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品牌在社交账号备注栏里自诩的那样,Martine Rose 可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时装设计师。哪怕舍去 “最” 字,我们依旧无法否定她在担任 BALENCIAGA 男装顾问期间,帮助 Demna Gvasalia 横扫时尚圈的 “丰功伟绩” ,更不能掩盖她从社会中提取灵感,化为秀场佳作的天赋与才华。刚刚结束的伦敦时装周上,Martine Rose 便将政治话题搬至 T 台,这全因她对民生百态的深层思考。

 

设计师 Martine Rose(图片来源:Ross Trevail)

 

 

把“平凡” 民生打造成 “非凡”时装

 

和创作小老鼠敲砸机场通道挂锁的涂鸦,对英国脱欧表达不满的艺术家 Banksy 一样,最新发布的男装系列似乎也是代替 Martine Rose 发声的工具。品牌择址 Beaufort House 内办秀,便是一次寓意十足的举措。

 

Martine Rose 2020 春夏 选址在 Beaufort House 三楼天台(图片来源:Google)

 

这栋 1987 年建成于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高峰期的作品,曾身陷金融大爆炸(Big Bang)摧垮本土经济体制的风口浪尖,经受撒切尔主义十多年的消耗。该类惨遭遗弃的商业办公楼,丧失了它们原本吸引租户的魅力,面临着建筑物去留与否的踌躇。如此这般,却和身陷 “脱欧” 拉锯战中的英国,有着相似的两难境地和迷茫前景,许多公司因此准备撤出伦敦。英国真有离开欧盟的必要吗?大概才是设计师抛砖引玉的真正意义所在。

 

新一季充满了政治趣味

 

我们能看到 Martine Rose 2020 春夏秀场上,出现印着 “Promising Britain” 字样的标语 T 恤,哗众取宠的小丑图样象征欧盟的十二颗星团围簇,夹克上一语双关的 “Some Place Special” ,似质疑又似反讽,是设计师就英国现状给出的回应:“那群政客就像跳梁小丑,既滑稽又可怕…… 这是为何你会看到由里到外、自后往前的剪裁手法,令人困惑,如当下特殊的英国混乱局势一样,玩味且险恶。”

 

90 年代英国的非洲文化再成元素(以上图片来源:Highsnobiety)

 

即便你认为 Martine Rose 的作品,透露着笨拙的丑陋,老派的陈腐,可并没几个设计师有能力自如地驾驭这种后现代时装美学,让原本另类的服饰搭配得相得益彰。旧时翻领 polo 衫,复古六角手风琴细节衬衣,半截中式印花棉袖夹克,天鹅绒高腰运动裤,挂着锁链的方头乐福鞋…… 90 年代涌入英国的非洲文化,铺天盖地的节奏音乐、雷鬼时尚、迷幻药物、地下派对,集体泡腾了伦敦这座城市,当然也包含 Martine Rose 的大家庭在内,亲朋好友歌舞狂欢的生活常态,影响了她日后创作的方向。

 

与新浪漫乐派代表人物 Steve Strange 同款曲卷发型

与新浪漫乐派 Duran Duran 组合相近的细节

 

出自 Martine Rose 手笔的设计总能令人惊喜地找到嬉皮感,这固然离不开牙买加原生家庭根深蒂固的滋润,同时,还要归功设计师在版型上的精巧改造。通过加宽外套肩部,达到自然下坠的落肩效果;特意削减上衣的平铺横面,产生扭曲的错位视觉;延展裆口线条,提拉出上窄下宽的高腰版型。Rose 早早便在男装设计中涉入了业界持怀疑态度的比例感,然则,今时今日,它已是街头服饰中最流行的形态之一。

 

夸张另类的假发灵感来自当年的 Kinky Gerlinky 俱乐部(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不仅如此,品牌向来都贯穿着亚文化的冲突感。新系列也延续着这一传统。光头党(Skinhead)、足球流氓(Football Hooligans)、锐舞青年(Raver)、新浪漫乐派(New Romantic)等携带不同生活背景、接受不同文化滋养的社会群体,全部化身为了 Martine Rose 剧本中的主角。他们像极了一个个在匆忙之余画了潦草妆容的异类,嘴涂弄巧成拙般的唇彩,顶着夸张的烫头假发,配以定型后的曲卷鬓角,勾勒出与政客形成比对的可笑模样。这些激进的妆容塑造,照搬了八、九十年代,游荡在 Kinky Gerlinky(彼时最有代表性的俱乐部)厅堂的锐舞青年,关联着伦敦夜店 “性别政治”(Gender Politics)的激进形象,设计师借此诠释了男子 “性感” 的新定义。

 

边缘青年化身秀场主角(图片来源:Vogue)

 

“我对带点儿失衡的东西很感兴趣,就像有什么不大合适一样。” Martine Rose 喜欢在作品中渗透一种格格不入,“你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了解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愈加自信,把我沉淀出来认为重要的东西,越来越多地带进作品中。” 而她眼中 “重要的东西” ,恐怕早已逾越了时装本身……

 

秀后 Martine Rose 依旧表示对未来充满希望(图片来源:Google)

 

This Wrong Is The New Right

 

