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日本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如今在全球时尚圈无人不晓,但她却从不对外界承认自己是一名设计师。虽曾到国外留学,却未曾主修过服装设计,也没有画过一张设计图,按她自身说法的话她更愿被别人称为是一名艺术家。关于设计,她总能把解构主义与撕毁发挥的淋漓尽致,黑色则是永恒的主题,“如果把川久保玲和有着眼睛的红心等同起来,那么将完全是对她的一种亵渎”。而她所创立的 COMME des GARÇONS 更像是一座时装帝国,任何公司都无法同川久保玲在培养新生代设计师上相提并论。NOWRE 今日便为您细数包括川久保玲在内,引领 COMME des GARÇONS 走向世界舞台以及从这个时装帝国走出来的十四位设计师和艺术家。

 

 

 

—— 川久保玲 Rei Kawakubo

 

 

川久保玲的父亲是东京庆应大学教授,同样就读庆应大学的她从艺术与文学专业毕业后,初期在一家纺织工厂的广告部担任职员;在对于面料知识有了一定的积累以后,川久保玲决心成为一名自由款式设计师。尽管直到现在,她都没有画过一张服装设计草图也不会打版,只是向她那些名校毕业有灵气的助手们,提供一个抽象的概念或是主题,然后图案设计师给出设计的样本,经过她的严格筛选后提出修改意见,而这就是她独有的创作方式。正因为如此,便有了一众从 COMME des GARÇONS 走出来的年轻设计师,这些得到她一手扶持的学生们,从不认为川久保玲的这种工作方式会让他们感到不愉快,相反正是因为她「用心和灵魂去工作」的态度,一路引领着他们成长。

 

 

 

COMME des GARÇONS 2015 – 2016 Fall Winter

 

 

—— 山本耀司 Yohji Yamamoto

 

 

1981 年在巴黎的洲际酒店里,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两个热血青年,以及身边的五名助手,他们靠着蹩脚的法语和英文,谦卑的招呼着场内聚集的各路时装巨头,而对于这次的秀,川久保玲并没有什么信心,要不是山本的苦苦相劝,她绝不会贸然跑来巴黎。那一年川久保玲在日本经营了 COMME des GARÇONS 八年之久,品牌在字面上意为「像男孩子一样」,实际上取了这个名字只是因为纯粹的迷恋它们组合在一起的发音罢了。而并非那些女权主义的肆意猜测。这次的秀,在巴黎掀起了一次黑色的革命挑衅,高级的洲际酒店里,舞台的背景音乐使用的是狩猎哀歌,在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悲痛的情绪,模特们的丑化妆容发如枯草,穿着黑色、破洞、不对称的衣服径直向前接着转身,这样的秀简直是灾难性的毁坏,但就在处女秀结束之后,整个巴黎哗然,川久保玲带来了推翻式的时尚革命。

 

Yohji Yamamoto 2015 Fall Ready-To-Wear

 

 

—— 北野武 Takeshi Kitano

 

 

在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之间横亘着一段柏拉图式的恋爱,早些年北野武的电影作品《玩偶》,讲述着爱人之间的爱恨纠葛也似乎影射出了形神契合的这一对。在北野武眼中,恋爱是悲伤,克制,以及永无止息的绝望,山本耀司负责电影的服装设计,他为电影制作了一件几乎绝迹的染色手法的巨大友禅印花和服,层叠、垂挂,恰到好处的迎合了电影的悲伤视觉。对于川久保玲来说,她想要是“每一位女性能够有自己的生活并自我满足。女人不用为了取悦男人而装扮得性感,强调她们的身段,然后从男人的满意中确定自我的幸福,而是用她们自己的思想去吸引他们”,相对的山本耀司要的是“我想让女人穿上男人的衣服。很遗憾,对于那些善用性别魅力的女人,我感受不到一点性吸引力。我觉得反感”,尽管彼此都有着对于黑色的执拗以及追求上的完美契合,但遗憾的是他们之间并没有留下任何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据说真正的爱情只持续了 18 个月。

 

Takeshi Kitano 2002 《Dolls》

 

 

—— 渡边淳弥 Junya Watanabe

 

 

