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月份的 NOWRE CHAT VOL.2 中,我们向各位读者朋友提出了一个假设:

如果你是大品牌总监,要在 KAWS 与村上隆之间选择合作进行市场开拓,你怎么选?

想来各位大都与我一样,着实在两位炙手可热的艺术家间「左右为难」了许久,而在收集了数以千计的读者留言,并经过条条翻阅与筛选后,我们精选出了不少具备价值的评论,供大家参考。「村上隆 vs KAWS」,读者们是这样说的…



选择 KAWS:不管怎么样,只要在门店搞个大玩偶就很能博人眼球了


Via widewalls

如果是以市场开拓为目的的话,和 KAWS 合作的效果会比和村上隆好得多。并不是说村上隆比 KAWS 差,而是现在市场更认同和熟知的是那两个叉。大家或多或少都认识 KAWS,对那朵太阳花可能会比较陌生。最明显的案例就是优衣库,优衣库和村上隆与 KAWS 都有合作,而和 KAWS 的合作所引起的抢购现象是刷新三观的程度。而和村上隆合作的产品,只有哆啦a梦玩偶能稍微牵动市场,商业性的话 KAWS 无疑会更好。」— @ DBI

「同样表现时代青年文化的艺术作品,村上隆作品偏重东方主义的压抑隐晦,在艺术表现上略微偏执变态,过于亚文化。KWAS 的西方主义的戏谑式创作,更加自然直接的重塑时代青年自我画像,标志性的双 X、骷髅图案更加直接的表达青年放荡不羁爱自由之精神。总之街头潮牌表达得直接最好,作为青年精神的视觉化表达,最具代表性还是 KAWS。」— @ 家有二斐

「我选择 KAWS,村上隆与 KAWS 都是目前市场上商业价值较高的艺术家,KAWS 在近几年的商业操作下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各种展、玩偶的发售、和 DIOR 的联名,以及 NIGO® 的拍卖都是对当代艺术的一波助力,最近 KAWS 还在 APP 上利用 AR 技术成功收割一波话题。村上隆的画和周边虽然也时有更新,但资本市场更看中的是商业价值。其次是带货能力,两位艺术家的明星粉丝众多,并且重合,这方面两位其实不分伯仲,但是 KAWS 更会营销,更懂得利用明星为其带货。最后,KAWS 相比村上隆更大的优势是话题争议性,这种话题性更能带来经济效益。」— @ lil’cake蛋糕

「我会选 KAWS,看品牌的定位和购买人群,KAWS 在世界的影响和粉丝与品牌会更加重合,招揽 KAWS 进行合作更能带来话题度和购买欲望。其次,KAWS 的创作更显自由与无拘无束,他的玩偶在潮流圈的地位足以印证这一点。最后,以 Companion 玩偶为蓝图,品牌能在社交媒体上引发更多的话题度和热度,不仅利于后续售卖,也能进一步增加 KAWS 与我们品牌之间的合作关系。」— @ 坚苏仙

「选 KAWS,我感觉在国内来看 KAWS 的影响力会比村上隆更大,不管怎么样,只要在门店搞个大玩偶就很能博人眼球了。」— @ Pro+



选择村上隆:他的艺术商业模式可以同时提高艺术商品和艺术品的价值


Via Martin Raphaël Martiq

「在 OriginalFake 结业后,KAWS 明显将个人重心回归到了艺术本身。虽然我不否认 KAWS 的确已经成为一名商业价值极大的艺术家,但相比从前却更加忠于艺术。村上隆的商业模式值得借鉴,他将艺术品和艺术商品混为一谈,导致后者消解了前者的先锋价值。在这个新模式下,艺术创作所产生的艺术品和艺术运作机制所产生的艺术商品都应作为艺术来看待,关键就是这个『商』字。村上隆认为他所建立的艺术商业模式可以同时提高艺术商品和艺术品的价值。所以如果在探讨市场开拓的情况下,我觉得和村上隆联名更胜一筹,村上隆的热度不低于 KAWS,而且在商业价值方面做的更棒。」— @ FIEE

「品牌方目前要市场开拓,选择村上隆,会给消费者带来新鲜感,村上隆色彩技巧的运用,温暖的彩虹花和超扁平即视感比局限标志性的 KAWS 更有一番视觉冲击力。」— @ Winkie_棋

「是我的话会选择村上隆来合作。虽然我一直比较爱 KAWS 的公仔,但是说回艺术本身,对色彩的运用村上隆是更有想法的,扁平化的元素也更符合现在对单一颜色高饱和的发展需求。一些标志性 Logo 更容易和自己的想法碰撞出新的东西。反观 KAWS,合作的作品主观标志性过于强烈,很难有属于我的影子。」— @ Jogger_

