : BeiBei


Interview - Edison Chen


2000 年以歌手身份出道的陈冠希 EDISON CHEN,除了是音乐、电影等领域的多栖艺人之外,更为我们熟知的便是 CLOT 主理人身份。籍着本次 CLOT 成立 10 周年之际,NOWRE 特意与 EDISON 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专访,从创办的历程、过去的低潮、下一个 10 年的计划到关于音乐方面的期待无所不谈,让你更全方位地了解这位 CLOT 主理人,中国潮流文化 ICON。



我只是普通人,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

NOWRE       EDISON




请向那些对你不熟悉的读者做一下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陈冠希。我是一名创意人,我创造电影角色、服装、音乐以及市场营销方案等等。我自食其力同时也受雇于他人,对我来说自己跟其他人一样只是一名普通人,做着自己热爱的事情,也正因如此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因为热爱,这一切看起来并不像一份工作。 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为大家呈现我对工作的热情。


可以跟大家介绍你一下你自己创办的CLOT吗? 

CLOT至年已经步入第十个年头了,它是由很多不同的人共同创立的。Tom最早是我们的一员,当然他现在也是,只是他在忙其他的事情。其实最早CLOT是由我,KP,Tom和Billy 四个人创立的。发展到现在我们已经有60还是70位同事,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这十年我们走得很不容易。CLOT的初衷是希望成为拉近中国文化与其他世界文化的桥梁。我们最开始通过服装和实体店铺这个载体来传递我们的想法,逐渐我们开始跟其他公司合作,比如Nike, Levi’s, Evisu, Adidas,包括我们的偶像Nigo和藤原浩,通过这些多样性的合作我们逐渐发展成一家强调生活方式的创意公司,更专注于市场营销以及推广。我们为不同品牌做活动,开店铺,促成其他品牌的联名,业务非常多。我相信我们一直都是中国独立文化以及青年文化的领头羊,在过去十年中我们不断突破自己并且在国内外都获得了很大的成功,我们会在下一个十年更加努力,希望保持这个水准并且能够在方方面面都可以变的更加成熟


说到CLOT的下一个十年,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发展方向吗?

我觉得我们将要涉及的面很广。首先要提到的就是我们刚创立的副线CLOTee,这是这条线的第二个季度,我们还在努力做不同的尝试,定位上选择可以代表年轻人的设计风格;而CLOT主线你会看到更多设计感、时尚感很强的项目,我们会跟很多“不街头”的品牌合作,作不同的尝试。这么做的原因是,CLOT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与街头品牌的尝试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这些年我们从品味到穿着到想法都更为成熟了,我们希望尝试跟制高点更高的品牌进行合作。我们同样也很期待看到人们对我们这个调整的回馈,因为在人们眼里CLOT一直是一个年轻人的创意公司,我刚创立这家公司的确只有22岁,如今10周年之际我已经34岁了,这已经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我,这也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回到我们的计划,我们会尝试和很多以往从来没有合作过的品牌进行合作,并且开设更多的店铺。首先我们年底会对上海店铺进行重新装修和调整,明年五月份我们会开设北京店,随后洛杉矶也会开店。所以接下来不同层面我们都有扩张和发展的计划。

我们在改变,所以我希望大家也能跟上我们的步伐,感受我们的热情,你知道其实别人喜不喜欢我们的衣服不重要,喜不喜欢我们的店铺也不重要,因为我们创立CLOT的原因不只是为了金钱,更不是为了别人喜欢我们。我们创立店铺,创立这些项目是为了可以给这个文化带来新的能量。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个平台给人们去为自己做些喜欢的事情。我们希望能够继续培养和鼓励新的本土人才,我们不会从公司内部挖掘,我们希望为这些品牌敞开新的门,让更多的品牌能够进入这个平台,并且良性竞争。当我们刚创立CLOT的时候没有国际品牌和中国的品牌合作过,但我们争取到了Nike的合作,Levis的合作。而过了这个浪潮后,其他品牌之间的合作都陆续开始了。很多人问我,现在你们并不是唯一和国际品牌合作的品牌了,你会不会很失落?不,完全不会,反而很高兴,很高兴这股潮流的力量能够被带进中国,为街头文化添砖加瓦。因为我相信中国市场在未来的五到十年里,即便不是最赚钱的市场之一,也必然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市场。我们的品味会直接影响时装周,包括走秀的制作方式,这其实已经在发生了,比如Louis Vuitton已经从设计,风格,内部装修,产品功能性个各方面去迎合中国消费者。因此这是一个互相的关系,我们希望这个市场可以有长足的发展,同样这样也可以帮助我们发展。


说到中国市场的影响力,你对中国的街头文化有着很深的影响,你是如何看待中国当下的街头文化的?

