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 seekwhite   

要说本周潮流界最大的事件,那必然是英国著名滑板品牌 PALACE Skateboards 首次进军中国,在上海夜店 Arkham 举办为期三天的线下 Pop-up 门店,同时还将会在 11 月 11 日开启天猫旗舰店线上发售。可能不少朋友和我有一样的想法:受宠若惊,毕竟这样的规模在国内从来没有见过。


在这次 Pop-up 中发售的单品,有同步海外一起现身的 PALACE x adidas x Juventus 联名足球系列,以及一些当周单品,甚至还在 10 号发售了中国限定单品(金红色的 Tri-Ferg Logo 设计)。其中最具有人气的「鸭子帽衫」一早就被买空,而三方联名球衣在二级市场上的炒价甚至高达 2,000 元,人气可见一斑。值得一提的是,听说在 Pop-up 开业的前一晚,就已经有粉丝在 Arkham 门口夜排,适逢上海立冬大降温,粉丝们可以说是诚意感人了…

Lev Tanju

而跟随这次 Pop-up 一同来到上海的,还有一众 PALACE 的团队成员,像是大名鼎鼎的 Lucien Clarke、知名滑手 Charlie Young… 以及一直隐藏在幕后的创始人 Lev Tanju。如果你对后面这个名字感到陌生,也很正常,因为 Tanju 并不频繁的出现在社交网络上,他甚至没有自己的 Instagram 账号;也不会像其他成员一样,大量出镜品牌 Lookbook;鲜少在媒体采访中露面… 「我喜欢社交媒体,但是 PALACE 比我更重要。 」—— Tanju 如此说道。

在这次与他的交谈过程中,我也感受到了他与其他主理人的不同:不修边幅的穿着、酒不离手、在 Club 里面蹦的比谁都高… 就像是你会在伦敦碰到的任何一个滑板爱好者一样 —— 普通。

滑板就是一切的开始 | Via Monster Children

Tanju 几乎没有什么正经的工作经历,最光荣的履历可能是在伦敦传奇的滑板公园 Southbank 靠贩卖配件赚钱,他自称一天可以收入 400 英镑(我也想去卖),但显然这不是长久之计。「我那时候都已经 27 了,很难找一份和滑板相关的工作,也没有人愿意雇我,最后我就只能自己做。 」

Tanju 的故事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只是一个喜欢滑板的年轻人,碰到了另外一群喜欢滑板的年轻人,组建起了「PWBC」滑板群体,然后演变成了一个叫做 PALACE 的品牌。在这个「Family」当中,有不少人大家都非常熟悉:走上 LV 秀台的滑手 Lucien Clarke、年仅 22 岁的多面好手 Blondey McCoy(现已离队)。 而 Lev Tanju 就像是一个「老大哥」一样,默默地站在他们背后提供支持,自然的,我们也对这样一位幕后人员充满了好奇。


在早前的一些采访当中,Lev Tanju 表示自己对中国最感兴趣的,是啤酒,所以这次在与他见面之前,我特意为他带了瓶青岛啤酒。晚上近 8 点,Tanju 拎着一袋从便利店买来的各种啤酒,手里拿着喝了一半的喜力,出现在我们面前,看起来似乎还没有从昨天的宿醉中彻底醒过来。带着他的醉意,我们在 Arkham 门口站着聊了近 20 分钟,这可能是最街头的一次采访了…

Lev Tanju

PALACE 创始人



「 喝醉了做设计会更牛逼 」



听说你对中国的啤酒很感兴趣,我给你带了中国的啤酒,你来尝尝。

谢谢!我来的这几天都在喝青岛了哈哈。

你这几年也做过不少采访了,最怕被问到什么问题?为什么?

最怕被问到「你几岁了?」因为我现在越来越老了。


你觉得今天外面来排队的消费者,有多少会玩滑板,猜一猜?

可能有 20%?好像有点低了,应该有 40% 吧?

你相信喝醉酒做设计或者滑板会更牛逼吗?

喝醉了做设计会更牛逼,但是滑板应该不行。喝酒可以彻底释放我的想法,获得更多灵感,因为我需要做一些「Bad Decisions」,可能说「Bad」有些夸张了,但是必须要 Dramatic。

你一开始是在 Southbank 贩卖美国滑板品牌,也可以说是个行家了,那伦敦的滑板和美国的滑板差别在哪里?

