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俄罗斯,不同的人对这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认知,或印象深刻的点,无论是上世纪 90 年代苏联解体后圣彼得堡的锐舞文化、当下活跃在国际舞台以后苏维埃美学突围的设计师们;还是战斗民族的性格、横跨欧亚大陆幅员辽阔的疆域,以及徘徊于东西方文明之间的历史和多元的宗教信仰;抑或是阴谋论者最爱的俄罗斯幽灵电台、黑客事件等等。俄罗斯这个国家的特殊性和争议性总能吸引人们探索的欲望。

 

就像俄国哲学家尼·别尔嘉耶夫曾说过的,“俄罗斯可能使人神魂颠倒,也可能使人大失所望。”

 

 

以摄影、旅行、摇滚乐、军事作为品牌 DNA 的 Liberaiders,继西藏、古巴和尼泊尔之后,在今季踏上了俄罗斯的土地。这几个地方在文化、宗教、革命历史或社会构成各方面都有着其独特和神秘的地方,其中的共性不断地将 Liberaiders 的品牌性格立体化,当我们谈起 Liberaiders 或是主理人梅咏,一定是阅历丰厚且拥有坚定不移价值观的统一体。

 

 

你我都曾通过教科书耳濡目染,历经多年国内战争后,布尔什维克党与工兵代表苏维埃联手推翻了彼得格勒的临时政府,在 1917 年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政权,再到叶利钦发动政变、苏联解体的历史… 目前世界仅存中国、朝鲜、老挝、越南、古巴为社会主义国家。

 

共产主义教育的背景,催生出了梅咏对俄罗斯的些许认同感,“因为我是受共产主义教育长大的。所以我一直对共产主义的发源地俄罗斯很感兴趣。而我成人之后又在资本主义社会环境中生活了 30 年,在资本主义国家生活的越久就越想去看看真正的俄罗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这次我选择了俄罗斯。

 

 

我们这一代在成长过程中是受前苏联文化影响不小的一代,从柴科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到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当时还没有受到西方文化影响的我们觉得这些都是最酷的东西。但在接触到西方文化之后我们又很自然的把这些忘掉了。俄罗斯的音乐,绘画,文学在世界上具有很高地位这些事情只存在于印象当中,对于我们喜欢摇滚乐的这一代人来说从来也没有更深一层的去了解过它。” 梅咏这么形容他对俄罗斯的印象。

 

 

由西方主导的世界,推行着西方话语权,以英语等日耳曼语支为媒介接触绘画、文学的人也较难去了解西方和英联邦之外的图景… 但从现代俄罗斯文学的开山之人普希金、契诃夫开创的文学黄金时代、历史上五个诺贝尔奖,到俄罗斯雄厚的工业基础、先进的军工技术和发达的航空航天领域,太多辉煌的成就值得回首与探索。其中音乐、艺术和前苏联宇宙航空等方面都成为了 Liberaiders 本季背后主要的故事…

 

俄罗斯的音乐文化可追溯到劳动歌曲和宗教音乐开始发展,17 世纪末至 18 世纪形成了俄国作曲家学派,19 世纪随着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兴起,革命歌曲又获得了广泛传播…

 

1981 年 7 月列宁格勒摇滚俱乐部 (Leningrad Rock Club) 举办了第一场活动(图片来源:Google)

 

前苏联虽然生活富裕但是精神上依旧保守,你很难想象摇滚乐会在这里发芽。而在 7、80 年代作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从西方走私舶来的事物中也包括了摇滚乐,在后斯大林时代成长起来的年轻人们经历前领袖个人崇拜的瓦解、繁华之下的迷茫,象征自由独立、反抗主流的摇滚乐一时以星火燎原之势在此发展,在列宁格勒摇滚俱乐部孕育出了一批传奇的前苏联摇滚乐队… 记录 80 年代前苏联摇滚乐的电影《盛夏》开场正是在列宁格勒摇滚俱乐部,片中我们也可了解到苏联摇滚教父维克多·崔的故事。

 

Monsters Of Rock(图片来源:Google)

 

