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收录于《Within》杂志第二期 “The Art of Remake” (可于文末通过扫描二维码购买杂志,了解完整内容)。

Jerry Lorenzo 与 Samuel Ross 有着完全不同的背景:Jerry 出生在美国,父亲是棒球大联盟选手,在青少年时期的 90 年代,运动与街头文化扮演了影响他思维与生活方式的重要角色,那成为往后他的设计直觉。而同个时间点 Samuel Ross 则刚刚出生,成长在英国伦敦的工人阶层家庭中,形塑他对社会与文化议题的观点,企图从设计中表现出强烈目的性。如此截然不同的背景催生出了两个美学迥异的服装品牌:Fear of God 与 A-COLD-WALL*。

但 Jerry Lorenzo 与 Samuel Ross 也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未上过服装学校,白手起家且自学成长的建立起两个世界尖端水平与声望的服装品牌,两人都曾经在 DONDA 这个备受讨论的设计组织中,与全球优秀的艺术家与设计师合作,两人的作品都在高级时装与运动服装、街头服装间来回游走,拥有两者的特性共性,却又不被两者所定义,两人都与 Nike 有着长远与紧密的关系——现在这个关系成为了为期数年的合作项目。他们两人的设计历程都有着 DIY 骨干,并「将既存事物重新整理并提出创新」的理念。更甚,两人都成为了世界时尚的开拓者, 企图为奢侈品概念,带来新时代视点的看待方式,贡献于文化。

本次我们得到了十分难得的机会,和 Jerry Lorenzo 与 Samuel Ross 进行对谈——或许是二人首次正式纪录的对谈。企图了解两位业内先驱创意人物的思维哲学,共同谈论 Nike 的项目、工艺对时尚的重要性、两人所认为奢侈时尚的未来,以及何为「透过产品开启对话」与「新的解决方案」。



了解世界正在变化,我们正共同培育这个业界是很棒的 —— Samuel Ross


Via 《Within》

(以下简称 Jerry Lorenzo 为 JL,Samuel Ross 为 SR)

首先恭喜二位与 Nike 的合作,你们和 Nike 的关系是如何开始的?在你们的过往印象或成长过程中,这是个什么样的品牌?

SR:我最早的记忆大概是11、12岁就经常穿 Nike,它一直跟我的成长生活紧密联系着,不管是每天穿着球鞋去打篮球,或者是到 14、15 岁的时候开始倒卖 Nike 的球衣,那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现在,发展成了五双鞋与一系列服装的合作产品,我对此十分感激。它是关于文化沉浸、沉浸在伦敦这座城市以及现在身为英国人的意义,部分关于流行亚文化,它总是关于先进与进步的设计。它关于看着一双鞋的轮廓与部件以及服装材料,为它在本质上增加新的风味并重新定义,令这些素材能「呼吸」多一些。 它关于平衡、关于建筑学、关于粗野主义,它也关于情绪。

JL:我挺喜欢 Sam 的观点,我可能得抄他的一部分回答。我与 Nike 关系的开始也远远早于联名合作,我一直是一个「Nike Guy」。我对运动有不可分割的感情,很多我喜欢的运动员都穿着它们的鞋子,不论是 Michael Jordan 或者 Andre Agassi,这些人不仅形塑了我在高中的穿着方式,也形塑我现在一些设计上的看法。而我跟 Nike 开始合作大概在三年多前左右,当时从品牌的角度我们并不是真的需要一个 Nike 的联名,我也不觉得 Nike 需要另一个一般的 Fear of God 联名产品,所以我挑战 Nike,说:「你觉得有什么新的东西,是现在世界上缺少的?什么产品是可以透过我的才能跟你们的创新去共同打造的?」最终我们带来了第一双由外部设计师设计的篮球鞋,能够兼顾场上功能性与场下造型。我们相互都以毫不妥协的态度创造了这个产品,我希望它展现了我们能做到的事情。

你们也以不同的处理方式展现了 Nike 的合作概念与作品,Jerry 创造了一个新的运动表现鞋型轮廓,而 Samuel 则是在既有的鞋型上做出很大的变化,你们的合作系列也都在服装上有些着墨,多谈谈你们的合作项目吧。

