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打给总统,求他让 colette:  别关门”

 

以上这段视频所记录的,是一个 colette: 普通消费者发出的心声。

 

是的,这家承载了全球时尚圈 20 年记忆的传奇店铺就这样落幕了,连官方发布这则消息时也是十分干脆利落,只留下一句“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有迎来结束的一天,在 20 年美好时光后,colette: 将于今年 12 月 20 日关门”,给所有准备再次光顾、或是还没来得及光顾的客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而在消息宣布到结业正式到来那天的这段时间内,你也应该听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心碎声”了,大到每周六有空就会到店里转转的老佛爷 Karl Lagerfeld ,小到只是在上班午休时来这里喝杯咖啡的普通市民。除此之外,各大品牌、企业、艺术家也算是紧紧抓住了这不到半年的时间,想要通过合作好好的“缅怀”和纪念一下这家店铺:

 

PLEASURES  x colette:  x CLUB 75 三方联名系列,以 “Au Revoir colette:(法语再见 colette:)” 为主题,致敬这家传奇买手店铺

 

MADHAPPY 也同样用了这样的方式作为纪念

 

papelaria 则推出了一款纪念笔记本

 

“Say goodbye”

 

实际上,由于整个零售业遭遇经济疲弱、电商、年轻消费者口味多变等多重冲击,太多独立买手店甚至是企业都已寸步难行,但唯独是 colette: ,还能在收银台上安排出好几个店员同时收款,那是什么画面?嗯,就像优衣库、ZARA 那种差不多吧。

 

这简单的情况就道明了它的成功,背后也暗喻着 colette: 与其他店买手店不一样的情况。那么到底一家仅在巴黎的店铺,为何它的关闭却会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如此大的反响呢?这点,我们还得从 colette: 独一无二的店铺特色说起:

 

 

从高级成衣到杂志蜡笔,几块钱也足够在里面买单

 

在开业之初,实际上 colette: 是不被看好的,很多人说这家店的经营不可能维持超过半年,因为它在外面看起来像一个画廊一样,就摆个花瓶在那里,会给人带来一种隔阂感,也有很多文章说那里东西卖的很贵,但 Sarah  并不这样认为,她说其实店里甚至有一些从纽约艺术家那里搞来的手镯,只卖一法郎…

 

 

创始人 Sarah Andelman 在 《i-D》 的一篇采访中曾提到,起初 colette: 内只是销售诸如 adidas, Nike, New Balance 等运动品牌,除此之外也有 BAPE® 和 Supreme 等街头品牌,但像 Prada、Comme des Garçons 这样的时装屋和设计师品牌,那都是之后才慢慢入驻的。

 

而到今天,colette: 在过去的 20 年间进驻了近 9,000 个品牌,你可以在二层买到价值十几万的高级成衣,也能在一层挑选到几块钱的蜡笔,你想得到和想不到的产品,都有可能在这里贩卖。

 

几千欧元的 Thom Browne 女装

 

几欧元的小纪念品

 

除此之外,音乐墙、杂志墙、艺术装置空间以及负一层的餐厅和 Water-bar 也绝对能让各路人马都能在这里找到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总之,Rousseaux 与 Andelman 两位创始人将关于生活、设计、时尚、美食、艺术等各个领域的产品,统统一股脑塞进了这个 8,000 平方英尺的三层空间里,这本来自于她们对于生活的品味和热爱,却在不经意间,开启了“生活方式集合店”的先河。

 

一句到尾,任何一种层面的人,都能在里面找到合适自己的。就像上面视频的哥们说的,他进去的时候,Kanye 刚好擦肩而过,如果想看明星,周六日来这里的话,肯定能逮到一两个…

 

很多人会在这里听会音乐,或是翻开一本杂志看看

 

Chanel 入驻 colette: 时设立的摄影艺术空间

 

与百事合作的餐厅主题装潢

 

 

一周更新一次,保持店铺的新鲜感

 

创始人 Colette Rousseaux 与女儿 Sarah Andelman

 

从 1997 年直到现在的这 20 年间,这家店铺依旧由 Colette Rousseaux 和女儿两人在负责打理,一直保持着“独立”的状态。关于这点,Rousseaux 表示:“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需要问任何人我们要做什么,如果我们想把店铺刷成蓝色或绿色,只用讨论个一两分钟,就去做了”。

 

 

事实也的确是这样,这种不受任何第三方牵扯的决策方式可以让 Rousseaux 母女两人的想法以最快的速度变成现实。

 

