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前几年,大众对街头艺术的认知还停留在 KAWS、Bansky 之类话题人物身上的话,那么发展至今,相信不少人已经认识到了在这生态中更多作出长久贡献的文化塑造者以及创造力突出的新兴艺术家们吧。

 

一方面街头艺术和所有文化运动一样,发展至一定程度,经历着跨领域的扩散以及颠覆认知的阶段;另一方面,大众审美跟随媒体导向,如果主流媒体只把目光聚焦在热点那么很容易进入死循环,而个人和小团队的话语权比以往来的更有影响力,某个领域的热门人物并不能完全代表这个文化场景,更多值得被挖掘的故事和价值逐渐浮出水面。

 

NYCHOS 作品(图片来源:REM)

 

探讨着各种各样题材、使用不同代表性风格和媒介的艺术家们,组成了纷繁多样的街头艺术社群,来自不同阶层和背景的他们所创造的艺术,通过今时今日的成绩证明了街头艺术的影响力和传递性。

 

若是提起通过具有冲击力的色彩和构图,以卡通、流行文化角色、动物以及人物的解剖为主题,那么必定是街头艺术家 NYCHOS 为代表。在过去的十年里,他和 Rabbit Eye Movement,以 Rabbit 为标志的艺术团队,就像兔子一样在世界各地的街道、户外繁衍…

 

 

他的大型壁画窥视着皮肤之下的世界,虽然会有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细节,但是这一切画面上的意象,都在传达他揭示内在本质的渴望,越真实和纯粹的东西或许也是人们越难接受的东西。

 

此番我们借由代理多位知名街头艺术家的美国潮流文化推广机构 The Curative Company 找到 NYCHOS,向他了解了更多关于这一代表性的创作风格,以及他如何看待涂鸦和 Urban Art 间的关系,对街头艺术热潮下的商业化以及未来发展的看法…

 

 

 

NYCHOS

街头艺术家

 

⌈解剖流行偶像是一种提醒,无论名气有多大,最终我们都是一样的血肉之躯⌋

 

 

你的家庭背景似乎对你的以解剖美学为主的创作起到了很大影响?和我们具体聊聊。

 

我成长在奥地利东南部的一个猎人家庭,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动物解剖学。我看着我的父亲和祖父给他们的猎物开膛破肚,而头骨和骨头是作为战利品保存的,所以我有机会仔细研究一整天。回想起来,我可能从那些非常早期的童年记忆中得到了我的初始灵感。从我记事起,我就对解剖学和人体内部的运作方式着迷,当我看卡通片时,我会很好奇迪士尼的美人鱼鱼尾是什么结构,并问自己如果她有腿会是什么样子、她的鱼骨又是如何,有一种强烈的驱动让我想要画出来。所以,解剖学和人体与动物的结构是我一直以来都热衷的话题。

 

NYCHOS 曾经在展览 《MONOCHROME ORGANISM(单色有机体)》中展示的具有解剖细节的手稿(图片来源:JUDDY ROLLER)

 

你的作品常见到骨骼、器官、血管、神经等的剖面,为了写实你有真正系统的去学习生物解剖学知识吗?

 

我从小就开始学习解剖学了,我有很多关于解剖学的书,而且一直热衷于参观自然历史博物馆。研究,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因为解剖学是我的工具,即使我的风格自由不受拘束,但精准性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想这就是了解解剖学的意义所在,一旦你对你的工具有所了解,你就可以开始探索和表达了。

 

你是否也从漫画以及重金属音乐中汲取了灵感?

 

当然,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 80 后。

 

NYCHOS 对经典卡通人物的一系列解剖插画(图片来源:REM)

 

你所选择的 “改造” 对象大多是流行文化中的经典人物角色,为什么呢?