JL:对这个项目,我很专注在如何让场上运动鞋款跨出球场带至生活, 就像 Air Force 1 曾经做到的,或是像 80 至 90 年代的运动鞋不论在场上场下都很酷,对我而言,那有一个解决办法,答案就是鞋型轮廓。我带回了 Fear of God 之前的奢华鞋款在义大利制作的鞋楦,然后讨论我们如何透过 Nike 的科技,在这个鞋型上做专业运动篮球鞋。我当时确信解决办法不是颜色、不是布料,而更多是关于鞋型。然后自此开始,我们进行讨论,最终做出产品。

A-COLD-WALL* 的合作作品,不仅仅展现创意意义上的进步设计, 似乎也为市场上所欠缺的产品间隙带来冲击。

SR:我感觉我的贡献——至少是我希望它能带来改变的,是在市场区间上,你知道的,介于时尚和街头服装之间。将先进的设计结合对我有所启发的事物,我的背景是工业产品设计师,经常观察专业的建筑师、 观察社会差异、观察社会上的紧张和焦虑,对我而言总是希望能将这些情绪转换至服装之中,带来新的概念与想法。我期望那会为时装业界带来挑战与改变。其实就是很直觉的事,没有太多顾虑,只是跟随自己觉得是对的与市场上缺失的东西,以及作为先进的思考者所应该做的。我觉得我们两人都很幸运被提拔至业界优秀的位置,我们都以自己的方式完全投入在开创先驱并传递自己的讯息中。坚持自身诚信且持续创作,了解到世界正在变化,我们正共同培育着这个业界,是很棒的事。

在这些项目上 Nike 给到什么样的自由度?是在既有的框架和范围中去创造,或者是完全没有限制的?

JL : 只有一个框架就是「篮球」,篮球运动和它相关的生活方式。作为一位美国人,我觉得没有一项运动是比篮球为球鞋文化带来更大影响的。 不管是从前 80、90 年代观察球场上人们的穿着方式,快转到现在我儿子也会看赛前通道的球员们在穿什么(笑)。它不仅仅是运动的平台,也是美国时尚的基础,从 Allen Iverson 到现在的年轻球员们都是。所以对我而言,篮球这个主题的可创造性已经相当丰富而广泛,就算仅仅是述说篮球, 我也能在其中提起许多必要元素与情绪,去说一个我能说的最好的故事。

SR:我的项目是几乎没有限制的,所以我才能够专注在为过去鞋款上既存的部件做出剧烈的改变。在讨论 Air Force 1 Low 的时候,我和 Nike 团队讨论如何能够带来进步的设计与目的意图,而非只是在既定基础上变美学外观而已。最终我们达成共识的是,你知道 Nike 一直致力在改善原料耗材与环境可持续、回收利用上,所以我们决定使用 Nike 当时推出的 Flyleather 技术——当然它已经研发超过五年了。这个原料技术基本上就是将废弃皮革转换成皮革纤维,在过程中减少碳足迹,也达到减少废料与回收目的。那就是这双 AF1 Low 的本意,也关于先进的设计。所以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框架,是基础于对话讨论再导向设计,不是就说「嘿,来做双 Air Force 吧。」而在背后是有个清晰的目的性的,关于这双鞋如何能够给市场带来冲击。



因为过去没有资源,所以对现在的工作如此在行 —— Jerry Lorenzo


Via 《Within》

Samuel 有着设计背景,不過你们二位都未受过时尚的专业教育,但同样创造出了相当成功的服装品牌,回看整个过程,这样非服装科班的背景对你们有什么优势或劣势吗?

SR:我想插个话,我觉得其实我们都是专业的。因为我们花了非常多时间在工厂里、走遍世界,在优秀的艺术家和设计师底下工作,我认为那会让你真正的了解服装。我们经历的都不是封闭的服装创作方式,而是嵌入在现实的服装制作过程与环节中。

JL:我觉得我们现在是处在这样的现实中,不过在获得如此深入了解的机会之前,我认为最简单的答案是,所有的创意都来自于「没有」。你没有制作东西的资源、你没有钱去买某个设计师的作品,你只能找自己衣柜里的东西,然后尽量做到最好。你只能找家洛杉矶市中心的工厂,去做奢侈品等级的服装线。所以对于 Samuel 的观点,是的,我们现在可能比任何创意总监都更了解并参与在整个过程中,因为我们是自有品牌的创办人,我们必须知道所有环节,从工厂里发生的事到构建一个点子,但我想现实是因为我们过去「没有资源」,所以我们对现在的工作如此在行。我们的想法是自然原始且直接的,不被业界所框限。

SR:没错,另外设计是一种能够全球共通的语言,我的背景在图像设计与产品设计,那对我有很深刻的影响,对于工业设计也是如此,但是在设计中有一些我认为几乎神圣的规则,不管是建筑、产品或时尚设计, 那就是应用知识。你需要投入至不同领域后接着得出新的答案,或者透过产品开启对话。

在品牌中,你们都身兼创立人与设计师的角色,需要兼顾商务和艺术创意性,这是一件难以把控的事吗?

