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间你应该也会发现,本应是高端收藏们关注的对象——世界上最古老的拍卖行苏富比,开始逐渐进入更多年轻群体的视野当中。

 

这样的原因全因为他们最近举办的几场拍卖会,从早先 Banksy 的《Girl With a Balloon》作品自毁事件,到 Supreme 全套 248 块滑板主题拍卖会 “20 Years of Supreme” ,再到 NIGO® 个人收藏拍卖会《NIGOLDENEYE® Vol. 1》,都足够吸引人们的眼球,甚至引发了全世界的关注与讨论。

 

Bansky 的作品《Girl With Balloon》以 140 万美金的价格被拍出时,画作被提前设置在画框中的碎纸装置切碎了一半(图片来源:@Banksy)

 

名为 “20 Years of Supreme” 的拍卖,藏品是 Supreme 从 1998 年至 2018 年这 20 年间所推出的所有滑板,共 248 块。这也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人完成这个收藏成就

 

“NIGOLDENEYE® Vol. 1” 是 NIGO® 与苏富比展开的第 3 次合作,将超过 30 件 NIGO® 个人收藏的珍贵潮流艺术品进行拍卖,其中一幅以 Beatles 专辑《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为灵感的 KAWS 作品 《THE KAWS ALBUM》 以 1.16 亿港币的最终价格成交,一举刷新了 KAWS 作品的拍卖价格记录

 

随着潮流文化、街头文化与艺术逐渐成为主流,难免会更多的与商业挂钩,而代表着这些领域的产品和艺术品进入拍卖行并逐渐成为许多藏家的焦点,本身也就体现了这一种趋势,而对于苏富比本身来说,这些也必定是可以突破行业传统和打开更多市场维度的机会。

 

 

于是我们便看到…在这几天,另一场关于 Supreme 的线上拍卖会也开幕了。这个名为 “The Supreme Vault: 1998 – 2018” 的企划,收集了横跨 1998 年到 2018 年的所有 Supreme 配件,包含了超过 1,300 件藏品,其中与 Everlast 的联名沙袋、Coleman 联名摩托、Stern 联名弹珠机等珍藏逸品都会一一出现,自然的…就再一次抓住了年轻一代们的心。

 

 

说起来,其实整个线上拍卖会已经于 5 月 20 日上午就开始竞投了,并且将会到 5 月 28 日上午 11 时整截止,有兴趣的话,可以到官方页面看看,顺便了解一下它们如今的价格如何。

 

目前弹珠机的竞价已经达到了 24 万港币(以上图片来源:Sotheby’s

 

而借着这次拍卖会的机会,我们还有系到了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寺濑由纪(Yuki Terase)女士,她便是这一次 “The Supreme Vault: 1998 – 2018” 拍卖的策划人。除此之外,NIGO® 与苏富比的 3 次合作,以及 Big Bang 成员 T.O.P 的 “#TTTOP” 企划也都是出自她手,甚至在那次 Banksy 作品自毁事件中,她也在现场经历了整个过程,所以关于这些话题性拍卖,以及街头文化与艺术与商业市场和拍卖行业的关系等问题,由她来解答再合适不过。

 

 

 

寺濑由纪(Yuki Terase)

苏富比亚洲区当代艺术部主管

 

 

「作品的价格反映了它的价值—— 即人们对作品背后的思想或信息的重视」

 

(图片来源:美術手帖)

 

这一年来你创造了不少具有话题性的拍卖会,涵盖的领域也更多元化,在当下的大环境中,你在策划拍卖展会所秉承的理念是什么?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为客户提供令人兴奋、超前的企划,诸如 “#TTTOP”、“NIGOLDENEYE® Vol. 1” 和 “Curated: Turn It Up” 等拍卖不仅在销售业绩方面取得了成功,还开启了在艺术欣赏和收藏方面的新维度。亚洲是一个独特且不断增长的市场,拥有着无数充满活力的年轻收藏家,我们在热衷于支持新兴收藏家的同时也不断受到他们新鲜视角的启发,所以我的独特策展视角其实也反映了与客户之间的互惠关系。

 

这些拍卖会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比如前一阵的 “NIGOLDENEYE® Vol. 1” ,其中一幅 KAWS 的画作以 1.16 亿港币的价格成交。作为策划人,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毫无疑问,KAWS 的作品引起了新老收藏家们的极大兴趣,不过这种人气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毕竟他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作为一名出身自街头的艺术家,KAWS 拥有在街头文化、高级艺术和大众商业市场之间无缝衔接的独特能力,使得他不仅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并且从几年前开始也获得了行业内各种机构的认可。就在几天前,布鲁克林博物馆确认将以 KAWS 为主题,于 2021 年举办展览,这也是他在家乡的首次大型回顾展。

 

《THE KAWS ALBUM》拍卖现场(图片来源:Google)

 

KAWS 的作品在近年来屡屡被拍出惊人的价格,在你看来为何他能够如此受到藏家们的欢迎?这种受欢迎更多的体现在商业价值还是艺术价值上?

