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马术链到双「G」Logo,多年以来,GUCCI 的标志性元素以特殊意象长久深刻于街头文化当中,而个中缘由可能还要回溯至 80 年代初,来自纽约  Harlem 街头的 Dapper Dan 凭借着他所设计的 Bootleg GUCCI 服饰,以先锋之姿为非洲裔族群开启美学探索,并实现时尚赋权的过去。

从 GUCCI 当年曾起诉 Dapper Dan 的创造是抄袭,而在数十年后选择与他合作的转变中,不难看出这个足足拥有 99 年历史的意大利奢侈品牌顺应着高低结合趋势,拥抱街头文化价值的决心。而继 Dapper Dan 之后,在属于我们的时代里,GUCCI 同样与一个名为「Gucci Ghost」的街头艺术项目相拥,就这样艺术家 Trevor Andrew 的艺术作品被附于华服之上。好似 Dapper Dan 一般,从「Bootleg 玩家」一跃成为高级时装合作者,这对 Trevor Andrew 来说也是个将梦想变为现实的奇妙故事。



不仅仅是艺术家


Trevor Andrew,很难简单地只将他贴上「艺术家」标签,从奥林匹克滑雪板选手到摇滚音乐人,再到 GUCCI 的合作者,看过 Trevor 的经历,你一定会感叹一个人竟然可以做到那么多事情。

Trevor 在加拿大新斯科舍省的一个小镇中长大,还是个孩子时,他沉迷于滑板运动,并染浸于街头文化所带来的自由与真实。直到有一天,在滑雪场上班的母亲顺手将滑雪板品牌 BURTON 的画册带回了家,这引起了 Trevor 的注意,他在那个冬季学会了如何运用滑雪板,并在 16 岁时成为了一名单板滑雪职业运动员,以加拿大国家队员的身份分别参加了 1998 年日本长野冬奥会和 2002 年盐湖城冬奥会。Trevor 在创意之上的「不安分」亦早就有所展现,比如曾嫌弃当时的滑雪服过于单调,他便自己动手剪裁了牛仔裤,叠穿在滑雪裤上,他改造过滑雪服,护目镜,滑雪板,为自己「变」出了一整身街头感滑雪装扮。

难以预料的是,膝盖意外受伤使 Trevor 被迫在自己运动生涯的巅峰期于 2005 年退出滑雪运动领域,而后 Trevor 搬到费城进行康复,仍旧「不安分」地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多种不同形式的创意媒介之上,期间甚至以 Trouble Andrew 的艺名发行了两张摇滚专辑。再后来 Trevor 搬去了纽约,就此正式开启了被大众所熟知的艺术之旅。

与「Gucci Ghost」的相遇则是成就 Trevor 艺术生涯的节点,他将趣味的鬼魂图案与 GUCCI 品牌经典的双 G 标志组合缠结,将它们画在纽约的墙壁、消防栓、画布、衣服,等一切事物之上,那时仍涂鸦于街头的 Trevor 曾说:「GUCCI 要么会去法院告我,要么会来雇佣我」即使很多人嘲讽着对他说:「GUCCI 永远不会雇用你」,但 Trevor 自己在心底深深觉得这行得通。故事的结尾我们都知道,随着其之于艺术创作的探索愈加深入,Trevor 如他所「预测」的那样,吸引到了 GUCCI 的注意。



NEO GOLDEN AGE
新黄金时代》


在入冬的时节里,坐落于上海黄浦江畔的艺仓美术馆携手 WAVELENGHTH 打造了一场波普与街头艺术碰撞的当代艺术体验大展《NEO GOLDEN AGE 新黄金时代》。带来了当下新黄金时代里,街头艺术与波普艺术 Duo - Trevor Andrew 以及英国当代艺术家 Philip Colbert 的艺术空间。

进入 Trevor Andrew 的展览部分,你会发现这似乎是展现 Trevor 生活方式的超现实体验空间,在这里,生活中的物件被超现实地放大,不禁使人思索:膨胀的到底是这个世界,还是我们的内心?

就这样拿起电话,NOWRE 与远在大洋彼岸的 Trevor Andrew 进行了一次对谈,从今次的展览展开话题,聊了聊他的人生故事,以及他与 GUCCI 的不解之缘。

Trevor Andrew

潮流艺术家



「 我的作品本身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你的艺术作品里有大量时尚领域相关的符号元素,最初这种创作灵感是从何而来?

这一切最早都是从「Gucci Ghost」开始的,而「Gucci Ghost」其实始于一个小意外。我记得当时是 2012 年的万圣节,我刚从海外回到纽约,所以没什么时间准备万圣节装扮,于是突发奇想,在我的 GUCCI 床单上剪了两个洞,「Gucci Ghost」就这样诞生了。

当我穿着这个幽灵服出门时,人们开始对我大喊,「Hi!Gucci Ghost!」,在我甚至并未提出「Gucci Ghost」 这个概念时,人们已经立马 get 到了这个造型,那瞬间使我意识到品牌符号所拥有的力量,所以我开始用「Gucci Ghost」这个形象进行一系列创作,包括涂鸦、摄影、音乐视频和服装。现如今,我并非只局限于使用 GUCCI 的标识了,但显然「Gucci Ghost」仍是我创作过最多的元素。

你平时的艺术创作过程又是怎样的呢?