JL:非常困难(笑),那永远没有简单的答案。我非常擅长透过服装说故事、或者为型录挑选模特,但我不是最好的 CEO、我不是最好的人力资源总监、我不是最好的会计,所以…拥有一个公司绝对有很多好的事情, 但另一边你也背负了更重的现实责任,那真的很困难。

SR:我完全同意(笑),真的很难,你能做的只有尽量尝试兼顾。那也牵扯到我们所建立的团队、人们的互信关系等等,当然我们是最前面的箭头,但我们也有着很优秀的团队们,能够提升完善我们的想法并且帮助沟通,比如布料到货点赶不上进店跟送货时间等等这些问题,我一直尝试在做到更好,建造团队文化,因为这些工作都是非常重要的环节,是令我们达到现在位置的一部分,兼顾 CEO 跟设计师不能缺少的是团队的帮助。

Via 《Within》

你们二位在自己的品牌中都有原创的运动鞋作品,与 Nike 的合作项目比较,在制程或创造过程中最大的不同是什么?难点又是什么?

JL:我想不管是在做一双旧款鞋——像我今天穿的 Skylon 或他穿的 Air Force 或者是做一双新鞋时,Nike 都基础在功能和表现性上。 而我们做的很多相关时尚的产品只是建立在时尚的观点上而已。那不一定会是世界上最舒服的鞋(笑),它不一定能穿着去运动,所以就是观点本质上的不同,它必须建立在功能性上。而对于奢侈鞋履,你贩售的是一个见解与主张 :「嘿,这是世界上廓形最棒的球鞋,用最棒的皮革制造。」 不过对于不相信或不知道时尚的人而言 :「嘿,这双鞋能让你跳更高。」 那就是事实。所以是完全不同的起始点。

SR:我在去年开始了品牌的鞋履系列,其实就像 Jerry 说的,是很不同的对话、起点和目的都不一样,Nike 通常会讨论我们如何改良既有的产品,有时会在技术面讨论回收与永续议题,有时会将已经有着不错成绩的东西再重新创造。而在 A-COLD-WALL* 的鞋履作品,因为只是刚开始,所以是相对小型的系列作品,提出极简的点子。我现在仍在尝试 A-COLD-WALL* 的鞋款是否有市场可行性,而当你和 Nike 合作,它已是一个既存与庞大的存在,目的性可能是很明确与具体的,可以给予外界很多创意性的意见。



我尝试争取说:这不是街头产品,这是美国奢侈品 —— Jerry Lorenzo


A-COLD-WALL* 和 Fear of God 都在去年推出了女装,你们认为这个新的系列线会如何给品牌增色?背后的概念又是什么?

JL:我没发现这点耶,这很有趣。

SR:是的,我想那始于我们团队里女性购买 A-COLD-WALL* 的对话, 我觉得女性有时候在穿着上有着更前沿的想法与创意,也令我们有机会能将概念延伸到女性服装中,不论是布料研究、剪裁廓形,传达 A-COLD- WALL* 的概念,我觉得能灌输更多新的想法进入品牌之中,透过不同的模样和型态呈现。

JL:我对女性时装的观点是,我一直很喜欢女生穿男装这件事,我们也一直在型录宣传中用女性展现作品,对我而言更多还是从男性的视角去看待,我其实尚未发现现在女性在市场上所缺失的服装,我现在还是热爱女性穿着男装这个概念。

你们两人的品牌美学与设计语言大不相同,但如果要说相通的部分,就是把来自大众街头的服装样貌结合奢侈服装的精湛工序,成为新时代的代表之一,这是你们在品牌最初就决定的视野吗?

SR:应该是很自然的,对吧?

