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沉的天空,无垠的荒漠,两位分别头戴金色和银色头盔、身穿后背饰有 Daft Punk 字样夹克的机器人身影,一前一后地出现在画面中。本已渐行渐远的二人,在银色头盔人物的驻足停留之下,再度回归至一处。短暂地对视后,银色头盔人物脱下了夹克,转过身露出了一套程序启动的装置,而凝视了片刻的同伴,似乎有些不情愿地拉下了装置的摇杆。伴随着倒计时的滴答声,镜头拉远,当最终的数字归零之际,已然走远的同伴在一声爆炸之后化为了湮灭的碎屑。

《Epilogue》 | Via YouTube @Daft Punk

尘埃落定,画面中出现了两双金银色的机械手臂,在它们的下方,则赫然写有 1993 – 2021 的时间节点。

Via 《Epilogue

法国电子音乐组合 Daft Punk 在昨日通过这样一幕近八分钟的短片,宣告了组合的正式解散。该短片被称为《Epilogue》,取自 Daft Punk 2006 年执导的科幻/公路电影《Electroma》,组合长期的公关代表 Kathryn Frazier 也向媒体证实了解散的消息,但并未透露更多的细节。

近三十年的时间,创建于法国巴黎的 Daft Punk 通过自身开创性的音乐形式,及其独特的形象,深切影响了流行音乐的发展。当昨日解散的消息释出后,全球乐迷无不为之扼腕叹息,而 1993 – 2021 的跨度,也自此成为了一段长久的记忆,贮存于每一个追随者的心底。

组合的两位成员 Thomas Bangalter 和 Guy-Manuel de Homem-Christo 最初是巴黎一所中学的同窗,二人与 Laurent Brancowitz 共同成立过一支名为 Darlin’ 的摇滚乐队,并在其中分别担任吉他手与贝斯手。1993 年,一家来自英国的音乐类杂志《Melody Maker》将 Darlin’ 的歌曲《Cindy, So Loud》形容为「a daft punky thrash」(一首愚蠢的朋克歌曲),这样的言论对乐队的打击颇深,Laurent Brancowitz 转而加入了 Phoenix 乐队,Darlin’ 也于不久后宣告解散。

Guy-Manuel de Homem-Christo(左)与 Thomas Bangalter | Via Google

而 Christo 与 Thomas Bangalter 则选择了继续前行,他们没有回避《Melody Maker》杂志的苛刻评价,反而以此为契机,将新组合命名为 Daft Punk(蠢朋克),结合唱机与合成器,开始学习制作电子音乐。

《Homework》专辑封面 | Via Google

成立早期的 Daft Punk | Via Nicolas Hidiroglou for Spin Magazine

1997 年,《Homework》专辑迎来了正式发布,Daft Punk 在这张专辑中开创性融入了 Techno、House、Acid house 在内的多种电子乐流派,打响了踏足流行音乐领域的第一枪;后续专辑《Discovery》,则进一步推动了 Daft Punk 的影响力,《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One More Time》等经典曲目的视觉与音乐呈现形式,展现了超越时代的前瞻性。2007 年,Kanye West 在单曲《Stronger》中,即取样了《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并以此奠定了 2010 年代初期电子乐在美国地区的流行热潮。

《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 | Via Warner Music France

无独有偶,随着《Discovery》这一里程碑专辑的发布,Daft Punk 组合也开始以机器人头盔的形象示人。根据 Christo 说法,机器人头盔的样式是星球大战氛围的显现,同时也指向了 1970 年代。自此之后,这一形象也成为了 Daft Punk 自音乐之外,最具标识性的元素所在。

Daft Punk | Via Seb Janiak

而要说起 Daft Punk 生涯耳熟能详的单曲,2013 年发布的《Get Lucky》也许会在不少乐迷心中名列前茅,这一首联合 Pharrell Williams、Nile Rodgers 共同创作,融合 Funk 与 Disco 风格的作品,席卷了当年度格莱美最佳制作、最佳流行乐队组合在内的各项音乐类大奖。单曲发行后不久,Daft Punk 的第四张,也是最后一张专辑《Random Access Memories》问世,并再度荣膺同届格莱美年度最佳专辑与最佳电子舞曲专辑大奖。

