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 年,美国新墨西哥州首府圣达菲市,Edward Land — 宝丽来品牌的创始人,正与他的家人在此度假。Land 为三岁的女儿拍摄了一张照片后,女孩儿便问道为什么不能马上看到这张照片。可是在当时的年代,照片的生成必须经过一系列专业化的处理,而这一过程大致需要几天的时间。就是出于家人无心的一问,促使 Land 萌生出了一个「即时摄影」的概念,并自此开始了这一方向上的研发。

Edward Land | Via Life

这是宝丽来品牌历史上一段耳熟能详的往事,没有看起来那么轰轰烈烈,没有想象中那样动人心魄,即时摄影的诞生源于家人的一次真实诉求。而宝丽来品牌,或者说胶片摄影,也恰恰得益于这一份真实。1947 年,举办于纽约市的美国光学协会会议上,Land 首次公开展示了即时摄影的概念和产品,一年之后,初代拍立得相机正式问世,一场属于摄影领域的革命性改变正在大踏步前行。

Via Dangoldin

时过境迁,摄影技术更新迭代的迅猛增长,早已在无形之中改写了行业的些许规则,胶片摄影那一种斟酌再三过后方才按下快门的仪式感,渐而被数码拍摄、智能手机拍摄,以及盛行于当下的修片手段取而代之。面对如此的冲击与颠覆,宝丽来在过程中确有些力不从心,但始终保留的那一份真实,彷若时代洪流中的财富,坚守着彼时的初心。

也正是这一点,让宝丽来从 1937 年创立至今都与艺术之间达成连结,并汇成了品牌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大篇章,其真实的秉性吸引着众多艺术大家投身于宝丽来的胶片创作中,无形之间也为品牌赋予了一抹艺术的气质。



Andy Warhol —— 以镜头审视人物


Andy Warhol | Via i.D

Andy Warhol,波普艺术大师,他与宝丽来的故事可以追溯到上世纪 60 年代。1962 年的 11 月,Warhol 在纽约举办个人的波普艺术展览,在展后的派对上,他穿梭于各大社交名流之间,用宝丽来相机捕捉着他们在现场的一举一动。而在其后的 1970、1980 年代,Warhol 更拍摄了大量的名人肖像作品,宝丽来的镜头成为了他的社交语言,记录着一批又一批公众眼中的明星。

「每个人都打扮得很相似,行为表现也是如此,这样的情况正在愈演愈烈」。真实镜头下一张张名人的面孔,是 Warhol 留给摄影艺术的赠礼。他最为青睐的机型是 1971 年出产的宝丽来 BigShot 相机,虽然在 1978 年即告停产,但 Warhol 却一直在坚持使用,直到 1987 年离世。

Andy Warhol 宝丽来作品 | Via My modern met



David Hockney —— 现代主义手法的摄影拼贴


Jerry Diving | Via creativeboom

曾经出现在 Warhol 镜头下的画家 David Hockney,同样是使用宝丽来创作的艺术家一员。值得一提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Hockney 对于摄影的态度始终有着一定抵触心理,对摄影能够创作复杂艺术的能力表示怀疑。直到 1982 年策展人阿兰·萨亚格去到 Hockney 家中做客,将一些宝丽来的胶卷落在了家中,他开始尝试宝丽来胶片拍摄,并且开创了摄影拼贴的艺术形式。Hockney 的拍摄手法颇有些现代主义的韵味,他使用宝丽来相机不断拍摄同一对象的不同局部,再把局部拼回到整体,受到各种内外部因素的影响,照片之间的拼接必然会出现一些偏移和错位,Hockney 利用了这些随机和不确定性,从而使他的拼贴摄影呈现出绘画一般的质感。 ​

David Hockney 宝丽来作品 | Via The David Hockney Foundation



David Lynch —— 游走于现实与虚无之间


Via i-D

美国知名导演 David Lynch 算得上是宝丽来品牌的忠实用户,他对于胶片拍摄的喜爱可谓人尽皆知。在他所创造的美学世界里,充斥着精致、荒诞而又令人不安的氛围,不断游走于现实与虚无之间,与宝丽来的气质可谓相得益彰。在拍摄剧集《双峰》期间,Lynch 与助手时常用宝丽来相机拍摄下片场内的一切,而这一习惯也伴随了他其后诸多的创作,用胶片记录真实存在的画面,用镜头捕捉稍纵即逝的灵感。

