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你的朋友圈,相信或多或少都少不了几个不知疲倦刷屏的代购,但似乎最近他们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因为海关开始下狠手整治了……

 

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有一条新闻相信牵动了不少代购的心:最近上海浦东机场正在严查海外购物入境,所有人全部开箱排队等待过机审查,甚至有一个航班查出 100 多个 “代购”,需要排队等待交税。

 

当然,这则新闻还 “声情并茂” 地配了现场的视频:视频中,不少旅客打开行李箱等待接受查验,而视频拍摄者自称正在等待缴纳罚款:

 

 

这件事火速传开,并在代购圈里炸了锅。

 

(图片来源:forexagone

 

这还不算完,不止这一边,奢侈品巨头 LVMH 的 CFO(首席财务官)Jean-Jacques Guiony 近日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代购从来就不是一件被我们欢迎和提倡的做法,我们在巴黎的店铺有着严格的商品购买数量限制,就是为了防止在欧洲出现二级市场。尽管能做的非常有限,但现在中国官方也正在打击代购行为,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

 

 

对代购的严打,意味着什么?

 

虽然有些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运输风险升高、查到后被罚税、甚至货物被扣等,但本着探索求真的原则,我们特地找来两位代购从业者,想听听发生在他们身上实实在在的影响、以及越来越严格的管控对整个行业的影响。一起看下去吧:

 

 

沉默似金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我做代购不到一年,今年 2 月开始的,因为在伦敦读书加上自己本身喜欢潮流单品,很多品牌在这边和国内都有不小的差价,赚点钱也不错,于是就入了行。主要做 Louis Vuitton、Chanel、Goyard、Rolex 这些品牌,再加上一些稀有的潮流单品。

 

最近严查代购这件事,对你有影响吗?

 

当然,对货物运输影响比较大,很容易被查被罚税,即使你是旅客,如果买太多东西也会被查。我身边就有同行几个月前被查过,那批货大部分是奢侈品牌的包,包括 Louis Vuitton、GUCCI、Chanel,结果到关口就被查了。可能因为他的货量比较大,因此不是当场被罚,算是缉私,到现在还在处理中,没有给出处理结果。

 

(图片来源:Glossy)

 

你们代购圈都是怎么讨论这件事的?

 

大家都在说这个情况,也都觉得现在没有之前那么好做了,可事实情况是身边的代购也没有因此变少,冲着不错的利润大家还在继续。我们在等明年 1 月 1 号出台的电商法(《电子商务法》)会怎么说。我自己觉得现在代购风险还是蛮大的,最好的模式是当贩子,让别人去处理这些过程来规避风险。

 

这个情况有没有直接影响到买家的热情和订单量?

 

其实不太会,买家只在乎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们有没有、是什么价格、多久能到手这些问题,至于别的他们不太 Care,毕竟这种风险并不由他们去承担,所以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影响。

 

那你们的风险提高后会不会影响定价?

 

其实也不太会,如果被罚税,这部分也是由我们自己承担。因为这个市场现在变得很透明,价格也非常透明,乱加价不太可行。

 

你自己有感觉到现在代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吗?

 

这个还是有的,一方面人民币贬值英镑升值,导致英国代购的成本增加,但我们的销售价格又不能增加或者大幅度变动;然后国内的关税也降低了,很多奢侈品在国内买没有以前那么贵,差价变低需求就会有所降低,利润空间也会进一步被压缩;还有一方面就是出国越来越容易,很多人会自己飞出国购物,甚至是专程买东西。

 

(图片来源:Luxuo)

 

那你觉得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代购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一些奢侈品门店都有严格的购买数量限制,(像那些热门品牌)之前大概是每人半年 3 只包,现在应该变成 1 年 3 只包了,限制规则一直都在变,还有就是如果你总是买(Louis Vuitton 的)老花产品,那就很容易被拉黑名单。

 

再一个就是运输的压力太大,如果海关方面要把严查进行到底的话;另外还有新的电商法,应该会 “洗牌” 整个行业。

 

 

 

go 购 go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我做代购兼买手三年半了,当时留学毕业后没有找到理想的工作,就进入了这一行,主要做 Louis Vuitton、GUCCI、BALENCIAGA、Salvatore Ferragamo 等等品牌,每年火什么就做什么。

 

早先以为这款 Dad Shoes,中国代购在巴黎春天甚至大打出手 (图片来源:sixthtone)

 

最近严查代购这件事,对你有影响吗?

 

影响蛮大的,尤其是找朋友带货被查几率增高了,发快递回去的话一直是看运气。按比例来说,之前可能是 1/10 的被查概率,那现在就是 3/10,一切特殊途径运输回国速度变慢,正常情况 10 天的,现在需要 15 天。

 

3 个月前找朋友带回去 6-8 个包,结果就被开箱了,所有东西被扣,到现在还没有拿出来。其实不管是快递还是找人带,被查的几率都差不多。

 

你们代购圈都是怎么讨论这件事的?

