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第七届 LVMH Prize 青年设计师大奖公布了今年决赛的入围者,来自欧亚非三大洲的八名设计师从近 2,000 名的申请者中脱颖而出,共同角逐 30 万欧元的奖金和 LVMH 集团一年的专业指导,最终的优胜者将在 6 月 5 日揭晓。

在这八个单位的设计师当中,包括了一些已在媒体和零售层面小有声望的力量,同时也存在着较为新锐的学院派,而另外一点值得关注的是,八位设计师当中有六位是将可持续和地域文化作为其品牌核心元素出现的。当然,这并不是什么新潮的发现,对多样性文化及环保理念的推崇,是行业近年以来的显著趋势。今回的主题也并非放在可持续或地域文化上,而是以 LVMH Prize 在内的时尚类新人奖项为切入点,探讨这些旨在挖掘行业未来力量的奖项在当下的意义。

2020 LVMH Prize 决赛入围者 | Via Instagram

互联网大潮席卷全球业态的这段岁月里,各领域的规则均遭遇着不同程度的冲击与重塑,零售模式的迭代,信息交互的便捷,一系列由浅至深的改变清晰可见。对时尚领域而言,其中最大的变数则为行业话语权开始有了自上而下的挪移。在网络世代崛起前的漫长时光,媒体所辖的杂志与报刊是公众得以了解时尚的唯二入口,权威媒体的观点与选择甚至在一定层面上决定着品牌的发展路径。设计师创造作品,编辑负责发掘和推广,而品牌借助平台曝光进驻更多的零售商,这样一套相当于闭环的运作系统存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Via Highsnobiety

然而伴随着互联网兴起,社媒涌入,在品牌和消费者之间起到桥梁作用的媒体不再是必须的选择。社交媒体环境下,品牌方能够以更直接的方式接触到用户,筛选信息、甚至解读信息的权力来到了人们自己手中。媒体的传播、引导意义受到很大程度的稀释,由此形成了类似于「去中心化」的行业态势。这一理论在官方定义中如此概述:互联网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社会关系形态和内容产生形态,是相对于中心化而言的新型网络内容生产过程。而将其放置在时尚行业的语境,则为任何品牌、消费者都是一个节点,同样可以成为一个中心,任何中心都不是永久的,而是阶段性的,任何中心对节点都不具有强制性。

LVMH Prize 在内的时尚类新人奖项,往往代表着行业内一批拥有话语权人物的前瞻选择,而上述提及的去中心化就波及到了这一方向,一些设计师甚至认为,已经没有必要通过此类的奖项评选来获得行业的认可,虽说这仅仅是部分的言论,却也真实体现出了权威的弱化。如何在此境况下保有奖项评选的必要性,成为了需要思考的要素。



新锐时装设计师的摇篮


自 2013 年 11 月 LVMH Prize 正式启动后,这一奖项始终在为行业输送着新鲜的血液,除了最为人熟知的主项,即青年时装设计师奖外,LVMH Prize 还下辖了两大类别,分别为 KARL LAGERFELD 奖(原特别评审团奖)以及毕业生奖。前者将收获 15 万欧元的奖金及一年的集团帮助;而后者面向的则是当年度在时装院校毕业的学生,三名获奖者和学校分别获得 1 万欧元奖金,并有机会在 LVMH 麾下品牌的设计团队工作一年。

Via Bureau Betak

纵观这一奖项历史,在目前只承办了七届的情况下,确实以颇为前瞻的眼光发掘出了时代青睐的设计师,2015 年的决赛入围者 Demna Gvasalia 与 Virgil Abloh 现已跻身时尚行业的金字塔尖,同年的 Jacquemus 与 Craig Green 也当属业内翘楚。七年时间,它之所以能够得到业内人士的首肯,在于 LVMH Prize 的视野以及对新锐设计师的帮扶程度。优胜者收获的财富并非是数目不菲的 30 万欧元,LVMH 集团一年的专业化扶持方为关键,从品牌企业化管理到形象打造,从采购、生产、分销到后续的商业化推广,新人设计师在创立品牌后会面临到的困境,均会在集团的指导下度过。一年的时间或许并不足以建立起完备成熟的品牌机制,但耳濡目染下形成的思维方式会在后续成为永久的财富。