 

可能出于上述原因——好奇心和 80 年代文化的影响。我是一个视觉导向的人,电视节目对我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在我童年的某个时候,我开始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从电视上得到的大部分信息都是非常表层的,而我发现解剖是一种观察表象之下的工具,因此我决定通过这个途径观看那些电视中的名人。就像我之前说的,我总是想象卡通人物的内部是构造,兔八哥是另一个例子,他是一只兔子,但在某种程度上,他也是“人”,这些都是我喜欢拿来“玩”的点子。最近,我还专门为喜欢的卡通人物制作了一系列解剖式的限量版画。

 

2016 年我在纽约 Jonathan Levine Gallery 举办了一场展览,展览中探讨了我们如何看待著名的流行偶像,展示他们的解剖结构是一种提醒,无论名气有多大,最终我们都是一样的血肉之躯。

 

NYCHOS 在 Jonathan Levine Gallery 的个展《IKON》中作品(图片来源:Jonathan Levine)

 

提到涂鸦艺术中的 “医学”,大家很容易想到你的解剖,还有 SHOK-1 的 X 光。你作为解剖 “画风” 的代表性人物,你认为医学和艺术有什么共通的地方吗?

 

人体本身,或任何有生命的东西,都必定是 “high end art”。无论是自然或是上帝创造了我们,都在艺术层面上对我有很大启发。解剖学一直是我的“艺术燃料”,这个灵感是取之不尽的。

 

街头艺术家中玩 X-ray 的代表 SHOK-1(图片来源:Google)

你想通过自己的作品传达给观众的最主要的信息是什么?

 

谁一定说艺术家一定要寻找回应呢?我从我的灵魂深处创造艺术,任何使我动容的东西都会成为灵感。其他人对此的反应与他们的个人感知有关,这显然是我无法、也不想控制的事情。不过我欣赏人们任何形式的反应,这表明我在沟通的方面做得很好。

 

 

我想让人们看到街头艺术的生态和社群

 

Rabbit Eye Movement 在维也纳的艺术空间

 

聊一聊你创立的平台 Rabbit Eye Movement(REM),这个想法怎么产生的?你们现在具体在做哪些项目?

 

我在最初 2005 年创立 Rabbit Eye Movement,献给所有活跃在街头艺术舞台上的艺术家。多年来,它演变成为了关系网络,将人们联系在一起,推动了整个场景的发展,所以我决定给它一个载体,2012 年我们在维也纳建立了艺术空间,同时也是一家代理机构,致力于设计和印刷品。

 

我两年前搬到加州时,也为 Rabbit Eye Movement 创造了第二个根据地。大家都知道,兔子的繁殖能力很强。

 

Rabbit Eye Movement 团队(图片来源:REM)

 

作为一个艺术家和一个推手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这是不同的工作,而且超越了工作的定义,而 Rabbit Eye Movement 是整个团队的协作。我决定开设艺术空间,主要是因为我总是乐于发现新的艺术家,我觉得他们中的很多人值得在奥地利得到更多的关注,所以我在维也纳通过艺术空间来介绍他们,这就是 Rabbit Eye Movement 的作用,画廊有机会吸引到人们对艺术家的关注。

 

关于生活方式、街头艺术和亚文化的纪录片《The Deepest Depths of the Burrow》,由电影人 Christian Fischer 制作,记录 NYCHOS 以及 REM 其他成员近两年的环球旅程,从柏林到旧金山、哥本哈根、夏威夷,用独特视角展示当地城市艺术和涂鸦,并采访多位艺术家

 

拍摄纪录片《The Deepest Depths of the Burrow》背后的目的是什么呢?

 

这部电影主要是关于艺术家旅行和创作的方面。我们把这两个部分放在一起,因为我一直觉得很遗憾,有那么多人在街上或者网络上看到街头艺术作品,但实际上没有多少人知道它们是如何被创造出来的,以及为什么而创作。我想要分享整个背景故事和随之而来的冒险经历,我想让人们看到街头艺术的生态和社群,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活跃在世界各地。

 

 

另一个有趣的方面是,在世界不同的地方,街头艺术的处理方式也不尽相同,当我开始旅行时,所有接触到的事都对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Travel to paint, paint to travel” 是我那段时间的座右铭。能遇到拥有相同爱好的人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在人们为自己创造的宇宙中,并不存在边界。这些都是我想分享的经历,所以我们才拍了这部电影。这不是一部自传式的电影,我希望每个看过的人都领略其中的观点。

 

 

Urban Art 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壁画、舞蹈、音乐…

 

NYCHOS 在圣地亚哥音乐节 KAABOO 上的创作(图片来源:REM)

 

从涂鸦发展到 Urban Art,你认为这是两种不同的系统吗?面对艺术评论的划分,这对艺术家个人来说是否并不在意?