David Lynch 宝丽来作品 | Via polaroidoriginals



SLR 680 —— 宝丽来经典拍立得的诞生


Polaroid SLR 680 | Via danfinnen

在各领域的大艺术家纷纷投入到宝丽来的胶片创作中时,品牌对于胶片相机的革新与推动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1972 年,SX-70 机型的诞生被定义为即时相机领域一次飞跃的标志,它真正实现了创始人 Edwin Land 一直以来所倡导的「一步摄影」理念。

SX-70 | Via Wikipedia

而在它问世的 10 年后,也就是 1982 年,宝丽来推出了延续 SX-70 系列可折叠形态的全新单反相机 SLR 680,将 1972 年 SX-70 的功能再度推向了一个崭新高度。从诞生之日起,它一直是即时摄影专家和专业人士的首选,并在其后被赋予了有史以来「最伟大即时相机」的殊荣。不过到了 1987 年,宝丽来便宣告 SLR 680 到停产消息,顿然令不少宝丽来爱好者都感到相当惋惜。

其实在往后的 90 年代中期,日本方面曾推出过 SLR 680 的进阶版 SLR 690,不过始终代替不了部分人对于 SLR 680 曾在 80 年代里留下过的那些美好回忆,对曾被誉为「机王」的 SLR 680 始终留有一份执念。

全黑机身、带有 fragment design 标志的 Polaroid SLR 680 | Via Polaroid

辗转三十余载过去了,情迷于 SLR 680 的朋友终于又盼来了一点希望,这一经典机型借着一个合作企划再一次重归到大众视野里 —— 去年,宝丽来便与藤原浩主理的 fragment design 联手推出了这款经典型号相机,以合作的名义将历史上如此关键的一款老式机器进行二度翻新,并重新推出市场。

fragment design x Polaroid SLR 680 以及周边合作系列在上海 CA$H 店铺的发售现场回顾

上个月,宝丽来更与 fragment design 择址上海市巨鹿路 845 弄的 CA$H 店铺,带来了这一全球限定 100 台的 SLR 680 合作相机发售活动。其中除了宝丽来的企划负责人赤池淳来到现场以外,作为合作方的藤原浩也造访了本次活动,并亲自使用这台 SLR 680 为现场的嘉宾拍照留念。借着此次发售的机会,NOWRE 便与藤原浩以及赤池淳浅谈了一会儿,在二人的回答中探得了宝丽来相机在他们生活里所留有的一些意义。

赤池淳

Polaroid 企划负责人



「 胶片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 」


现下,科技日新月异的进步正在改写着摄影领域的一些规则,比如现如今的手机拍摄,好像缺少了像胶片摄影那样带给摄影师的美学追求,您会有这方面的担忧吗?

尽管现在是数码产品当道的年代,但是胶片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它不像是你传到电脑里的文件,它是实际存在的东西。而且在胶片里面含有银的材质,这一点和数码产品相比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这一次宝丽来和 fragment design 选择了 SLR 680 相机,一定是因为其经典的身份,很想了解下此次对相机翻新的过程是怎样的…

其实这一次相机的二次翻新与日本当地玩老式机车的文化是一样的,把老机器上的一些皮革进行翻新改动,原本机器上的功能与元年的产品一摸一样,这也是我们希望大家拍出来的作品还是和当年的感觉一样。在日本,有很多人热爱机车,他们也是会选择老式的哈雷,在二次翻新的过程中同样不会改动任何机型特有的本质东西。

这次合作的型号 SLR 680 是宝丽来最经典、最好的一款胶片机了,而且这个机型在市面上也已经很少了,变成了非常稀有的存在。


包括此次与 fragment design 的合作,宝丽来近些年在对外合作上的选择非常多元,在选择合作对象时,会着重考虑到哪些方面呢?

在和藤原浩合作前,与 sacai 也有过一次合作,宝丽来会选择在文化、时尚领域有影响力并且与品牌调性相符的人来做合作,目前为止暂时还是在亚洲地区为主。

在与合作对象的沟通上,宝丽来是会给予创作者以自由,还是说在某些方面会坚持品牌的要求。

所有的合作都是联名方给予想法,宝丽来做具体的推动。比如说这一次与藤原浩联名中的一件夹克,是宝丽来当年曾经推出过的一款,和这次的相机是一个道理。


在宝丽来的对外企划中,同艺术家的合作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摄影本身作为艺术分支的一部分,它与艺术之间的连结更多体现在哪方面,您是如何理解的。

大家肯定知道 Andy Warhol 这样的艺术家,他们很多都会使用宝丽来的相机,所以宝丽来不单单局限在与摄影师的合作上,更希望与一些像画家、歌手之类的人物达成互动,品牌也会定期举办以胶片为主题的展览。


