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UiTS》这本杂志,以其时尚街拍作品闻名了整整 20 年,它曾象征着日本最前卫的青年文化,也是日本小众文化着装得以被世界所认知的重要推手之一。但就在三年前,当这本杂志的创立者青木正一留下「街上已经很难找到值得拍的人了」这句话之后,便宣布了杂志的停刊,这份骤然而止曾让不少人倍感遗憾。

Via Instagram@fruits_magazine_archives

不过三年过去之后,青木则在近日表示出了复刊的打算,他说:「大约在一年前,我们在原宿街头开始发现新的风格正在不断出现的迹象,这可能与 Demna Gvasalia 和 Virgil Abloh 这样的设计师为时尚领域打破僵局有关,而这些新的着装风格已经演变为了『适合《FRUiTS》的东西』,今年我将专注于将《FRUiTS》重新发行的事情上」。

看起来,未来一段时间我们极有可能会与这本具有开创性的杂志再次见面了(或者以不同的方式)。有一说一,《FRUiTS》最光芒四射的时候,也许现在的很多读者都还处于年幼期甚至还没来到这世界上,对于日本原宿文化的记录与推动,这本杂志的功劳也不比那些为人熟知的原宿品牌少。



原宿街头时尚开端以及《FRUiTS》的诞生


1966 年原宿族 | Via 朝日新闻

仿佛是经过了时间的温煮般,从二战后之后,原宿一带数十年间一切都在不停地发生着变化。

日本人的“美式生活”,在美军进驻之后被加速实现。东京大空袭过后,位于山手线原宿站旁边的代代木公园曾经是驻日美军的宿舍区域,称之为 Washington Heights 。这里可以说是建设在东京里面的「美国」一样,从食宿穿衣到娱乐方式都充满了美国的气息。这里的居住环境(建筑)、商店货品(衣服)以及娱乐文化(运动、音乐)对日本的年轻人来讲,里头都蕴含着一种「未来生活」般的启示,也为表参道、神宫前一带的发展以及原宿族、竹之子族等年轻人文化社群的萌芽提供了土壤,年轻人向往的美国文化随处可见,大批喜欢嬉皮、摇滚的亚洲面孔开始在这里聚集,催生出由亚洲面孔演绎的美国流行文化。

80 年代 Plaza Harajuku 街拍 | Via OMOHARA photo exhibition

一直发展到 90 年代,大家熟知的一点是,这个时期藤原浩已经从海外带回了 DJ 以及 Hip-Hop 音乐,也有了向 Stüssy 模仿出发的 Goodenough,随后由于一大批服装品牌的诞生,被称为「里原宿」的区域和文化也逐渐形成。

与里原宿早期知名人物特别钟情于朋克文化不同,整个原宿地区对世界青年文化的涵盖可谓更为广泛。表参道、神宫通和竹下通等路段也已经成为了东京最有名的商业旺地,从 Rocker、朋克、竹之子族、Para-Para 再到 Lolita 、Decora 等等,这些区域就像百花齐放的青年文化大熔炉一样,汇聚了各种各样打扮时髦的年轻人。从 80 年代开始,原宿街头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前卫且具创造性的时尚打扮,他们会选择时装设计师出品的精致剪裁服装。但来到 90 年代,从头到脚五颜六色的年轻人已经是随处可见了,在东京原宿的年轻人和在英国喜欢锐舞文化的前卫青年在着装打扮上基本没有太大区别,反而,在糅合 Cosplay 、Lolita 等文化之后甚至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青木正一| Via omoharareal

青木正一,是少数几个意识到这是属于日本街头时尚变革开端的人,他深觉应该抓住这场时尚变革的机遇,于是在 1997 年,记录街头时髦青年打扮的《FRUiTS》便横空出世。

这位「半路出家」的摄影师,早在 1986 年就曾创办过一本名为《STREET》的杂志,那些年间,以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为代表的设计师们正凭借着强烈的自身风格成为日本时尚的代表。这本《STREET》则是以刊登伦敦和巴黎街头的时尚街拍,以将来自海外的时尚传播给日本作为买点。

但《FRUiTS》的主要拍摄对象则是在原宿一带街道的青年,每页照片上会附有对拍摄对象的简要介绍,包括她们的年龄、职业、所穿品牌的描述,再添加上一些描述风格灵感的「时尚要点」,和日本人的生活一样,是极为规律性的杂志排布方式。

Via Instagram@fruits_magazine_archives

如今看来,这本杂志就像长篇的平面纪录片一样,保存着从 90 年代后期开始东京素人青年的时尚历史轨迹。



百花齐放的原宿青年文化着装


虽然排布极为一致,但每一期都会令人感到耳目一新,因为《FRUiTS》中所呈现的着装风格,它们区别于时装界的主流风格,仅限在原宿地区所诞生的时尚青年文化。

这其中有着当今大众层面所相对熟悉的风格,比如刚刚提及的受维多利亚时代所影响的 Lolita、以及受到泡沫经济与消费主义夹击而产生的 Gyaru(辣妹文化),也有着诸如 Decora 这种以 80 年代卡通人物为灵感,服饰上附有 Hello Kitty 和蓝精灵等配饰,再搭配上 Mary Jane 或 Dr. Martens 的穿法。还有 Dolly Kei 这种模仿古董娃娃,看起来有点像东方吉普赛的风格。更有从原生文化中分支出的各种糅合风格,例如融合了哥特与洛丽塔的独特穿搭。在千禧年前,你甚至还能看到近年被反复提及的 Y2K 端倪,年轻人对新千年的无限期待,完完全全地反映在他们身上的服饰当中。