我对 1991 年莫斯科的 Monsters Of Rock 音乐节是特别印象深刻的,那是我第一次在影视作品之外看到了当时的俄罗斯人。那场音乐节深深的震撼到了我。我认为那场音乐节已经超越了音乐本身。是一种异文化的冲击。” 必然的,摇滚乐的历史是是吸引梅咏前往俄罗斯的重要原因之一。

 

1991 年在苏联航展举办地图西诺机场展开的大型摇滚音乐节,也就是 “Monsters of Rock” 的莫斯科站,齐聚 AC/DC、Metallica、Motley Crue、Queensryche、The Black Crowes、Pantera,同样也犹如时代符号一般记载在俄罗斯的音乐史中。关于这场活动网上有很多 “传闻” 版本,诸如踩踏死伤众多以至政府出动武器镇压现场、苏联解体导火索等不实或无从考证的新闻…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摇滚乐改变了当时年轻人的思维的方式并催生出不同的价值观。

 

Institute of Robotics and Technical Cybernetics,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国家机器人研究院

 

The Presidium of Russian Academy of Sciences,坐落在莫斯科的俄罗斯国家科学院

 

一如既往的,在俄罗斯的旅行中梅咏也拍摄下了许多照片作为记录,跟随图片我们不仅可以瞻仰到前苏联众多著名的未来主义风格建筑,同时也能窥探到影响 Liberaiders 19 春夏系列设计的灵感构成…

 

 

回望前苏联宇宙航空

 

 

在我成长的七八十年代,宇宙航空应该是每个男孩子都感兴趣的事情。在那个时候我们受到的教育是前苏联的宇宙航空技术要领先于美国的。但到了日本以后在媒体和人们口中一提宇宙航空大家又都只会说 NASA 是如何了不起,这让我也慢慢的淡忘了俄罗斯在宇宙航空的地位。但通过做 Liberiaders 这一季的主题我开始翻阅许多书籍。我发现许多西方的文献当中对于前苏联的宇宙航空科技的评价是很高的,并且他们也承认当时前苏联的技术是领先于美国的。这又给了我很大的动力想去俄罗斯看一看当时的前苏联宇宙航空真正是什么样子的。

 

 

苏联航天事业的掌门人&苏联的火箭、人类的第一颗卫星的缔造者科罗廖夫,苏联政府甚至用他的名字给一座太空城命名…

 

自 1957 年 10 月 4 日苏联成功发射人类首颗人造卫星史普尼克 1 号,从此揭开美苏“太空竞赛”的战幕,之后的几十年间,太空领域成为了美苏两国超级大国相互竞逐的角斗场…

 

1961 年 4 月 12 日尤里·加加林(Yuri Gagarin)乘坐 “东方 1 号” 宇宙飞船从拜科努尔发射场起航,在最大高度为 301 公里的轨道上绕地球一周,完成了世界上首次载人宇宙飞行,成为了人类探索太空的先锋…

 

早在 1962 年苏联就开始实施的“宇宙系列空间探测器”计划(Серия космических аппаратов Космос),这个计划从上世纪 60 年代一直进行至今,迄今已经发射了 2450 颗卫星,堪称人类航天史规模最大的卫星家族…

 

1964 年苏联发行的印有加加林和 “东方 1 号” 宇宙飞船的邮票(图片来源:Google)

 

以上摘取的描述相信可以令你足够感受到前苏联航空航天事业的宏伟。而不仅是技术方面,意识形态上从苏联到俄罗斯的科幻片历史也体现了对太空进行的不断探索,融合了探索月球的预言、太空竞赛的宣传、原子战争的预言…《火星女王艾莉塔》是最早谈论太空旅行的电影之一,安德烈·塔可夫斯基从《飞向太空》到《潜行者》更是探究了人究竟要以怎样的身份在宇宙中存在。

 

 

“我对俄罗斯的艺术,对莫斯科的红场是非常喜欢的,但我更感兴趣的是当年那些宇宙航空的物件。因为我认为在没有高科技的年代制造一艘太空飞船,在没有前人可模仿的条件下把人类送进太空,只要你冷静的想一下就会明白,这简直就是一件太了不起的事情了。所以将这些元素设计到本季的产品当中是很自然的事情。这一切都是我的兴趣使然。