LVMH Prize 之外,另一大时尚类大奖 ANDAM 则有着更为悠久的历史,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时尚行业仍然是一个较为独立的领域,集团化的商业触手此时还未大面积的辐射到此。ANDAM 有着极为纯粹的文化性,对新锐创意人群的帮扶是其唯一的诉求所在。1989 年,创始人 Nathalie Dufour 在法国文化部与 Defi Mode 机构的支持下成立非盈利组织 ANDAM,每年举办一届面向新人设计师的评选,年度获奖者将赢得 25 万欧元(成立初期,现已增加到 43 万欧元)的奖金、专业指导,以及拥有在巴黎时装周上展示的机会。有着两大背景加持以及巴黎时装周的背书,ANDAM 被公认为时装设计领域的权威认证,同样是青年设计师迈入行业的重要推力。

Nathalie Dufour | Via The Garnered

值得一提的是,ANDAM 的成立与设计师 Martin Margiela 有着直接的联系。设计师在此后回忆时曾提起,1989 年 3 月,Nathalie Dufour 在他的第二个系列中,被一件由破碎的盘子组成的夹克打动,使她坚定了创立 ANDAM 的决心。而 Martin Margiela 也成为了首届大奖的优胜者,那笔奖金帮助他完成了全部由回收材料制成的 1989 秋冬系列。此后包括 Viktor&Rolf、Christophe Lemaire、Jeremy Scott 在内的设计师先后通过 ANDAM 被业界所熟知。

Martin Margiela | Via WWD

面向新锐时装设计师的大奖在进入千禧年后发展的更为迅速,种类繁多,而文初提到的由社交媒体引发的效应,同样波及到了该类奖项评选的权力体系,人们获悉新兴品牌的信息渠道不再单一;另一方面,当下的时尚领域已发展成为了价值超千亿的庞大产业,时装从审美主导的文化产业上升到整体的社会产业,这样的改变也促使着时尚奖项评选进行着思考。



时装设计的社会化影响


由日本作家川村友仁夜撰写的《巴黎时尚界的日本浪潮》曾有过这样一段描述,「服装设计师这一职业,往往在时尚的社会学研究当中是被忽略的,编辑、学者对著名设计师进行讨论时,通常将后者视为具有特殊才华和天分的艺术家,关注的焦点聚焦于设计师生平、背景及作品本身」。

这样的做法本无可厚非,是源于时装产业的既定特性决定,然而这也会导致行业逐步偏离社会性的框架,任何一个具备社会属性的行业,都不会是孤立存在,对于时装作品的分析,应当首先关注其社会属性,其次才是作品细节。LVMH Prize 在这一点上也曾被一些批评家质疑,他们认为在具备行业顶尖的前瞻视野后,奖项的可持续性表现如何?奢侈品品牌分析师 Ana Andjelic 在谈到 LVMH Prize 时表示: 「如今,设计并不是一个品牌的立身之本,他们需要奖励的是先进的观点」。通过近些年 LVMH Prize 的入围名单,人们能够看到从设计师到评选方观念的转变,以 2019 年大奖的优胜者 Thebe Magugu 为例,也许更为直观。

2019 年 3 月,LVMH Prize 公布了第六届大奖决赛的入围名单,南非设计师品牌 Thebe Magugu 与尼日利亚的 KENNETH IZE 成为了历史上唯二进入到最终角逐的非洲时装力量。以约翰内斯堡为中心,Thebe Magugu 将时装作为媒介展示着南非地域文化的精髓,也揭露着国家社会层面的境况。

