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懂潮流门道、商业与艺术结合得最好的艺术家,说到这个话题,代表人物一定就是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了,年过五十的他,现在依然保持着一开始就想在艺术界变成超级明星的野心和行动力,当然这一点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村上隆受日本动漫启发而设计的著名 Mr.DOB 形象是他 “超扁平(Superflat)” 理论的标志角色(图片来源:KaiKai Kiki)

 

村上隆在极短的时间内实现了自己的艺术目标,2005 年在纽约日本协会的个展《小男孩:日本爆发的次文化艺术》完成了他的超扁平三部曲,巧妙地利用了人们对战争的错位理解,表达了战后日本艺术的 “毁灭” 与 “重生”,标志着他成为炙手可热的当代艺术家;除了在世界各地美术馆参展之外,他更是经营着艺术生产和管理公司 KaiKai Kiki(画廊),以及拍摄电影、策划 ComplexCon、与各大商业品牌合作等。

 

村上隆曾经把自己在商业艺术上的成功经验撰写成《艺术创业论》(图片来源:Google)

 

当代艺术领域当中很少有人和村上隆一样,可以冲破艺术圈而在流行文化领域享有惊人的号召力。当然,这也和他的创作风格分不开,融合了日本动漫、御宅族等元素,在以日本为中心的潮流语境里更容易得到年轻人的追捧;创造出自己的 “超扁平(Superflat)” 理论,将日本艺术的观点扁平化,反射出在金钱和资本驱使下生活的时代特征,顺应了互联网社会的扁平化趋势,并以“幼稚力”模糊商业和艺术的界限。

 

(图片来源:Instagram@takashipom)

 

“高雅” 和 “通俗” 艺术之间界限日渐模糊的今天,为什么像村上隆这样以流行文化为创作素材的艺术家们,能够将 “艺术明星” 的效应发挥到极致?面对争议,影响力仍然持续发酵;商业艺术家的吸金,除了跨界与推出周边产品之外还靠什么呢?

 

 

波普艺术和流行文化对大众心理的投射

 

村上隆标志性作品太阳花(图片来源:Google)

 

先从波普艺术与流行文化说起吧。“波普(POP)” 一词最早出现在英国画家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的作品《是什么使今天的生活如此不同、如此有吸引力?》中,Hamilton 给了这样的定义:流行的、转瞬即逝的、可随意消耗的、廉价的、批量生产的、年轻人的、诙谐风趣的、恶搞的、商业的,同时强调其平凡、普通、随处可见的价值。

 

各种流行物件拼贴的 Richard Hamilton 作品(图片来源:Google)

 

波普艺术直接借用流行文化符号、搬运大众图像,它的出现破坏了艺术界对高雅与通俗的分界传统,反历史、反精英、反… 直接拓宽了大众的参与度。波普艺术产生时所面对和观察的是在战后商业世界中成长起来的年轻一代的社会与文化价值观,任何消费品图像通过解构拼贴的手法进行艺术创作,都可成为波普艺术的创作主题。譬如安迪沃霍尔的玛丽莲梦露、金宝汤罐头、可口可乐等符号,代表的就是某个年代、现象的缩影,以及那个时代人的审美、视觉经验。

 

波普艺术的另一个特征就是以不断复制的形式呈现,作品通过丝网印刷印制出来排列在货架上,其实就是触手可及的消费艺术;而另一方面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中人们内在感情的冷漠、疏离感也由此表现。波普艺术的形式重于思想,但是它的出现也是为了消解思想,引起反思。

 

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的 “Campbell’s Soup Cans” 印刷画(图片来源:moma)

 

消费文化即流行文化,随着经济全球化消解着地域差异,这样的普遍性和渗透性,在日常生活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大众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同时经济时代的媒体和市场,通过制造流行和时尚来引导大众的消费需求,流行文化中的 LOGO、符号被批量复制后占领了消费市场;虚幻的心理也是消费文化的特征,消费所伴随的享乐主义、膨胀的欲望… 身份认同与符号消费,都影响到了青少年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不难理解消费文化为什么成为大众所追捧的文化现象。流行文化毕竟是通过商业化的产品输出来被动获取的,比如 “大家都有 xxx,我也买” 这样的例子。