川久保玲一手扶植起来的众多学生中,渡边淳弥像是 COMME des GARÇONS 帝国中的长子。1984 年,渡边毕业于东京文化服装学院设计科,随后进入了 COMME des GARÇONS 公司做了川久保玲的助手,负责一些制版的琐碎工作。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很快的在工作中崭露头角,川久保玲对他也大加扶持,则决定由渡边出任 COMME des GARÇONS Tricot 产品线的设计师。1994 年在川久保玲的资助下渡边淳弥推出了 Junya Watanabe for COMME des GARÇONS 男装作为个人品牌,在这之后渡边淳弥并没有选择离开,同时还兼任起 COMME des GARÇONS 的男装设计师。自此以后渡边淳弥也同样像川久保玲一样,培养了许多进入到 COMME des GARÇONS 的年轻后辈设计师,给与他们自由发展的机会。

 

Junya Watanabe 2015 Fall Ready-To-Wear

 

 

—— 栗原大 Tao Kurihara

 

 

相比于渡边淳弥,川久保玲给了她更多关爱。从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 (Central St. Martins) 毕业后的栗原大回到日本,进入了 COMME des GARÇONS 集团并成为渡边淳弥的助手,当时的川久保玲和渡边都认为栗原完全有能力自立品牌,Tao 却不愿意那么早的独立出来,认为她自己的能力还达不到,一边是极力推崇,而另一边则是一再推脱,几经周折 Tao COMME des GARÇONS 诞生,并在 2005 年秋冬发布了首个「Tao 道」系列,一经发布便通过少女般温柔的编织物料带来的褶皱感与内衣相结合的独特设计震惊了整个巴黎,之后她每年会在东京做两次时装发布,直到 2011 年春夏发布了品牌的最后一个系列,Tao 想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集中精力做好渡边淳弥交付给她主理的 COMME des GARÇONS Tricot 品牌。而过往的那些作品在现在看来仍旧是一种经典的永恒存在。

 

Tao COMME des GARÇONS

 

 

—— 高桥盾 Jun Takahashi

 

 

比渡边淳弥晚几年毕业于东京文化服装学院设计科的高桥盾,在大学二年级时结识了 Nigo® (长尾智明),及后 1993 年二人在里原宿成立了「NOWHERE」,转年创立了个人品牌 UNDERCOVER,并开始在店内实行 shop-in-shop 的贩售概念。另一边川久保玲同样对他视同己出,鼓励他进军巴黎。之后通过开设事务所 UNDERCOVER LAB (旗下包括 UNDERCOVER 和高端支线 UNDERCOVERISM) 在巴黎成功发布了「疮盖」(Scab) 和「溶解」 (Languid) 系列,随即在欧洲时尚界站稳了脚。而 UNDERCOVER 也是 COMME des GARÇONS 在伦敦开设的时尚概念店 Dover Street Market 中,唯一破例发售的非 COMME des GARÇONS 直系的日本品牌。高桥直言「自己的设计很受川久保玲的影响」,他位于南青山的店面紧贴着川久保玲与 10 corso como 合营的店面旁边,这也是受到了川久保玲的邀请。

 

UNDERCOVER 2015 Spring Ready-To-Wear

 

 

—— 森永邦彦 Kunihiko Morinaga

 

 

森永邦彦作为日本时装界更为年轻的一辈,同样深受川久保玲的影响,从早稻田大学毕业后就读于 Vantan Design Institute,之后个人品牌 ANREALAGE 成立于 2003年。森永邦彦对品牌追崇的「AN・REAL・AGE」的解释为 real 是平凡的,但 unreal 不一定是指非凡、幻想或虚拟,而是被平凡隐藏了的特性,被忽视或没有观察到的,至于 age 是一件永远跟着我们的东西,设计师认为出生在这个时代并在同一个时代设计衣服有很大的意义。因为森永希望透过他所描绘的普通,从而发掘什么是真实的。他曾在「GEN ART 2005」中获得前卫部门大奖 Avant-Garde Award ,亮相的第一条跑道则是 2006 年的东京时装周,其后他的作品再于 2009 年 Stockholm’s Museum 展出。凭着 SS 09「○△□」及 AW09「凹凸」两个系列,森永先后受日本「国立新美术馆」邀请作展览,2011 年在继第一回的得奖者川久保玲后,于第 29 回「每日fashion大赏」中获得新人奖。在 2013 春夏东京时装周上森永邦彦的第一次正式亮相,便打造出了奠定个人风格的「马赛克」主题。2014 年在多伦多时装周上再度推出了「Focus」系列,采用一种特殊的织物阻拦微波信号,有助于戒除手机的依赖综合症。

