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e 这个名字,对于现在大部分的年轻说唱爱好者来说是相对陌生的。但对于 “懂行” 的人来说,他绝对称得上是中国 Hip-Hop 圈内最重要的 OG 人物之一。但不管此前你对 Cee 有多少了解,现在你都该好好地重新认识他了。因为那个中国说唱史上的初代 “押韵狂魔”,又回来了。

很多人会认为 2017 年是中国内地 Hip-Hop 音乐的元年,但其实早在 00 年代初的时候,属于中国的 Hip-Hop 便开始在地下发酵了,而 Cee 便是推动这场地下说唱运动的一员。当时内地说唱圈内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叫 “北隐藏,南竹游”,前者指的是北京的说唱团体 “隐藏”,那么后者,便是 Cee 所在的上海说唱团体 “竹游人 Bamboo Crew” 了。

竹游人 Bamboo Crew,最左为 Cee(图片来源:嘻哈之城 51555 论坛)

放到现在来看,所谓的单押、双押、多押是被说唱歌手们玩得见怪不怪的招数了。但在那个年代的中国,在说唱中玩押韵技巧可是非常新鲜的。竹游人正是开创了中文说唱押韵先河的鼻祖,甚至现在许多当红的 rapper 都或多或少地受到过他们的影响。而有着强烈 Hardcore 风格、被称为 “King of underground” 的 Cee,更是许多后生 rapper 眼中 ”教科书“ 般的存在。

尽管在地下玩的风生水起,但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下,这帮玩说唱的想要以此为生等同于天方夜谭。于是短短几年后,竹游人的成员便在不得已之下分道扬镳了。在团队解散之后的那段时间里,Cee 的说唱之路出现了新的 ”转机“。一个叫 Black Box 的法国 Hip-Hop 厂牌找到了 Cee,承诺为他量身打造一张个人专辑。仍怀揣着说唱梦的 Cee 毫不犹豫地辞掉了当时的全职工作,前后花了两年的时间准备这张专辑。然而最后对方却要求以与杂志 ”捆绑“ 的形式发售专辑,备受打击的 Cee 放弃了这条所谓的 ”成名之路“,此后便沉寂了五年的时间。

(图片来源:Cee 最新纪录片《唯有不甘/Bring Me Back》)

再次把 Cee 带回大众眼前的一个关键人物,是 Lu1。2015 年,刚从美国回来的爵士说唱派 rapper Lu1 开始拉着 Cee 一起做歌、跑演出。随后的一年里,决定重新出发的 Cee 与 Lu1 共同合作了一张爵士风格的说唱专辑——《午夜列车上的告别》,同时两人也开启了一系列的巡演。虽然这张专辑非常成功,但不管是演出还是专辑宣传活动,所有的媒体导向性都偏向了 ”New Blood“ Lu1 那里,没有受到肯定的 Cee 难掩失落。

Lu1 x Cee 2016 年《午夜列车上的告别》巡演(图片来源:Weibo @Cee_Official)

但这样的挫败感和与市场的脱节感并没有消耗掉 Cee 对说唱的热忱。他想让大家知道,曾经那个 “争强好斗” 的地下 MC 依旧有着当初那般的野心。于是在这样的 “不甘心” 之下,Cee 决定重新找回自己。在 2017 年,他带着充满个人 hardcore 风格的新曲《Know my style》强势回归。“从唱着爵士到放着厥词,抱歉我又忘了节制。” 那个我们似曾相识的 Young Cee 再一次用他的标志性押韵和 flow 技术向新一代的说唱乐坛展现了作为 “老前辈” 的实力。Cee 的这一次出招引来了强烈的反响,包括 Jony JVaVa、沙漠兄弟、派克特、辛巴等一众新老实力 rapper 纷纷力挺,与他分别诠释了《Know my style》的不同 remix 版本。只能说,OG 还是那个 OG。

后来发生的事很多人应该也都知道了。在去年,Cee 宣布参加《中国新说唱》,被许多人认定为 ”冠军候选人“ 的他却因失误早早与舞台失之交臂。再一次遭受失败的 Cee 终于意识到,与其背负着所谓 ”OG“ 带来的压力,不如撕下身上的所有标签,以一个新人的姿态去对待音乐。

Cee 首张个人专辑《诚燃/ Overthrow》(图片来源:明堂唱片)

大起大落的 17 年说唱生涯过去后,Cee 以自我重建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专辑《诚燃/ Overthrow》。这一次他远赴伦敦,和制作人 HARIKIRI 一起 ”玩“ 了一把说唱音乐的全新实验。比起从前以押韵技巧为重心的 ”快嘴“ 说唱,这一次 Cee 在专辑中融入了更多像是 Hiphouse、Grime、电子乐等从未尝试过的音乐风格及元素。

Cee 新专辑首波主打歌《OG 命》

这张包含 14 首歌曲的专辑在本月初已经正式发行,现在你可以在网易云音乐上搜索试听了。在专辑发行之际,我们也与 Cee 进行了一次对话。我们聊到了他在这 17 年音乐生涯中的 “不甘” 以及不断重塑自我的过程,还有作为一路见证中国说唱从无到有的前辈 rapper,他对当下说唱环境的一些看法。最后,他也对此次的新专辑做出了相应的解读。

 

Cee(陈然)

说唱歌手

「“OG” 的称号让我患得患失,现在更想把自己当做一张白纸去对待

《唯有不甘》纪录片原声带专辑,收录了 Cee 早期与隐藏、脏爸爸等的作品

你最近发布了一个纪录片叫《唯有不甘/Bring Me Back》,这些年来让你不甘心的地方在于?又是什么让你决定重新出发?

