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 2017 年联名推出首款球鞋起,由 Virgil Abloh 操刀的 “THE TEN” 可谓 Nike 近几年来最有谈资的合作,也是当 adidas 迅速扩展时尚版图时,品牌最掷地有声的回应。该系列因二级市场上的超高人气和天价炒卖,成为众人皆知的话题大作。

Virgil Abloh x Nike “THE TEN”

我们且不论 Abloh 在设计中,渗入诸多解构、拼接的手法,但你可曾留意过 “THE TEN” 随鞋附带的霓虹橙、绿鞋带,即便系列终章的完结让它已成历史,然而,这两种亮色却似乎余热未灭,逐渐蔓延为一股大家不得不关注的流行趋势。

“THE TEN” 系列附赠霓虹色橙、绿鞋带(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由荧光标记启示的制服

倘若追溯将霓虹亮色运用在服饰设计上的历史,这类被统称为 Hi-Vis(高能见度)衣物伊始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左右的美国,由发明家 Bob Switzer 通过改造妻子的婚纱,把自主研发的荧光涂料(原用以标记弱光中监测出的残缺零件),转换到织物染色的工艺之上,最终尝试制作出了首件处在灰暗灯光下依旧能被人清晰辨识的设计。

Bob Switzer 和 Joe Switzer 研发了荧光涂料(图片来源:ACS)

虽然该技术的运用在当时堪称前卫新颖,却没有被普及到各行各业,直至 1964 年才被英国引进,为彼时修缮格拉斯哥铁路的工人们制作了一批可穿戴物。最终试验结果令人出乎意料地欣喜,不仅能够帮助降低事故发生的风险,还启示了政府郑重思考身处潜在危险环境中的工作人员的安全问题。随后《Health and Safety at Work Act 1974》法令的出世,确保了霓虹色的受欢迎程度以及在某些工作场合的落实。

英国是最早制作 Hi-Vis 铁路工服的国家

等到 1981 年,一份美国彼时极具影响力的社会调研,公布了摩托车与汽车发生碰撞的原因与概率,总结发现有三分之二的驾驶者,因未能正确判断迎面而来的行人、自行车终致悲剧。这份报告立刻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某种程度上,间接促进了 Hi-Vis 的被推广。不少致力解决安全问题的活动家,呼吁人们在夜间骑行、徒步时,尽量配备上显眼的霓虹色或 3M 反光材质的衣物,以规避与车辆碰撞的危险。

Hi-Vis 制服让来车能注意到前方状况

慢慢地,建筑工地、消防据点、警备处所等特定现场,也出现了此类 “信号源” 的身影。可即便如此,发光涂层和面料,似乎并不足以保障人们安全出行。美国消防局与联邦经济事务管理局对此进行了大量研究,证明置身于不同周遭环境内,人们仅依靠视觉和听觉上的感知来建立判断依据。其中,昏暗弱视下,黄-绿色是肉眼可捕捉到的最敏感色彩,而敞明光线中则是亮橙。且这两种颜色跟白色搭配后,会产生能见度比寻常高出三倍有余的效果。

消防员特制的抗高温 Hi-Vis 制服

基于此般特殊性,也为方便群众在紧急状况下即刻联想到救援人员的特征,美国国家消防协适时发布了相关安全标准,统一了黄、绿、橙霓虹亮色在特殊工作服饰上的使用。因此,制服(Uniform)逐步渗透到了各级系统的政府部门内,不少城市还专门为此开设了贩卖给大众的服饰商铺。

工地人员与巡逻警察(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当制服成了一种 “时髦”

 

黄、绿、橙三霓虹色在工作制服中的频繁用及,大多出于它们经光照折射后的吸睛,在安全防范措施上起到了重要作用。不过,时尚界可未必完全这么认为。正如《ESQUIRE》总监 Catherine Hayward 所言的,这个跌宕起伏的时代中,时装常借引异常平凡的事物,赋予它们超越流行趋势的意义。秀场上为当今男装奠定基调的那些品牌,以文化挪用的方式把 Uniform 搬抄到了 T 台之上。设计师让模特的扮相,看起来同建筑工人、交通警察、消防员们别无二致,制服中指定性的职业装束居然攀登上了时装的金字塔。霓虹色为主体的 Hi-Vis 服饰,便是过去几季里最抢戏的 Uniform 。

霓虹色制服成男装大热趋势(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从 Burberry 到 Dries van Noten ,再由 UNDERCOVER 转至 Junya Watanabe ,他们相继祭出了以橙、绿调试过的霓虹色去点缀主体。设计上不带强有力的 Slogan ,更没有夸张花哨的细节,粘贴着柠檬黄作为边纹、内嵌有 3M 反光条的装饰,外形近乎套件都市盔甲的错觉。可当你意识到,就连 Louis Vuitton 如此品牌,都以相应的色系去调和整个季度时,无论你是否愿意花费数千美金购入一件看似几十美金的消防单品,我们不得不正视的是,高级时装正在向又一个新风向标招手。

