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关于苹果的新闻,大部分人关注的应该都是这条吧:

 

 

毕竟关系着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大家也都把注意力放在了苹果提供的更换电池优惠方案上,实际上除了“降频门”之外,最近网上还传出了另外一个有趣的消息:

 

 

继在 2014 年卸任了长达十四年之久的 Lanvin 设计总监一职,并与 CONVERSE 展开合作推出全新支线 AVANT CONVERSE 之后,Alber Elbaz 最近被传闻将会加盟 Apple,帮助其完成一个神秘的时尚项目。

 

然而…

 

 

仅仅过了一天,WWD 便发表了一篇文章,称这一传闻其实是谣言…至此,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或许,我们可能看不到这名以色列知名设计师与科技巨头擦出的火花了,但你要知道的是,苹果想要在时尚领域掺一脚的想法,已经产生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苹果推出的服装系列,要比 iPhone 早 20 多年

 

 

 

 

 

以上你所看到的型录,就是来自于苹果在 1986 年推出的名为 “The Apple Collection” 的服装支线。有没有感到一丝亲切?Oversized 的廓形剪裁、带有 Logo 的弯檐帽、运动服套装,居然出乎意料的与这两年流行的复古风格相吻合,放到现在稍加修改,再加上些明星们的带货效应,说不定就成为爆款了…然而可惜的是,与 iPhone 的命运不同,当时这个系列并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可,甚至还被视为了一场灾难,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仅仅推出了一季就宣告结束了…

 

 

说到当时苹果与服装的渊源,其实还发生了另外一个小故事。还记得乔布斯生前经常穿着的那件标志性黑色高领衫吗?实际上并不是他有多喜欢这款衣服,而是根本穿不完…同样是 80 年代,乔布斯曾到日本拜访如日中天的索尼集团,看到那里的员工都穿着统一的制服,想要把这套模式用在苹果公司里,于是找到了三宅一生为他做了设计,并打样了 100 件。没想到回到公司以后,这个想法遭到全体员工的反对,之后你应该就明白了,这一百件黑色高领衫,就成为了乔布斯经常上身的经典装扮…

 

回到正题,在服装支线尝试失败之后,当时的苹果公司开始专心回归老本行,这么多年过去了,尽管如今已经通过产品创新建立了科技界巨头的地位,但这家公司却依旧没有放弃当时的想法,不过这次他们不再自己出衣服了,而是把时尚的概念融入在了自己的科技产品上——Apple Watch,就是最好的例子。

 

 

围绕着 Apple Watch,苹果开启了新一轮的时尚运动

 

 

尽管如今 Apple Watch 更多的被苹果宣传为一款能够帮助你更好运动的手表,但在它刚刚诞生时,却是以一款时尚配饰的姿态面向大众的,这点,从很多方面都能体现:

 

BURBERRY 前 CEO Angela Ahrendts(图片来源:merkur)

 

上面也说到了,虽然 Alber Elbaz 加盟的消息被证实为谣言,但实际上这并不是苹果第一次从时尚领域挖掘人才了。从 2013 年开始,苹果先后成功的将 Saint Laurent 前 CEO Paul Deneve 、Levi’s 高级副总裁 Enrique Atienza、BURBERRY 前 CEO Angela Ahrendts 以及 TAG Heuer 前全球销售副总裁 Patrick Pruniaux 等人物收归靡下,而这样的决定所产生的效果,对 Apple Watch 这款产品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从刚开始的发布计划中就能体现出来:

 

在 2014 年 9 月的 Apple Watch 发布会上,时尚媒体出席的数量在整个科技领域都是史无前例的,很明显,苹果想要和这些时尚媒体搞好关系,为今后的计划铺路,另外再借助这些媒体,率先拉拢到那些符合产品定位的潜在消费者。而收到了“橄榄枝”的各大媒体杂志,受宠若惊般的在搞不清楚 Apple Watch 技术和功能的情况下,接连发表了多篇报道,第一步,算是成功了。

 

紧接着,在发布会结束后的几天,苹果的首席设计师 Jon Ive 将 Apple Watch 的欧洲市场开拓起点定在了巴黎的著名买手店 colette: 当中,在那里,他邀请了各家时尚杂志主编以及包括 Karl Lagerfeld 在内的时装设计总监前来开“茶话会”,试图通过这个方法,将这款新产品介绍给整个欧洲。

 

从左到右分别为 colette: 创始人 Sarah Andelman、Karl Lagerfeld、《VOGUE》美国版主编 Anna Wintour、苹果设计师 Jonathan Ive 和 Marc Newson

 

当时 colette: 为 Apple Watch 特别打造的店铺橱窗也吸引了不少人

 