年龄稍小的人群大多没有经历过胶片摄影的黄金年代,如今的胶片摄影更像是一种生活方式的抒发,一种对于摄影艺术的执念,而同样的,这种方式也需要有延续和传承,那宝丽来是如何与这些没有经历过胶片摄影的年轻一代沟通的,可以从您个人的角度出发谈一谈。

胶片在亚洲地区没有那么好的氛围,但在欧美地区仍然有很多年轻人专注于胶片领域。在我年轻的时候,藤原浩已经在很多媒体上宣传胶片相机和胶片摄影了,所以我们那一代人知道胶片这个概念或多或少也有着藤原浩的一份传承,所以这一次的联名我们也希望藤原浩能够继续影响到更多当下的年轻人,进入到胶片摄影里去。


在您看来,属于摄影领域或属于宝丽来的经典是什么,不管经历什么样的变化,不管处在什么样的时代,都应该去遵循和坚守的特质是什么。

最好使用、最简单使用的 One Step,这可能并不是宝丽来的经典,但 One Step 的本意就是宝丽来为了让大家都能够使用品牌的相机。

藤原浩

fragment design 主理人



宝丽来是胶片世界里的先锋产物


你以前有用过宝丽来的相机吗?谈谈你的个人感受?

我的亲戚开过一家相机店,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那里工作,所以相机一直与我的生活很接近,而宝丽来就是其中之一。就像 70 年代那些好的旧物会在 90 年代再次流行复苏一样,我记得我也买过一个旧的(相机)来用。

你生活中是否有关于宝丽来相机的记忆呢?

宝丽来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的肖像照,可以即时的创造一组照片,我曾经为许多来家里玩的人拍过肖像,然后把相片照都贴在了墙上,这些照片还一直保存在我家里。

Via Polaroid


你们在合作一开始就决定要用这台已经停产的相机了?为什么呢?

我记得 sacai 和宝丽来曾经推出过一款 SX-70 的相机,我用过,不过那对我来可能比较难对焦,而 SLR 680 拥有自动对焦,会更加容易入门,所以我们选择了这个型号。在这一次的合作里面,宝丽来从世界各地收集回来这款 SLR 680 相机,为这个项目量身定做。这个收集的过程其实比我们想象的要困难,因为这一机型的独特性,这也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了。

科技正在「淘汰」很多东西,但看似也同时在加深一部分人对这些东西的「情结」,你觉得呢?


从根本上说,其实我更青睐一些便捷的方式,所以我很少用胶片机来进行拍摄,毕竟冲洗相片对我来讲十分困难,还得要一个冲洗照片的房间…但宝丽来对我来说它并不是那些传统意义上的「胶片机」,因为它本身就自带了冲洗照片的功能。所以我认为宝丽来简直就是胶片世界里最为前沿的一个产物吧。

从 1937 年至今,走过 80 余载的宝丽来品牌遍尝人世沧桑,它亲历过盛世年华的辉煌,体会过巅峰坠落的暗淡,对于胶片的固执和坚守,成就出一段跌宕起伏的历史。而胶片创作的发展历程,犹如是摄影艺术的进阶之路,带着对每一次按下快门时的虔诚与珍视,一份不太确定的心情,会想着照片的曝光、会想着明暗的细节、会想着焦点的虚实,当这份憧憬变化为最终的实体照片时,我们那一瞬间的记忆也借此封存在了胶片中,这是信息时代所永不能给予的感受。

也许胶片摄影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仍然只能存在于小众的圈层,无力扭转由科技浪潮主导的发展局面。然而宝丽来却代表着一种情结、一种坚守,每一张照片显影后的惊喜,每一张照片无法预测的色彩,与咔嚓的快门响声共同构成了这种拍立得胶片摄影无法被复制、却尽可被言说的真情实感。

PHOTOGRAPHER KC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耳机正在成为 Z 世代的「出街新定番」?
现客视点 . 时尚 . 生活 . 科技 - Jan 19 by KWIZ
能够「凹造型」的,不止 AirPods 。
THE CONVENI 即将登陆台北开店
时尚 - Jan 3 by Liz Gioro
以「便利商店」做为概念。
藤原浩曝光全新 fragment design 合作版本 BeatsX
时尚 . 科技 - Dec 27, 2019 by KWIZ
最值得关注的问题:会市售吗?
「可以借」的闪电,ChargeSPOT x fragment design 联名共享充电宝发布
fragment design x Red Wing 联乘鞋履二次发售日期确定
藤原浩携 uniform experiment 打造「双闪电」中学制服
时尚 . 生活 - Dec 10, 2019 by KWIZ
校服也可以「大玩潮流」。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