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喜欢服装、迷恋艺术、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开始注重日常细节,关心曾经备受忽视的生活方式。前不久,巴塞罗那室内设计杂志《Apartamento》就以 “生活方式” 的话题相约了来自韩国独立乐队 Hyukoh 的主唱兼吉他手吴赫,窜访了这位大势音乐人的住宅,以及他鲜少公之于众的 “起居” 。

 

独立乐队 Hyukoh 主唱吴赫(图片来源:Google)

 

当然,在众多设计师和音乐人里,就存在着不少品味出挑的 “恋物者” ,不仅在自己投身的领域中成就了独具一格的公众形象,生活中更扮演起 lifer 的角色。倘若,想要透彻解读这群创意者的作品,单单知晓 “台前” 光鲜的既定人设、翻阅娱乐媒体上经过渲染的报道,远比不上走进他们的安身之所一探究竟,约谈生活中藏匿的小乐趣来得切实。因为,慢条斯理地享受日常,置身装有个人物件的绝密空间,是他们隔断外界纷扰、寻求创作灵感、保留真我的方式。接下来,不妨走进以下几位的 “生活” 当中,感受一番…

 

 

Raf Simons :“现代主义” 大藏家

 

早在下决心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时装设计师之前,大学时代的 Raf Simons 钻研的还只是工业设计,毕业后转投了建筑。直到现场观摩完 Maison Margiela 1990 春夏系列而备受鼓舞,才终于更换庭户从事时装。像他这样一位身份定义上几近模糊的创意天才,对付自己位于安特卫普的私人公寓,想必是绝不懈怠的。

 

Raf Simons(图片来源:Fantastic Man)

 

这栋建于 1968 年的开放式公寓,浑身上下都烙着 19 世纪中叶现代主义(Modernism)的痕迹,也因其主人对艺术和家具的喜爱与深究,陡增了一份典雅。依附厅旁的是崖豆树原木铺叠的楼梯,正中地毯上端放了一张拥有五支不对称腿脚的野口勇大茶几。经过改良的长条 “Conoid” 温莎椅横靠在窗边儿。这些东西兼并的旧木设计,具备了雕塑般锋利的结构与明捷的线条,恰恰承袭了 Raf Simons 偏爱功能、形式互为悖论的意识形态。

 

客厅墙上挂有 Mike Kelley 的手绘旗帜

 

厅侧是落地大推窗,躺在法国家具大师 Pierre Jeanneret 的木脚沙发上,便可一览公寓四周的绿野青葱。毕加索晚年雕琢的瓷器,瓶身那寥寥数笔的婀娜女子,反而点缀了稍显沉闷的褐色长木柜。上方序列着八面 Mike Kelley 的手绘旗帜(恶魔面具、头骷……等朋克元素),这位二十世纪概念艺术运动中最具影响力的人物,被 Simons 视为早期个人品牌的创意源泉。

 

Sterling Ruby 在二楼拥有单独展示的空间

 

沿台阶攀至上层,显现在眼前的是一大幅 Brian Calvin 肖像作品。明亮会神的眼睛、微露唇齿的娇容,女子虽没 “百媚生” 的芳貌,却有令人记忆犹新的韵味, 在 2013 春夏系列的设计中,Raf Simons 就曾借其作品用以印花的案例。同 Simons 往来最密切的,非好基友 Sterling Ruby 莫属了。两座他的瓷器雕塑独立高居在专属空间,蹲放地面的大理石花樽与之呼应。角落处,Evan Holloway 悬坠天花的装置与 Ron Arad 的半弧钢椅彼此 “守望” ,Holloway 是他的收藏的第一件大型艺术藏品。

 

左上:Brian Calvin 肖像; 右下:Ron Arad 钢椅(以上图片来源:WSJ)

 

“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尝试调整一下摆设,来制造新鲜感。” Raf Simons 谈论自己的居家小 tip,“我非常欣赏中岛胜寿,还有 Gio Ponti 、Finn Juhl 的设计。随着时间的推移,家中他们的收藏愈加丰富,被这些美丽的事物包围,让我得以从时尚中抽离,去欣赏一个未曾参与创造过的世界。”

 

Raf Simons x Kvadrat 的家具合作曾引发热议(图片来源:Google)

 

Jonathan Anderson :如假包换的陶瓷痴迷者

 