从我小时候在街头玩滑板开始,就一直遵循着内心的那股冲动,去创造我所喜欢的东西。就比如,在我滑板和滑雪时我去做出炫酷的动作;在我做音乐时我可以尝试实验性音乐,那么艺术创作其实也是一样的,首先我需要想清楚自己真正想创作的东西是什么,而当我有了灵感与创作的冲动时,一切就会水到渠成。

显然你很喜欢 GUCCI 的 Monogram,它在你看来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我想我和 GUCCI 最早的联系还是来自于 Dapper Dan,在我十多岁时就接触到了很多 Dapper Dan 对于 GUCCI 标识的重制作品,那些创作实在是太酷了。我还记得我 17 岁的时候,第一次赢得了单板滑雪比赛,还获得了 5 万美元奖金,回家后我和母亲去逛街,就拿那笔奖金买了一块 GUCCI 的手表,要知道当时 Wu-Tang Clan 的 Inspectah Deck 就总戴着这样一块表,我一直都想拥有一块一样的。后来我也总会买些 Bootleg 的 GUCCI 包袋、裤子、头盔之类的单品,为了穿得像我的音乐偶像们一样。要知道我从不认为那些单品是 Bootleg 它们就不酷了,而恰恰因为它们是 Bootleg 它们才更酷。总之,我和 GUCCI 就是有着这样那样的联系,所以后来当我需要万圣节装扮的时候,才能一下找到那个 GUCCI 床单吧。

我很想探究你艺术作品背后的含义,当你正式开始运用 GUCCI Monogram 进行创作时,你的用意仅是出于喜爱还是说也同时隐藏着恶搞与批判?

就像我说的,之前受到了 Dapper Dan 和其他各个方面的影响,所以我想我确实是出于对 GUCCI 和 Bootleg 的喜爱而开始创作的。但我也不在意人们对我的创作进行多样的解读,很多人能从中读出了戏谑或批判的意味,我是能够理解的,而从我的角度,我其实只是利用众所周知的品牌元素把对消费社会的思考抛给大家。

你又是怎样看待消费主义的呢?你的作品中是否有涵盖到这样的观点?

我觉得消费主义并不是一个我们可以选择接受与否的事情,而是当代社会的一种属性。品牌符号、标识、印花等元素都和消费主义有直接的联系,甚至这些元素的流行正是由消费主义产生的。如果这些符号不流行,我显然也不会用这些符号进行创作,所以我的这部分作品某种意义上也是消费主义的产物。而我并没有在作品中特意提出对消费主义的反思或批判。可以说,我的作品本身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你曾经说过:“GUCCI 要么会去法院告我,要么会来雇佣我,我可以认为你早就预想到 GUCCI 可能会来找你合作吗?

在「Gucci Ghost」创作初期,我当然从没想过会真的和 GUCCI 合作,我只是在用这种大家熟悉的品牌符号来更有效地传播我的艺术。后来当我开始在衣服上绘制「Gucci Ghost」图案时,我才开始意识到这种时尚创作正是 GUCCI 在做的事,也开始设想和 GUCCI 合作这件事。我当时就觉得 GUCCI 本来就应该设计我这样的作品,当然那会儿我身边的朋友们都觉得我这种想法是妄想,但我其实认为只需要有一个在 GUCCI 内部有影响力的人能够理解 「Gucci Ghost」,那这种合作就能实现。



「 Alessandro Michele 打电话给我的那天,我手机恰好没电了…」


还记得 GUCCI 是怎样联系你的吗,你当时听到他们想要合作又是怎样的反应?

那大概要从 20 多年前说起,我在一场滑雪比赛上遇到了我的摄影师朋友 Ari Marcopoulos,他当时负责给参赛选手们拍照。我们都在纽约并且住得很近,就这样我们成为了朋友,所以他也一直很了解我的「Gucci Ghost」创作。2016 年他受雇为 GUCCI 拍摄 Lookbook。他到了意大利就对 GUCCI 的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提起了我,说:「你应该认识一下我的朋友 Trevor,他在做一个叫 Gucci Ghost 的项目」。当天 Ari 向我要了一些图片和视频,我当时也没多想,就给他了。而几周后的一天,我外出去钓鱼,手机又恰好没电了,当我回家给手机充上电的时候,我收到了一条来自 GUCCI 的短信「快联系我们,我们要和你合作!」对我来说那一刻真的很疯狂。再后来我带着三箱大行李箱去了罗马,里面塞满了我过去三年间的作品和装满视觉作品的硬盘,就这样才有了后面的故事…

就像 GUCCI 当年曾经起诉 Dapper Dan 的创造是抄袭,但多年后选择与他合作,像 GUCCI 这样原本属于精英阶层的事物正在拥抱街头潮流与街头艺术,你觉得让他们产生转变的原因是什么?

