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留意时装大秀的朋友应该度知道,一般来讲设计师都会选择一个颜色作为主题系列里的主要色调,像是 Christian Louboutin 的红色,Acne Studios 的粉色,或是 Tiffany 的蓝色,在过过去不久的伦敦时装周上,Kiko Kostadinov 也正在试着创造出自己的标志性色调:绿松石色(绿松石)。

 

(图片来源:Courtesy Photo)

 

(图片来源:WWD)

 

在最新 2020 春夏发表中,这位保加利亚籍设计师的创意来源,竟然是从网飞(Netflix)影集获得,他在观赏《事前七日(7 天外出)》时看到一集专门介绍美国举办的肯塔基德比(Kentucky Derby)赛马比赛,因而萌生了灵感。

 

 

这个赛马比赛可以说是大有来头,与马里兰州普里克尼斯(Preakness Stakes),纽约贝尔蒙特赛马节(Belmont Stakes),合称美国三大赛马大赛。

 

 

1872 年首次举行,每年五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六,全世界跑最快的纯种骏马都会汇集在路易斯维尔的丘吉尔唐斯展开角逐竞赛,1973 年传奇赛驹 “秘书处” 创造的1分 59 秒,因此赛事也被称为 “体育界最令人兴奋的两分钟”。

 

 

但观众注意的焦点,除了场上奔驰的马匹之外,还有参与者身上华丽的服装,所有男士们都会穿着正式西装,而女士们则穿着连身裙,头上都会戴着一顶华丽的帽子。

 

(图片来源:thewillowcreekinn.com)

 

与现代流行风格无关连的夸张帽子,其来有自,原因是当地女士在参加正式活动或是上教堂时,头上的帽子是最能展示自己身份的象征,这个习俗在美国南方很多地方依旧持续流传着。

 

(图片来源:thedrum.com)

 

此外,参加比赛的队伍,为了吸引眼球并祈求好运,都会刻意将马匹和骑师精心打扮一番,他们甚至会在最后胜利者披上玫瑰花圈,所以又有“玫瑰竞赛”的美名。

 

(图片来源:americasbestracing.net)

 

然而最令设计师注意的部分,莫过于骑师身上色彩斑斓的彩衣,其实这种特殊的服装设计也有一些渊源,想想看,如果每个骑师都穿一样的制服,然后每一匹马都长得差不多,裁判到底要如何判定?因此从 1760 年开始,骑师彩衣(racing colours/ silks)就成了赛马场上的一大焦点。

 

(图片来源:White Rose Saddlery)

 

(图片来源:@ A Day at the Races / pinterest)

 

(图片来源:Kentucky Derby Online Betting 2020)

 

如此耗资重金、劳师动众,真正成果展现的时间却又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如此情景就让 Kiko 直接联想到了时尚产业的幕前幕后,开秀之前设计师也是长时间地忙碌筹备一样

 

“他们花了一整年时间做准备,就为了一场只几分钟的活动,这不是时尚什么是时尚?“ – Kiko

 

极具特色的活动,但仔细想想在真实生活中又是那么不切实际,这让 Kiko Kostadinov 脑洞大开,设计出一套又一套令人惊叹的服装,模特儿头上戴着古老风格的卷发,丝绸质感的布料制成运动外套,短裤里头透露出的内搭细节,呈现出满满的运动感。

 

(图片来源:springfieldnewssun.com)

 

(以上图片来源:WWD)

 

最让人欣喜的部分,莫过于每季都会与 ASICS 合作的出色鞋款,这季他选择 ASICS 历经一年半的时间开发的全新 FlyteFoam,并在上头赋予赛马竞赛中的常见元素 – 棋盘格纹,共有黑,绿,红三种款式释出,此外这次还委托 Camper 制作拼接色彩的马靴,彻底呼应赛马主题。

 

(图片来源:@ kikokostadinov / instagram)

 

(图片来源:@ chillbool / instagram)

 

(图片来源:@ theglobalspec / instagram)

 

 

「 谁是 Kiko Kostadinov? 」

 

看到这里你一定会问,Kiko Kostadinov 到底是谁?

