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向 Fashion Icon 戴安娜王妃致敬为主题的 Off-White™ 2018 春夏大秀上,Virgil Abloh 便让名模 Naomi Campbell 穿上了一条标志性的单车短裤。而设计师 Martin Rose 在其 2018 及 2019 早春系列中对于单车短裤的接连运用,则有力证明了这件单品的男女皆宜。

Martin Rose 2019 (左) 及 2018 (右) 早春秀场(图片来源:VOGUE)

随之而来,当 CHANEL、FENDI 、Stella McCartney、Mugler、MSGM 和 Toga 等数不清的品牌都在 2019 及 2020 秀场上展示了这种贴身及膝运动裤的设计时,就已明显预示了它在近季度的时尚潜力。正如趋势预测公司 WGSN 所报道的:“从商业角度来看,我们确实看到单车短裤从去年开始便随着街头服装的极大饱和而变得愈加普及。如果说冬天的标配是连帽衫和运动裤,那么夏天的更迭就是一件超大号的 T 恤,再搭配一条单车短裤”。

MSGM 以及 Toga 2020 秀场(图片来源:VOGUE)

我们无法预知这种潮流单品的寿命长短,但不少人对这件单品都有着一个有趣的误解,认为单车短裤是由如 Kardashian 家族成员等一众名人所引导的潮流。但当我们仔细梳理时装档案,会发现这种略显新奇的穿着显然并这不是什么当代的新发明。

Off-White™ 2018 春夏系列(左)(图片来源:Pinterest)

早在上世纪 90 年代,戴安娜王妃就曾是 “单车短裤潮流” 的带领者,这事实上也让 Virgil Abloh 的致敬主题十分有章可循。而追溯至更为久远的 80 年代末期的欧洲国度比利时,亦曾是 New Beat 音乐衍生而来的亚文化着装风格,一种当时在比利时当地 “夜店咖” 们常见的着装组成部分。

New Beat 标志性着装(图片来源:Alain De Stoop)

 

比利时之声,New Beat

谈到比利时,空气中似乎自然弥漫着某种陌生感。乍一看,这个国家着实显得过于谦虚平静了。不过在 80 年代末,正是在比利时的土壤上出现了一种独特的电子音乐流派 —— New Beat。抒情的描述起来,New Beat 可谓十分具有工业氛围,是带有一丝暗淡且颇为忧郁的电声。

在 1988 至 1989 年间,New Beat 成为了统治比利时舞池的音乐,并诞生了许多经典曲目。即使时至今日,除了一些 DJ 和忠实的追随者外,相比于其它电音类型,New Beat 似乎在持续被低估,甚至已变得鲜为人知。

(图片来源:dangerousminds)

New Beat 实际上并没有一种固定的风格。最主要特点便是它缓慢、沉重的节拍。1988 年,一篇发布在《Fabiola Magazine》上关于 New Beat 的文章有所记录,起初这种在当年十分新颖的节奏是属于几个的比利时 DJ 的共同想法,他们在比利时一家名为 USA Import 的唱片店相聚交流,并奠定了 New Beat 的最初形式。

而第一位让 New Beat 声名大噪的人则是名叫 “ Big” Ronny 的 DJ,当他在比利时的 Club,Ancienne Belgique 担任 DJ 时,将乐队 A Split-Second 的本不大引人注目的单曲《Flesh》从 45 rpm 调至了 33 rpm 播放,并将 pitch 调至 +8,便出现了一种神奇、深沉,且诱人的呈现效果,《Flesh》的成功起到了滚雪球的作用,并最终让这首歌成为了 New Beat 的代表性作品之一。

一些典型的 New Beat 设备(图片来源:New Beat A Musical Phenomenon)

随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New Beat 已发展到令人惊讶的程度,它顺利的穿越过国家的边界​​,传播至整个欧洲乃至美国的地下领域。于此同时,New Beat 也不断受到其它乐种的影响,比如持续融合 80 年代在西欧所盛行的 Techno 和 Acid ,甚至在后期进一步与 Cold Wave、Rave 和 Disco 进行融合。

说起 New Beat 这种混合的特性, 似乎也与比利时这个地方分割不开。身处欧洲十字路口的位置,曾被荷兰、勃艮地公国、西班牙、奥地利接连统治。这里的人们在过去千年间内见证了各种种族与文化的兴盛与衰败,他们似乎早已比任何地方的人都懂得事物瓦解和要学会适应的奥秘。

(图片来源:Electronic Beats)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让比利时成了一个寻求文化认同的国家,他们灵活贯通,善于从不同文化中取样,并再次创造属于自己的文化。事实上,也正是这种极具灵活性的特点使得 New Beat 得以在比利时诞生并得以在更广泛的范围里红极一时。

 

除了音乐,New Beat 更是一种时尚现象

(图片来源:Idriz Jossa)

当代人谈到电子音乐的历史时,大都不太会想到比利时,但若说起先锋时尚,却没谁能把这里忽略掉。New Beat 除了音乐本身之外,最显著的文化遗产似乎也存在于时尚领域,正是音乐与时尚的结合,使得 New Beat 逐渐成为了更广义上的亚文化现象。

80 年代末出现了许多 New Beat Club,比如位于 Ghent 的 Boccaccio 等纷纷成为年轻人聚集的地方,而无论是 New Beat 音乐家还是年轻的追随者,他们都有着属于自己的 New Beat 着装风格:黑色的弹性纤维单车短裤、七彩的袜子,搭配厚重的 Dr. Martens 的鞋,还有很多人把鞋头的皮革剪破,露出內里的铁头成为了特殊创意,他们甚至开始自己制作衣服。

