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Japan To The World”,这是我对于 STUDIOUS 这家买手店最深刻的印象。看过我们的纸质杂志《Within》的朋友,应该对于这句话也不会感到陌生,基本上出现 STUDIOUS 的地方,就会出现这几个单词。

 

 

“发自日本,影响世界。” 听起来像是一个非常宏大、难以实现的计划,但这应该也是所有买手店以及品牌所梦寐以求的:从本地开始发展,并在全世界都拥有影响力。能够做到这一点,不光光是在经济层面上的成功,同样也是在文化上的成功,毕竟能够在全世界开店,也间接证明了日本潮流在全球的受欢迎程度。

 

 

11 年前,创始人谷正人试验性地开启了 STUDIOUS 的企划,从创立之初就秉承着 “只卖日本品牌” 的全新理念,决心只引进日本传统时装品牌和年轻的设计师品牌,并把它们推向全世界。到今天,STUDIOUS 在日本已经拥有 22 家店铺的规模,“From Japan” 这一步应该没有人可以质疑。

 

STUDIOUS 位于上海新天地的新店

 

而到 2017 年,STUDIOUS 才正式踏出了 “To The World” 的第一步,把海外的第一家分店开到了中国香港,这一步,谷正人整整走了 9 年。时隔两年之后,STUDIOUS 乘胜追击,在上海新天地开设了海外的第二家分店,加快了自己全球化的版图布设。

 

在这家店中,STUDIOUS 仍然是坚持了 “只卖日本品牌” 的理念,既有 Yohji Yamamoto 这样的传统设计师;还有 N. Hoolywood、TAKAHIROMIYASHITATheSoloist.、White Mountaineering、Wacko Maria、LAD MUSICIAN 等知名时尚品牌;也有 Sulvam、Name.、BED J.W. FORD、TEÄTORA、Seven、08sircus、JieDa、MYne 一众新锐时尚品牌。谷正人透露 STUDIOUS 一共引进了 200 多个日本品牌的服饰,以后还可以期待一些新的品牌来到中国。

 

谷正人

 

在上周五的开幕仪式上,谷正人也亲临现场,为新店揭幕。借此机会,我们也再度和这位 36 岁的上市公司 CEO 坐下聊了聊有关于 “From Japan To The World” 的故事。

 

 

谷正人

STUDIOUS 创始人、TOKYO BASE CEO

 

 

「 我并不是想要抢其他买手店的顾客,而是尝试培养自己的顾客群体 」 

 

 

你作为日本人,以你现在的了解,日本品牌在中国的反响是怎样的?

 

在过去的 10 年间,我来上海差不多有二、三十次了,但是我这次来开店,明显地感觉上海人的打扮比 10 年之前要进步很多,基本上和日本的年轻人没有差别。以前可能说到日本的时尚,大家就会想到 “原宿系” 这些东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很在有很多穿 “Yohji 风” 的人,暗黑先锋系的牌子很多,中国很多小众买手店也在卖,时尚的品味也扩展了很多,不会再固定在某个审美上。穿日本品牌的人特别多,所以我觉得我们的销量应该会很好。

 

“日本大约有 1 亿人口,我的目标是在日本达到 100 万粉丝,也就是 1%,但同时也可能在创造 99% 的反粉丝。要有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存在,才是真正有追随者与影响力的。”——谷正人

 

你曾经提到 1% 的经营理论,但是在中国的 1% 已经是很庞大的数字了,1,400 万粉丝,你觉得这个数字听起来会不会很吓人?很遥远?

 

我并没有觉得因为中国人口比日本多 10 倍,中国的 1% 就会更恐怖,反而我觉得很有战略性意义,因为中国人口基数大,如果我们可以在中国的消费者中培养出 1% 特别喜欢、甚至是只喜欢 STUDIOUS 的粉丝,那就是非常成功了。这个目标可能听起来很遥远,但是通过一步一步的计划是有可能实现的:今年在上海开店,明年到北京,或者成都,逐步地展开,然后建立起我们所说的那 1% 的粉丝群体。

 

适合各种消费层的 UNITED TOKYO(图片来源:TOKYO BASE)

 

风格更加休闲的 PUBLIC TOKYO(图片来源:PUBLIC TOKYO)

 

很多店铺在打开新市场的时候都会有个半年或者一年的短期目标,STUDIOUS 有吗?