 

(图片来源:@ Cult Edge)

 

出生于 1989 年,Kiko Kostadinov 是一位保加利亚人,爸爸是建筑装修工人,妈妈则做着育儿和清洁的工作。虽然当地没什么时尚风气,但 Kiko 对自己身上的衣服却很有想法,童年最高兴的记忆就是住伦敦的叔叔给他寄了一套 Nike 的运动套装,在那个时候可是“最潮”的穿着。

 

(图片来源:@ Grailed)

 

15 岁那年,Kiko Kostadinov 随着父母移居到伦敦,每个周末或假日就会跟家人出去工作,也因为和比自己年长的人在工作上的接触,这让他比起同龄人更懂得规划,身上穿的工作服也成为了后来设计的灵感之一。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 Times)

 

长大之后,原本主修资讯科技的 Kiko Kostadinov 觉得自己真正兴趣还是时尚产业,18 岁那年,他就申请了中央圣马丁时尚设计系,可惜遭到拒绝。他将落魄归咎于自己经验不足,于是决定从实习助理做起,先后跟着 Aitor Throup(新物件研究)和 Errolson Hugh(ACRONYM®)……等设计名师当学徒,也不时偷偷跟着他认识的学生溜进圣马丁校园旁听,他直言:“我知道我的梦想就想在那里。”

 

(图片来源:@ Le 21ème)

 

皇天不服苦心人,最终真让 Kiko 撬开了圣马丁的大门,进入时尚设计与行销科系,但念了一阵子 Kiko 却又不安分了,向校方提出申请想转到男装设计,结果又被拒绝…

 

(图片来源:@ Adam Katz Sinding)

 

「 后因 Stussy 发迹 」

 

念设计一个字 – 钱,尤其念服装设计更需要花钱,在过去采访中 Kiko 曾说自己穷到好几餐都只能吃水煮义大利面充饥,正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为了生活, Kiko 在课余担任造型师 Stephen Mann 的助手,并应 《Clash》 杂志拍摄的需要动手改造了两件 Stüssy 卫衣,由于视觉效果太好,2013 年 SHOWStudio 正式邀请他合作限定系列贩售,刚好 Kiko 也需要钱就答应了。

 

(以上图片来源:@ Highsnobiety)

 

没想到这个系列上架 4 小时即瞬间销售一空,并引起 Gimme5 主理人 Michael Kopelman 的注意;。2015 年,适逢 Stussy 品牌 35 周年,Michael Kopelman 便将双方凑合,请 Kiko Kostadinov 延续 2013 年的概念,亲手拼接 20 件卫衣放进 Dover Street Market 贩售,那个时候 Kiko 都还没毕业,就已经能够将作品放进天王级选货店,知名度瞬间暴涨。

 

(以上图片来源:@ HYPEBEAST)

 

借由贩卖改为制作,Kiko Kostadinov 可说是名利双收,不但赚到足够的学费,还让他 2016 年毕业后随即创立同名品牌,更在同年获得英国时尚协会 NEWGEN 计划的资助,进而在同年 6 月首登伦敦男装周,前途一片光明。

 

(图片来源:@ Adam Katz Sinding)

 

 

 

如今 Kiko Kostadinov 不但在全世界知名选货店都有自己一席之地,更入围了 2019 LVMH Prize 设计师大奖,这一路走来绝对称不上轻松,也给了因为出生背景就认为自己与时尚无缘的年轻后辈很好的借镜。

 

(图片来源:@ Adam Katz Sinding)

 

Kiko 认为时尚不止存在T台上,而是无时无刻都与生活相关,无论是坐火车,走路,甚至上网浏览都能发现时尚的踪迹,最重要的是要去主动贴近衣服,没事就要多逛街,多试穿,因为“懂的穿上衣服的感受,才能懂得什么是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