GUCCI 商品的定位可能是奢侈品范畴,但 GUCCI 的名称、标识、印花却几乎人人都认得。而街头艺术不也是如此吗,虽然人们眼中街头艺术的定位和 GUCCI 不太一样,但现今人们也都受到了街头文化的影响。就这类合作而言,时尚品牌和街头艺术并不会破坏彼此本来的状态,却能互相利用对方的受众从而更好地传播自己,这样的合作是情理之中的,并不是一场意外。我想 Dapper Dan 是这种尝试的先驱者之一,世界只是等待着更多像我和 Alessandro Michele 这样的人,把这一切变成现实。



「 很幸运能在中国举办个展,这在今年显得尤为不易」


这次上海的展览名为《新黄金时代》,即相对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 Andy Warhol 与 Jean-Michel Basquiat,你与 Philip Colbert 是属于当下新黄金时代的波普艺术与街头艺术 Duo,你觉得当下世代的艺术家与 80 年代艺术家所处的环境有何变化?

现在的艺术家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有很多形式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以前街头艺术家一般也就是在街头涂鸦,而现在的街头艺术家也可以选择在工作室利用各种设备和技术进行创作。社会对艺术的包容度也越来越大,各类艺术品的商业价值也越来越高,这自然都是好事。不过对艺术家,不仅仅是街头艺术家,我是指对所有艺术家来说,在这样自由的创作环境中保持「真实」和「真诚」却愈发难能可贵了。

在本次展览中,你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一件?为我们介绍一下吧

哈哈,显然我不会选择一件「最喜欢」的作品,因为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发自内心创作的,都是最 REAL 的,我很难去进行比较。不过这次展览我的确做了很多突破自己的创作形式,比如巨大的艺术装置和讲故事一样的艺术空间,我希望能给中国的观众们带来不一样的艺术体验。

最后一个问题,今年显然是特别的一年,考虑到全球大部分国家都经历了居家隔离,你接下来的计划会是什么呢?

今年的确是疯狂的一年,我差不多在洛杉矶的家里待了一整年,除了筹备我的中国个展之外,我也有很多时间做一些有意思的创作尝试,也许接下来的几年大家就会看到这些雏形变为成熟的作品。这一年里我也为我的个人品牌 REAL BUY 设计了很多服饰,部分设计会在最近与大家见面。

我总是说,社交媒体就是我的画廊,在无法进行线下展的时候我将作品发布在社交平台之上。虽然我的创作都是我个人所热爱的东西,但大众对我作品的反应才能让我激发更多创意。相比之下,中国的疫情控制得非常好,所以我也很幸运获得了在中国进行个展的机会,这在今年显得尤为不易。

《NEO GOLDEN AGE 新黄金时代》,特雷弗·安德鲁:大开眼界(上图)、菲利浦·考尔伯特:龙虾大陆(下图)

在展览空间中 Trevor Andrew 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于此同步发生,我们在这里开始了解他的音乐、涂鸦、品牌…,Trevor Andrew 打造的是一场关于真与假的游戏,于此时此地,提出他之于重新定义消费主义的思考,等待着每位看客的自我解答。而我们亦期待去见证 Trevor Andrew 于每个阶段真实且真诚的艺术狂欢。

《NEO GOLDEN AGE 新黄金时代》
PHILIP COLBERT: LOBSTER LAND-菲利浦·考尔伯特:龙虾大陆
TREVOR ANDREW: THE REAL BIG DEAL-特雷弗·安德鲁:大开眼界


展览时间:2020 年 11 月 8 日 至 2021 年 3 月 14 日
地址:艺仓美术馆,上海市浦东新区滨江大道 4777 号

不能错过的内容

Doraemon x GUCCI 系列正式发布
时尚 . 生活 - Jan 13 by Allen.Xue
庆祝即将到来的农历新年及 Doraemon 诞生 50 周年。
GUCCI x THE NORTH FACE 已登陆手游《Pokémon Go》
THE NORTH FACE x GUCCI 联乘系列推出全新艺术墙
时尚 - Jan 4 by Hillary
位于中国香港、上海、伦敦、纽约与米兰。
《哆啦 A 梦》x GUCCI 新联名疑似曝光
时尚 - Dec 25, 2020 by KWIZ
再度「跨次元」合作。
率先一睹 The North Face x Gucci 联名实物
现客视点 . 时尚 - Dec 23, 2020 by Allen.Xue
以探索之名,追寻自我身份的归属。
THE NORTH FACE x GUCCI 联名系列抽签已开启
时尚 - Dec 23, 2020 by Ameng
通过抽签活动获得优先选购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