而在中国市场,他们使用了同样的“套路”,目标则瞄准了中国地区受邀参加发布会的杂志之一 ——《VOGUE》。

 

中国版 《VOGUE》 14 年 11 月刊封面,中国超模刘雯佩戴了 18K 金版的 Apple Watch 出镜

 

在这次尝试之后,苹果在 《VOGUE》 上的广告投入上变得更加夸张,在 15 年 5 月号的杂志上花费超过 200 万美元刊登了 12 连页广告。

 

如果说第一年只是在打通“人脉”的话,之后的一年苹果算是真正的做到了“跨界”,没错,我指的就是 Hermès 版 Apple Watch。这次合作不但打破了苹果的历史,还将 Hermès 的奢侈属性带到了 Apple Watch 上,最低近万元的售价,算是提供给了高端人群又一次特立独行的机会。

 

 

而在开启了这次的先例之后,类似的合作模式出现在了更多品牌上:

 

colette:

 

Billionaire Boys Club

 

sacai

 

Coach

 

HEAD PORTER

 

UNDERCOVER

 

fragment design

 

NikeLab

 

然而如果你认为苹果这样一家创造力十足的公司,仅仅只在 Apple Watch 这项产品上下功夫,那就大错特错了。

 

 

除了 Apple Watch,苹果还做了更多方面的尝试

 

在 2015 年努力推广 Apple Watch 的同时,苹果还干了另外一件大事——成为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晚宴 Met Gala 的赞助商。这个被称为“时尚界奥斯卡”的瞩目活动,在 2016 年得到了苹果的全程赞助,当年的主题自然而然的被定为了“手工 X 科技:科技时代的时尚”,而 Tim Cook 和 Jon Ive 两位科技粉,也盛裝出席了这次晚宴,与一众明星成为了媒体的焦点。

 

正是那时,同样作为嘉宾出席的 Taylor Swift 开始成为 Apple Music 的“御用代言人”,在广告中仅仅“摔了一跤”,就为苹果带来了比以往多出 325% 的播放量,而 itunes 上销售量的增幅更是超过了 4 倍。

 

在这之后,这个系列的广告之后又拍摄了两个续集

 

说到这种明星效应, 苹果公司当然是深谙此道了,只不过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他们的“互动对象”真的比较特别:

 

Alexander Wang:

 

关于 Apple Music,实际上苹果在当时还开设了名为 Apple Music Fashion 的直播频道,首个与新频道“牵手”的便是著名设计师 Alexander Wang。在这个频道中,将会播出由 Alexander Wang 亲自制作或推荐的音乐采样,这些音乐作品大致分为 “Chill”、“Hype”、“Vibe” 三类,根据大仁哥自己的描述,“Chill” 歌单里的歌曲比较舒缓减压,帮助入眠;“Vibe” 则比较 High,适合派对和音乐节;“Hype” 则介于另外两类之间,既有 Power 又不乏经典。

 

Alexander Wang 当然也亲自出镜拍摄了一则宣传广告

 

中村世纪:

 

除了音乐方面,苹果在今年还拍摄了一部关于 Siri 的微电影。除了邀请巨石强森担任主角之外,令人意外的是,visvim 主理人中村世纪也在其中小小的客串了一下。

 

 

藤原浩:

 

上面提到了 fragment design 推出的 Apple Watch 表带,实际上,藤原浩与苹果之间的渊源一直很深。2017 年的苹果发布会,藤原浩受邀参加,并且还一同参观了苹果刚刚建成的总部,当时,教父本人在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刷屏般的分享了许多照片,另外还在 Ring of Colour 上发布了一篇关于 iPhone X 的体验报告。

 

平时很难看到藤原浩的 Instagram 能如此“活跃”

 

从藤原浩分享出的照片来看,一同受邀前往的,还有 OFF-WHITE 主理人 Virgil Abloh

 

看完这几个例子,你不得不感叹苹果的视野真的十分广阔…

 

 

 

时至今日,我们可能盼不到苹果会像 1986 年那样,推出一整个服装系列了,但不难看出它对时装市场仍然抱有野心。

 

连首席设计师 Jony Ive 自己都曾承认,苹果在有意识的转向时尚奢侈定位策略。过去,这家公司依靠 iPhone 等一系列令人心驰神往的产品赢得了科技巨头的地位,而现在则更像是在按照时尚界的套路在一步步的做出新的尝试,正如上文所说到的那样,无论是商业合作、还是广告运营。

 

不过归根结底,不管是科技产品还是时尚单品,创新设计都是至关重要的,对于苹果这样一家公司,未来会怎样发展还真不太容易预测,或许在未来,苹果真的能成为时尚领域的巨头也说不定,但谈到创新设计,先看看下一代 iPhone 能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