专辑开篇的《Give Life Back To Music》是表达他们对于 Funk 音乐的热爱,而《Giorgio by Moroder》则是 Disco 之父 Giorgio Moroder 本人亲述的人生故事;《Instant Crush》与《Lose Yourself To Dance》再度凸显出了 Funk 音乐的节奏与律动。Daft Punk 创造出了多样化的音乐氛围,以真实的现场录音代替了此前的采样,无论从商业表现还是专辑的影响力来看,《Random Access Memories》都可视为 2010 年代最伟大的作品之一。

2013 年 6 月刊登于《DAZED》上的专题内容,摄影与造型均由 Hedi Slimane 操刀 | Via DAZED

Daft Punk 于音乐层面展现的十足影响力,同样延展到了时尚与流行文化的视野当中。2005 年,时任 DIOR HOMME 创意总监的 Hedi Slimane,就曾为 Daft Punk 第三张专辑《Human After All》打造过专属造型。而随着 2012 年 Hedi 重回 SAINT LAURENT,双方的合作也变得更为紧密。Hedi 回归后的首秀 – 2013 春夏系列秀场的背景音乐,即由 Daft Punk 操刀制作。《Random Access Memories》专辑发布后,Daft Punk 身穿由 Hedi Slimane 推出的 SAINT LAURENT Permanent 系列单品,与超模 Karlie Kloss 拍摄了《VOGUE》US 八月刊的造型。

Daft Punk 与Karlie Kloss 出镜《VOGUE》US 2013 年八月刊 | Via Craig McDean for VOGUE

2017 年,第 59 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两年未曾露面的 Daft Punk 与 The Weeknd 同台亮相。而在颁奖典礼会场斯台普斯附近,Daft Punk 的 LA 期间限定店铺继而同步亮相,此次的 Pop-Up 带来了 Daft Punk 形象的 BE@RBRICK 玩具、饰有 Daft Punk 标识的丹宁夹克、与 Gosha Rubchinskiy 联合设计的 Paccbet x Daft Punk T 恤,以及乐队复古海报在内的多种单品。

Daft Punk 2017 LA 快闪店 | Via Google

从音乐、时尚到流行文化,Daft Punk 的身影投注在了他们所身处和经历的时代之中,化身为一抹亮眼的印记。2013 年的《Random Access Memories》专辑后,人们始终在等待着 Daft Punk 归来的信号,却没曾想到会是如今曲终人散的离别。未曾透露的解散原因,或许是留给乐迷的最后一丝希望?Daft Punk 的组合已然作古,但在未来,Thomas Bangalter 和 Guy-Manuel de Homem-Christo 是否会以崭新的面貌和形式,回归音乐呢。

Via Google

1993 – 2021,28 年的历程迎来结局,一切归零。乐迷的播放清单中仍然会留有 Daft Punk 的位置,人们也会不时地哼唱起《Get Lucky》,或是《Harder, Better, Faster, Stronger》的旋律……

屏幕前的读者当初是如何认识 Daft Punk 组合的,他们的哪一首单曲曾给你留下了最深的记忆,欢迎在今天的评论区分享你们的经历。










不能错过的内容

传奇电子音乐组合 Daft Punk 宣布解散
生活 - Feb 23 by Myk
这次无数人的青春真的结束了。
Jared Leto 确认主演《创:战纪》续集
生活 - Aug 11, 2020 by Claire.Xu
前段时间, Disney 音乐部负责人透漏将 Daft Punk 找回来配乐。
Daft Punk 将为《阴风阵阵》导演新作配乐
生活 - Apr 28, 2020 by Claire.Xu
也是继 2010 年《创:战纪》之后的第二部配乐电影。
除了 A$AP Rocky ,还有什么 “面具音乐人” ?
现客视点 . 时尚 . 生活 - Aug 24, 2019 by Claire.Xu
那些藏于面具之下的或许更纯粹。
Daft Punk 将在巴黎举办《Technologic》展览
生活 - Feb 28, 2019 by MEL.
并邀请一众电子音乐人演出。
The Weeknd & Daft Punk《Starboy》被指控抄袭
生活 - Sep 20, 2018 by MEL.
要求赔偿 500 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