 

发售前店门口的队列,是青少年被消费文化和 LOGO 效应影响的最明显体现(图片来源:VICE)

 

村上隆作为日本波普艺术的代表人物,他认为二战后的现代艺术是由美国所主导的,想要混进西方主流艺术体系,首先需要得到他们的认可… 所以村上隆选择了波普艺术为切入点,并结合日本御宅族文化和动漫符号,用波普艺术的形式创造出让西方人产生好奇的视觉语言。他曾这么表示,“过去有达达主义或超现实主义之类的趋势,但是我们现在必须了解的是,如果要让全世界都看到自己的新东西,就得了解艺术界的结构,政治性地参与这个结构,或者掌握艺术界的弱点,然后顺势卡位。

 

著名波普艺术家 Jeff Koons 最受欢迎的作品 “气球狗(Balloon Dog)” 与 Jay-Z 同台(图片来源:Google)

 

我这代很多艺术家都在作品中探讨资本主义与艺术之间的关系。所以,杰夫·昆斯(Jeff Koons)、达明·赫斯特(Damien Hirst)以及我本人都想把原本不值钱的艺术与资本主义联系起来,让大家知道,这些东西是怎么会被当作价值的载体的。” 波普艺术的确成就了众多艺术家摸索出商业艺术的核心…

 

 

村上隆赤裸表示: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

 

村上隆经典作品 Gero Tan:Noah’s Ark(图片来源:KaiKai Kiki)

 

村上隆通过商业合作,将艺术渗透进了生活的各个领域。相较于美国的波普艺术,他的波普艺术不仅仅停留在架上的作品,同时还渗入了商品文化,把 “艺术商业化、时尚化” 作为一个问题放在自己的作品中,然后去证明这个 “问题” 存在的合理性,毫不避讳做艺术就是为了赚钱的观念。

 

村上隆与 LV 的长期合作,是艺术与商业跨界合作最成功的案例。从 2003 年第一款樱花包到 2010 年的太阳花主题包袋和配件,其中 Monogram Multicolore 系列包袋更是引起全球抢购,由此也促成了更多艺术家与时尚圈的合作。

 

2013 年双方停止合作,彩色 Monogram Multicolore 系列包不再生产(图片来源:Louis Vuitton)

 

除了在艺术圈的影响力和在拍卖行的吸金力,与商业的结合更可以将艺术家转变为公众人物、带流量的 “艺术明星”。虽然说村上隆是一个善于跨界合作的艺术家/商人,但是他自己其实并不喜欢 “跨界” 这个词,他更认为这是一种改变,改变了我们对艺术、时尚的认知,改变艺术、时尚的时间空间,改变社会经济的营销推广方式。

 

为了符合这个时代的消费观念,村上隆将艺术形象与商业品牌结合,使得周边产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被艺术化后占据的日常生活,吸引更多消费者。Mr. DOB 的形象曾被印在 T 恤上大量发售或者打造成为公仔摆件、与 UNIQLO UT 合作打造哆啦 A 梦系列、与 Vans 合作推出鞋款等等,成为深受年轻人喜爱的产品。

 

最近村上隆也在 Instagram 上透露或许自己的服装产品将释出(图片来源:Instagram@takashipom)

 

另外一位成功的商业艺术家,我们熟悉的 KAWS,同样也证明了 “艺术商业化、时尚化” 的合理性。虽然是涂鸦人出身,在职业生涯早期就已经利用在广告海报上作画,来使作品获得更广泛关注、提高激发对话的可能性。

 

1997 年去日本时对卡通人物这种打破语言障碍、跨越文化差异的形式着迷而开始对其进行探究,“X X” 眼、Kimpsons、Companion、Chum 这些 KAWS 创造的标志性的元素和形象如今已成为年轻人追捧的对象。“是玩具还是雕塑,是商品还是艺术?” 你也许会有过这样的疑问。

 

KAWS 未成名前在街头广告牌上的 “Subvertising” 创作方式(图片来源:Google)