 

我们一直有一个长远的规划:因为我们是一家向世界传播日本时尚的买手店,可能 5 年之后我们会冲出亚洲,到欧美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决定先在亚洲消费能力比较强的城市开店,比如上海。之后的这一年里,我不止想要把上海店做好,更想要培养出更多日本潮流的粉丝。社交媒体在中国的影响力特别大,我希望我们也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吸引更多不知道 STUDIOUS 的人来打卡,从而开始了解我们的理念。

 

同时我也想在 1 年之内,把我们旗下的另外两家店:UNITED TOKYO 和 PUBLIC TOKYO 开到上海。

 

 

我相信你们在进军中国之前,就已经对中国的消费者有了一个详细的划分、侧写。在你看来中国的消费者是怎么样的?

 

从我们日本店的运营来说,不管你进来的客人是什么身份,一个月赚几十万也好、只是个学生也好,但是你踏进 STUDIOUS,我们不会看你身上的标签、国籍,你就只是一个消费者。我们不会因为你是中国人,就给你贴上 “购买力强” 的标签。我们完全只通过店与人之间的沟通,来建立起联系。

 

从装潢到服务,贯彻日式理念

 

发展到今日,上海已经有不少时尚买手店了,中国的电商平台也相当发达,这会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吗?你们是怎么应对的?

 

在上海开店之前,其实我并没有特别在意现在上海买手店 “井喷式” 的发展,也没有仔细去研究 STUDIOUS 在上海的竞争对手是谁、他们使用了怎么样的策略。只要 STUDIOUS 能够抓住路过新天地的人,就算他们不是那种平时花很多钱买衣服的人、对时装不感兴趣的人,通过 STUDIOUS,能够让他们开始对衣服这种东西开始感兴趣,让他们发现买衣服原来也是一件可以让人感到开心的事。所以我并不是想要抢其他买手店的顾客,而是尝试培养自己的顾客群体。

 

现在有很多代购、电商,通过他们买日本品牌的衣服肯定会比在我们店里稍微便宜一些,这是无法避免的。我也清楚有很多消费者,可能会路过 STUDIOUS,看到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然后去网上找代购买,实体门店确实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但是我们有信心,因为 STUDIOUS 不只是卖衣服,同样卖服务,我们所提供的 “日式服务” 会让顾客感到宾至如归,愿意花贵一点的价格,去享受这种代购无法媲美的服务。

 

 

「 受全球化的影响,日本品牌的固守正在动摇 」 

 

(图片来源:STUDIOUS)

 

只要有 STUDIOUS 的地方,就会有 “From Japan To The World” 这几个词,这句话对于你来说代表着什么?

 

我们没有办法做到代表东京、代表日本,因为日本有数不清的好想法,一家买手店难以囊括所有。大家现在在路上看到最多的日本品牌就是 Yohji Yamamoto、COMME des GARÇONS,这些其实早就已经可以在上海的其他买手店买到了,我们能做的就是通过 STUDIOUS,把日本其他好的品牌,那些未来可以和 Yohji、CdG 媲美的新兴设计师品牌,带到世界上,让世界看到其实日本还有很多好的牌子值得被关注。

 

谷正人极力看好 White Mountaineering 在未来的发展(图片来源:Vogue)

 

在挑选 STUDIOUS 贩售的品牌之前,我都会和设计师本人坐下来仔细地聊一聊,听一听他们的理念、看一看他们所做的衣服是否能追得上理念,这方面认可之后,再交由店长引进入店。比如说 White Mountaineering,在我们香港店卖得格外好,我觉得他可能就是下一个 Yohji Yamamoto。这就像是炒股,你发现一个潜力股,然后把它带到店里面来,品牌通过你的挖掘火了,你也会随之受益。这是我们想要传达的 “From Japan To The World”。

 

设计上创新,制作上 “克制”,可能是日本时尚品牌最好的形容(图片来源:WWD)

 