各大品牌对柠檬黄情有独钟

Hi-Vis 因子是为满足工作时的安全保障。而时装不需要高能见度,但我们渴望成为被注视的焦点。” 曾与纽约环境卫生部以及 NASA 开展过联名的加州设计师 Heron Preston ,甚至将 Uniform 塑造成个人品牌依附的 DNA ,把亮橙设置为专属色,新系列目录更透露像安保制服般的单品,“对我而言,根植现实世界才是将时装提升至另一水平梯段的方式。在纽约,地铁维修工人、场地建筑师傅、救火消防员,亮橙是象征他们制服的主色,代表着血液与汗水。”

Heron Preston 将 Uniform 明确为品牌核心

另一位将霓虹色系用至炉火纯青的,当属 Preston 好友 Virgil Abloh 。细数他的过往设计,联手 Nike 打造 “THE TEN” 鞋款中植入橙、绿鞋带,个人品牌 Off-White™ 中荧光绿-黄色服饰、配件的出镜,Louis Vuitton 2019 春夏男装系列中大量细节上不经意的小心思…… 这些灵感离不开 Abloh 建筑专业的出身,工地上警示色彩的耳濡目染,被设计师捕捉投射到他的作品上,我们都能从中寻觅到工作制服、霓虹色出没的蛛丝马迹。

Virgil Abloh 尤为偏爱霓虹色

被誉为英国近十年来最具潜力的设计师,生长于蓝领家庭的 Craig Green ,显然要比大多数设计师更了解代表该阶层的 Uniform 。水管维修工父亲、医院护士母亲,他每天被一群穿着制服的人包围着,工装就是他的时尚启蒙。无独有偶,Green 的设计灵感中带着根深蒂固的工薪味儿,还有不少军事元素的加入。两者相得益彰地的结合,加上新季荧光亮色的全程贯穿,不但造捏出惹眼的造型,也没丢失来自街头的随性,混淆了时尚与制服的界限

从工装、制服里寻找设计灵感的 Craig Green

除却上述几位,在自己的作品中贯彻着源自 Uniform 的灵感(霓虹色、工装),近几个季度,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尝试从传统工作制服中汲取标志元素,换以耐燥、防雨、抗风的新材质,改良版型延续 Hi-Vis 服饰的时尚血脉。拓展出的类型被称为防护服饰(Protection Wear),恰是性能服饰(Performance Wear)与街头服饰(Streetwear)的有机混合体。我不禁假想,在街边拐角遇到个头戴安全帽、身穿亮橙色 CALVIN KLEIN 205W39NYC 铁锈外套的 “消防员” ,雨夜里碰见脚踏 Prada 高筒橡胶靴、外披黑色尼龙长大衣的 “巡警” …… 这种看似不时髦的 “时髦” ,不正是现下把玩时尚的荒诞式流行之所在吗?

A$AP Rocky 上身的 CALVIN KLEIN 205W39NYC 消防服成热议

Prada & YEEZY SEASON 围绕霓虹色打造 Unisex 服饰(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刨去大家一眼便能洞穿职业属性的服饰设计,诸如医药包、工具箱、油漆裤、背带服、救生马甲等 Uniform 历史里数不清类别的产品,也都成了设计师们热衷挖掘再演变的载体。

与其说,工人曾经代表的是纯粹的劳动力,他们所着用的服饰则标识了所属的阶级。而当下社会中的工作定义,要远比过去广义,即通过劳务付出得到报酬。因此,我们更难确切描述制服的范畴。可重要的是,此类服饰的存在意义远大于怀旧的意义,是在通过设计传达历史。这一点在时装设计师的作品中体现得尤其明显,他们在为未来工业与制服的履新,构建最当下的全新框架。

广告推广

不能错过的内容

热血冻不住:Nike 推出冬季运动精选系列
Nike 现任首席执行官 Mark Parker 将提前离任
球鞋 - 13小时前 by Lin
职位由曾在 eBay 担任 CEO 的董事会成员 John J.Donahoe 接任。
Slam Jam 与 Nike 再度打造 Blazer Mid「Class 1977」新配色
BURBERRY 首款线上小游戏「B Bounce」发布
时尚 . 生活 - Oct 22 by Myk
如果你够厉害,还有羽绒服送哦。
Travis Scott x Nike Air Force 1 联乘鞋款发售日期确定
Concepts x Nike Kyrie 5「Orion’s Belt」全新联名鞋款发售日期确定
广告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