 

普遍来说,没人在乎的。但是,既然人们总觉得有必要比较,我们完全可以谈论它。就我个人而言,我看不出有什么区别。我知道这两个术语有一个全球性的区别,许多涂鸦写手想把自己和街头艺术的形式分开,这也没什么关系。但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地说,涂鸦归属于街头,它根植于街头的能量又用创作回馈于街头;而另一边,街头艺术作品如今也出现在画廊中。

 

我不觉得有必要在两者之间划界,因为我经历了所有的过程。开始涂鸦的原因是我想成为一名艺术家,喷漆教会了我所有关于颜色的知识。当我作为插画家时,我的自然反应就是创造角色,这就是为什么我会把它们加到我的作品里,当字体褪为背景、具象成为主角时,人们突然称我为街头艺术家。但是我想要的只是创作而已,所以对我来说这些区分并无意义。人们显然喜欢分类,我不会怪他们…

 

Urban Art 可以是任何东西,可以是壁画、舞蹈、音乐,任何… 如果你想成为一名艺术家,你最好不要把自己局限在某些标签下。

 

走进 NYCHOS 工作室(图片由 The Curative Company 独家提供)

 

你认为街头艺术对于城市、社会和人群来说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

 

艺术是交流,是生活。正因如此,街头艺术永远是城市生活的标志。

 

消费主义盛行的今天,你怎么看待“街头艺术改变了社会,社会同样改变了街头艺术”这个说法?

 

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全球范围的艺术运动。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地域、文化和社会形态,你不能说是整体的影响,因为每个地方都不一样,我能做的是分享我花了很多时间所完成的成果。

 

在维也纳,一个真正被艺术改变的地方是多瑙河运河区域,我 2005 年开始在那里画画时,还是一个死气沉沉的地区,也没有人去过那里。基本上,你遇到的人都是瘾君子和毒贩。就涂鸦而言,当时并没有太多的事情发生。2006 年小布什访问了维也纳,由于想到警察必定忙不过来… 我动员了十几个人在运河边画了一堵巨墙。后来我和其他十五个人在每座桥上作画,一年之内,参观人数稳步增长,你看到的不是瘾君子,取而代之是推着婴儿车的妈妈们。我们承担着风险,花费时间和金钱创造了一个新的城市生态,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去那里创作,今天的多瑙河运河是国际知名的城市文化景点,也是维也纳的标志。这很不可思议。

 

旧金山是另一个例子,早先因为街头艺术和涂鸦运动而著名,而如今,富人和资本开始接管这个场景… 这座城市正在经历一场奇怪的发展,慢慢地失去了许多城市艺术的印记,艺术家们被迫离开这座城市,因为生活成本太昂贵。

 

艺术和社会,都像是生猛的野生动物,是在不断变化和适应的。

 

维也纳多瑙河运河(图片来源:Google)

 

街头艺术和波普艺术你认为有哪些在形式、媒介、风格、受众等方面的共同点?

 

谈及波普艺术的精髓,我想说和街头艺术的共同点就是这两个运动都很流行化。街头艺术正在经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热潮,它也将像这样持续一段时间… 就风格而言,你真的不能比较这两个运动,因为街头艺术可以是任何东西,它发生在街头上,并不一定与某种风格联系在一起。而波普艺术是一个明确的定义,一种风格,因此,波普艺术也可以是街头艺术。

 

另外,在波普艺术出现的时代,它是街头群众的语言,其中的卡通和漫画语言反过来又激发了涂鸦的灵感。这就是为什么你会觉得他们有交叉点。街头代表了发生地,艺术家代表了风格,使得这种艺术走向了一种不同的形式,我们称之为街头艺术。如果有人在街上画一只米奇,那就是街头艺术;如果他把同样的米奇放在 T 恤上,那可能就是波普艺术了。

 

 

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并不能自动让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品牌经理

 

 

现在成功的商业艺术家也变成了一个“万用”的品牌标签,你认为对于艺术家自身来说这个趋势的利与弊分别是什么?