Jonathan Anderson ,一个在时尚界意味着许多的名字。年纪轻轻,他便身兼 LOEWE 、J.W. Anderson 的创意总监,而即便移交到艺术圈,也有不少人知晓他是位收藏家,乃至策展人。这位每个季度马不停蹄地忙碌时装设计的大男孩,在生活里,却是个不折不扣钟爱打点古玩家居的达人。

 

Jonathan Anderson

关于他的小癖好,源于小时候外祖父迷恋各国瓷器的耳濡目染,也离不开日后从事 Prada 橱窗装饰的工作经历。“看看边桌下大大小小的陶瓷,无论锅碗还是花器,我就像个老女仆,总在乐此不疲地寻找 Lucie Rie 和 John Ward 的作品。” Jonathan Anderson 对于妆点住宅,有着不一样的执念,“收藏像门学科,从早期英国纺织品,到黑白摄影,特别是 Lionel Wendt ,再到抽象绘画及雕塑,我喜欢把 ‘过去’ 、’现在’ 混淆在一起欣赏。

 

Anderson 在家中最喜欢的几样物件(以上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这座维多利亚风格的房子,填塞着 Jonathan Anderson 的英伦情怀,且充斥了有别于他设计师身份的审美和性格。客厅口左侧悬挂着一幅出自 William Morris 之手的黑白印刷物,远观并无任何特别蹊跷的作品,却是件足以被载入印刷里程碑的史册级艺术。

 

J.W. Anderson 邀 Jamie Hawkesworth 拍摄的宣传照

 

拐进客厅,泛黄壁炉上坐着一对 V 型颈口的 John Ward 黑白器皿。身披米色大衣、头裹黑巾疾步前行的男生影像,取自设计师个人同名品牌 J.W. Anderson 的宣传大片,是由 Benjamin Bruno 造型、Jamie Hawkesworth 掌镜的。紧贴书架的,是英国建筑名宿 Baillie Scott 的单板靠背木椅,典型的推崇去繁化简现代主义设计。正上方挂着抽象与几何并存的 Vanessa Bell 印花布料,以偏暗的橘红、蓝绿色块拼凑。远处茶几上,依稀能看到 Jonathan Anderson 从二手市场上淘来的、 上世纪 30 年代的先锋艺术杂志《CIRCLE》。

 

撇去装饰的激进设计(以上图片来源:THE WINDOW)

生活与工作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哪怕忙里偷闲地在家短居,Anderson 亦会借助私密的时间和家具摆件们消磨在一起。“周遭起居的环境总能折射出你是谁,我的房子好比一场没有画上句号的人生旅程,始终未完待续。”

 

书选是一个人兴趣修养的写照(图片来源:New York Times)

 

 

Christophe Lemaire :生活是表达自我的方式

 

自创建个人品牌以来,十年如一日地,Christophe Lemaire 始终坚持着 anti-fashion(反时尚)的设计原则,看似简约却不简单、淡化性别不追季节,只因觉得好的衣物,必然要以人为本,那样才能恪守 “timeless” 的境界。

 

Christophe Lemaire 和 Sarah-Linh Tran

 

倘若从裁版制衣上,去尝试窥视 Christophe Lemaire 还有他的妻子兼工作伴侣 Sarah-Linh Tran 的 lifestyle ,那么解甲归田的出世游居,就和他们针线下的基础白衫一样,匆匆一眼朴实无华,定睛细看实则精妙。“我们旨在为了解自己风格并以优雅生活为理想的女性设计服饰。” Tran 的解释再明确不过了,亦是这对设计师组合在日常中想要觅求的精神满足。

 

移居南法乡邻的设计师组合

 

田园、阳光、树荫、氛围…… “我喜欢那些不容易被定义的集合。在非常亲密的地方,一个美丽又奇特的环境里,像诗歌般生活。” 没有选择巴黎市中心的华丽豪宅,Lemaire 夫妇移居到了临近的乡镇,过着度假小日子。即便时装产业丧失了它应有的样貌,但生活不该被剥夺真实的意义。狭窄到刚好只够一人进出的白木门,被低压的绿叶遮盖了额头。从外面乍眼看去,你压根猜不到,住着这里的是个曾位居 Hermès 女装创意总监的时装设计师。

 

低调是 Lemaire 夫妇给人的第一印象

 