 

有些小代购在被查之后,一两个星期都在跑这件事,寝食难安。其实这种事情不管被谁碰上都不会好过的。

 

(图片来源:jingdaily)

 

这个情况有没有直接影响到卖家的热情和订单量?

 

当然有,有些人直接会退款,有些则能拖一段时间,但一个月后等不来也会选择退款。经常购买的顾客购买热情会有一定程度的减少,但只要不断有新的顾客进来,平衡一下对我也没有特别大的影响。

 

有些比较着急的顾客会选择在国内直接购买。但如果你是经常需要海外代购的人,那肯定手上会有好几个代购,这家不行就会选别家。

 

那你们的风险提高后会不会影响定价?

 

其实不太会,因为代购这一行竞争太激烈了。

 

你自己有感觉到现在代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吗?

 

有的,现在主要压力来源于价格的透明化,利润比以前低很多,但如果能走量,还是有可赚空间的。其次就是运输问题,如果经常被查到,那就很难受了。像 Louis Vuitton、Chanel 这种品牌现在的购买限制也比较严格,我自己的感觉就是什么东西国人买得多,什么就会变成限制款

 

国际快递被查的风险也越来越高,你有被查过吗? (图片来源:International Shipping)

 

那你觉得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代购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主要还是运输的问题,如果经常被查到,那就很难受了。人民币贬值暂时看起来影响倒是没有很大,因为不管汇率怎么变,只要折合完之后有差价,我们就有可经营的空间。

 

至于明年出台的《电子商务法》,具体还要看到时候对纳税的规定,如果纳税的税点低,综合算下来和国外还是有价格差的话,那就还有得可做。

 

 

对消费者的海外网购有影响吗?

 

BURBERRY 位于静安嘉里中心的旗舰店 (图片来源:Luxuo)

 

虽然海关严查的对象是代购,但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恐怕三岁小孩儿都懂,在对运输风险提高后的担忧和价格上涨预期增强的双重作用下,代购这条路不太通畅一定会再选择别的路走。

 

比如转投国内专柜的怀抱。因为从 7 1 号开始,我国下调了奢侈品的进口关税,这个动作直接导致了 Louis VuittonGUCCIHermès 等一票国际一线奢侈品巨头纷纷调低了中国市场的零售价格7 14 号,BURBERRY 也紧随其后,确认下调了中国区部分服装及箱包的零售价。

 

但不管是 Louis Vuitton 还是 GUCCI,这次调价的幅度都维持在 5% 左右。举个例子,Louis Vuitton Monogram  中号的国内专柜售价由之前的 16,400 元降至 15,700 元,优惠 700 块,也就是大概 4%。但根据统计,目前国内外奢侈品市场售价之间有着平均高达 20%-30% 的差价,区区 4% 的降价幅度显然不足以吸引大部分人。根据业内人士的透露,国内外奢侈品高昂的差价之中,关税并不是大头,进口环节的增值税和消费税才是 “重头戏”。这样的“价格差”也许仍然会促使消费者通过代购的方式来实现购买,但要是待明年新的政策执行起来后,也许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图片来源:Farfetch)

 

其次,现在越来越方便的线上买手平台也是大家购物的不错选择,这不仅得益于电商平台之间的激烈竞争导致单品价格更透明,还要感谢越来越方便快捷的国际快递。毕竟找代购和直接出境都是有固定成本的,但直接海淘的话,你只需要轻轻点击鼠标就能完成购物,被税的风险虽然存在,但在更低的价格面前,难免也会动心。

 

(图片来源:Getty)

另外,虽然出国血拼变得易如反掌之后,“血拼” 成为很多人旅游的最重要(甚至唯一)目的,但这种方式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比如最开始提到的边检,如果你一不小心买得太多,很可能也会被当成 “代购”,罚税什么的在所难免。因此这里有必要向各位经常出境血拼的各位科普一下文件精神,快来划重点:

 

根据我国法律,目前对于中国籍旅客携带行李物品入境,海关依照海关总署 2010 年第 54 号公告的标准进行验放,境外获取物品总值在 5,000 元人民币以内(含 5,000 元)的予以免税放行,免税放行物品连同口岸入境免税店购物额总计不超过 8,000 元人民币的,仍予以免税放行。旅客携带进境物品如果超出规定的免税额度,应当主动向海关申报照章纳税。另外,旅客携带境外获取的电视机、摄像机等 20 种物品不属于免税范围,入境时须主动向海关申报,在自用合理数量内海关作征税处理。

 

 

 

事实上,和明年元旦即将出台的《电子商务法》比起来,现在海关的这次行动只是个“前奏”而已,到时候才是代购圈和微商们真正经历 “大洗牌” 的时刻。

 

至于代购们的 “生死存亡”,两个多月后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