 

这一发展可能与画廊已经改变了的事实有关。在过去,由画廊主代表艺术家,而现在,艺术家的工作是表现自己,这可能会让人产生艺术家是一个“品牌”的错觉。当然,这种发展有利也有弊。如果你问我,那么可能在独立地呈现自己方面是一件好事。

 

但不幸的是,成为一名优秀的艺术家并不能自动让你成为一名优秀的”品牌经理”。很多才华横溢的艺术家在互联网迷失了方向,因为他们没有参与社交媒体游戏的技能。互联网是一个泡沫,我们都是泡沫中的消费者,必须不断地提醒自己,泡沫之外也有生活,即便它并不那么容易接近。我们必须意识到这样一个事实,我们是这疯狂发展中的一部分,不幸的是也拥有很多受害者。

 

去年在洛杉矶举行的大型街头艺术展《Beyond the Streets》,展出全球顶尖艺术家的绘画、雕塑、摄影、装置等作品,是一次盛大的庆祝与回顾(图片来源:Google)

 

街头文化发展日前高涨的今天,街头艺术也在当代艺术、时尚领域打开了市场。但不乏资本将街头艺术作为盈利工具,REVOK 状告时尚品牌抄袭、Bansky 抨击艺术拍卖市场、KAWS 作品拍卖破亿。你怎么看待这些现象以及未来的发展?

 

在欧洲和美国,这个市场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Bansky 也已经做了大约 20 年… 多年来,市场跌宕起伏,但是目前它正在爆炸式的发展,也在其他国家不断扩张。因此,许多艺术家可以用他们的作品谋生。但在这一点上需要澄清的是,人们并不是在购买街头艺术,他们正在购买一位艺术家的作品,这位艺术家碰巧是一位街头艺术家。显然,这些艺术作品与街头背景有关,但不能被定义为如此。

 

街头艺术代表了年轻人的艺术而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越来越多的机构正在为街头艺术进入美术馆而铺路,譬如 Roger Gastman 策划的《Beyond the Streets》这样的展览,打破访客记录就证明了我们掌握着行业命脉。这种 “Hype” 其实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我对未来的发展感到非常兴奋。

 

 

NYCHOS 与柏林街头艺术二人组 Low Bros 合作的最新壁画(图片来源:arrestedmotion)

 

你也许还记得 The Curative Company 此前邀请 OG Slick、D*Face、Tristan Eaton、David Flores 以及 NYCHOS 几位街头艺术家到上海参加展览《进出口》。欧美作为街头艺术的 “出口国”,在东西方持续强烈碰撞的土壤上,街头艺术被 “进口”… 以此为例,街头艺术现今的发展不但扩散到世界各地,也受到了潮流文化、大众消费、画廊机构的青睐。

 

 

我们以往便采访过见证伦敦 20 年来街头艺术变革的艺术家 D*Face,从他最初开始利用不同媒介创作街头艺术的时候其实还并没有这个概念存在,人们只是觉得和涂鸦有所区别,而现在的街头艺术有了全球性的发展、市场和受众,他认为街头艺术成为最重要的公共艺术运动,皆因其更民主和直接、代表了不止一种声音;目前活跃在街头艺术场景的代表之一 Felipe Pantone,通过作品探讨信息流动和数字化革命脱颖而出,他也向读者阐述过,作为千禧年后互联网对生活各方面产生巨大影响的一代,即便背景来自于挑战权威和制度的涂鸦,但他更想通过作品谈论这代人的生活经历和对世界的回应。

 

绝大部分街头为背景的艺术家本身其实在乎的只是创作,涂鸦或是城市艺术的标签有那么重要吗?而时尚界和画廊所代表的精英主义现今与街头艺术的联姻,究其根本也不会在中间划上等号。无论是怎样的生态,也许都可以用到 “凡合乎理性的东西都是现实的,而凡现实的东西都是合乎理性的” 这样的观点。就像 NYCHOS 所说,艺术和社会都像是野生动物一般,是在不断变化和适应的,发展的过程中必定会扩张为各种各样的生态。街头艺术代表了全球年轻人、少数派群体、普通群众阶层等的声音,无论是商业价值还是对社会的影响力都不容小觑,而当下的 “Hype” 化对一直以来在街头艺术领域创作的艺术家来说终于迎来了绽放的阶段,泡沫里也有最真实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