屋子没有想象的那么宽敞,不光自带摩洛哥的复古调性,还夹杂着一丝波西米亚的随意。Lemaire 夫妇家养的小猫,黏在酒红色的手工编织毛毯上伸懒腰。堂内张罗着矮脚胡桃木茶几,几经磨损的它们渗透着温润的光泽。令人眼前一亮的,是台面上那盏巨型的爱迪生座式灯泡。零散丢于沙发上的靠枕,有着属于各自不一的花纹和面料,配搭着旁侧蓝白青瓷里的虎皮兰,棕褐色窑盆中与人齐肩的枣椰,洒满地的媚阳,如此惬意就南法村野独一份。

 

绿植为家中增贴了栩栩生机

 

办公区舍弃了用珍贵艺术品装扮,扑面而来的是文人味儿的书卷气息,映衬着油绿的散尾葵与略微泛旧的家具,落地的纤细木柜上盛列了一组古董银器,还有夫妇俩怡情小酌的红酒,平淡的日常隐藏着避讳世故的自在。当看到 Christophe Lemaire 斜卧在沙发上,翻阅意大利摄影师 Luigi Ghirri 籍册的时候,你能发现他们在创作和生活之间寻找到了感知上的共通性 —— 诗意。

 

装饰朴素并未丝毫显得普通(以上图片来源:Apartamento)

 

 

Pharrell Williams :永远不想长大的玩咖

 

刚刚斩获第 61 届格莱美年度制作人大奖的 Pharrell Williams ,想必没有人会质疑他在欧美音乐以及流行文化中的地位。诚然如此,菲董也没有想过停止在各个领域上扩宽疆土,主理品牌、嘻哈创作、艺术跨界…… 他的履历恐怕需要多腾出几行空白才能全部填满。对了,千万别忘记,他还是位屡屡登上设计媒体版面的家居设计师。

 

Pharrell Williams 涉猎领域非常之广(图片来源:Google)

 

集众多头衔于一身的人物,少不了让人想要一探究竟 Pharrell Williams 的居家生活。菲董临海的跃层别墅里,墙壁涂盖着威尼斯灰泥,蔚为壮观的 9 米高圆弧顶。引自意大利的孔石地板,配上来于 Snaidero 的顶级厨具。四周环绕着无死角的透明落地窗,充裕亮堂的自然采光和无限广阔的远眺取景,顿时让人卸下烦恼心情舒畅。

 

毫无死角的海景房(图片来源:TODAY)

 

“我希望每天过着观云望海的日子,生活应该像个鱼缸,多彩斑斓。” 问及选择某个术语去形容自己时,Pharrell Williams 不假思索地抛出了 “kidult” 的描述,“我察觉自己很难再长大。” 他穿着简单的白色 T 恤,休闲的 BBC 牛仔短裤,穿过起居室的拱廊,在法国自然主义设计大师 Christian Liaigre 的扶手座椅前,安放了一台他最喜欢的 Pac-Man 吃豆人游戏机,连家庭影院也是纯为了畅玩马里奥赛车而建造的。

 

坐拥这般大宅,脑子里只蹦出 ”人生赢家“ 四个字

 

非要囊括这套菲董私宅的话,你能想象到最精确的词可能是 “Contemporary Art” 。我们眼前会不时地闪现过标识性极强的当代艺术家作品。盘旋式阶梯两侧,悬挂的是纽约街头艺术家 KAWS 的大作,一尊馆藏级巨型 KAWS CHUM(以米其林为原型)的玩具装置靠在隔望大西洋海岸的玻璃墙边。此外,诸如海绵宝宝、辛普森、蓝精灵等经典形象全是菲董着迷的卡通人物,它们悉数出现在住宅里的各个角落。另一侧,一枚由数千朵艳丽太阳花汇成的村上隆球体静置厅堂之上。

 

不仅是藏家更是设计师

 

二楼的卧室处,波普艺术大师 Keith Haring 的飞碟画作嵌在中央。沿廊道一字儿悬列的,是经由 KAWS 篡改后的 CHANEL NO. 5 香水系列海报。MEDICOM TOY 和 SILLY THING 以传奇乐队 Beatles 为原型打造的 ”Can‘t Buy My Love“ 1000% 稀有套装公仔,尽数归纳在 Williams 的收集名单中。拐角的休闲区,除去供给闲暇翻阅的书册,以及大红色的 Verner Panton 心形椅外,还有菲董联手 Domeau & Pérès 设计的 ”Perspective“ 人腿座椅。

 