 

KAWS 的知名度上升最初与街头文化中的不同领域产生互动密切相关。KAWS 通过与热门品牌的合作,与时尚和更多其他类型的街头文化产生了联系,而这些合作的影响也是全球性的,借着这样的机会,KAWS 作为一名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开始在新的维度上腾飞。

 

而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KAWS 的发展轨迹与 Basquiat 和 Haring 有些类似,他们都从街头艺术过渡到被整个艺术界所接受。此外,KAWS 作品的价值跨越了艺术和商业领域,这让人更加直接的感受到,商业与艺术的价值边界一直都受到关键艺术家的影响,比如 Andy Warhol。通过将艺术、商业和社会评论等部分相联系起来,KAWS 的作品已经超越了传统艺术市场,吸引到了全球更广泛的群体的关注。

 

(图片来源:Sotheby’s

 

你已经与 NIGO® 有过数次的合作经历,作为一名经验老道的拍卖从业者,你如何评价 NIGO® 和它的收藏? 

 

我很高兴也很荣幸能与 NIGO® 有过 3 次合作。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真正的远见卓识者,在街头文化进入主流之前,他已经与 KAWS、Futura 和 Stash 等艺术家进行合作,尝试在街头艺术、流行图像和时尚品牌之间建立相互的联系。而我们与 NIGO® 的 3 次合作均为 “白手套” 拍卖,100% 的销量也体现了他的前沿视野,所以我认为在街头文化逐渐成为主流的发展过程中,NIGO® 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图片来源:Sotheby’s

 

另外一件轰动全世界的事件就是关于 Banksy 了,你如何评价早先他的作品在拍卖会现场自动销毁这一事件?

 

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在现场,第一个反应是震惊,当意识到自己刚刚目睹了艺术史上一次十分重大的事件时,这种情绪又很快就变成了激动和兴奋。后来 “被摧毁” 的作品展示了 3 天时间,人们从世界各地飞来只是为了看一眼,它真的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现象。

 

(图片来源:6sqft

 

然而讽刺的是,这一事件过后这幅作品的商业价值似乎变得更高了,这样的结果显然与 Banksy 的初衷相违背,对于那些反消费主义、反艺术商业化的作品进入拍卖行被出售的情况,你有什么自己的理解?

 

我认为一件作品可能具有反消费主义的意义,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应该在拍卖会上被出售,也不意味着它应该以保守的价格出售。起初,这种冲突可能看起来是矛盾的,但作品的价格反映了它的价值—— 即人们对作品背后的思想或信息的重视。高价格意味着收藏家的欣赏,而且还吸引了公众的注意,使作品所想要表达的信息实现了更广泛的传播。

 

 

「街头文化现在已经成为当代艺术中重要和既定的一部分,同样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

 

(图片来源:Sotheby’s

 

再让我们具体聊一聊最近的 “The Supreme Vault: 1998 – 2018” 吧。在之前 苏富比已经策划过一场关于 Supreme 滑板的拍卖会了,为何开始对这个来自街头的品牌如此感兴趣?

 

这些年来,Supreme 与世界上很多顶尖的当代设计师、音乐家和艺术家展开合作,其中相当一部分也是我们曾合作过的,比如 Damien Hirst、Jeff Koons、George Condo 等等。滑板文化、街头服饰和当代艺术之间的良好交融,使得 Supreme 更好的成为了一个全球品牌,也是我们这一代人最受欢迎的品牌之一。

 

这次的《The Supreme Vault: 1998 – 2018》拍卖合作是如何促成的?是你找到那位叫做 Yukio Takahashi 的藏家吗?