英国的滑手更 Raw 一些,他们会有点像美国东部的滑手,但是加州的滑手更喜欢在滑板公园、碗池里面玩,他们没有那么 Raw。



我们的领导是滑板,不是什么企业家



PALACE 今年已经诞生 10 年了,是如何从一个本土小众品牌变成现在这样一个国际化街头品牌的?你会觉得自己很幸运吗?

因为我们永远忠于自己的喜好,而且 PALACE 和任何一个品牌都不一样,我们不会追随别人,只做自己想做的东西。我们代表伦敦 —— 一个很酷的地方,这是 PALACE 的主题,我们比较实在。更重要的是,我们的领导是「滑板」,不是什么企业家。

我每天都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年轻的时候浪费了很多时间,我那时候都已经 27 了,很难找一份和滑板相关的工作,也没有人愿意雇我,最后就只能自己做。我觉得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也很庆幸现在很健康、很快乐,这是最重要的。

自成一派的门店装修风格(从上到下依次为伦敦、纽约、东京、洛杉矶)| Via PALACE

PALACE 的整体风格很独特,从视频到 Lookbook、设计,有一种复古、Low Res 的感觉,店铺又有文艺复兴的味道,为什么会选定这样一种风格?

我很喜欢低清晰度的视频、VHS 这种老东西,因为会回想起年轻的时候;我也喜欢那种高端时装屋的店铺设计:用奢华的大理石之类的材料,很有趣,也能让品牌看起来更高级。所以我们的店铺设计就是基于滑板的理念,然后加入我个人的喜好,才呈现出来的效果。

你不像其他品牌主理人一样抛头露面,基本上都隐藏在幕后,我想如果我现在走到外面去问 Pop-up 排队的人,他们可能都不知道你是谁。你不喜欢社交网络吗?

我喜欢社交媒体,但是 PALACE 比我更重要。有的人会觉得把自己放到聚光灯下、享受人们的赞扬很棒,但是对我来说,PALACE 是最重要的,所以我想让品牌为自己代言,而不是让我成名。其实我不介意做一些采访,但是有时候让大家多关注一些品牌本身的东西会更好。

星光熠熠的 PALACE Team | Via Royal Family Alasdair McLellan

但是 PALACE 团队的成员却比较不一样,每个人拉出来都可以独当一面,比如说 Lucien Clarke,完全做出了另一番天地。

PALACE 的成员都很棒,他们是专业运动员、是滑手、是 Influencer,他们做着自己擅长的事,他们代表着 PALACE,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我都支持他们,不过我自己更喜欢待在幕后,让他们展现自己的光环。

Via Kingpin Mag

我很少看到有品牌可以像 PALACE 一样整个 Team 像一个 Family,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PALACE is organic, is nature, is real.」我们从一开始就抱着这样的信念。我和 Lucien Clarke 在他 12、13 岁的时候就认识了,和 Charlie Young 也差不多 15 岁就认识了,我们在一块已经快 23 年,他们都是很好的滑手,做着自己擅长的事,这很棒。看起来好像 PALACE 得天独厚,但其实这都是在成立之前就打好的基础,我们本来就是最好的朋友,然后大家聚在一起做事而已。

就像个家族产业?

是的,Southbank 让一切成真,当地的滑板每天都在发展,让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这是让 PALACE 成立的关键,所有都归功于滑板。

Southbank 可以说是全球最出名的滑板公园之一 | Via Dazeen

我也曾经去过 Southbank 几次,但是现在那里就像是一个景点一样,你怎么看?

Southbank 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那种感觉了,那种震撼、无拘无束、潦草的感觉再也不会有了。虽然现在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但是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没有资金投入改造,Southbank 早就消失了,它必须要随着文化、现状改变。旁边开的那些店,是 Southbank 至今仍然活着的原因,所以不管变小还是怎么样,我可以接受。希望以后滑板可以拥有更高的商业价值,也是时候了。

那你现在在伦敦,最喜欢去哪里滑板?

Southbank 仍然是我最爱的地方;Victoria Benches 虽然很难,但是我还是喜欢去;还有 Stockwell,但也好几年没去了。



如果你可以在做大的同时,仍然做着正确的事,才是真的牛逼



Supreme 被投资入股的事情大家一直都在讨论,你怎么看待?商业化是好是坏?PALACE 会有类似的打算吗?