屋里屋外娱乐设施应有尽有(以上图片来源:Google)

 

 

吴赫 :视古董衣物如珍宝的 boy

 

顶着毛寸光头、修剪半边倒八眉、打有上下唇钉,从 2014 年出道伊始,吴赫便以自成一格的嗓音和着装飞速蹿红。身为韩国当红独立乐队 Hyukoh 的灵魂人物,爆棚的人气仿佛和他的年龄有些大相径庭,却丝毫没有削缓他成为新世代年轻人偶像的脚步。

 

吴赫拥有让你过目不忘的外貌

 

受室内设计杂志《Apartamento》邀请制作专题,吴赫首度曝光了自己的私宅。恰如他在音乐创作上的独到见解一样,这个毕业于弘益大学艺术系的青年才俊,对居家似乎也有着个性的笃爱。

 

在外巡演时有 ”搜刮“ 有趣小物的癖好

 

“我的视觉审美极大程度上影响着我的身份,它不断塑造我的个性。” 吴赫倾向于被不同事物吸引,“停滞不前的水必将腐臭,任何新玩意儿我都保持开放的态度。”这也是吴赫每去到一个地方,总会收集心爱小物件并打包运回韩国的原因,它们如同水循环般,更新着他对艺术、音乐、生活的认知。

 

家具以纯白色调和极简线条为主

 

吴赫在首尔附近的住宅,并未遵循多数艺人家中的装修模式,也没有涉入太多著名艺术家的大作。相反地,一些零零碎碎的小摆件和经典欧式家居成了他中意的对象。墙面刷着洁净清一的白色,就连衣橱、书柜、餐桌等家具都采用相应的调性,包括以大胆创新闻名于世的 Verner Panton 桌椅,还有整个空间内统一使用的丹麦灯具品牌 Louis Poulsen 。餐桌旁排着两行韩国艺术家 Park Gwang-soo 的作品,他同时还帮 Hyukoh 制作了《Tomboy》音乐录像。

 

音乐在工作之外依然是吴赫不可缺的部分

 

楼上隔离出的小型空间,是乐队成员们来吴赫家一起创作音乐的功能房,这里安装有麦克风、吉他、电子鼓、功放音响等专业设备。除去工作时间,吴赫通常情况下更愿待在楼上卧室内陪同自己的狗狗 Oye,偶尔也会到楼下沙发上,坐着看看电影听听音乐。

 

有了蠢萌的 Oye 之后顺理成章做了铲屎官

 

吴赫的卧室墙面上,断层而设的柜台镶嵌着,上面有一个个位列成堆的摆设,纽约街头艺术家 KAWS 与 KARIMOKU 推出的木质 COMPANION 站于右上角,而它的旁边是 UNDERCOVER 的 GILAPPLE 苹果灯。下面堆砌了一批解构时装大师 Maison Margiela 早期的 “Replica” 运动鞋以及 “Tabi” 平底靴。“过去几年里,我沉迷收藏 vintage 的 Margiela 、Helmut Lang 还有 Raf Simons ,它们是屋内我绝不愿意丢失的东西。” 提及自己最心爱的物件,吴赫显然把衣物看得比什么都重要。

 

吴赫的生活品味不亚于音乐品味(以上图片来源:Apartamento)

 

 

 

我最好的作品,是我的生活 —— 杜尚

 

像 Raf Simons 、Jonathan Anderson、Christophe Lemaire 这样业界声名斐然的设计师,他们深入繁花似锦的行业,常因工作奔波于世界上最亮丽的时尚之都间,却依然渴望待在那个被称之为 “家” 的小天地里,哪怕它远离繁华。”身在这样的领域里,我知道某天自己会在其他地方工作,但无论在巴黎亦或纽约,不论我有多忙绿,安特卫普的家我始终都会保留着。“ 尽管如今的 Raf Simons 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现居在安特卫普,” 家有着一切浪漫的元素,也是我的庇护所。“

 

无论是设计师还是音乐人,你都可以将 “生活” 标签为他们一整个艺术生涯中,历经时间最长久,诠释内容最完整的一件作品。不光是呈现独处空间里为满足个人兴趣爱好而存在的那些日常点滴,尤为重要的是,生活的立面还折射出这群人看待它如创作一样用心。只有在那片私密世界里,生活,才能不被潜移默化,才能享有纯粹,才能真正意义上成为代表自己的 —— “艺术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