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客视点 . 生活 - Aug 23 by DntSay.LeeD.WthMe

争议不断的盘尼西林,今天发新歌了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的音乐 New Boy 。

摄像师: KC 摄像师:杨峥 、方小华   化妆师: 方小华   

自节目播出之后,一直站在网络舆论浪尖风口的乐队盘尼西林终于在今天发布了全新歌曲,即将收录在第二张专辑《群星闪耀时》中的首发曲目 《瞬息间是夜晚》。传统吉他的浪漫,正反拍的起伏、小调旋律的遐想,像歌词形容的那般,组成了一个令人陷入无尽漩涡的黑夜。

瞬息间是夜晚 – 盘尼西林

回看过去几个月,是属于摇滚乐的一个盛夏。《乐队的夏天》的登场,承启了酷暑的高温,早早点燃了我们扑向音浪的热情。作为一档综艺的效应,这支乐队可谓承包了大部分非议,铺天盖地的舆论,仿佛让 diss 他们成了某种政治正确。由三个固定成员(主唱张哲轩,贝斯手赵钊,架子鼓杨宇昊)组建的盘尼西林,也通过节目被更多大众所认知。正如张哲轩(小乐)所言,这也意味着喜欢和不喜欢你的人数成倍激增,但那完全影响不了他们,上节目是为给喜爱盘尼西林的人们一个交代罢了,至于节目结果以及由舆论触发的那些抨击,都不需在意。

让喜欢我的人更爱我,让讨厌我的人讨厌死我吧。” – 盘尼西林

《乐队的夏天》节目(图片来源:爱奇艺)

 

做新生代的摇滚 New Boy

盘尼西林乐队(图片来源:爱奇艺)

盘尼西林在第二期演完歌曲《 New Boy 》后,作为《我去 2000 年》专辑的 Producer ,舞台下的张亚东显然要比任何观众都激动,且更有资格去评价好坏。感怀伤时的他,不禁落泪慨叹:我们老了。坐在场中以不插电形式弹唱的小乐,唤起了这位中国顶尖制作人的记忆。眼前的盘尼西林,就仿若那会儿青涩的朴树和他自己,对将至的新纪元充满期许,对尚且模糊的未来抱以无畏。

即便岁月匆匆划过,终究会涌现出如他们那般带着憧憬的音乐新生。这群 New Boy 宛若一首歌的倒带,循环履践着追梦的足迹:一样的勇往直前,一样的义无反顾,一样的对抗时代。摇滚也正因此,才拥有独特的 “人格”  魅力。

 张亚东大赞盘尼西林翻唱的《 New Boy 》(图片来源:爱奇艺)

你不可否认的是,《乐队的夏天》给蛰伏的音乐人提供了更大的平台,为近年来逐渐声小势弱的摇滚乐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但它绝非借由推出的一个造星计划,在还未答允参加节目前,小乐甚至觉得,综艺是和盘尼西林存生于不同平行世界里的产物。

《雨夜曼彻斯特》串联着小乐的英伦记忆(图片来源:爱奇艺)

伴随 《Say it Again 》、《雨夜曼彻斯特》等歌曲在朋友圈的分享刷屏,《乐队的夏天》成功打出了一副好牌。不过,社交媒体上关于盘尼西林的讨论,也热火朝天地走向极端化。责备他们的声音,直指主唱小乐在节目里装腔作势,质疑乐队效仿 Oasis(绿洲乐队)、借鉴 Johnny Marr 的经典之作。特别是跻身 Hot 5 后,恶语相向形同一次次口诛笔伐,攻陷了官方账号的留言区。当然,也不乏许多欣赏、力挺他们的人,决赛嘉宾白岩松更表达了 “盘尼西林作为青霉素的话,我过敏;盘尼西林要听的话,过瘾” 的赞许。也许这个夏天里所经历的,只是他们前进道路上必不可少的一个游戏环节吧……

决赛舞台上的盘尼西林(图片来源:爱奇艺)

约谈盘尼西林前,想到节目中张亚东那句 “这就是乐队,他们很难伺候的” ,我有点儿摸不准路数的忐忑。打消顾虑的是,身边也有好些玩乐队的朋友,他们并非很难交流的群体,只不过,你需要确保彼此的思维调频同处一个电台。

在我看来,小乐为人诟病的 “狂傲” ,纯粹因为摇滚世界里的直率,还有他年轻气盛的本能。外界想象中的娱乐综艺(《乐队的夏天》),在他那儿反倒成了 “真” 人秀。当提及网络上众议纷纷的敏感问题时,小乐没有任何规避和抗拒,反而展现出了超越年龄的成熟,我想他的灵魂该当属于过去。

