隶属 LVMH 旗下,Fondation 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基金会)建筑自落成巴黎以来,直至 2014 年方才正式对公众开放。短短数年,它已变身为这座城市的文化地标,鼓励着当代艺术家们的创作,将目光聚焦拓展潜在客户的多元化与传播性

 

Frank Gehry 设计的 Fondation Louis Vuitton(图片来源:Google)

 

过去将 Olafur Eliasson 这样的艺术家带入大众视野,前段时间促成轰动法国乃至国际的《Jean-Michel Basquiat – Egon Schiele》联展,最近还邀伦敦考陶尔德画廊,共同策划了囊括百余幅印象派巅峰画作的《A Vision for Impressionism》展览…… 这家世界最庞大的奢侈品集团,正一步步递增他们跨领域的参与度,改变整个时尚产业的势态,提升涉猎艺术圈的影响力。而这一现象,似乎同样能从其他行业巨头的身上探究到,艺术领域,是否是奢侈品牌着重发展的新方向呢?

 

LVMH:奢侈品集团构建的艺术蓝图

 

虽未有悠久的历史沉淀,Fondation Louis Vuitton 艺术项目的受欢迎程度,却时常远超当地其他始祖级博物馆的客流量。也难怪,巴黎市长毫不吝惜 “a gift for Paris” 的赞誉,来表达当地政府对它天降的喜悦和支持。

 

《Jean-Michel Basquiat – Egon Schiele》联展(图片来源:LVMH)

 

由先锋建筑大师 Frank Gehry 操刀设计的基金会建筑,藏身城西布洛涅(Bois de Boulogne)中,像帆似云地 “悬浮” 绿茂青树上,自身的奇异性就让它堪比艺术品般的存在,伴随光影的变幻流转,与环境交织出转瞬即逝的景象。在任命 Suzanne Pagé 担任基金会总监后,他们多次联手世界顶尖博物馆,策划过往你在巴黎绝少能一睹真容的展览,向公众引荐他们看重欣赏的当代艺术家们。《Jean-Michel Basquiat – Egon Schiele》的世纪联展,便是近期最受艺术圈瞩目的大事纪。

 

Egon Schiele 和 Jean-Michel Basquiat (图片来源:Google)

 

那么,为何要把两位相隔 70 余载的非同代艺术家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呢?某种角度上,Schiele 和 Basquiat 就像从未谋面、却因艺术遗产的份量而紧密相连的朋友:他们同样深受弗洛伊德哲学的影响,同样桀骜不驯地抗争世事,同样被推举为表现主义的核心人物,并且同样地,他们生命协奏曲的终止符,停留在了 28 岁那个节点上…… 创作的乐章潦草短暂,却反衬出两位天纵之才的作品多么强而有力。

 

展中 Egon Schiele 空间

 

在巴黎这样孕育着文化、艺术、时装的都市里,无论你是出于对 80 年代美国波普的喜爱,还是对涂鸦文化的好奇,Jean-Michel Basquiat 这样通吃 fine art 和 street art 的人物,都是你非看不可的,更何况外加上过去 25 年里未曾在巴黎举办过专展的画坛巨匠 Egon Schiele 。此番恰逢艺术家离世百年的纪念,才在 Suzanne Pagé 的力荐下,诞生了这场验证天赋差异与相似共存的比对。与此同时,媒体狂轰滥炸的赞誉和报道,为基金会引来络绎不绝的客流量,这场盛大的联展显然不会给 LVMH 留有遗憾。

 

Egon Schiele 画作

对应基金会的四大主题之一,即呈现艺术家的主观愿景,及表现主义的审视角度,《Jean-Michel Basquiat – Egon Schiele》就两位大师的背景、选题、风格、影响,做了有趣的配对,建立起叙事的假设。游客被引导由 Egon Schiele 的铅笔、水彩作品开始,从一幅幅绘有单一人物的中小型作品循序渐进,有时候,色彩在它们身上仿佛丧失了 “效果” ,微不足道但说服力十足。艺术家标志性白色,像萦绕在画里面的回忆,经过深思熟虑的构图,牵动角色扭曲的体态和深陷苦楚的面容。这种夸张的表现手法,被他视为承载艺术的合理延续。

 

展中 Basquiat 空间(以上图片来源:Wallpaper*)

 

当转至 Jean-Michel Basquiat 的展区,你能强烈地感受到他想要呈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风格、现象,还有自我。看似混乱、毫无头绪的绘画,融入了涂鸦、文字、符号、象形图的元素,在他激进的艺术实践中,继承了 Schiele 的艺术形态,延续了历史的血脉,借用新表现主义呼吁社会问题,正如那些爆炸性视觉画作里咆哮、悸动的形象。当被问及如何描述自己的作品时,纪录片里的 Basquiat 驳斥说,“就像问 Miles Davis 是怎么吹奏小号一样,我不觉得他能告诉你在那个点上为何该这样处理,大部分时间是自然而然的。” 创作的随机性使得他的作品更加弥足珍贵,无法复制。

