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克是我首爱的事物之一,其反叛的概念或 ‘反(anti-)’的理念,那种能量相当经典。“ — 藤原浩

(图片来源:@fujiwarahiroshi / instagram)

网络上不乏潮人与藤原浩合照,但藤原浩自己主动上传就很难得。不久之前他上传了上面这张合照。看似是和朋友十分普通的一次聚餐,但如果你是对朋克音乐有所研究过,你会发现其实这张照片的几位老人家都来头不小。藤原浩旁边三位,实际上都是上个世代影响流行文化的关键人物,他们的共同联系就是朋克音乐。

Jordan Mooney (图片来源:Another Man Mag)

由左至右 Steve Jones(SEX PISTOLS吉他手)、Danielle、Alan Jones、Chrissie Hynde,(SEX 店員)Jordan Mooney 以及 Vivienne Westwood(图片来源:Support The Guardian)

在藤原浩上传的照片里面,左边第一位染着亮粉红色头发的女士叫作 Pamela Rooke ,不过一般以 Jordan 或 Jordan Mooney 称呼,是一位英国模特和演员。

70 年代中期与西太后 Vivienne Westwood 当时开立的 SEX 店铺有过合作(类似店长的角色),以及参与早期性手枪 Sex Pistols 的表演而声名大噪。当年 Jordan 的 Mondrian Style 妆容可谓相当出众,以及抢眼的发型和发色,加上那个浣熊般的深色眼妆,都让她成为了当时伦敦朋克文化中一个非常明显的标志,她的脸孔在不少朋克的历史影集里面多次出现,甚至有着 Queen of Punk 的称谓。

 (图片来源:anothermag)

中间长头发的长者名叫 Michael Costiff,身兼摄影师、艺术创作、策展人、收藏家以及伦敦夜店明所 Kinky Gerlinky 老板等数个身份。Michael 早已得知 Westwood 和 McLaren ,他也见证着两人在 King’s Road (国王路)从简单贩卖摇滚唱片到成立 LET IT ROCK 、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 以及 SEX 、WORLDS END 店铺的整个过程(其实就是同一家店,不同年代换了名字和风格…)。

除了 Dover Street Market 曾与他办过 “WORLD archive” 个展以外,英国知名博物馆 V&A 为了办展还得向他私人收购了接近 300 件 70 年代到 80 年代之间的西太后的各种作品。2007 年 Michael Costiff 更在川久保玲本人的邀请下,也成为了 Comme des Garçons 的走秀模特,地位之尊、名气之高可见一斑。

 (图片来源:@fujiwarahiroshi / instagram)

 

Simon Barker 摄影集 《Punk’s Dead》,封面正是 Mondrian Style 装扮的 Jordan

(图片来源:mottodistribution)

至于最右边的,则是摄影师 Simon Barker,他曾推出过 《Punk’s Dead(朋克之死)》摄影集,他用镜头纪录了 70 年代中后期英国朋克文化的巅峰时期和那些重要人物。

也许很多人都不曾留意,Simon Barker 和藤原浩其实早就有过数次合作,同样以朋克文化作为主导,翻玩当时西太后名作  Seditionaries 的图案。不过鉴于双方过于低调,这个合作的声浪似乎还未活跃就已经逐渐消退了。

这张照片里面,藤原浩穿了一件类似朋克代表作  Jumper ,里面的 T-Shirt 正是 fragment design 与 Simon Barker 代表单位 AKA SIX 的合作 T-Shirt(图片来源:032C)

之前我们也探讨过,谈论藤原浩如果撇开音乐,是不完整的。然而另一方面是,在藤原浩的时尚观念里面,如果不涉及朋克文化的话那就等于完完全全脱离了。包括 fragment design 以及 Nike 的合作在内,有不少企划当中都曾经展现过这样的朋克精神。

(图片来源:@fujiwarahiroshi / instagram)

 

藤原浩与伦敦,伦敦与朋克

 (图片来源:interview magazine)

70 年代,朋克以及随着音乐衍生的青年文化在英国持续发酵。踏入 70 年代中后期到 80 年代处,朋克音乐浪潮跨洋过海辐射到日本地区,当时藤原浩才十来岁,正值最容易受音乐文化影响的青年时期,朋克浪潮在日本地区的发展,也影响着他的音乐口味。

原本只知道披头士(The Beatles)乐团的藤原浩,在姐姐的分享推荐下接触了性手枪乐队(Sex Pistols),那用灵魂嘶吼的唱腔、粗暴的吉他和弦所带来的震撼和新鲜感,确实与过往的摇滚风格都不太一样。

根据藤原浩在 Ring Of Colour 博客上的日志分享,当时他的第一件 Seditionaries 单品是委托姐姐的朋友在名古屋买的,那是一件写着 “摧毁(Destroy)” 的 T-Shirt,正是朋克文化的核心思想。另外,上面有着颠倒过来的十字架基督图像,并印有象征纳粹的万字符标志 卐。藤原浩表示:“那时候我只觉得这样很酷,穿上它就能和性手枪(Sex Pistols)主唱 Johnny Rotten 一样帅,也许这样做并不合法…但或许这也是朋克的态度。”

18 岁的时候他搬到了东京,那时候已是 80 年代初期,像 Hardcore Punk 、Anarcho Punk 这样的朋克分支和相应风格的乐队已经在日本锋芒渐露。机缘巧合下,藤原浩在 80 年代初期正好有一次前往伦敦的机会,而据他的口述,在去伦敦之前他就与前来日本的 Sex Pistols 乐队经理 Malcolm McLaren 有过一面之缘,并结识了。