日本时尚品牌和海外的时尚品牌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欧洲的品牌,他们喜欢复古的东西,将宫廷风、或者维多利亚时期的复杂工艺,将其 100% 还原放到现代;美国的品牌,喜欢做新的东西,比如街头风;中国、韩国也有很多新颖的概念,做得很好的牌子。

 

日本的品牌不止是有创造性的想法,我们在创造的同时,又多添加了一分 “克制”。这种 “克制” 指的是我们会将日本传统的工艺,延续到现在的制作当中,从原料到制作过程,给消费者呈现最好的质量。现在大家都追求衣服拍照好不好看,但是日本品牌仍然在优先保证穿着舒适度,其次才是外观,这是我觉得日本时尚品牌最强的一点。

 

 

你开店 11 年,那对比当时你开店的情况,日本时尚品牌和时尚趋势最明显的变化,在你看来是什么?

 

最醒目的变化就是以前日本人很喜欢穿日本品牌,穿最能彰显 “大和风采” 的牌子,但是 10 年之后,日本的品牌变得更加吸引外国人,变得更符合世界的口味。从好的方面来说,这些牌子的格局越做越大了,但是从不好的方面来说,日本的品牌正在逐渐失去自己的原创性。用一个词来形容以前的日本品牌,就是 “固守”:日本人就是这么做衣服的、我要保持自己的工匠精神,但是现在受全球化的影响,这种 “固守” 正在动摇。

 

STUDIOUS 第一家门店(图片来源:STUDIOUS)

 

我想知道在这 11 年的文化变迁里,你有没有遭遇过 “和日本时尚脱节” 的感觉?你又是如何应对这种感觉的?

 

开服装店,出现起起落落的现象很正常。但是这些都不能算挫折,因为我在创业最初的 3 年,是最辛苦的:08 年全球金融危机,日本受了很大的影响,没有人买衣服;然后 11 年,又发生了 311 大地震。也就是这段时间里,25 岁的我开了 STUDIOUS,所以经过了那 3 年,再看这些起起落落,也就没什么了。

 

 

「 From Japan To The World,我们还需要 10 年 」 

 

像是 Kidill 这样的新兴日本品牌正在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际舞台上(图片来源:Kidill)

 

用一个浪来比喻日本时尚的话,你觉得现在正处在国际间的什么位置?

 

从我的角度来看,现在的日本品牌还完全没有在国际上打响知名度。我希望未来那些有实力的日本品牌可以达到像奢侈品一样的高度,提供给最尖端的消费者购买。但是现在还远远不够,如果用一个浪来比喻的话,可能都还没开始上升。

 

 

在 From Japan To The World 的过程当中,你所遇到最大的难题是什么?文化差异性?又或者是当下时尚的趋势?

 

向世界发展,第一步就会遇到语言不通的问题,像是今天上海店开幕,搬东西、陈列衣服之类的,我是很想要带在日本最好的店员来做,但是他们不懂中文,就没有办法和客户沟通。因为我们是从日本起步,所以我们所有人之间的沟通都是用日语、用日语的逻辑去思考,怎么跳出这种模式、进行全球化的沟通,是我们碰到最大的难题。

 

 

From Japan To The World 的目标你觉得还需要多远才能实现?还要怎么做?

 

从日本到世界,我们设想是在全球各个主要城市,比如伦敦、纽约、巴黎这些地方开店,但是想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还需要 10 年。对于日本的品牌也是同样,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才有机会在世界上崭露头角。

 

 

 

虽然 “From Japan To The World” 的梦想仍然任重而道远,谷正人表示还需要 10 年,这可能还是乐观估计,但是 STUDIOUS 正有条不紊地按照计划一步步走向世界,这次在上海的落地就是一个好的开始。谷正人所秉承的日式运营理念,相信也会给上海本地的买手店环境带来一些新的改变。

 

作为 10 年来不停在接触日本品牌的 “负责人”,他所提出日本品牌现在所面临的困境也十分尖锐,随着日本品牌逐渐全球化,为了迎合海外消费者的喜好,日本品牌是否丧失了一定的坚持?有关于这个问题,我想我们可以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再来好好探讨一下。

 

 

STUDIOUS 上海新天地门店地址:

上海市黄浦区兴业路 123 弄 2,3 号,新天地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