 

可能是想着自己玩了那么多年,怎么就没走起来呢?哈哈哈。不过说到底还是对 Hip-Hop 的喜爱吧。我们这帮 “过气” 的说唱玩家,水平并不比现在任何当红的 rapper 差,而现在因为商业的快速介入,大部分人都在追求如何快速成名,而忽视了音乐的质量,大众接受到信息也许也只是所谓时尚的表面。Hip-Hop 对我来说是一门艺术,所以我想要向大众呈现它在我心中的样子。

 

在说唱事业上停滞的那几年对你影响如何?重新开始的时候是否给你一种与当下中国说唱环境 “脱节” 的感觉?

 

那几年几乎很少创作,但正是那段时间让我认识到我依然爱着 Hip-Hop。重新开始时,“脱节” 的感觉当然有。很多人不认识,也没人知道你是谁。所以我有去参加一些说唱活动,去接触新的 rapper,接触没尝试过的音乐风格,接触听众,观察他们现在的品味。很多方面都跟以前完全不同,要重新拾起创作录音表演的状态还是挺难的,是个学习的过程。

竹游人(图片来源:Google / B10 Live

Lu1 x Cee 2016 年《午夜列车上的告别》巡演(图片来源:Weibo @Cee_Official)

如果让你概括竹游人 Bamboo Crew、Black Box,以及与 Lu1 合作《午夜列车上的告别》回归阶段,你认为它们分别是怎样的不同阶段?对你而言这些不同阶段的意义是什么?

 

竹游人时期可以算是最快乐的阶段,想回去那段时光(但肯定是不可能了),那时大家都很简单,每天在一起,玩、研究说唱、分享喜怒哀乐;Blackbox 是一个遗憾的阶段,投入了自己最重要的两年时间,但却一事无成;《午夜列车上的告别》是让我想要重新出发的阶段,有新的尝试,也接触到以前不会主动关注的领域。这样一路走过来,还是要感谢所有人,包括那些不看好我的人。

大家把你封为中国说唱 OG,当时你宣布参加《中国新说唱》的时候也被很多人寄予厚望,但最后的结果却没有达到期望。这样的一个落差带给你的体会是什么呢?背负着 “OG” 这样一个称号参加比赛,是否承受的压力也更多?

失落肯定有,但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应该放下过多的包袱,去做自己该做的事。背负这样的称号,压力确实会有,越是这样称呼越是让我会去患得患失。我本身不太喜欢被贴上任何标签。不过这件事过去,也让我意识到我应该学会不必要被音乐以外的东西束缚,要寻求突破,就把自己当做一张白纸去对待吧。

 

时代不同了,音乐风向标也早就不同,但 Hip-Hop 不是一个花里胡哨的把戏 」

(图片来源:明堂唱片)

看到很多比你晚一辈玩说唱的 rapper 人气比你高,是什么样的感受?

为他们感到高兴!这个时代就应该有更多适合这个时代的领袖出现。但希望他们在人气高的同时,也能真正带领 Hip-Hop 文化保持发展!

新生代的 rapper 千篇一律地玩着 trap music,你如何看待?你会如何权衡现在的听众口味以及你自己想传达的东西?

可能大家觉得这样可以快速成名吧,当一个东西有利可图,一定就会涌入很多投机取巧。对音乐形式我并不排斥,时代不同了,风向标也早就不同,我自己偶尔也会做 trap。只是希望不要因为市场需求而刻意迎合吧。什么样的风格都要做细做精,无论是表达的内容还是技术,而不是仅仅停留在什么流行做什么的层面上。

作为一个亲身经历了中国嘻哈音乐从无到有、从有到大众的 rapper,你觉得中国说唱环境的改变好的地方在哪?不好的地方又在哪?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越来越多人关注到 Hip-Hop,这就为这一文化的传播提供了土壤。正是因为有了土壤,反而更需要媒体去做深度的引导。但是主流媒体的引导都非常肤浅,大部分都还是停留在潮流、耍酷,甚至觉得 rapper 们都要斗狠乱骂。前段时间有个品牌找过来让我写广告歌 diss 他们,然后他们的员工和我来 battle,我不排斥商业合作,但是希望大众认识到 Hip-Hop 不是一个花里胡哨的把戏。

(图片来源:明堂唱片)

现在音乐市场上有很多歌手都致力于做(中国风) “中式说唱”,你所认为的或者说你想做的中式说唱是怎么样的呢?