 

今年早些时候,我们举办的 Supreme 滑板拍卖会所带来的影响力,体现了人们对于该品牌配件类产品的强烈需求,当我们被介绍给 Yukio 时,他受到了最近在《NIGOLDENEYE® Vol. 1》拍卖会上取得成功的启发,所以我们决定合作将最完整的私人 Supreme 配件收藏带到拍卖会上,并将其推向给世界的品牌粉丝们。

 

(图片来源:Sotheby’s

 

你是否了解过这位藏家为何要将自己的收藏卖掉?我很好奇在收集这么久之后选择全部进行拍卖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

 

多年来,不少人对 Yukio 的藏品出价,但当时由于藏品仍然不完整,他拒绝了。而在 2018 年彻底完成收集后,他觉得是时候为这一收集经历画上句号了,而在受到 NIGO® 的启发后,Yukio 认为没有比以这种拍卖形式和自己 10 年来的收藏告别更好的方式了。

 

是出于什么考虑会选择以网上专场的形式进行拍卖?

 

这一类藏品的收集者,主要是年轻且了解互联网的人群,因此在线平台是一个更为合适的渠道,这样可以达到更加广泛的传播效果,并且因为可以随时随地出价,也为买家们提供了更高的灵活性。除此之外,尽管拍卖是以网上专场的形式进行,但我们也举办了专门的线下展览,让粉丝和收藏家们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到这些难得一见的藏品。

 

(图片来源:Sotheby’s

 

对你来说,一组来自街头品牌的产品出现在拍卖行并以上万美元甚至更高的价格出售,这是否是一件具有冲突感的事情?毕竟在传统观念中它们不能算是真正的艺术品。

 

艺术的定义一直是一个主观的、不断变化的概念。以往苏富比提供了跨越时间和地理空间的珍贵收藏品,从古代茶具到罕见的书籍。而这次的 “The Supreme Vault: 1998 – 2018” 可以说是街头服装和滑板文化历史上的一次里程碑式拍卖,标志着现代藏家们的一种新收藏方式。

 

(图片来源:Sotheby’s

 

以你的经验来看,当代的消费者或者说是藏家,为何对街头艺术和文化抱有如此大的热情?

 

从某种意义上说,街头艺术正经历着与 20 世纪 60 年代和 70 年代时流行艺术相同的转型,最初处于主流文化的边缘,而后在更广泛的社会文化视野中获得了认可,并逐渐在艺术领域占据了一席之地。

 

推动这一文化崛起的一个关键因素在于更多合作的诞生,时尚品牌现在正积极寻求与艺术家展开合作,这一方式使得艺术和时尚之间的界限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具有渗透性,并有助于这两个领域在影响力上的增长——时尚界的人们正在更多的跨进艺术界,反之亦然。

 

重要的是,对于收藏家们来说,他们很多时候并没有将这些作品归类,或者从中分离出 “街头艺术” 的概念,而是像购买其他艺术类型的作品一样只是对他们喜欢的东西产生了共鸣并做出了回应。从这个意义上说,街头艺术现在已经成为当代艺术中重要和既定的一部分,而我们对其的态度与任何其他类型的艺术一样——为客户提供有共鸣的高质量作品。

 

 

很明显,无论是以 Supreme 为代表的街头品牌,还是原本作为边缘群体发声途径的街头艺术,都在当下这个年代从更广泛的社会文化视野中获得了认可,进而逐渐向着主流文化发展,成为商业市场中的宠儿。

 

当然,在街头文化在与商业挂钩后,也一直存在着冲突。无论是大众还是输出文化的主体本身,往往都对这两者的结合嗤之以鼻,就像 Banksy 的反消费主义作品被拍卖有悖于初衷,而 Supreme 的忠实信众无法接受这个品牌的一系列商业化作为。Yuki 对于这种冲突的解释倒是也存在着一定道理,不过在我看来,这次的拍卖的确像她说的那样,可以让作品获得更广泛的传播,并且高昂的价格也体现了它的价值,但关键在于,看官们关注的,是否真的是作品背后的思想?而买家花重金想得到它,又真的是因为对作品本身的欣赏吗?这才是关键…

 

所以说,街头文化与商业之间结合并非是矛盾点,它仍然保留着根源和初衷,而作为受众的我们,在噱头、价格、热度等一系列浮华背后能够再次以理性和辨析的角度找到它让你热爱的那一面,或许情况就没那么糟糕了。

 

THE SUPREME VAULT 期间限定展览

香港中环 H QUEEN’S HART HALL

5月 24日至28日

免费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