 

 

兴趣使然下,“Space Race” 成为了本季 Liberaiders 的主题,通过研究当年苏联宇宙航空方面的资料设计的图形、用前苏联宇宙航空的元素设计的夏威夷衬衫、使用半透明化纤布料打造的教练夹克透出的未来科技感… 产品的设计细节一一将我们带回到苏美宇宙竞争的时代。

 

 

俄罗斯艺术开启的感知

 

 

“这次我还参观许多了俄罗斯的美术馆,看到了许多古典的俄罗斯绘画作品。同时也看到了斯大林时代的绘画作品。古典的绘画作品是灰暗带着悲观的色彩的。斯大林时代的油画则都是明亮的,充满幸福感的。所以我发现在接受社会主义制度之后的俄罗斯油画作品是带有政治色彩和宣传目的的。但无论这种油画是否是被强迫创作出来的它都代表了一个时代,在我看来都是俄罗斯革命文化中的一部分。这就好比 Liberaiders 一直在讨论的问题一样,好坏是存在于相对当中,如果想得到自己的答案,还需要用自己的双眼和身体去看去感受。

 

从十七世纪俄罗斯的绘画艺术摆脱了中世纪艺术、宗教题材的束缚,开始表现现实世界,对自然的真实描摹、俄罗斯特有的光线、色调以及独特的民族性决定了俄国画家在色彩上并不会如印象派画家那般热情…

 

 

到十九世纪中期,出现了像列宾、苏里科夫、谢洛夫、列维坦等一批世界级的艺术大师,他们主张真实地描绘俄罗斯历史、社会、生活和大自然,由于解放运动的发展和文学运动的影响,表现人民觉醒、揭露农奴制腐败成了十九世纪绘画的重要主题…

 

俄罗斯绘画艺术总是与历史、社会发展密切相关的,作为带有记实性和叙事性的时代产物,并且在悲痛的背景下却总是能最大的激发出潜能。Liberaiders 所探讨的通过亲身感受后再沉淀的思考也在俄罗斯的旅程中找到了出口。

 

俄语字体、图形所代表的民族特征

 

 

如同中国的书法一样,字体也是代表每个国家或民族特征的元素之一。无论是美国,欧洲还是其他国家,字体也都是非常有讲究的。通过做 Liberiaders 我会去研究每个国家的字体,所以这次我们用俄语的字体写成了 Liberiaders,并且加入了斧头镰刀的图形元素进行组合。

 

文字自古作为交流信息的工具,不仅作为文明社会的重要标志,不同国家的文字也对集体意识、民族认同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书法更被列入了我们的国粹,以书法艺术为灵感的各种变形设计也常见于当代的各种视觉创作中…

 

 

图形方面,俄罗斯国徽上的双头鹰、军旗上的镰刀斧头,都具有着历史传承的意义,象征工农联盟的镰刀斧头标志作为一个简洁而有力的符号浓缩了俄罗斯的历史。梅咏解释道,“我觉得斧头镰刀这个图形可以代表世界两大阵营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其中的一方:共产主义。而这种相对的元素也是同时存在于 Liberiaders 品牌之中的。所以我很自然的将俄罗斯的这些元素融入到了一起。这个设计我认为是非常酷的。”

 

 

 

跟随梅咏的摄影结束了俄罗斯的旅程之后,我们再看看这组依旧由当地素人演绎的 Liberaiders 19 春夏系列 Lookbook,没有矫揉造作也没有服装与模特的冲突,和以往几季一样,令拥有不同故事的当地人,与根据旅程主题在基础街头款式上加之不同细节后的服装产生效应,共同塑造了Liberaiders 的性格。

 

“用自己的双脚去旅行,去亲身感受这个世界,从而创造自我。”

 

街头服饰之初,本就代表着一种爱好、一种生活方式或是一个群体表达,相较于信息共享时代的 “百花齐放” 和在街头热潮下为谋取利益的左右摇摆,Liberaiders 的内核你并不会从中看到什么变化,梅咏在 30 年的沉淀之后选择用品牌的方式来表现自己对世界的看法,品牌便是自己。

 

(以上图片如无特别标注,均由 Liberiaders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