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亲身的参与之外,滑板杂志和视频是吸收文化最好的方式之一,而杂志作为滑板文化最早的传播途径,在并没有互联网提供便利、需要凭纯粹的热情自己主动寻找信息的时代下,直接影响了早期的滑板群体…

 

街头文化从来都不是单一一面,音乐、艺术、运动、服饰… 是围绕各个方面所形成的的精神活动及产物,投身其中的年轻人的所思所想所表达、经历的生活。通过滑板杂志,历史不断被记录,不仅读者从其他滑手的动作、故事、创新思维中有所启发,形成了良性的循环;与整个场景息息相关的多样化内容也潜移默化的影响了读者,除了技术与风格,还有个体或群体的生活、音乐艺术的爱好、穿衣风格等等…

 

“运动视觉化”,滑板的兴起从一开始就和摄影、影像共同生长,摄影师捕捉记录下滑板文化的发展(图片来源:JENKEM、SIDEWALK)

 

追溯历史,滑板和冲浪一直密不可分,50 年代末 60 年代初在美国盛行的冲浪运动衍生出滑板,世界上第一本滑板杂志《The Quarterly SKATEBOARDER》便转型自一本冲浪杂志。

 

1964 年开始出版的《The Quarterly SKATEBOARDER》一共只出了 4 期, 于 1975 年开始以双月刊的形式复刊,命名为《SkateBoarder》(图片来源:Google)

 

《The Quarterly SKATEBOARDER》Vol.1(图片来源:vintageskateboardmagazines)

 

《The Quarterly SKATEBOARDER》在开篇文章中便提出了滑板作为一项运动发展的可能性:“对于了解冲浪,并开始了解滑板的人来说,虽然滑板很多动作源自冲浪,姿势也来自冲浪,但是滑板可以是更大的一个项目,它几乎有无限的潜力。” 从最早就被遇见的可能性今天正在一步步扩张…

 

1981 年 1 月《Thrasher》的第一期,封面艺术由 Kevin Thatcher 创作(图片来源:Thrasher)

 

80 年代滑板在其他运动和娱乐的冲击下落入低谷,《SkateBoarder》转型为综合体育杂志… Kevin Thatcher、Eric Swenson 和 Fausto Vitello 决定创办《Thrasher》,除了刊登 Independent 的广告之外也围绕滑板做内容,发展至今它的影响力你我在各处都可见。抛开滑板流行后围绕《Thrasher》的 “杂声”,它的内容涵盖面和权威性都足以称道,从加州朋克发展史、滑板艺术家采访到专业地形测评文章、“年度滑手” 评选,“Bible” 的称号下是不容错过的内容和 “No one can tell the magazine what’s cool” 的态度。

 

JENKEM 精选的一些老炮滑板杂志经典封面

 

太多经典滑板杂志和全球不同国家不断涌现的滑板杂志丰富着滑板媒体的广度和深度,其中部分更通过举办各种活动、交流而实际深入受众。《TransWorld SKATEboarding》定义了滑板摄影的高度,践行 “Skate and Create” 的宗旨;Lance Dawes 在 High Speed Productions 下创立的《SLAP》,虽已停刊但是通过网站和论坛继续着滑板媒体的职责;《The Skateboard Mag》代表的滑板运动的独立之声,组合了优秀的摄影、设计和写作;《Sidewalk》作为英国历史最悠久的滑板杂志为本地场景贡献了不少内容…

 

回到国内,今年出现了一本名为《Wandering》的滑板杂志,无论是从内容还是视觉都值得我们的关注。

 

Eric Lai(赖科)1999 年开始在深圳滑板,2010 年创立了滑板品牌 Vagabond Skateboards

 

创办人/主编 Eric Lai 从去年 6 月开始独立策划这本《Wandering》杂志,William Cui 负责编辑,作为亚洲第一本多语言多地区发行的滑板杂志,内容使用了中、日、韩、英,四国语言。从《Wandering》第一期采访了多位滑板摄影师以及摄影师 Patrik Wallner 的 “Visualtraveling” 项目 10 周年专题便可窥见《Wandering》对摄影的重视。

 

 

目前《Wandering》刚发布了杂志第三期,以滑板为出发点,我们从中可以读到关于滑手们的生活、旅行、亚洲滑板品牌动向等内容。滑板文化在国内的发展,除了滑手自身、媒体、品牌等多方努力,也少不了滑板杂志以深度专题和高质量图片向大家的传播。这次便带着对创建《Wandering》动机和难处、如何推动国内滑板文化环境等问题,和 Eric Lai 聊了聊。

 

 

 

赖科 Eric Lai(波仔)

滑板杂志《Wandering》创始人

 

照片的质量是一本杂志的灵魂,特别是滑板

 

《Wandering》杂志第一期

 

作为国内很早开始玩滑板的一波人,你应该有很多经历和印象深刻的事情和我们聊聊吧。

 

最深刻的就是在上海有一个滑手将当时我在管理的滑板品牌的 Logo 纹了在身上,当时被惊到了,如果没有记错那是 2005 年。

 

《Wandering》作为 “FIRST ASIA WIDE SKATEBOARD MAGAZINE”,你想创办这样一本杂志的动机是什么?你们的团队是如何组建的?