我不清楚 “中式说唱” 的定义,是加入中国乐器的演奏或采样?Hip-Hop 文化本来就是舶来品,无论怎样你始终还是在 Hip-Hop 原有的节奏和 groove 里。我觉得,中国文化最强的地方是在于表达的睿智,而不是无营养的。我始终觉得没有必要硬套 “中式说唱” 这个词。

 

你觉得现在上海的嘻哈音乐环境如何?是什么促成了现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

 

环境一般。并不是指 Hip-Hop 类活动不多,而是上海本土的作品和 MC 都偏少。问题出在长久以来大家始终各自为战,没有沟通交流、互相学习、玩到一起。上海从来不缺说唱人才,我们那个年代,每个上海 rapper 都有自己的特点。所以最近我也在和 keyso 寿君超一起讨论可以做些什么,希望把大家重新凝聚到一起。

 

我过了要靠吹牛逼来证明自己强大的年纪了,我需要在专辑里真实记录这个阶段的我 」

Cee 新专辑情歌主打《Treat You Better (feat. 李丁丁MIA AIM )》

 

一直以来你都很乐意与不同类型的音乐人合作切磋,从 Lu1 到阿克江、Chacha,从《Know Me Style》中合作的这一批新老 rapper 到此次新专辑找来英国制作人 Harikiri 操刀,这些音乐人给你带来了很多不同灵感吧?

 

可以说是一种乐趣。每个人都有创作瓶颈,但可以通过和其他优秀音乐人的合作,拓宽对不同音乐领域的理解。你可以学习对方的创作构思和对意境的拿捏,也能在合作单曲中互相平衡,结合对方的长处。合作不是单纯的 1+1>2,更是激发潜力和灵感的契机。所以我一直非常希望与更多不一样的音乐人尝试合作与创新。

你是从 hardcore 风格的说唱乐做起的,后面和 Lu1 的合作专辑是比较细腻、chill 的 Jazz Hip-Hop,再后来一段时间又回归到 hardcore,那么这一次全新专辑《诚燃/Overthrow》更偏向于哪种风格?这些音乐性质上的转变和你不同阶段的状态应该也有多多少少的联系吧?

 

还是硬核让我更自在一些,哈哈哈。但曲风上我做了很多新的尝试,包括 Grime、Afro beat、Hiphouse 等;也学习很多英国 MC 的 flow 和唱法。Grime 的进拍出拍和 Hip-Hop 有很大的不同,而且 flow 更富有弹性。这些都是以往没有尝试过的领域。也想通过这次的尝试,和大家分享我对不同风格的理解。从转变上来讲,确实觉得这个时代需要有更多新音乐的融入,不能一直在自己的舒适区原地踏步。

 

最后请为我们介绍一下此次的新专辑内容吧。整体概念和出发点是怎样的?有什么突破以往的地方?

 

说起来,这竟然是我玩音乐 17 年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就像是迎来了一个成年礼一样吧。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我希望这个阶段的我能更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内心,不管在别人看来这样的我是脆弱或者阴暗的,我已经过了那个要靠吹牛逼来证明自己强大的年纪了,我需要在专辑里面真实记录这个阶段的我。

 

其实我也是在上线当天才第一次看到我的纪录片,里面我的老大哥 Black Bubble 说道 “只有摧毁昨天的自己,然后才能重塑明天的自己”,HARIKIRI 也在里面提到 “要创新就打破过去的自己”,这两句话非常打动我。其实在刚开始做这张专辑的时候,对于一些新的东西我也非常不习惯,包括对旋律演唱的尝试、Grime 式的 flow,不过结果我还挺满意的,哈哈,所以希望大家也会喜欢吧。

 

从 90 年代末通过 Bootleg 打口碟初次接触到 Hip-Hop,00 年代初便凭借自成一派的中文说唱 “封神”,一路跌跌撞撞直至今日,Cee 的说唱旅程竟实打实地走过了 17 年。在这 17 个年头里,Cee 不断在得到与失去、跌倒与爬起间来回,但好在的是,每次他都有着从头来过的决心。

除了此次的新专辑之外,Cee 还将于 8 月 2 日起正式开启 “唯有不甘” 2019 巡演,现已在秀动上开启预售。巡演首站将于成都起跑,之后会前往北京、西安、广州、上海等地,伴随出演的嘉宾包括 Lu1、功夫胖、AR 刘夫阳、阿克江等人。

如同当年与竹游人的成员们一同开创了押韵先河一样,17 年后的 Cee 继续创造着全新的说唱潮流。那么,你还愿意聆听吗?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Trap 泛滥的今天,Gang Starr 仍在影响着 Hip-Hop
现客视点 . 生活 - Sep 27 by Claire.Xu
回到最 raw 的东海岸黄金年代。
这家店放着 3,000 多件古着 T-Shirt,也许还能偶遇 Kanye West
现客视点 . 时尚 - Sep 9 by Claire.Xu
Nowre 亲自前往探店,并与店主聊了聊古着文化。
19 周冠军记录,神曲《Old Town Road》终于不再卫冕…
说唱歌手 Cee 纪录片《唯有不甘/Bring Me Back》(上集)发布
黑胶的 “文艺复兴” ,明堂唱片 x 瓦当瓦舍 Record Store Day 大游击
Snoop Dogg 宣布将于 5 月发布新专辑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