很多生意人跟我说街头文化在中国很小众,并且利润低,但我个人会把当下的中国街头文化市场去和美国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的街头文化市场进行对比。美国当时做街头文化的品牌只有极少几家在赚钱,屈指可数,即便是饶舌音乐,也不怎么赚钱。90年代初基本主流还是摇滚,嘻哈还没被浮出水面,这些音乐种类并不是主导。但如果你快进到2014年,现在所有的娱乐头条中一半都是饶舌歌手。所以我相信那些不断为街头文化或者青年文化做努力的人们,如果他们脚踏实地专心去做,五到十年之内他们就会看到这块市场更快以及更有冲击性的增长。所以这些生意人未必是对的,对的人也可能是我。我下的赌注就是,五到十年间,街头文化会被推送到更大众的市场被更广阔的人们所理解。

我想说的是现在当你打开电视看到电视广告,无论是冰茶还是卫生巾,街头元素无处不在;涂鸦,嘻哈文化,DJ,等等,对吧?但我们还并不能说街头文化已经拿到了肯定的市场份额。现在很多人或者品牌在给我们机会去开创更大的市场,但做不做得到取决于街头文化本身的这些人,如何推动这个文化。这又回到了我刚才说的我们希望创造一个好的平台,让我们大家都可以共同成长。我当然喜欢赚很多钱,但我更欢迎大家去参与这些创作过程,原创的创作过程。


你当下有没有跟任何中国的创意人或者品牌开始合作呢?

没有。 通过各种活动我遇到了很多不同的人,其中也有我过往三四年就认识的。Xander就是其中一位,他在巴黎做秀,还做一些其他有趣的事情,这对他是很棒的事情。但当很多人去促成我们合作的事情时,我的想法是“对于我来说合作不只是生意,并且比生意重要多了,一个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你们的关系,你们的火花,还有感觉,我喜欢顺其自然”。我跟藤原浩是很好的朋友,而过往几年我都没有跟他做过联名项目,今年突然Vaquish x Fragment x CLOT的联名牛仔裤就出现了。并不是我不想每个月都能和HF推出产品,只是当你用最自然最健康的心态去做事才能做出最真实的合作,我为何要刻意呢?所以当我连跟本土品牌喝杯咖啡的机会都还没有的时候,人们建议我去跟本土品牌合作,我会拒绝。说到这个例子,我也不是很欣赏我跟一个人喝的第一杯咖啡,就是说合作的事儿。我可能跟本土的人做事方式不大一样,我并不是说哪个是对的哪个是错的。我只是感觉我们的做事方式在过去证明这个方式对于我们来说是成功的,所以我并不是把我们和本土创意人隔离,而是我们的关系一定要自然而然的发展,当下来说暂时没有这种合作。






回到CLOT的10周年,这10年里面你有没有经历过最低潮的时候,可否跟大家分享?

我觉得做CLOT这些年最难的是情绪的管理。所有事都有好坏,我们经历过无数次起伏,但抛开创意方面,针对团队管理来说最具挑战的应该是对每个人情绪的掌控和管理。个人情绪常常决定成败,即便你有全世界最棒的产品,如果背后的团队没有达成一致,一切就会开始崩塌。我觉得掌控团队中所有人的情感变成我工作中最难处理的一部分,我在乎我的同事,但我也在乎我的公司,所以需要从中寻求平衡。我不希望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后我感觉我虐待了我的同事,或者感觉为了公司的利益牺牲了我的员工,因为他们毕竟是人啊,你懂我的意思吧,所以这种情况是最难的时候。而最低潮的时候则是我08年到11年不得不离开香港,离开我的团队的那段时间。没有办法为公司决策给出执行方案,或者参与他们的工作。通过电话和互联网来设计衣服非常难。当时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他们需要作出非常重要的决定,这非常困难。我很信任他们,但同时我也感觉被“遗弃”了,我有很多点子但是因为距离太远了无法跟他们沟通,无论我多想我也无法真正远程遥控CLOT,我需要跟团队互动,我需要引领他们。我们的团队都是非常专业的同事也很能干,但我感觉当他们需要方向和指引的时候我不在,那段时间对于我来说非常难过。


你们克服了吗? 