 

之前在亚洲多地区发行的滑板杂志就只有来自韩国的《Quiet Leaf》,专注于滑板文化内容,每次都针对一个国家去报道,但在亚洲地区还没有一本多语言的专注于滑板运动的杂志,亚洲这么多国家,每天有这么多内容在发生,就想到为什么不去做一个这样的平台出来,就是这样《Wandering》诞生了。目前团队就我,编辑 William Cui 和设计师 Reason Yuen 三人。

 

Jin Yob Kim 在首尔创立的《Quiet Leaf》探索滑板文化,以及相关联的音乐、艺术等内容,每期集中围绕一个国家制作专题(图片来源:Google)

 

你如何定义 “独立出版”,小众出版物做到延续性的关键是什么?

 

绝对是持续的精选独家内容,缺少这个就绝对失败。

 

一本滑板杂志,其实最重要的亮点你认为是什么?《Wandering》又是如何做到和其他滑板杂志有所不同?

 

首先《Wandering》是一本四国语言的滑板杂志,只报道在亚洲发生的滑板内容,同时在亚洲 13 个地区发行,除了我们应该没有其它杂志有这样的覆盖率,我们和亚洲最顶级的滑板摄影师有紧密的合作, 确保我们图片质量的同时只做独家内容,这是《Wandering》和其它杂志的最大不同。

 

在杂志第一期中,采访了 11 位来自亚洲不同国家的滑板摄影师

 

视觉和滑板文化的关系向来都很密切,你自己是摄影师之外此前杂志内容里也有很多关于滑板摄影师的内容。你认为摄影师在这个文化里起到的作用是什么?

 

照片的质量是一本杂志的灵魂,特别是滑板,照片的质量对杂志有直接影响,所以摄影师起了关键作用,而《Wandering》也将作为一个终端平台将摄影师的作品以印刷品的方式投放给读者。如果没有杂志,大家也只能在手机或者电脑屏幕欣赏这些本来就该被放大的精彩照片。

 

《Wandering》第三期

 

《Wandering》刚发布第三期,内容方面可以和我们介绍一下吗?

 

这次分别收录了来自 Avenue & Son 的北京 Tour,来自延边的滑手高峰采访,Vans 马来西亚滑板队北波罗洲之旅,英国的 Norturnup 团队夜滑香港,Carhartt WIP 台湾胶片旅行,滑板艺术家 Lucas Beaufort 采访,Theeve truck 的亚洲之旅,和来自首尔的 Hidden Seoul 专题,全部是来自不同地区的精彩滑板内容。

 

《Wandering》第三期中的部分精彩内容

 

作为一本专注亚洲滑板文化的杂志,韩国日本也有不少厉害的相关刊物。你在创办之前是否有什么重点参考?

 

日本的滑板杂志都很精彩 ,像《SB》、《Slider》、《VHS》。而和我们最相似有就是来自韩国的《Quiet Leaf》,同样是多语言多地区发行的滑板文化杂志,唯一不同的就是《Quiet Leaf》每一期只是专注于报道一个国家的滑板文化内容。而《Wandering》则是专注于滑板运动本身,以季刊形式定期报道亚洲区域的滑板内容。

 

你觉得亚洲几个重要的滑板氛围浓厚的城市,分别有什么不同?就目前来看,《Wandering》有收到了亚洲滑板圈的哪些反馈?

 

最大的不同是每个城市会因为滑板地点的不同滑手们的风格也会完全不一样,像马来西亚、新加坡和香港的滑手基本上都是滑板场出身,更加适应不同类型的道具;而国内滑手则较注重街头地形,但随着近几年来每个城市都不断的兴建各种各样的滑板场,相信这个也会带来很大的变化。

 

目前最大的反馈就是大家都希望尽快能在线上可以看到《Wandering》杂志,我们也计划将前两期的杂志尽快放到线上供大家阅读。

 

 

「难以推动滑板文化的发展很大程度是因为大部分人只在乎表面化的东西」

 

 

比如日本也不是滑板文化的原生国家,但是人群普遍对这个文化的解读能力要高,你觉得和生活方式、普及程度等有关吗?

 

个人认为是日本人的执著令他们做任何事都特别认真, 另外就是他们的商业环境很成熟,从 90 年代开始美国的各个滑板团队就一直会去日本表演,商业环境的开放也某程度上打开了滑手的眼界。

 

从滑板人的角度看,中国滑板 20 多年的历史,从最早开滑板店、网站到现在新滑板品牌的建立和各种活动举办,你认为是否已经经历了质的变化?