如果失衡是品牌不可或缺的元素,那么时刻关注社区发展的 “接地气” ,是让 Martine Rose 的作品,一直保有新鲜感和吸引力的另一重要原因。在日益庞大的粉丝群体里,更不乏 Demna Gvasalia 、Virgil Abloh 这样极具号召力的同行变身拥趸。如今的 Rose ,已然成了时尚界最受欢迎的合作对象和品牌顾问之一。这或许能够间接印证,她那句 “可能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时装设计师” 的签名。

 

越来越多的品牌向 Martine Rose 伸出橄榄枝(图片来源:nss)

 

尽管邀约络绎不绝,Martine Rose 却并不追求项目数量,甚至可以夸张地称她惜命如金。“我特别喜欢合作,那算是一个挑战。它的首要条件是彼此观点吻合。所有合作者都必须给我足够的自由,以确保创意不被扼杀。” 某种程度而言,这也意味着只要 Rose 参与主导的项目,便有设计上的保障。

 

BALENCIAGA VS. Martine Rose(图片来源:Google)

 

想必不少人,还对 Nike 与 Martine Rose 年初的联手念念不忘。剪裁怪异的拉链夹克,紧至贴身的收腿裤,肥硕成畸形的老爹鞋,Rose 通过深究英美传统体育项目,汲取当地文化,融入主流社会最流行的着装方式,打造一个唤醒过往记忆的伦敦高街系列。这套从头到脚被整改过版型的运动服,拥有让你足可自如挥手的垂褶蝙蝠袖,配以看似禁锢的窄裤,造就出上下 “不合身” 的既视感。

 

Martine Rose 邀请不同素人上镜 Nike 广告

 

撇开服饰方面的小心思,那双变形的 Air Monarch 就更显吸睛了。Martine Rose 参考了运动员奔跑行进时,对鞋型造成挤压的现象。经过多番探讨,设计师决定在维持标准码数的前提下,采用大尺寸的外立面去包裹鞋楦,固定后出现扭曲,乃至凹凸不平的模样。这种错误的非常规操作,却着实符合 Rose 所谓正确的设计思路。

 

Nike x Martine Rose Air Monarch(以上图片来源:Nike)

 

除去受邀担任 Balenciaga 的品牌顾问,指导产出一季季大卖叫作的男装系列以外, Martine Rose 同时还在 2017 年,负责起了意大利户外品牌 Napapijri 特殊支线的创意,该项目恰到好处地给了她一次涉猎未知领域的机会 —— Outdoor Wear 。相比早已明确了客户群的同类型品牌,并不为大众熟知的 Napapijri ,显然更急迫于寻求设计上的 “大刀阔斧” ,而 Rose 便是这么一个不拘泥于套路的拓荒者。

 

多层次叠加穿法成 Napapijri 新招

 

双方理念可谓一拍即合,Martine Rose 完全能够按照自己内心构想,彻彻底底地履新 Napapijri 。从品牌原有设计的历史档案中寻找共通性,Rose 用自己实验的比例裁剪,和大胆的色块拼接,借助早期英国运动服饰的灵感,小至装饰图形、大到面料织物,将机能性融入时装设计,时不时还混渗进改良后过工装样式。用按照 Martine Rose 自己的话解释,“Napa by Martine Rose 并非一个简单的创意延伸,与我的同名品牌有许多交集,都有一种地域性。它们在亚文化和历史中分享着共同的根源,只不过市场定位稍显不同罢了。”

 

改头换脸后的 Napa by Martine Rose 成了热门品牌(以上图片来源:Napapijri)

 

在 Martine Rose 营造的品牌调性中,配件的点缀尤为重要。与 MYKITA 的合作算是概念相契的顺理成章。作为当下最前卫的眼镜品牌,他们开发出了镜身一体成型工艺、无螺丝铰链框架,领先行业的独创概念,帮助它俘获了不少时尚界人士的心,包括 Maison Margiela 、Damir Doma 在内的一众先锋品牌。

 

Martine Rose 将电视购物的标识 “AS SEEN ON TV” 挪用至包装上

 

MYKITA 与 Martine Rose 联手协作的系列,堪称满分玩味的设计。翻转颠倒的佩戴法则,舍弃上边框的倒三角形状,霓虹斑斓的选色,还有斑马、豹纹等野生动物的印花,它们用看似简陋复古的纸盒包装着,虽然设计的原点又被拉回到了锐舞风靡的 90 年代,但经由设计师有意删减细节后的配饰,陡增了一丝现代的怪诞美。“当别人质疑我在设计上做出的决定时,那未尝不是件好事。我喜欢合作,更喜欢规则,因为这意味着我可以打破它们。”

 

MYKITA x Martine Rose 颠倒式猫眼墨镜(以上图片来源:MYKITA)

 

 

 

回顾近年来尽情挥洒才华的设计项目,无论是 2007 年创立个人品牌,还是如今联手 Nike ,结盟 Napapijri ,策划 BALENCIAGA ,Martine Rose 都未曾因外界的质疑而动摇过自己创意的 “主旋律” ,同时也愿意拥抱合适优质的商业机会。

 

纵使过去的十多年里也曾遇到财政困难,Martine Rose 都能找到时装秀以外的其他展示方式,这也在日后成了她品牌的 DNA 。正如 2020 年春夏季度上,标有 “Magic Things Ahead” 宣言的徽章那样,即使 Rose 隐晦地批判了英国 “脱欧” 的境况,但她至始至终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只有这样才能看到一线希望。而这一人生信条,不仅是看待生活的方式,也同样适用于她的时装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