 

ANREALAGE 2015 Fall Ready-To-Wear

 

 

—— 二宫启 Kei Ninomiya

 

 

川久保玲的 COMME des GARÇONS 在培养了上面提到的多位设计师后,俨然已经成为新设计师的摇篮,同样作为川久保玲的门徒设计师二宫启,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在集团中担任剪裁师至 2012 年,之后创立了自己的个人品牌 Noir Kei Ninomiya。用二宫自己的话来说,像高级时装这样特别而精致的东西,只需要一种颜色来表达,那就是黑色」。Noir Kei Ninomiya 的设计以让焦点更能集中于衣服的高超剪裁技巧及精密的细节上为卖点,充份表现出他的鬼斧神工以及精湛手艺,并且使用非传统的剪裁方式和拼接方式,像是黑色的机车装有着复杂的结构并且在细节处加入金属元素、小黑裙以分层的缎带加以点缀,正如同品牌名字那样,他在川久保玲的基础之上将黑色发挥到了极致。

 

 Noir Kei Ninomiya 2015 Fall

 

 

—— 丸龙文人 Fumito Ganryu

 

 

COMME des GARÇONS 的第四代目设计师丸龙文人,1976 年出生于福冈,在就学时参加 YKK 所举办的设计比赛荣获优秀设计大奖,2004 年从文化流行服装研究生院毕业后,进入集团并师从渡边淳弥,担任设计支线 Junya Watanabe COMME des GARÇONS 的打版师。经历了四年的磨砺后他对于剪裁设计更加纯熟,在川久保玲的赏识与提携下,于 2008 年正式发布了 GANRYU COMME des GARÇONS 首组春夏系列作品。丸龙文人的个人品牌也是一个独立贩售的特例,在设计上有着明显 COMME des GARÇONS 风格的剪裁轮廓,但是相比之下更多的融入了美式街头的高街元素,以及带有朋克风格的解构主义拼接手法。很多外界的时装评论人都认为丸龙文人的才能,在未来也许会赶超他的师傅渡边淳弥也说不定。

 

GANRYU COMME des GARÇONS 2015 spring/summer

 

 

—— 相泽阳介 Yosuke Aizawa

 

 

相泽阳介正是近年人气急升的高端新贵户外品牌 White Mountaineering 的主理人,毕业于 Tama Art University 的产品与物料设计专业。提到他的名字每每会介绍他曾师从渡边淳弥,在 Junya Watanabe for COMME des GARÇONS 担任助手。正是在这样的契机之下,2006 年相泽阳介创立了个人时装品牌 White Mountaineering,随后于 2009 年春夏季推出了品牌分支 BLK line,并在位于东京的代官山开设了品牌旗舰店,同年在东京时装周上让所有人关注到了这个仅仅创立了三年的品牌。 2010 年一月受到 Pitti Uomo 的邀请下在米兰发表了全新秋冬系列,就以往的发布主题来看,像是「远征」、「Training Day」、「VOYAGER」全部围绕着户外远足展开,但是凭借着出色的设计理念和精细的制作工艺,融合了机能与民族风的设计,赋予了户外时装新的概念。

 

White Mountaineering 2015/2016 Fall-Winter

 

 

—— 古田泰子 Yasuko Furuta

 

 

从东京文化服装学院毕业后,对自由着装的向往,带领着古田泰子去往巴黎,作为当时为数不多就读于著名时装学府 Esmod 的日本人,她学到了如何将自己的个性和身份特征释放、擢升,以创造容易识别的服装,很快的从法国同学中脱颖而出。1994 年毕业后回到日本并得到川久保玲的大力提携,古田泰子在离开 COMME des GARÇONS 后便成立的个人时装品牌 Toga,Toga Virilis 则是她于 2010 年时开创的男装支线。品牌以使用对比鲜明的面料和材质而著称,多层次和复杂的结构设计从某方面也透出前卫的先锋气息,但同时既具可穿性又不乏都市优雅感,在英国的奢侈品百货如 Selfridges & Co. ,或者是奢侈品电商平台上都有 Toga 所占据的一席之地。