 

Basquiat 画作

 

此次展览,Fondation Louis Vuitton 邀来专研 Basquiat、Shiele 的艺术史学家 Dieter Buchhart 担任撰文编辑,出版了展览相关的画册,成了大家观展后争相购买的周边。两本书囊括了许多此前从未在欧洲展出过、鲜有公之于世的画作,较之同类书籍,在内容质量的把控与可探究性上明显有了提升。更具价值的,还有以博物馆藏品级标准转印的艺术家签名影像,仅可于展览期间限量购买。但这些印有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字样的物件,在标明其 “出身” 的同时,也有意无意地为品牌起到了流通宣传的作用,即使你不是个热衷搜罗时尚单品的恋物者,但你不也同样拥有了一件 LV 吗?

 

展览出刊的书籍(以上图片来源:Fondation Louis Vuitton)

 

 

Prada:艺术是品牌形象“影印”

 

即便 Fondation Louis Vuitton 的大楼将在 2062 年后归属巴黎市政府,但这样的合作协议并没有动摇他们投身艺术的决心,可见涉及该产业之于他们的重要性。相同地,越来越多的奢侈品集团愿意同艺术结合到一块儿,附庸风雅地扮演起艺术爱好者的角色,这些品牌的艺术项目相较传统博物馆,对大众来说,甚至更具吸引力。

 

Miuccia Prada 与 Patrizio Bertuelli(图片来源:Google)

 

在欧洲的另一座文化名城米兰,Miuccia Prada 与丈夫 Patrizio Bertuelli 对艺术和文化领域的好奇心发酵,最终促成了与荷兰建筑大师 Rem Koolhaas 合作打造基金会总部的想法,并于 2015 年正式对外开放。这个早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初就萌生出的念头,难道是权用来孵养他们个人的兴趣爱好吗?“那时候根本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的艺术基金会,Fondazione Prada 是欧洲范围的先锋,是个脱离时尚品牌业务的文化机构,旨在完成自己的传播使命。” 根据基金会负责人 Astrid Welter 接受采访时的宣称,不难看出,他们想要与其他奢侈品牌划分本质的界限,“纯粹” 为艺术而艺术,让它自然而然地突显出优雅

 

Fondazione Prada 总部(图片来源:Google)

 

且不说藏品几许,单论基金会总部设计师 Rem Koolhaas 的才华与名望,就已让 Fondazione Prada 成为艺术迷必逛的景观了。作为远近闻名的藏家和赞助人,Miuccia Prada 夫妇与世界级博物馆还有艺术家们,早就建立起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切为他们设立一个个据点作好了铺垫,包括他们倾尽心力修缮了整整六年的沪上名门 —— 荣宅。

 

刘野《寓言叙事》荣宅展(图片来源:Google)

 

那么接下去的事情,大家多少有所耳闻。荣宅开放之日,Prada 邀来演艺圈、艺术圈、传媒圈、建筑圈等各界名流齐聚宴会,齐齐盛装品牌提供的服饰。社交媒体上,几乎铺天盖地着荣宅的讯息和图片,让它瞬间攀升为上海最有调性的观光地。当然,这也与宅内设有不定期的艺术项目有着巨大关系,刚刚结束的刘野《寓言叙事》展,可说是你在传统博物馆内无法体验的。所有画作像在整个空间中静处过百年,色调与宅内深沉复古的家居、灯具、墙壁,乃至泛着年代感的印花地板都相辅相成,为你絮叨属于它们自己的故事。

 

Tom Sachs《蓝鲸》

Wes Anderson 设计的 Bar Luce(图片来源:Fondazione Prada )

 

过去的 20 年间,类似刘野展览的策办,在 Fondazione Prada 的项目列表里层出不穷,是他们绝佳艺术策划力的体现。它们不但与时俱进,且总能引起巨大的市场反响,这是绝大多数私人基金会不具备的。Tom Sachs 的《蓝鲸》雕塑,Damien Hirst 的《Lost Love》装置,Thomas Demand 的《被偷走的图像》群展,还有《布达佩斯大饭店》导演 Wes Anderson 专门为其设计的 Bar Luce 咖啡厅…… 这群活跃在当代艺术界的红人,均为 Prada 的座上宾。自然地,相应展览的书籍不可能被基金会遗忘,它们甚至成了品牌 VIP 们热衷收集的稀有物,而为满足粉丝的小确幸,艺术家的作品还会突发性地 “误入” 一下品牌设计,可谓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

 

Damien Hirst 与 Prada 办展设计两不误(图片来源:Fondazione Prada )

 

 

Kering:后来的艺术搅局者

 