 

是的,经过 20 多年的发展,很多年轻人和年轻的父母对滑板的接受程度高了很多,玩滑板的人数也到达了史上最高,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长。

 

“We don’t send boxes to Justin Bieber or Rihanna or those fucking clowns. The pavement is where the real shit is. Blood and scabs, does it get realer than that?”,Jake Phelps 曾在访问里公开表示不会把衣服送给 Justin Bieber 或 Rihanna 这样的人,流血和伤疤才更加真实

 

从国内大众的角度看,却更多是在跟随潮流去消费文化衍生品的状态,那么多人等着 Supreme、Palace 发售哄抢,却不愿意去真正了解滑板文化。你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是什么?

 

其实那些赶潮流的人和滑板没多大关系,他们也不滑板,更加不会去了解这个文化和尝试滑板,只是盲目的去追捧明星的穿着打扮,今天这个明星穿了 Supreme、Palace 他们去跟风,明天这些明星换了品牌穿他们就会跟着去追捧其它品牌,赶潮流的人一直都存在,就像《Thrasher》杂志的主编 Jake Phelps 一直都呼吁潮人们不要买他们的 T 恤,也并没有什么用。

 

你做《Wandering》到现在,在中国做滑板杂志这件事碰到的难处有哪些?

 

最难的莫过于缺少摄影师了,因为杂志太少,摄影师也得不到适量的工作机会,国内的滑板摄影师基本上还是十多年前的那几位,根本就没有新人,前几年有好几个尝试成为滑板摄影师的也都放弃了,不是转成拍婚庆的就是去拍跑步或其它活动。所以我们做杂志也是希望能让摄影师得到更多工作的机会,如果没有摄影师,就没有人去记录那个精彩的瞬间。

在中国很容易就推动消费市场,却难以推动文化发展。所以这也是在本地难以推动滑板文化发展的困境?你觉得能怎么破?

 

我相信很大程度是因为大部分人都只在乎表面化的东西,很多人觉得买块滑板,买双 Vans 出去溜一下就是滑手了,去海边租块冲浪板拍个照发个朋友圈就是浪人了,一切都以体验为主,而不认真的去对待自己喜欢的运动,玩滑板摔一次就不玩了,冲浪冬天水凉了一点就人影都不见了,一点苦都不愿意吃,一点努力都不愿意付出,这又怎样能做好一件事情?

 

要说怎么破这个难关说实在真的是个头痛的问题,只希望我们杂志能为大家传达到一些正面的信息,让大家更努力的认真的去对待滑板和自己喜欢的运动。

 

滑板和潮流、时尚融合所带来的争议,说真的你们自己滑板人还会再去讨论吗?还是接受这个时代必然会面对的滑板进入大众视野后所带来的改变?

 

这个可以算是滑板界的娱乐新闻吧,谁和谁出了合作款,这些很多时候都会是滑手茶余饭后的话题,如果推出的产品是好的话一般都会是受欢迎的合作,如果做了一些有损滑板人形象的联名的话很有可能就被大家所排斥。滑板和潮流还有时尚界的合作一直都存在,只是近年来发生得更加频密,大部分滑手其实都不太排斥和滑板界以外的品牌合作,只是希望那些合作是实在的,并不是作一些花哨并且对滑板运动一点帮忙都没有的营销手段。

 

Steve Caballero:“我个人对于滑板运动如今的发展一直都抱有一种积极的态度,包括把它用在广告宣传,或者是利用它来卖一些产品。我知道有很多滑手不想看到滑板运动发展到这么庞大,但如果有更多的资金可以帮助这项运动发展壮大,影响到更多人,这是一件好事。”

 

大家对滑板进入 2020 东京奥运会褒贬不一,我们之前采访了 Steve Caballero,他认为当滑板能够达到进入奥运会的程度,可能会使得更多的公司对这项运动产生兴趣,使得它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得到更好的发展。你怎么看呢?

 

可能是因为美国的商业操作会规范很多,如果 Steve Cab 是在国内做滑板文化推广的话他就不一定会这么说了。距离奥运还有 2 年时间,现在国内已经涌现了很多和滑板完全无关的公司打着滑板的头衔到处招摇撞骗,最近还发生了国内童鞋品牌将滑手的鞋上的 Logo P 掉的照片用到自己品牌上宣传的恶劣事件,还听说某省队的教练是个练拳击的,并且完全不会滑板!!

 

更多的事件还在陆续的发生,我只能说滑板进奥运和普通滑手还有我们这些幕后的滑板从业者并没有多大的联系,就像篮球进奥运一样,大家都只是看看热闹罢了,最后那些商人把钱赚到手到拍拍屁股就走人了,把这个摊子搞砸了,最后收拾烂摊子的还是一些真正的滑板从业者,希望滑手们都去支持由滑板人创造和运营的品牌和活动,只有这些人才会认真的将滑板作为事业看待,只有他们才是最懂得滑手的需求。

 

 

滑手 Jake Johnson 在一次聊到关于滑板文化的物理传播媒介(杂志、DVD)时这么认为,“我梳理着自己的过去,一切都建立在从它们那里获得的情感和想法之上。” 无论是滑板视频作为通过了解自身进步的方式,还是杂志收录了历史和观点以及提供视觉化的阅读体验,它们都是代表文化和身份的物理表征,无论滑板发展到什么程度,它们都具有自身之外的更多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