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 11 月 G-SHOCK 在美国纽约开始庆祝诞生 35 周年时,对外宣布销售量达成了 100000000 支的成绩,这意味着什么?一亿支的恐怖数字意味着过去的 35 年里面平均每天有 7800 支以上的 G-SHOCK 手表被送到消费者的手里。

 

实际上,直到 1997 年 G-SHOCK 出货量才突破 1000 万,2010 年才达到了 5000 万,而在 2010 年至 2017 年期间这个手表品牌已经将出货量翻了一番。它是怎么做到的?

 

 

“对 TOUGH 的追求”

 

G-SHOCK 之父 — 伊部菊雄

 

G-SHOCK 的故事已经是老生常谈了。源于 G-SHOCK 之父伊部菊雄的困惑“为什么手表摔了就会碎”,他带领的团队在 1981 年开展了研发“摔不坏的手表”的项目,并在 1983 年正式推出了 G-SHOCK 品牌的第一块手表 DW-5000C。

 

G-SHOCK 初期设计图纸

 

即使伊部菊雄的团队从项目开展的瞬间就已经知道 G-SHOCK 手表应该长什么样子,即使 G-SHOCK 在正式推出之前经历了各种被车碾压、从高楼抛下的抗摔实验,G-SHOCK 在推出初期并没有立刻得到主流市场的认可,因为它的外观跟传统的手表太不一样了。但正因为要做到全面抗摔而受限的外观独特性,G-SHOCK 自身的本质“TOUGH”才得以保留。

 

 

G-SHOCK 可能是世界上最多款式的手表品牌,过去的 35 年 G-SHOCK 创造了无数的款式,从最经典的 DW-5600、DW-6900 型号到高端的 MASTER OF G 系列,无论款式怎么变化但对于 TOUGH 的追求始终如一。当你要买一款足够防摔的手表时,似乎只有 G-SHOCK 的出品能满足这个要求。

 

 

“青年文化的影响力”

 

如果光是足够防摔,G-SHOCK 可能还要很久才能达到 1 亿支的销量。能让它在 35 年时间卖出如此之多,更大程度上是源于 G-SHOCK 慢慢成为了年轻人眼中的文化符号。

 

还记得《头文字D》这部电影上映之后,因为周杰伦在剧中的佩戴而使 DW-5600 这各型号全面断货的事件吗?这只是 G-SHOCK 在年轻人文化影响力的其中一个缩影,类似的还有日本地区的木村拓哉,美国地区的 EMINEM。当一个产品能让年轻人发自内心地认为是必需品的时候,这个产品自然就会好卖了。

 

《头文字 D》引起的 DW-5600 热潮

 

每次我们要讲潮流界的历史时,都会把 1997 年 G-SHOCK x Stussy 搬上台面,因为从这个合作开始才有了“联名”的概念。跟那些孤高自傲的手表品牌甚至放眼全品类的各种品牌不一样,G-SHOCK 可能是最喜欢跟街头单位联名的品牌。Stussy、村上隆、BAPE、MEDICOM TOY、CLOT、PARRA、Maison Martin Margiela,各种在潮流界鼎鼎大名的单位都与 G-SHOCK 有过联名合作,其中不少更是被奉为神物的款式。

 

已炒卖至天价的村上隆 x G-SHOCK 限量款

 

 

 

正是源于对 TOUGHNESS 的追求以及年轻人文化的影响力,G-SHOCK 才会在 35 年的时间卖出 1 亿支。在去年 11 月的纽约首站后,G-SHOCK 35 周年 SHOCK THE WORLD 庆典近日移师上海举办第二站,现场汇集了多位高人气嘻哈大咖、潮流设计师、全球知名极限运动选手和冠军舞者们,为到场的 G-SHOCK 粉丝献上了精彩的演出。

 

G-SHOCK 35 周年庆典上海站现场

 

 

Tizzy-T 现场演出

 

MC JIN 现场演出

 

BRIDGE 和 GOSH 团队现场演出

 

MC HOTDOG 现场演出

 

除了演出之外,G-SHOCK 还在当天发布了多款全新产品,包括设计师 JAHAN 创作的“四神”限量系列,MC HOTDOG 设计的农历狗年红金限量款,NIGO x 伊部菊雄的 Special Project 系列甚至是借鉴了 G-SHOCK 经典外观的 GZE-1 专业相机产品。

 

JAHAN x G-SHOCK“四神”限量系列

 

NIGO x 伊部菊雄限量系列

 

MC HOTDOG x G-SHOCK 狗年限量系列

 

GZE-1 专业相机

 

仅仅 35 年,G-SHOCK 已经卖出 1 亿支手表,你是这 1 亿的其中一分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