「那必须是村上隆啊。村上隆的周边产品丰富,品类涉及面广,产品容易引力裂变,且品牌本身主张鲜明的色彩,更容易让大家记住,Logo 本身更正能量。再说村上隆本身也是个做生意的天才嗷 」— @ 鱼小咩

「是我的话,我选村上隆。KAWS 与优衣库的 Tee 让很多人都算是拥有了 KAWS 的产品,有点烂大街了,相比之下太阳花还没到那个程度。物以稀为贵,更不用说拥有「艺术品」属性的事物,很多人会选择新的,稀少的东西。此外,村上隆的太阳花、熊猫的形象都很有辨识度,现在人们消费更多是为了各种 Logo,且二次元文化越来越受欢迎,这些都会刺激作为消费主力军的年轻人进行消费。」 — @ ₩₩

Via Christies

看起来读者们对于「合作选村上隆还是KAWS」做选择的话题里各有看法,并都可谓是有理有据。而从评论中探究起来,我们亦不难发现在 KAWS 与村上隆这两位艺术家身上,包括受众群体、艺术商业化发展过程等方面所具有的相似性。借着此次话题,倒也不妨与各位一起来聊聊关于这两位艺术家之间遥相呼应的故事。



纽约与东京,两人的艺术生涯的起点


Via OBSERVER

现居纽约布鲁克林的 KAWS,从小生长在新泽西州,当谈到自己在家乡的童年时光,KAWS 曾说起过:「小时候我不怎么喜欢阅读,但喜欢看漫画,而相对于逛画廊,那时我对于找个能滑滑板的地方更感兴趣」。

就这样,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插画学毕业的 KAWS,并没有成为「中规中矩」的画家,他在 1990 年代初以涂鸦艺术家的身份在纽约「出道」,并将自己热爱的「卡通美学」融入于涂鸦作品之中。现今最被世人所津津乐道的故事之一,便是 KAWS 在这时期曾专注于在夜晚悄悄将城中公交候车亭的广告海报拿出来,并在一夜间完成设计,在早晨将海报放回原位的涂鸦方式,这种在公共空间内发生的涂鸦艺术形式,让 KAWS 的知名度在短时间内迅速上升。

转至 90 年代后期,KAWS 踏上了改变自己人生的一次日本之旅。在东京,他通过朋友介绍,前往了 NIGO® 的工作室,把一本满是自己作品的画册送给了这位主理人,并就此与整个里原宿结下不解之缘。随后无论是与 A BATHING APE®、Bounty Hunter、UNDERCOVER,亦或 MEDICOM TOY 的联名,都曾在里原宿潮流中描绘出了重彩之笔。乘着潮流文化的东风,这位艺术家甚至在 2006 年和 MEDICOM TOY 合力于青山开设了品牌店铺 OriginalFake,而他的艺术作品也进一步被广泛的大众群体所熟知。

Via sniffingeurope

后面的故事不过多赘述,大家都亲眼见证过,我们在近些年看到 KAWS 在艺术及潮流市场中的价值逐年暴增,其打造潮流限量产品的热议与 KAWS 作为艺术家的声誉亦相互重叠上升。谈及到 KAWS 特别之处时,最不可忽略的无非两个方面,一是 KAWS 最初活跃于街头,作为涂鸦艺术家的街头文化属性。无论是其在里原宿实现了在街头服饰领域的重大突破,与 Nike 合作打造经典鞋款,还是其后的时间 KAWS 与 Hip-Hop 领域所建立的紧密联系,都为他带来了多方向拓展的机会,并共同成就着 KAWS 身为艺术家且与街头文化紧密相连的特征。

Via sniffingeurope

此外,与大多数艺术家通过和画廊合作、寻找利基市场建立收藏家基础并最终吸引更多普通观众的关注这种「自上而下」的传统模式大相径庭,KAWS 最初从街头涂鸦走入潮流领域,在商业世界中取得成功并通过社交媒体赢得广泛关注,也终吸引了高级艺术领域中最权威单位的认可,在他身上所凸显的这种「自下而上」的趋势,无疑有着为艺术领域指出崭新方向的深刻意义。

幼时的村上隆 | Via CNN

在同时代的东方,另一位艺术家村上隆的审美意识也深受他幼时身边事物所影响。1970 年代上半叶,日本在二战战败后仍处于复苏重建的状态。

「战争一旦发生,人们就开始思考人类的定义,由此诞生了很多出色的艺术作品。」在不久前《知日》对村上隆的访问里面,他也谈及了对战争与艺术的一些关联看法。战争对村上隆有着深刻的启发,仿如他所成长的战后年代,西方文化与绘画涌入了这个国家,去看画展成为在东京非常流行的消遣方式,于是每个星期天,村上隆的父母都会带年幼的他去看油画,村上隆回忆起来却说:「我对此感到厌恶」。