不管就所持有的品牌竞争力,还是销售覆盖面而言,常年与 LVMH 分庭抗礼的 Kering 集团,没有理由在任何方面落单。这家由 Pinault 家族管理的企业正逐渐调转自己时尚标签的身份,在类似项目上频频加大资金的投入。早前 Kering 一举收购顶级艺术拍卖行佳得士,接着宣布将在 2019 年,落成靠近卢浮宫去处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如此举措也着实让人看到了他们征战艺术领域的野心。

 

Kering 正积极筹备艺术馆的建成

 

如果要追溯 Kering 集团与艺术的渊源,那便要提到旗下品牌 Yves Saint Laurent 于上世纪 60 年代时,尚且健在的传奇设计师就把荷兰新造型主义画家 Piet Mondiran(蒙德里安)的作品融入到了那条传世的半身裙中。或许,它可算是艺术跨界中最为熟知的时装设计了。时至今日,Kering 再度迎接来了一位新革命者,为 GUCCI 成功复辟的 Alessandro Michele 。

 

迷恋文艺复兴的 Alessandro Michele 甚至拿自己作为艺术题材(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

 

说到这家改造成新模样的时装屋,就不得不提当代艺术在它的攀峰道路上起到的作用。近年来的 GUCCI ,在秀场造型、广告大片、宣传活动等对外事宜上花尽了心思。品牌 4 年前举行了一场名为《No Longer / Not Yet》的大展,在那个繁花簇拥、春意似锦的印花空间内,GUCCI 倾情所有地号召来不同领域的当代艺术家们,用形而向上的视觉赋加鲜明的品牌元素,向观客介绍何为 “当代” 精神。从摄影、绘画,到雕塑、装置,各种艺术形态均被涉猎,请来 Jenny Holzer 、Glen Luchford 、Rachel Feinstein 等艺术家的参与,诚邀《LOVE》杂志发行人 Katie Grand 策划把关,陡增一份前卫与时尚。

 

《No Longer / Not Yet》(以上图片来源:THE D’VINE )

 

想必 GUCCI 模特手捧仿真头颅、雏龙的走秀片段,依然会教人念念不忘吧。创意总监 Alessandro Michele 用非理性且充斥浪漫复古的 Cyborg 元素,策划了那场拍案叫绝的故事。而他对艺术的解读和借用,实则早就超出我们的设想。以至于,后来《The Artist is Present》展览刚刚透出风声,便成了媒体们抢鲜报道的热点,大家都好奇他又能玩出什么新把戏。

 

误以为是行为艺术现场的 GUCCI 18 秋冬秀场(以上图片来源:Fashionista )

 

这是一次针对 “复制挪用” 现象的探讨。从展览的命名开始,到作品主题的呈现,如同就当代文化创作的反讽。用展览入口处那句 “古罗马人孜孜不倦地复制古希腊雕塑,终令世人得以一览其精绝壮美” 来描述,是再贴切不过的了。其中,仿照西斯廷教堂制造的小空间布满了宗教壁画,包括印着米开朗琪罗《末日审判》的木板墙,帕台农神庙里的断头神像,还有按照《纽约时报》字体翻印的《The New Work Times》,报纸中登印着各类 “艺术” 复制的奇闻妙事,是一份观众可以随身顺走的隐藏周边。

 

展览《The Artist is Present》(图片来源:Wallpaper*)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GUCCI 主导的展览,总会邀请到大量的当红艺人、KOL 、媒体在特定开放日提前预览艺术品。他们免不了需要身穿品牌的当季服饰入场,而流量偶像们相继释出的展览图片,或能为艺术展带来不可预计的 “打卡” 探访,或带动GUCCI 新款单品的热门走俏。那无独有偶的操作,无疑替品牌铺垫了更长远的利益,即高雅与商业的兼得。

 

传播性周边《The New Work Times》报纸

众多明星受邀助阵 GUCCI 展(图片来源:Google)

 

 

 

不仅是那些价值位居前列的财团,还包括 LOEWE 、Cartier 、CHANEL 、Zegna 等品牌,都纷纷调转自己时尚标签的身份,在类似项目上频频加大资金的投入。艺术到底对时装拥有怎样的助推力呢?其原因绝不只是掌舵人本身对艺术品的笃爱,还背藏着品牌堆砌影响力的用意。

 

现下,如何将艺术和时装结合到一块,正慢慢延伸为近年奢侈品公司致力探寻的要事。无论如何,它对品牌形象的提升百利而无一害。甚者,那些与艺术家推出的联名品牌,刺激粉丝引发哄抢,产品断货之余,成了品牌拥趸突出 “个性” 、彰显 “品味” 、区别 “身份” 的新符号。

 

也许 Miuccia Prada 说的确实没错,奢侈的门槛越来越低,商品和艺术品面临着趋之若就的大众化,怎样让品牌价值稳固上升,才是品牌该当抢先的诺曼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