JL:是啊,我没觉得自己有特别去做融合高级时装和街头的衣服,我只是认为当时缺少透过奢侈品去展现街头观点的产品,我觉得当时没有一个奢侈时装屋贴近我会想穿的服装,于是我觉得自己应该去做。作为一个年轻、未受训练、新到时尚世界的素人,我的产品可能会被认为是「街头」的,但我尝试争取说 :「这不是街头,这是美国奢侈品」。同时也不断挑战改变世界给我们既定的定义、期望和看法。

SR:对我而言,就是看见也了解市场上有一个间隙,而有整个世代的人们需要有这样的对话:一个有着比传统街头服装更激进的设计,但不陷入保守时尚的领域中。我觉得那来自于我在英国的生长背景,以及和许多人的对话与观察中得到启发,那是一个我觉得沟通起来更加舒服的交汇点,对很多人而言也是如此,了解英国的工人阶层背景,大多数我们都穿着灰色的 Nike 运动套装与机能外套,其中也有很多自我体验, 比如融入建筑与设计直觉在不同环境当中。找到两者共存的交汇点,其实是与生具来的,就是一个黑人生长在英国的经历,实际体验与生活在其中,那就是 A-COLD-WALL* 应该填补的位置。

你们如何看待工艺之于服装的重要性?

JL:我认为你的想法的基础,应该建立在最高水准的制造工艺上。随着服装遗弃性的程度越来越高,人们也不断更进一步审查品牌和设计师的创意,你还是应该尊敬自己为市场带来的提案与主张,将你的创意用最高水平呈现出来。不论是 Sam 跟我,或是一些年轻设计师们,经常碰到的问题是:为什么你们的衣服这么贵?甚至卖到跟时装屋一样的价格?我们可以说 :「因为这个想法更好啊(笑)」,而且制作工艺还是相同的。不能只是因为我们是新来的,或是我们没做过这些东西,所以就认定我们的主张就是无效的。我们必须要在工艺上达到比那样更好的层级,因为有孩子在跟随我们,他们也会观察我们做事的方法,我们能够体会这些孩子的想法…

SR:这其实也是个教育的过程,不是吗?

JL:对,你必须教育他们,但同时,在文化上我们尝试跨出自己的文化,去买一些昂贵的东西来认可自己的位置,所以对孩子而言,他们就很难透过买我们的东西,而得到一些提升或什么类似的感觉,我说的是正确的吗?

SR:是的,我想 Jerry 的意思是,我们在开拓一条新的道路,属于奢侈品的新沟通方式。我们有坚实的生产制作背景,是时候去告诉现在的消费者,奢侈品概念不一定是那么线性的,它可能是个钝角三角形。要做这样的事,一定会碰上很多反弹跟拒绝,而这是我们正在提出并开拓的, 什么是当代奢侈品的概念,以及人们可以如何看待它。不过回到你的观点, 制作工艺和生产之于时尚,就像是基石。然后你如何透过故事雕刻形塑它, 并承担起创造故事的责任,为奢侈品带来目的性。

Via 《Within》

在作品制作时或发布前,你们会有预见「这件产品一定会成功」的直觉吗?

JL:我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这样的直觉,不过我的心态是 :「不然我们还玩啥呢?(笑)」你懂我意思吗?我在进行一场比赛,一定要打出全垒打, 这是我在这里的原因。我们在不停竞争,我觉得当练习过后上场,确实地打出全垒打,我会想 :「我一直在训练,我本就应该能做到啊(笑)」, 而当你没有打出全垒打,也不会像是我输了比赛一样…

SR:你就是再回去训练而已。

JL:没错,就是更努力提升自己,继续不停地练习挥棒。我们不是刻苦训练然后只想打出普通的安打或滚地球而已(笑)。

SR:肯定不会,就是不断改进、改进,拿出新的东西然后再改进、执行, 我很高兴你提到这点。在设计中确实有很强的竞争关系与意识,那是很健康的,而很多时候,你竞争的对象更是自己。那就是主要的目的,我们不断在最高的水平上竞争,是这一切的目的与目标。我们不是来渡过一段舒适的时间的,我们是来工作并给业界带来新的想法的。

现在消费者的反应依然会对你们自身产生影响吗?特别在这个快速的社交网络时代。

SR:你知道,我打印了一个 3D 雕塑放上球鞋,也把鞋上的外层拆掉,感觉都是市场所认为自己想要的东西的相反,但重点是进步并展现新的创意。幸运的是,市场对所有这些 Nike 鞋的反响都很好,不过接受到的反应倒不是完全重要,而是拓宽界线,推动事物前进。

JL:我觉得看清一件事情的方法是你必须踏出去。所以如果你被社交网络包围,或者只沉浸在这个文化中发生的事上,你不会有任何东西能够给予这个文化。对我而言,我最棒的想法来自于除去现在所发生的事。并不是我希望屏蔽它,而是我不想被任何东西影响。我希望我的想法尽可能地纯粹与正直。

Via 《Within》

你们有机会跟世界上最顶尖的创意人士合作,不断创造前沿与创新性的作品,你们认为人际关系是现在时尚品牌成功的关键之一吗?