 

Toga 2015 Spring Ready-To-Wear

 

 

—— 阿部润一 Junichi Abe

 

 

毕业于日本文化服装学院后作为剪裁师的阿部润一 ,在 1994 年离开 COMME des GARÇONS 设立个人品牌 Kolor(取自英文 Color,即是色彩的意思)以此开始了自己的设计。阿部润一的服装相比川久保玲要显得温和与内敛的多,有着居家休闲的特性,而他灵感也常来自于日常生活和对制造过程的高度要求,这也是他一直所坚持的日本设计之魂。他曾说「我选用日本的工厂并不是因为日本的制造业更为发达,而是因为运用同一门语言让我们交流起来更为方便,分享一些小细节—比如说想用什么样的纱,该如何去构建,以怎样的方式并且如何达到我们要的轮廓」。设计上的顺风顺水,在生活上他也与自己风格类似且同出师门的 Sacai 的创始人阿部千登势组建了美满的家庭。

 

Kolor 2015 Spring Menswear

 

 

—— 阿部千登势 Chitose Abe

 

 

近来与 Nike Lab 打造联名系列备受瞩目的设计师阿部千登势,在 1998 年结束了在  COMME des GARÇONS 的剪裁师工作,之后创立了她的个人品牌 Sacai,取其名是代表有「世界」之意。而在之前一直在渡边淳弥身边工作了 8 年,由于深受川久保玲和渡边淳弥风格的影响,Sacai 的风格禅意精致、迷人而不失物料的轻薄、飘逸的特性,赋予时装不一样的生命感是她不断在探讨的设计哲理。阿部千登势在 2007 年及 2009 年分别获得第 25 届每日新闻时尚设计奖 (Mainichi Fashion Award) 及日本时装编辑俱乐部 (Fashion Editor’s Club of Japan) 的年度设计师大奖,到目前, 她创立的 Sacai 在国际时装领域都有着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Sacai 2015 Spring Ready-To-Wear

 

 

—— Adrian Joffe

 

 

COMME des GARÇONS 的总裁,也是川久保玲的丈夫,他是个编制设计师也是个商人。所有与 COMME des GARÇONS 的商业合作都由他一手促成,在伦敦、纽约、东京、和北京都有开设的 Dover Street Market 就是他最棒的生意。他与川久保玲于 1992 年在巴黎结婚,据他回忆,婚礼上的川久保玲仍旧穿着衬衫、和黑色裙子作为嫁衣。他提到了如今在商业上非常成功的COMME des GARÇONS PLAY」支线,在他看来生意归生意,PLAY 是设计的对立面,仅依照基本款的形式出现。对川久保玲来说这是一个新的方向,之前她希望自己的设计必须是新的,而现在做一个并没有经过设计的系列,只有 logo 的 T 恤和 Polo 衫,这个点子对于 COMME des GARÇONS 来说就是全新的,它并不减少任何东西。它只增加对于公司的表达,川久保玲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对价值诠释的一个方式。大眼红心的设计来自波兰裔纽约艺术家 Flip Pagowski,现在这颗有着眼睛的红心还多了黑色、绿色、粉红色、蓝色,并没有特殊意义的差别只是单纯的颜色变化而已,只要将它辅以任何产品之上,那么必定会带来巨额的丰厚收益,因此在所有 Dover Street Market 的店铺门口和橱窗位置一定会留给「COMME des GARÇONS PLAY」。

 

Dover Street Market Ginza

 

假如把同样在集团旗下开设了众多分支的 Yohji Yamamoto,与 COMME des GARÇONS 拿来做比较,一边是因经营不善直至宣告破产的山本耀司,一边则是坐拥全球四所 Dover Street Market 概念店的川久保玲,她在商业上的经营无疑是成功的,并且多年来培养新生代设计师提供给他们自立门户的机会,这样的做法更是没有任何公司可以比拟的。由川久保玲缔造的 COMME des GARÇONS 帝国还在继续,我们对于下一位从这里走出的明日设计师,拭目以待。

 

感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