(图片来源:New Beat Fashion)

其中也有一些真正的时装爱好者,他们最青睐的品牌则是 Tokio Kumagai、Jean Paul Gaultier 和 Walter Van Beirendonck。奔驰的星星标志成了人们最爱的配饰,把标志 DIY 正项链挂在脖子上,那些年在比利时奔驰车头的星星常常被人偷走。同时也出现了在额前梳一绺向上的头发,或漂白或染黑,属于这个亚文化的专属发型。

 

(图片来源:Idriz Jossa)

另一方面从音乐角度来讲, 相比于与 Acid 或 Techno 更为放缓的 New Beat 显然有着更为冷淡和阴暗的氛围。这种黑暗且更具攻击性的特质也奠定了 New Beat 亚文化中所蕴含的神秘主义美学定义。宗教元素、黑色、性别流动性亦都成为了与 New Beat 音乐相辅相成的时尚特点。

(图片来源:Idriz Jossa)

说起神秘主义的 New Beat 时尚,Idriz Jossa 则是一位不得不提的人物,正是这位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毕业的设计师所打造的 “New Beat Fashion” 系列进一步定义了 New Beat 时尚的面貌,并因响应到了当时年轻人对于 New Beat 时尚的需求而成为经典。

在这个系列中的多件单品都是由弹性材料制成的,并以黑色为主。单车短裤、护膝袜、带十字架的圆顶礼帽,沉重笨拙的黑色鞋子等元素都在这个系列中一一展现。设计师从墓碑上的椭圆形陶瓷肖像获得灵感,打造了名为 “Bomma Badge” 这个采用老人肖像而成的图案。“Bomma Badge” 在当年的 New Beat 青年中实在过于流行,甚至也导致了不少年轻人开始在墓地偷窃墓碑上的陶瓷肖像,并制作成珠宝戴在脖子上。

(图片来源:Idriz Jossa)

另一位深受 New Beat 启发的设计师则是那位大名鼎鼎的比利时人,Raf Simons。音乐对于这位设计师的持久影响,早已不是什么秘密。David Bowie、New Order、Joy Division 的元素都曾在 Simons 的设计中有所展现。甚至 Raf Simons 1998 年秋冬系列的名称都取自于德国乐队 Kraftwerk 的歌曲《Radioactivity》。

可以说,无论是电子音乐还是摇滚乐都在很大程度上给予这位设计师影响,使之他创造出了不少颠覆性设计作品。但 New Beat 对于 Simons 来说,大概是一个极为特别的存在。毕竟 New Beat 最为盛行的年代正好是 Simons 的弱冠年华,是属于 Raf Simons 作为一位 20 岁的普通比利时年轻人的青春记忆。

(图片来源:Raf Simons)

在 Simons 的设计中很容易就能发现不少  New Beat 元素的痕迹。比如 2004 秋冬系列的一件长袖 T 恤上,便同时受到了 New Beat 音乐人 CJ Bolland 的歌曲《Rave Signal》和 Amnesia(活跃于上世纪 90 年代的比利时 DJ 团体)的启发。

(图片来源:Raf Simons)

甚至,在最新的 2020 春夏系列中我们仍能见到一个绿色三角形的马头徽标,这个徽标则正是比利时厂牌 R&S Records 的标志,作为 New Beat 种类中最重要的唱片公司之一,R&S Records 曾一手扶持了众多比利时 DJ 和音乐制作人,并对 New Beat 的传播产生巨大推动。可以说,Raf Simons 长久的设计生涯中,New Beat 与这位设计师在持续产生相辅相成的协同效应。

 

 

New Beat 作为亚文化的存在对于经历过 80 年代后期那阵热潮的比利时人代表着什么?Raf Simons 接受采访时所说过的一段话似乎啊很能体现那个年代人们的心声:

“我出生在比利时的内佩尔特,那是个小城市,只有大约 17,000 名居民,80 年代时,那儿没有画廊、电影院,也没有精品屋,除了学校,我的整个生活都是围绕音乐而建立的。而我青春期最重要的事大概就是和朋友们组织一起去电子音乐俱乐部和听露天音乐节。我在 Pukkelpop 音乐节上听到了 New Beat 音乐,并对它着迷。事实上,比利时人好像总是会对极端的音乐体验感兴趣,从几十年前开始,New Beat 就已是我的灵感来源之一。直至今天,我仍能发现它许多新奇有趣的地方”。

(图片来源:New Beat A Musical Phenomenon)

即使它对当代大多数人来说是如此冷门,但 New Beat 作为独特的亚文化在 Raf Simons 那代人心中就是等同于 “青年文化” 的含义。New Beat  的死忠们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证明着这种亚文化的丰富内涵,更有人建立起了一个名为 “New Beat A Musical Phenomenon” 的网站,至今仍保留着 80 年代末记载关于 New Beat 现象的杂志报章报道以及那些曾经的音乐列表,犹豫在线的青年文化博物馆一样。然而几十年前曾经如此小众、快速消亡的音乐场景到今天甚至还能启发后人,持续不断地激励着无数时尚创意的诞生,可见青年文化之魅力。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这双 Off-White™ 新鞋,能成为下一个爆款吗?
Virgil Abloh 为 Hailey Bieber 婚礼定制婚纱
无缘十月,Off-White™ x Nike 联名鞋款遭遇大面积发售延迟
细节近赏,Virgil Abloh 亲晒 Off-White™ 2020 春夏系列秀场鞋款
不能装东西只能当饰物?Off-White™ 推出全新 Meteor 手袋
概念图释出,Off-White™ x Air Jordan 5 全新联乘企划疑似曝光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