 

张哲轩(小乐)& 杨宇昊(小羊)

主唱 / 吉他 & 鼓手

「 这个节目只是我完成了一个任务而已 」

有时会觉得到某个被认可的程度就够了,参加《乐队的夏天》收获名次未必是个最佳剧情,保持小众也挺不错的。

小乐:我一直特别讨厌界限。在我心里没有什么小众不小众,那什么叫小众,那你觉得崔健小众吗?那谁不知道他呢,对吧。这个社会给你太多的符号跟界限了,我觉得人与人之间,没有栅栏的那种感觉是特好的。说实话,这个节目只是我完成了一个任务而已,我们对公司、对我们的工作人员、爱我们的人有一个交代。

我们其实挺享受,因为认识了好多朋友。比如说,我觉得亚东老师就是一个特别厉害的艺术家,然后我们在一起交流得特好,也学到不少东西。所以这个过程我们觉得还挺精彩的,但结果对我们来说,我真的一点都不在意。

所以你知道,其实玩笑话,那个在节目里,我记得三哥还是辉哥他们说,面孔他们说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对,其实我觉得可以把机会留给中年人。因为我们还年轻,我们有的是机会,我们不需要那些名次什么的。反而可能,像彭磊他们需要钱,需要养孩子什么的,可能他们比较在意吧。

你们怎么看待知名度提高的双面性?

小乐:所谓的媒体和电视节目,综艺也好,它只是手段和途径。当然一定的手段和方式的改变,会影响内容的改变。但是就对于我们来说吧,就只是我们在做一件之前没做过的事儿而已。然后,只不过舞台的样子变了,会认识新的朋友,包括喜欢你和不喜欢你的人,数量会变得更多。好像我们不是特别在意这些外界的东西,因为它影响不了我们去做下边儿的事情。

不少乐迷怼盘尼西林抄袭某些摇滚经典,此类负面评价会影响你们吗?

小乐:我们就没改变过,一直都这样。谁说什么,我觉得都不重要,他说的也不一定对啊。我没觉得做一个什么样的人特别难,很多人还是应该多经历一些东西,才能知道原来好多人能活成这样。而且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有很庞大的群体,理解我们在做什么。好多人不理解,没办法,而且我们不太喜欢去解释。

就有的人,他只是为了评论而评论,为了诽谤而诽谤,为了那样而那样。所以狗咬了你一口,你不会去咬狗一口。就是没关系,然后我们过了十年、二十年再回头看,到底是什么样子,对,就在这儿。

 

「 互联网时代它可能好多东西里缺乏一种力量 」

好多人认为摇滚乐象征着精神自由、冲破枷锁,是这么回事儿吗?

小乐:我觉得音乐就不要老是给它扣帽子。这个国家好多人都活得太紧张了,我觉得没必要。其实音乐是什么?它是艺术的一部分。那艺术又是什么?它是精神文明。那精神文明又是什么?它是你在物质得到了一定满足之后,你去追求一种东西而已。人活着一天 24 小时,醒着那么长时间,你总得干点什么吧。它其实就是一件特简单的事情,我觉得不用承载那么多的负担,反而这样会很累,音乐也会疲惫,所以没有那么多压力。

很多喜欢摇滚乐的人会缅怀过去,这个时代或许变得苛刻,不那么友好了?

小乐: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友好吧。可能就是因为每个国家,国情不一样,社会环境也不一样,舆论环境不一样。确实对于中国来说,接受一些比较尖锐的,或者反叛性的东西会比较难。这个国家它的好多传统,是比较儒家也好。当然摇滚乐它的诞生,本来就具有好多的这种反叛、侵略性,跟批判性,你把这东西要搬到一个所谓的主流视野里,它一定会有矛盾

好多东西都是一个特自然的变化,就像你破了一个伤口之后,它可能结了痂,你再撕掉,再长好,然后它会变得强壮。我没有觉得任何不友好,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方式。尤其是在做音乐里的人,我只是希望大家不要老被环境所影响,就去做就好了。

当下的一些节目或音乐节,包括年轻人,其实他们接受能力很高,所以我觉得,对音乐来说,现在是一个挺蓬勃的时期。因为时代不一样了,互联网时代它可能好多东西里缺乏一种力量。包括人之间也有那种,像八、九十年代的人与人之间那种状态很少了,对,但是没办法,这就是会改变的。

过去的摇滚音乐人有种文人情怀,Paul McCartney 、Jim Morrison 等等,他们会去阅读,甚至写诗寻找灵感,你们呢?