JL:是的,Sam 刚才也提过,关于他的团队和一起工作的人。对我而言, 与 Nike 一些和我能共享观点与热情的设计师一同工作,跟产品的成果有着直接的联系。说到最后,就是人与人的合作——写的是 Fear of God 与 Nike 的联名,但其实是 Jerry 和设计师们,还有市场团队,是我们共享与创造的共通性成果,人际关系就是一切。

SR:你提到了这一点很棒,其实全是关于人与人实际的连结。不是发几封 Email,而是实际去到波特兰和团队合作,建立这些深层的讨论。有些很难、有些很棒,确实沟通很重要,并了解我们都站在同一阵线上。并不只是呈现产品而已,真的是沟通与人际关系。我对此十分有热情,每个在业界曾经和我合作的人,我们都相互尊敬,好的创意由此而来。

你们如何看待现在的时尚世界?有什么希望它能有所改变的地方吗?

JL:我不知道耶,我其实不太去想这些,我比较关注自己在做的事。 还是之前说的,希望改变越多盲目的看法越好。我很开心看到像 Virgil 在 Louis Vuitton,这样具有文化影响力的人有机会影响产品,我觉得那是相当有力量的事。就像我和 Sam 以及其他的设计师与 Nike 合作,有机会透过产品发散影响,以最高水平的创新与产品呈现。那是十分有力的主张, 当你有具备文化影响的强力人物,给予最高水平的资源,你所带来的将会 是不同类型且前所未见的产品。

SR:我非常关心这个业界,我希望能持续提出精彩的作品,能够打开关于时尚现实的更多层面,我相信那是令人畅快的。但另一方面我也试着不去研究或看待现在发生的事,像是社交网络等等,希望能专注并理清思绪在制作产品上。我认为现在的时尚世界是正在进步的,那很好。我觉得让这样的进步持续保持开放,一部分也是我们的责任。包含有色人种被新的方式带进产业中,看到更多不同种族的设计师进入市场是非常健康的。我认为那描绘了更加真实的世界,是很正面积极的。

最后,你们有什么问题想问对方吗?

JL:我刚才问了他一个问题,因为我讨厌不对称的设计,但又我很喜欢他的作品。我只是想知道他如何把这些繁复的想法完美带进不对称设计中?我觉得这很棒,是他独有的见解并且是在市场上特殊的存在,也是我们都试着做到,但却相当困难的,因为那是许多灵感的汇合,这些不同的想法与个体肯定会相互冲突,我知道那不只是不对称设计,但很明显的,他做得很好。

SR:我的问题是,老哥,你花了多长时间才找到运动服装和时尚的最佳交汇点?因为那是很难精通的,而你总是把这两者结合的很好,这样宏观的看法是你在做衣服以前就建立的吗?

JL:其实就只是做我想要的东西,比如有一条运动裤,大概是这两年被仿得最厉害的裤子,我当时只是想 :「我想要一条可以穿去夜店,也可以穿去健身房的裤子。」就是一个解决方案而已。

SR:对对对,就是一个市场缺失的间隙。

JL :我只是想怎么能够穿同一件裤子干两件事而已,我不知道…(笑)

SR:不过老哥,你确实做得很棒,干得漂亮!

JL:十分感谢。

此外,《Within》杂志第二期「 The Art of Remake」还收录了藤原浩、Hender Scheme 、DRx Romanelli 、Readymade 等等专访内容, 了解相关完整内容,可点击此链接或扫描下方二维码购买本期杂志。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Off-White™ x Air Jordan IV「Sail」配色上架美国 SNKRS
Air Jordan V「Tokyo」限定配色或将于 2020 年复刻
A-COLD-WALL* x Dr.Martens 联乘设计首度曝光
球鞋 - 7小时前 by KWIZ
为庆祝 Dr.Martens 诞生 60 周年。
Dior 联名「平价替代款」Air Jordan I Mid 迎来小范围补货
fragment design x Air Jordan III 新配色首度曝光
Nike x sacai「You Can’t Stop Us」特别合作系列即将登场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