希望是的,现在来看我们已经克服了,我们比以前做的更好了。我们在不断的开店扩张,我们在LA和纽约有了更多的曝光,加拿大的人喜欢我们,欧洲的人们开始更多留意我们了,我们很快会在巴黎做展示会,我们的天气预报将是晴天。


太好了!音乐方面我们2015年能有什么期待呢?有新专辑吗?

明年我将会推出自己的新专辑,具体什么时候推出我还不确定,但肯定会推出。已经太久了,我上次出专辑是2011年,到了明年就4年了,我觉得4年的等待已经足够了。这张专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音乐,唯一束缚它的是CD这个媒介,但我会把它当成一个艺术项目来制作。所以这张专辑赋予了我新的动力,新的创作灵感,以及过往制作专辑中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我找到了一些非常伟大的制作人跟我合作,所以希望我能给很多人带来惊喜,这也是我的目标。我个人来说越来越喜欢艺术,所以我决定通过以艺术为名来制作这张专辑来激励自己,这可能有点陈词滥调,但鉴于我过往做一件事的热情我觉得我能把它做的很好。这对我是个挑战,但如果一切按照计划进行的话,这张专辑会是突破性的,无论你听不听得懂国语,这张专辑都会有很大突破,我们拍摄视频的方式,我们推出专辑的方式,都会非常有趣。


对于CLOT的粉丝还有啥要说的吗?

我们希望给青年力量,我们希望给我们的粉丝力量,很多人都在我们身上寻求指引,即便当他们自己也没意识到。对于我们本身来说灵感源于两个方面,首先是我自己,我喜欢什么,我看到什么,我遇到了谁,我触摸到了什么,以及我能去哪里;接下来就是年轻人,因为年轻人就是未来,文化由年轻人来引导,特别是在艺术这方面。所以我很希望能够跟年轻的人才聊天。我跟随Supreme,以及UNDFTD主理Eddi Cruz的步伐,很多人不明白,他们觉得追随一个人的步伐就是抄袭他们的衣服,其实不然,我可以有一个偶像和长辈,去给我灵感,这不是抄袭,这是去理解别人的想法并且用自己的方式去表达。回到我刚才说的,Supreme和UNDFTD都有大批的年轻人给他们提供灵感,并且他们愿意去倾听这些年轻人。很多人觉得创作Supreme的人很酷但其实背后的原因是他们在跟年轻人深入接触,他们不停的探索现在很酷的文化,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在吃什么?你们穿什么?甚至你们怎么做爱?你懂我的意思吧。我们想传递的信息是我们支持你们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相信你们并且倾听你们的喜好,怎么穿,吃什么等等,这些都是我们会在不久的将来考虑到的。当我40岁了,我还会是CLOT的创意总监吗?可能是,可能不是,我在积极的寻找人来帮我,如果有一天我找到了一个年轻的人才,具有我们寻找的特质,他并不需要穿的像我一样,再说一次,我不想他穿的象我,但只要他有很棒的想法,创意,我会聘请他来创作CLOTee,我会相信这个人。我会不停的寻找这些人才。对于喜欢CLOT的朋友们我想传达的是,即便你们不来为我工作,现在也有很多人都在寻找你们这样的人才,为这个文化作出贡献。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市场之一,也会成为最具影响力的之一。所以相信自己,相信你自己热爱的东西,相信自己的品位,然后你懂的,表达出来,被我们看到,我很希望跟你们合作或者共事,可能不是今天但总有一天,现在CLOT有80%来自香港和世界其他国家的人组成,将来我希望60%是中国人,40%来自其他国家。这全由我们这儿的年轻人决定。所以用很老套的话就是要努力。加油!我们会一直在你们身边观察你们。


还有什么想补充的吗?

我觉得我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了,其实很多人说陈冠希就是CLOT,CLOT其实远远大于我自己,有很多人为之努力,并且是我们成功的重要一环。他们需要理解就是即便有一天有人可以占领全世界但他们还是需要帮助的,他们需要团队,我有很棒的团队并且感谢他们一路的支持。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