2018 秋冬系列名为「Home Economics」,设计师以发生在约翰内斯堡的一宗女性谋杀案为背景,揭露了南非社会存在已久的性别暴力。根据事故核查网站 Africa Check 的数据,在 2016 年每四个小时就有一名妇女在南非被杀,全球每年遇害人群中女性占比为十万分之 2.4 ,但南非的比例却是这一数据的四倍。系列单品中镁紫、高碱性粉红以及亮硫酸的化学色系使用,隐喻着南非女性身处的敌意现状,平面设计师 Phathu Nembilwi 创作的插图《Girl Seeks Girl》传递出 Thebe Magugu 的意愿, 绵里藏针的尖锐在这一刻尤为显现。

Girl Seeks Girl》 | Via Thebe Magugu

2019 年 2 月,伦敦国际时装展,品牌 2019 秋冬 African Studies (非洲研究)系列亮相。现场搭建的装置中,颁布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南非国家宪法与身穿季度服饰的假人模特一并出现。Magugu 在表达对于国家敬意的同时,也开始了身体力行的实践,由 Magugu 牵头创立的《Faculty Press》(教育出版社)杂志与当季秋冬系列一同面世。

《Faculty Press》Magazine | Via VOGUE

关注南非青年一代的声音,并从中汲取营养,推动南非文化发展,杂志的首刊内容主题使用了 2019 秋冬系列名臣 African Studies。在谈到创立杂志的初衷时 Magugu 说道:「南非有太多的人在他们各自的领域内做着重要的工作,但却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关注度,这样的现状会使他们感到厌倦和灰心。我希望 Faculty Press 能够解决这个问题」设计师本人也坦承,在他迄今所取得的所有成就中,《Faculty Press》是他最为自豪的,「这不是关于我个人,这是关于国家每个人聚集在一起向人们展示当代南非的崭新面貌」。

古往今来的艺术变迁史中,有着太多名垂千古的伟大作品,它们之所以能够流传至今,与其深刻的时代性有着显著的关联。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毕加索的《格尔尼卡》等,他们是时代的记录者、批判者甚至颠覆者,而他们的作品也代替自身表达了对所处时代的社会态度。任何艺术形态的发展或许都会经历从表象到本质的阶段,现代时尚似乎正在迎来这样的时刻,时装成为继文学、绘画、戏剧、音乐等艺术形式之后又一大能够直观反映社会现状,并以此达到警醒世人的力量。我们可喜的看到,行业中的新兴设计师在这一方面有着十足的担当,LVMH Prize 与 ANDAM 此类奖项的评选规则也借此发生着改变,对时装的分析,应当首先关注社会属性,其次才是作品细节。

我们无法评断去中心化的现象究竟是好是坏,它代表着互联网发展进程中不可逆的趋势。在每一个人均有资格进行评论的时代,行业的领导者需要,也必须承担起有价值的前瞻性选择。它不仅仅关乎着美丽、创意、前卫,它同样包含着人文、社会、未来。

奖励最先进的观点,而不是最漂亮的衣物。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2020 LVMH Prize 大奖正式公布决赛入围者及评审团新人
时尚 - Mar 10 by Allen.Xue
Stella McCartney、Rihanna 与 Virgil Abloh 加入评审团。
LVMH 取消 2020 Prize 大奖赛鸡尾酒会
时尚 . 生活 - Feb 27 by Allen.Xue
新冠疫情持续影响行业。
2020 LVMH Prize 大赛正式公布入围名单
时尚 - Feb 14 by Allen.Xue
20 位时尚界新锐力量将在 2 月 27 日亮相巴黎。
第七届 LVMH Prize 青年设计师大奖赛已开放申请
时尚 - Dec 2, 2019 by Allen.Xue
今年的参赛申请能否打破 2019 年的记录呢?
为缅怀 Karl Lagerfeld,LVMH Prize 更名奖项名称
时尚 . 生活 - Aug 29, 2019 by Leahli
首次少了时装界的凯撒大帝坐镇。
LVMH Prize 2019 决赛入围者公布
时尚 - Mar 27, 2019 by Viki.Huang
最终获胜者将于 6 月宣布。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