尽管对传统日本文化和欧洲艺术都有较早的认识,上中学后的村上隆却开始沉迷于日本漫画,并成了一名不折不扣的「宅男」,这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村上隆的作品大都与御宅族文化有所关联。而在东京艺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学习了日本传统绘画后,村上隆在 1994 年凭借亚洲文化理事会的奖学金前往纽约,开始涉足高级艺术领域。

Via CNN

被美国艺术市场和画廊体系的压力所包围,在那里的他意识到要想在西方世界取得成功,就必须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强日本传统及流行文化的联系。于是,将在当代艺术中融入他的「日本文化身份」,成为了村上隆艺术生涯的最根本性突破。

在艺术评论中,多多少少会有人把 KAWS 和村上隆奉为 Andy Warhol 和 Roy Lichtenstein 的「后继之人」,这是因为两人均以流行文化形象作为基础,并持续强调了艺术与情感上的联系。但其实两人最大的不同也体现在了艺术作品之上。

村上隆的早期作品 MR DOB | Via TAKASHI MURAKAMI

回溯千禧年之际,村上隆策划了「Superflat」集体展览,从江户时代木版画的浮世绘到「卡哇伊」风格的漫画作品,这个展览展示了日本视觉文化的方方面面。更重要的是,在展览中村上隆提出了他的超扁平艺术宣言(Super Flat Manifesto)。这个理论强调了日本视觉文化从传统绘画到当代亚文化中持续蕴含的「平坦性」。村上隆认为无论是在社会文化亦或美学之上,日本都是「扁平」的,而在二战后日本文化困境之中所诞生的,便是将日本传统艺术与日本当代流行文化结合所创的超扁平艺术风格。

村上隆艺术展《Takashi Murakami: The 500 Arhats》 | Via Takayama Kozo,Mori Art Museum

村上隆也在同年发表了历史性的论文《日本超扁平艺术理论》,通过对于日式传统版画技术与日本漫画之间的联系,日本近代史以及对御宅族文化所进行的大量研究,村上隆提出了颠覆性的观点,他认为日本当代超扁平艺术形式与二战后日本的时代背景息息相关,日本当代对于可爱文化、拜物教现象及御宅族文化的痴迷是在美国对日本发射原子弹及进行战后控制这一历史环境下的产物,这类日本亚文化的背后实则蕴含着恐惧和愤怒的意象。

超扁平艺术理论很快席卷艺术界,并曾启发了整整一代日本当代艺术家。作为超扁平艺术风格的奠基者,村上隆的作品亦不断汲取着从漫画、御宅族,及各类日本流行文化中的养分。

Via KAWS

其实当村上隆的《超级扁平宣言》在西方艺术领域掀起波澜之时,也正是 KAWS 在千禧年间于里原宿开启潮流之旅的时候,这让两人艺术生涯的重要转折时刻存在着绝妙的重叠。虽然与村上隆的超扁平艺术风格不同,但同样喜欢漫画的 KAWS ,他的作品并不像村上隆那般有着隐喻及过多批判态度,反而是在一定程度上将积极的信号传达给了「处于焦虑」的千禧一代。KAWS 虽与村上隆一样汲取着流行文化的养分,不断将辛普森一家、米奇、蓝精灵亦或海绵宝宝这类卡通形象作为「采样」的对象,但其作品中不同艺术形式的重新混合则更多反映着当代文化的大融合特征。



如何将商业与艺术结合


UNIQLO UT x KAWS |Via KAWS

谈及两人的共性,在艺术商业化的进程上最是显著。很少有艺术家会比他们更懂得如何将艺术进行「高低结合」,塑造并打通整个商品金字塔中对应的各种消费水平。他们也懂得如何在商业市场中获利和自我宣传,且两位艺术家对待艺术商业化所采用的策略也十分类似。

纵观两人的艺术商业化进程,村上隆在 2000 年代末便与 Marc Jacobs 任下的 Louis Vuitton 进行过合作,在艺术商业化的路上,村上隆的态度一直显得十分开放。村上隆表示,在面对资本的状态下他只会点头回应,在这一方面,他表示十分费解为何日本的艺术家们对「资本」的态度显得如此顽固。

这些年间,村上隆大大小小的展览可谓多不胜数,周边产品随着各种展览像「流水作业」般的生成、贩卖了起来。近年,村上隆更涉足了像 Complex Con 这样的潮流线下项目,进一步拓宽了艺术商业和目标人群的既定界限。