(图片来源:interview magazine)

因此,这趟伦敦之旅藤原浩也决定拜访 McLaren ,还在这位传奇人物私宅中聊了一晚,那时候他(McLaren)已经和 Vivienne Westwood 分开并有了新女友。后来他因为 McLaren 的一席话去了纽约,接触到 Hip-Hop 音乐和其附属的 DJ 文化。

King’s Road 上的 SEX 店铺(图片来源:kidsofdada)

 Malcolm McLaren 与 Vivienne Westwood(图片来源:kidsofdada)

 Vivienne Westwood(图片来源:kidsofdada)

 藤原浩与高木完(图片来源:ringofcolour)

回到日本之后,藤原浩开始宣扬自己从伦敦、纽约带回来的新事物。1987 年,藤原浩与 TINNIE PANX 团员高木完,在亚文化杂志《宝岛》开设 LAST ORGY 专栏,将滑板、朋克摇滚、艺术电影、时尚及 Hip-Hop 混合在一起,融合成一种后来被归类为“街头文化” 的世界观,随后更成立了受 Stüssy 影响的个人品牌 Goodenough 。

 (图片来源:@CIMORO / pinterest)

看似是汲取了世界各地多种不同的文化,但藤原浩始终离不开朋克文化的深刻影响。 1994 年他创立了品牌 Anarchy Forever ,  Forever Anarchy(AFFA),顾名思义,品牌的名字就是朋克文化下的意识形态,里头更能看到大量 Seditionaries 时代的延续。

藤原浩还和 Jonio 在书中展示过他们的 Seditionaries 收藏(图片来源:LN-cc) 

当时的东京 Sex Pistols(图片来源:grailed)

在 90 年代的 LAST ORGY 2 专栏里面,可以看到推荐 “团员服” 般的 AFFA MA-1 上就写着 Anarchy 的字样和符号。另外,还有一些拼贴上了马克思的肖像,没错,就是藤原浩十大经典图片之一在工作室内挂着的那一幅,如果你有细心留意过,会发现在Seditionaries 上有着一模一样的设计,原因就不在这里展开了。

(图片来源:interview magazine)

上了年纪之后,可能随着年龄以及穿衣习惯上的变化,其实已经很少见藤原浩穿起这种流行于 70 年代末的 Parachute Shirt 了,也是 Seditionaries 、Sex Pistols 以及朋克黄金年代里的代表服饰。不过像是 THE POOL AOYAMA 以及之后的 THE PARK·ING 里面,都有相关的企划项目涉及过十分硬核的朋克文化,例如日本品牌 PEEL & LIFT 在 “停车场” 内的一些合作。

2017 年时在东京展厅画廊 THE MASS 中举办的 “71-84” 展览里面,便展出了大量从 1971 年到 1984 年的朋克衍生物,包括 Sex Pistols 的海报、Seditionaries 的珍藏衣服等等,藤原浩正是其中的策展人以及藏品提供者(之一)。 这个展览也推出了一本名为《untitled》的艺术书刊,里面记载的正是展览里的珍稀藏品。然而早在 2005 年,藤原浩便和当时的 Jonio 发行过一本关于 Seditionaires 的 Archive 书刊,不过这次展览发行的具有 1,468 页的这一本可谓更具收藏价值…

 

对于文化挪用的反思

(图片来源:Farfetch)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崇拜于藤原浩,网络上就有不少 Seditionaries 以及朋克的狂热爱好者,公开指责他一直在剽窃朋克文化于各种商业用途。

对于这点藤原浩也发出过声明:“这个年代,任何 ‘复制’ 的行为现在都受到法律诉讼的威胁,但是复制有什么不对?我不喜欢只是为了商业而做无聊的复制,更多时候我是为了向前面那些伟大的人或经典致敬,没必要跟别人解释太多,我只为了对这些文化感兴趣的人制作。”

除了这一段话,他还在 Ring Of Colour 的博客上用 YSL 、PEEL & LIFT 、AFFA 、u.e 、fragment design 都借鉴过 Seditionaries 的 Mohair Jumper 例子来证实这一点,每个年代都会有人重塑过去的经典,每个人的理解虽然都有所不同,但大家出发点都是同一种尊重。

 (图片来源:collater)

 

就是这份自信与前瞻,藤原浩的行为似乎也能解释了现在 Virgil Abloh 的一举一动,一位是从过去的经典中取样,一位是从近代的现有物件进行挪用,但是概念全都是从音乐而生,不论是朋克或是说唱,你得相信音乐文化可改变一个人,从品味气质到思想穿着,现在每个物品都能用钱买到,唯独文化底蕴是无法用财富去堆积,藤原浩之所以被称为 “潮流教父”,最开始的那张世纪合照,其实也侧面证实了这一点。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Virgil Abloh 宣布携手 NIGO 呈现 Louis Vuitton 2020 早秋 LV² 系列
Futura 携手 NIGO® 推出全新 HUMAN MADE 胶囊单品
时尚 - Dec 11 by KWIZ
Futura 与 HUMAN MADE 首次合作。
HUMAN MADE 发布 2019 圣诞节别注系列
时尚 - Dec 4 by KWIZ
「北极熊」水晶球摆件上线。
真·OG 组合,藤原浩亲晒特别 Air Jordan 套装
Virgil Abloh 携手 Baccarat 开办合作艺术展览
生活 - Dec 2 by KWIZ
最「奢华」的设计师展览。
Off-White™ 释出 2020 早秋系列 Lookbook
时尚 - Nov 29 by Allen.Xue
正在蜕变的 Off-White™ 值得期待。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