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他们发展的太大了,必定会走到这一步。我不觉得你光是产品做得好,它就会自己给你赚钱了。我会买 adidas,它是个超级大的公司,但我不会因此而讨厌它,我喜欢大公司。对于 Supreme 来说,他们必须要卖出更多的产品,才能让背后的「大佬」开心。

商业化是个好事,虽然说不是必须的。因为我想让更多人看到我们在做什么,我想更商业,想成为一个更大的品牌,想在滑板上投资更多钱,给我的滑手们更多钱,我想要继续发展,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我喜欢商业化的玩意,喜欢 adidas,喜欢 Ralph Lauren,如果你可以在做大的同时,仍然做着正确的事,才是真的牛逼。

你觉得滑板这项运动适合被商业化吗?因为它本来是一个很小众的东西。

我觉得答案是积极的,被商业化是一件好事。但是在我看来,滑板永远都会是小众的,永远都会有不同的群体用不同的方式滑板,就拿街上的人来说,虽然他们都在滑板,但是每个人的风格都不一样,你想怎么商业化就怎么商业化,真正爱滑板的人还是那一群,但是滑板会变得更触手可及,更便宜,有更多滑板公园。

在我开始滑板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么商业化,但是那时候的感觉很糟糕,也赚不到钱,因为滑板就是一个 Loser 才会去做的事情。现在玩滑板变成了一件很酷的事情,如果我的小孩喜欢玩滑板,他们觉得很酷,那就够了,不会像我以前一样那么受气。



只要我还在做我自己喜欢的东西 —— 这是我唯一在乎的



你来到上海开了 Pop-up,又做了天猫旗舰店,很多粉丝都觉得这是 PALACE 要进军中国、在内地开店的前兆,是这样吗?中国有这个荣幸拥有 PALACE 第五家店铺吗?

这是我第一次来这边,还在习惯中,并且尝试学习中国文化,找寻一些滑板的地点,暂时还不知道会不会开店,因为我不是一个做长远打算的人,如果人们很喜欢我们的东西,我也会想开店,所以还需要看看大家的反应。我知道在这边开店很难,但我愿意在任何粉丝想要买东西的地方开店,我想让大家开心。如果有人想买 PALACE,那就让他们买到。

有的粉丝昨天晚上就开始在这里排队了,你自己到现场之后,看到现场消费者的反应,是你预想的样子吗?

是的,我很开心,能看到这么多人喜欢穿 PALACE。


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PALACE 在前两年可以说是到了巅峰,不管在中国还是英国,到处都可以看到有人在穿,但是最近有明显的下滑,你觉得是这样吗?你会担心吗?

有的,每个人对设计的看法都不尽相同,对我来说,这个系列是这么久以来最喜欢的一季,但是你还是不能让每个人都满意。你的低谷,就代表着别人的巅峰,你的巅峰,就代表着别人的低谷,没人会永远喜欢同样的东西,你也永远不能满足所有人。所以只要我还在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 这是我唯一在乎的。

听说你们这次来还在上海拍了滑板片,我们应该期待什么?

Raw Shanghai skate video! Raw shit!

就像是我们在开头说到的一样,Lev Tanju 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老板仔,晚上 8 点已经把自己喝醉,等着 Afterparty 的开始。不过不要理解错了,这不是贬义,正相反的是,这样的 Tanju 给我们呈现了一段最真实的采访,没有回避像是「资本入驻」、「人气下降」这样稍显尖锐的问题、没有官方套路回答、只有真实的想法,PALACE 同样也给我这样一种感觉。

当你看着 Lucien Clarke、Charlie Young 这些知名滑手搂着一帮 PALACE 伦敦店员站在舞池中央,醉到说不清话,却还依旧随着音乐跳动;等你第二天打开 Instagram 查看他们的动态时,他们又已经在上海街头玩起了滑板,可能对 Lev Tanju 所说的「PALACE is organic, is nature, is real. 」会有更好的理解。

PALACE 上海 Pop-up 门店详情:
店铺地址:上海市巨鹿路 168 号 ARKHAM
营业时间:11 月 9 日(周六)至 11 月 11 日(周一),11:00 – 19:00
PALACE 天猫旗舰店开启时间:11 月 11 日,上午 00:01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PALACE Skateboards 2020 冬日系列新品即将上线
Palace Skateboards x Happy Mondays 合作系列本周上线
时尚 - Sep 15 by KWIZ
致敬 1990 年代的英伦摇滚乐。
Palace Skateboards x GORE-TEX 联名系列本周即将发售
PALACE Skateboards x adidas 全新联乘预告公开
PALACE Skateboards 2020 秋冬季度上架日期确定
时尚 - Aug 1 by KWIZ
8 月 7 日首波作品正式上架。
PALACE Skateboards 向美国抗议事件捐款 100 万美元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