另一边厢,KAWS 也在近年来拥有了与 DIOR 的联名契机,以及苏富比这类拍卖市场的热捧与扶持。在主流市场中的声名鹊起,不仅增加了他们作品对于艺术品收藏家们的吸引力,另外两人更有像与 UNIQLO 这样的平价品牌合作,侧面证明着他们在大众市场所呈现的「高接纳程度」,也是两人基于流行文化的各种艺术创作后,重新被流行文化本体所吸纳的结果,撇开艺术风格而言,在创作方向的维度上两人可谓十分相似。

Via TAKASHI MURAKAMI

从千禧年开头就成立自己服饰品牌的 KAWS,有着与众多潮流及时装品牌的合作,也在持续推出着玩偶等各类周边。而村上隆的周边种类就更多了,从微型雕塑、T 恤、钥匙链、毛绒娃娃,到大家所熟悉的太阳花挂件,艺术周边商品几乎无孔不入。这两位艺术家的作品几乎都触及到了从奢侈品到平价的所有价位,他们将高级艺术藏品与艺术周边商品的界限模糊的同时,他们的作品在高低消费水平群体里也都有着对应的商品进行铺盖,并具有高度的流通性和二级市场效应。

正是这种足以将金字塔从上而下都能打通的能力,使得 KAWS 与村上隆的艺术似乎比任何其他艺术家都能被新一代消费者所接纳与喜爱,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也正是 KAWS 与村上隆所共同拥有的受众群体。截至发稿时,KAWS 在 Instagram 上拥有 285 万粉丝,村上隆拥有 183 万粉丝,不仅粉丝众多,带有#KAWS 或#Murakami(村上隆)标签的图片发布数量,也都远远超过了 Jeff Koons、Damien Hirst、Jean-Michel Basquiat 等知名艺术家,可想而知两人在社交网络上的活跃程度,最典型及印象深刻的例子,莫过于村上隆的「招牌笑容」吧。

Via mission

或许在看过上述这些对 KAWS 与村上隆艺术生涯的梳理后,会有助于各位对「找谁合作会更好」 这一话题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而对我来说,感触最深的其实是这两位艺术家对于高低艺术的智慧见解,当 KAWS 在中国香港苏富比进行那场轰动业界的拍卖活动前几周,他的充气 Companion 企划刚好来到了这座城市的维多利亚港上,可谓给后续的拍卖活动积攒了高度的人气话题。结果,KAWS 在高价艺术领域和民间都分别以拍卖额及体积的「最大化噱头」同时获得高低领域的瞩目度。但布鲁克林博物馆的馆长 Anne Pasternak 对此曾评价道:「我想这类项目正是 KAWS 对全球视觉文化产生巨大影响的原因,但是 KAWS 不愿尊重艺术领域里的传统制度,这有时会使艺术界感到不舒服。」

当 KAWS 被问及至今是否仍然未被高级艺术这座文化高塔所完全接受时,他亦曾笑着说:「是的,一直以来艺术领域中的传统认知都是你可以是一名商业艺术家,也可以是一名优秀的艺术家,但你不能两者兼而有之。可我年轻的时候,不会去美术馆,我不会有「这是艺术」、「这不是艺术,这是商业」、「这个才是高级艺术」这种认知分类,在我看来,艺术的目的是与人交流和接触,并自行选择通过哪一种渠道进行,这便足够了」。

自小在东京长大的村上隆也曾这样说:「对我来说,艺术并没有什么高低等级之分,就比如我认为漫画同样是精美的艺术品,我相信所谓的高级艺术与商业艺术的价值是相等的,而不是高低不同」。

KAWS 与村上隆都在模糊着商业与艺术之间的那条界线,他们的艺术方法跨越了不同领域,并充分表明着这些类别的非孤立性。他们的利基受众可能最初是通过流行文化或时尚潮流认识到了他们,而后才对艺术产生了兴趣,但无论如何 KAWS 与村上隆都已站在流行文化、潮流与艺术的十字路口,那个最顺应时代,并注定与年轻一代们相遇的地方。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PERRIER 与村上隆合作,推出限定包装气泡水
探讨最近火热的 BE@RBRICK,免费赢取 Dunk Low「Samba」
从 2017 年开始,Virgil 的合作似乎有点数不过来了…
KAWS 推出全新「WHAT PARTY」系列玩偶
远离地球繁嚣,《KAWS:HOLIDAY SPACE》登陆太空
时尚 . 生活 - Aug 17 by Myk
同时推出太空站独家特别版 11.5 寸公仔。
KAWS 宣布即将带来 KAWS:HOLIDAY 新企划
生活 - Aug 14 by Lin
8 月 17 日上午 10 点正式揭晓。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