 

不久前 Dior 携手 KAWS 打造的粉红色别注 BFF,目前在 Stock X 上出价已达 4,273 美元(图片来源:HYPEBEAST)

 

作为潮流界和当代艺术领域同时具有影响力的艺术家,KAWS 通过与 A BATHING APE® 、UNDERCOVER、Nike、UNIQLO UT 等品牌合作,将艺术品变为商品(设计),吸引更多年轻人的关注,大家都可以买得起一件印有 KAWS 作品的 T 恤,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承担起他的画作。

 

波普艺术的特征也在 KAWS 这里得到了体现,从玩具到雕塑,KAWS 拓宽了视觉艺术的等级制度,打破了艺术高与低间的传统界限。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的 KAWS 制造了无所不在、无需经验即可欣赏的审美体验,利用我们都能过辨识和理解的东西,并使之与其自身产生关联。

 

KAWS 以韩国作为首站举办的世界巡回展览《KAWS:HOLIDAY》,也惯例性推出了一系列周边商品(图片来源:AllRightsReserved )

 

 

Urban & Street Art 风头正劲,紧跟潮流生活方式

 

 村上隆和 Pharrell 在 ComplexCon 的合照(图片来源:Beats by Dre)

 

不可否认,ComplexCon 的开启为我们展示了潮流生活方式的可能性,这一集合街头服饰、艺术、时尚、音乐的展会,拆掉了因为互联网营销和传播方式筑起的 “墙”,让孩子们聚集在一起才能产生改变的浪潮,这也是很多品牌现在忽略的文化基石。

 

ComplexCon 现场

 

主掌 ComplexCon 的定位方向,负责展会的创意与设计的村上隆,给 ComplexCon 带来了和他作品所寻求的同样的 high-low 精神,策划了一系列独特的艺术创意,并且将自己的标志性元素融入到了各处的设计以及各类展会限定单品,结果当然也是… 被哄抢。

 

近几年来 Urban Art & Street Art 在全球的盛行、街头和时尚的界限模糊,有消费能力的年轻化市场早已蠢蠢欲动,村上隆与 ComplexCon 的联姻也使得他进入了街头文化这个潜在的巨大市场,村上隆的诸如公仔、印刷画、滑板板面、生活用品、服饰等周边产品,因为他本人的艺术明星效应和符号消费的影响,成为了 “爆款” 性质的产品。

 

村上隆为 Kanye West 专辑《Graduation》做的设计,他们都属知道怎么让自己受大众追捧的聪明人(图片来源:wiki)

 

村上隆继今年 2 月底在高古轩(Gagosian)画廊联合 Virgil Abloh 举办的跨界艺术展《Murakami & Abloh: Future History》之后,不久前两位 Icon 继续在巴黎高古轩办展,两位艺术家从各自不同的文化中汲取观点,以此反思我们所身处的时代,并试图打破固有阶级。村上隆通过和 Virgil 的合作,再次将自己的 IP 价值提升,侵占潮流市场。这也验证了安迪沃霍尔曾经的宣称:“现代社会需要的不是艺术家,而是明星。

 

Virgil Abloh x 村上隆《TECHNICOLOR 2》展览现场(图片来源:Gagosian)

 

直到现在,村上隆依然处在舆论的中心,一部分人认为他做的东西并不能称为当代艺术,一部分人愿意为他在商业艺术领域的影响力而买单,而村上隆把必然引起争议与轰动的内容表现得非常直白。

 

艺术和商业、品牌营销的结合是否危险?一直面对这个争议的村上隆谈吐是这样的:“近几年我在日本谈论最多是尽量不要给一种线路下定义。因为日本文化和战后经济形势的原因,日本人可以接受艺术和商业的联姻,事实上,他们对于西方所谓的 ‘高雅艺术’ 更为惊讶,认为这有点过于自命不凡。在西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认为艺术和商业的结合一定是危险的,人们会向我扔出石头,不过没有关系,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的安全帽。”

 

就我而言,也许我们不应该过度解读快餐式的商业艺术,最好的面对方法是从中反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