小乐:我比较喜欢欧洲文学。会读一些 17 到 19 世纪左右的,这两百年里边儿的诗。就社会还没有发展到那么得机械,然后资本还没有那么多,人与人的距离还没有那么近,世界还没有那么被工业所污染。有时候还比较在 Original 的状态里,人性也会更野蛮,更不受拘束的那种感觉。因为你表达的东西,是根据世界的变化而变化的,其实你去探究好多之前的东西,会觉得挺有意思,因为现在它不可能再有了。

你曾在采访中说自己不属于现实主义,那是否反向意味着是个浪漫主义者?

小乐:我不太知道好多东西,但知道我讨厌什么。有时候,不太喜欢现实主义的东西,我觉得好无聊,特别没有想象力。在现实以外的东西,好多值得去思考,去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

 

「(做乐队)是现在的一种生活惯性 」

盘尼西林是怎么调和新成员小羊的加入,磨合并达成乐队的默契?

小羊:音乐大于一切,我们在一块做音乐是最重要的!我们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模式去编曲,去做音乐,去排练。

一些玩乐队的朋友说,虽然舞台位置靠后,但鼓手还是起着核心作用的,鼓点掌控全队节奏,是这样的吗?

小乐:这得看情况,在我们的音乐里,还是吉他为主导的。其实我们有好多歌不会用(架子)鼓。新专辑好多歌用到邦加( Bongo )、康佳( Conga )、沙锤、铃什么的。其实你把所有的东西就看作一种声音,吉他也是一种声音,然后,人声也是一种声音。我觉得音乐就是不同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就跟你画画一样,你拿一个色盘,调无数种颜色,变成了一个整体。音乐也是这样,然后你给它 mix ,它就可能会更有趣更有意思。

在表演时你们也会穿足球衫,足球元素与乐队有特殊的联系吗?

小乐:就是我自己特喜欢足球而已,然后,夏天就觉得有时候穿球衣凉快快,挺舒服的。拿到英国的摇滚乐来说,足球肯定是没法避开的一个话题。

你说英伦摇滚仅存在于那个岛上,离开后就不是了。这话怎么理解?

小乐:就一名词它会有一个概念。打个比方说他是河南人,因为他出生在河南。如果他出生在河北,你说他是河南人,这是错误的概念。其实就是这么很简单的一个定义问题,我认为到好多人的理解里,它是有偏差的。

就你们而言,做乐队意味着什么?

小乐:(做乐队)是现在的一种生活惯性。习惯了一种状态,而且是你喜欢的方式。比如说,你时不时就想,咱们演奏会儿音乐,或者离开这里去另外一个城市,为很多喜欢我们的人表演。然后时间长了,你会觉得,诶,我想再写点儿新作品,就是一个惯性。然后,我们还没有厌倦这种惯性,如果有天厌倦了,可能它就停止了。

 

2019 年盘尼西林《群星闪耀时》全国巡演信息

潜藏于浮躁时代之下,难免存有不少流于表面、缺乏精神内核的创作人,他们迎合听众,附庸市场,使得词曲风格千篇一律,变得平庸无奇。“(摇滚)如果没有冲突,就跟流行乐没什么区别了。” 崔健所述的,不仅仅是渴望制作独树一帜的音乐,还有表达摇滚人那种 “桀骜不驯” 的处世态度。这种和主流冲撞、对立的矛盾元素,是自摇滚乐诞生起便存在的。

对盘尼西林来说,他们的音乐之路才刚刚启程(图片来源:盘尼西林)

我们不该以苛刻的姿态,去审视那些始终专注作品、坚持审美的音乐人。更何况,是像盘尼西林乐队这样的 90 后新生。年轻,恰是放任个性、挥洒才华的资本啊。等到磨平棱角后,兴许我们会觉得他们已经与摇滚脱节了?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Frank Ocean 新企划中藏着什么样的舞池情结?
现客视点 . 生活 - 14分钟前 by Claire.Xu
等待新专辑到来之前,你需要了解这些。
同样扎根于加州的 Vans 和 RHUDE,这次又擦出什么火花?
GREEN HOUSE x DBG「Chilly Corner」联名系列发布
生活 - 12小时前 by Claire.Xu
彰显潮流品味的家居必备单品。
FKJ 发布全新 EP《Ylang Ylang》
生活 - 13小时前 by Claire.Xu
FKJ 在东南亚丛林里闭关数月的结晶。
Walt Disney 女儿的收藏,1980 年代所绘的 Mickey 预计将以 60 万美元成交
《变形金刚》x G-SHOCK DW-5600「Nemesis Prime」正式发布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