这些属于原宿的街头风格在那个时代进行着巧妙且不受限制的混合,它们独树一帜的一面都被青木正一的《FRUiTS》完整记录了下来。

Via Instagram@fruits_magazine_archives

成立后不久,《FRUiTS》这本本应属于小众亚文化群体的杂志,通过独立书店获得了国际发行,并立即受到了全球范围创意群体的追捧。甚至引起了著名艺术出版社 Phaidon 的注意,发行了高品质的写真集,从而巩固了《FRUiTS》作为原宿文化中重要组成部分的意识。

而《FRUiTS》在影响着全球对日本青年文化认识的同时,在那个还没有社交媒体和 Blog 的时代里,也曾为东京以外的无数人带去启发,并持续影响了世界上许多其他出版物和时尚风气的诞生。



原宿时尚的「没落」


关于《FRUiTS》的衰落则与原宿街头时尚的下坡有着直接的关联。早在千禧年初期,《FRUiTS》就曾经历过不短的「黑暗时期」。以 Phoebe Philo 为代表的设计师们为时尚带来了极简风潮,尽管对于主流时尚领域来说这是设计水准极高的一段时期,但当原宿街头的人们倾向于为衣服做减法而非加法时,这显然不是《FRUiTS》所期望的。

在很难找到符合标准的街拍对象情形下,艰难维持了几年时间,直到原宿时尚在 2009 年起又经历了一次回春,《FRUiTS》才得以喘息。可惜的是,待到 2015 年以后,《FRUiTS》所引以为傲的独特风格又再次成为了「稀有物种」。我们并不能够断定原宿街头上那些独特风格衰落的确切原因。但在青木看来,这与原宿已成为海外游客打卡胜地,区域内游客数量激增,以及快时尚开始在日本愈发流行等因素都有着极大的关系。

Via Instagram@fruits_magazine_archives

事实上,如果你今天来到原宿,已经很难遇到穿成 90 年代《FRUiTS》杂志上那些色彩斑斓样子的年轻人们了,可能更多见到的,是慕名前来原宿地区购物的「青年时尚游客」。

当然,这并不代表原宿,甚至东京已经失去了它独有的时尚感。与大多数地方相比,创意时尚在日本仍是其文化中重要的部分,且原宿街头还有着很多穿着考究的人,只不过敢于「突破界限」的人已经不那么多了,大家都更喜欢那些不太狂躁且柔和的着装打扮。

随着代表一时的原宿街头着装风格人群的锐减,《FRUiTS》的停刊也就不足为奇。但停刊三年后,青木又决意复刊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就像刚才所提及的一样,青木曾经认为,涌向原宿​的大量​游客是造成锐减下降的原因之一,但现在的他则认为游客们已有了与之前相反的作用。他说:「在很多新兴设计师的影响下,游客们也已提高了他们的时尚水准」。当下随着快时尚的没落与全球范围内街头潮流的兴起,越来越多有趣的东西正在萌生,这让原宿的新风格再次有了增长的迹象。这些都是《FRUiTS》能够拥有优质内容的前提。

Via Instagram@fruits_magazine_archives

另一方面,尽管在很多年间原宿地区的街头风格都显得岌岌可危,但原宿的优势仍然存在,无论是青年文化着装的小店、街头服饰店铺还是奢侈品牌的旗舰店,日本许多最有趣的精品店都在坐落在这个地区上。这意味着它实际上仍处于时尚中心的地位,并能持续吸引时尚爱好者和创意人士的前往。一些特别的青年文化着装风格似已消失,但属于原宿的街头时尚其实从未中断。这些都足以让青木对于复刊产生信心。

Via Instagram@fruits_magazine_archives

不过,他最需要顾虑的或许仍是网络时代所带来的冲击,尤其对于时尚街拍类刊物来说,当下的时尚格局早已与二十年前大有不同,随着智能手机的自拍功能和社交软件的广泛应用,更多的年轻人所习惯的是在线上分享和观看街拍时尚内容。

青木对这样的现状也已了然,他也早已为《FRUiTS》建立了与新一代人沟通的 Instagram 帐户,他说:「今天的时尚媒体与我刚创办《FRUiTS》杂志的那会儿已大不相同。在数字媒体时代,出版纸质刊物已经远远不够了,所以我需要深入思考如何适应」。毕竟,对于时尚搭配的分享而言,社交媒体的即时性相对于定期出版的纸质刊物具有着极大优势,当今天在原宿街头出现的打扮可以在下一秒就上传至 Instagram 时,又有多少人愿意等待一本需要制作许久的杂志呢?仅凭着众人对于杂志的怀旧之感,似乎还远远不够,青木能否真的找到适合《FRUiTS》的生存方式,这个答案只能由这位曾经见证那个时代的记录者亲自揭晓了。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2019 INNERSECT 型人街拍 VOL.1
现客视点 . 时尚 - Dec 7, 2019 by Claire.Xu
爆款越来越少,想法越来越多。
听歌那么方便,为什么还要去音乐节现场?
现客视点 . 时尚 . 生活 - Nov 6, 2019 by Claire.Xu
上海麦田音乐节上,我们捕捉了一些亮眼的年轻观众问了问感受。
年轻人如何评价今年的上海时装周?
现客视点 . 时尚 - Oct 22, 2019 by MEL.
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为何还要现场看秀?
时装周期间,Phil Oh 镜头下的米兰街头风格
时尚 - Sep 21, 2019 by Allen
印花点缀稳重的底色。
若时装不再区分性别,你能接受吗?
现客视点 . 时尚 - Mar 13, 2019 by Liz Gioro
“无性别时尚” 到底是什么?
势在必行的“可持续性”时尚,到底是什么?
现客视点 . 时尚 - Mar 3, 2019 by Liz Gioro
伦敦时装周抗议事件的些许思考。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