她们在每周都会与员工一起花上周日一整天的时间来更换店铺的商品、装潢、陈列方式以及橱窗内容,尽管店内拥有数万件商品,但如果你隔上一段时间再次光顾,就会发现这里已经“大换血”了。这点,你从近几个月来 colette: 与 Balenciaga、sacai、Thom Browne、Chanel、Saint Laurent 等品牌先后开设的 Pop-Up 店中店中就能感受得到:

 

7 月 19 日至 8 月 5 日期间的 Balenciaga 品牌专区

 

9 月 4 日至 9 月 30 日期间的 sacai 品牌专区

 

10 月 2 日至 10 月 28 日期间的 Thom Browne 品牌专区

 

10 月 30 日至 11 月 25 日期间的 Chanel 品牌专区

 

11 月 27 日至 12 月 20 日期间的 Saint Laurent 品牌专区

 

看到没?隔上一个月再来到这里,连装潢都完全不是一个样子了。

 

另外,正如上面所说的,更新速度快,必然就要用大量的新产品来支持,而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 colette: 与各领域产生的多且杂的合作了。多到什么地步?虽然没有具体的统计,但据 Sarah Andelman 本人介绍,实际上她们曾尝试着在网站上做一个每年度的产品总结,但因为实在太多了,最后发现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这么说你还不能完全感受到,那么,一起来回顾一下其中一些比较特别的吧:

 

colette: x Chaos x Chanel 手机壳

 

colette: x BlackRainbow x Modernica 三方联名贝壳椅

 

colette: x Paris Saint-German F.C.  联名球衣

 

colette: x  MEDICOM TOY x sacai 联名 BE@RBRICK 玩偶

 

 colette: x Pharrell Williams x Ladurée 联名马卡龙

 

colette: x One Plus 纪念版手机

 

Beats by Dr. Dre x KITH x colette:

 

la mère poulard x colette: 黄油曲奇

 

colette: x Blend 联名汉堡

 

colette x Mad Paris 定制版 Rolex Milgauss 腕表

 

YEVO x colette: 联名无线耳机

 

BMW x colette: 联名版 BMW i3

 

从玩偶手机再到汽车汉堡,你永远猜不到 colette: 会与哪些品牌合作为你带来新的惊喜,然而,这些真的只能算是冰山一角…

 

除了产品之外,店内的橱窗、陈列方式、画廊空间的展览、地下一层的餐厅,几乎每周都不一样,与很多倡导 “慢生活节奏” 的精品店铺不同,colette: 以这样的速度来进行更新,能够给予顾客们最强烈的新鲜感。“我们总是在变化,不会因为一个品牌做得好、或者一个东西卖得好就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件事情应该一直持续下去,为了让客户感到惊喜,我们总在挑战自己,所有的事情我们都抢先一步知道,努力拥有你在别的地方都买不到的东西” Sarah 说道。

 

 

而提到陈列方式,这也绝对是 colette: 的最大特点之一。不同于一般买手店和百货商店,这里并不会将商品以品牌划分,而是以混搭的方式来试着在物品之间建立联系,你会看到店内模特的身上用优衣库白 Tee 搭配 Dior 牛仔裤,或是 Rolex 的货架旁摆放着 G-SHOCK。这种看似随意的陈列以及商品的丰富性,同时也让 colette: 变成了一个接地气、人流涌动的跨界场所。这里面向所有人,无论是花费上万欧元购买奢侈品,还是在收银机旁边挑选小玩意,你都不必感到拘束,甚至,你在负一层的平价餐厅里喝杯果汁,旁桌坐的就是 Karl Lagerfeld 本人。

 

“老佛爷”经常会在周六光顾这里,在听说 colette: 要关闭后,Sarah 说他现在很不高兴…

 

 

既然如此令人满意,为何在 20 周年突然结业?

 

关于这个原因,实际上在官方发布的结业声明中是有提到的:

 

 

“Colette Rousseaux has reached the time when she would like to take her time; and colette cannot exist without Colette。”

 

“她太累了,该休息了”。这个理由对于大家来说,可能听起来有点牵强,但你要知道,想要保持上面说到的那种独立性和更新速度,必然也是要付出代价的。对于店铺内的大部分事务,Rousseaux 都会亲力亲为,实际上母女两人所住的公寓就在  colette: 楼上,她们每天晚上为模特换衣服,有时甚至要打扫店内卫生,每周要筹备店内新的装潢,再加上全年不间断的店铺活动以及商业运作,已经 60 多岁的 Rousseaux 可谓 20 年全年无休。

 

 

然而为何选择在 20 周年这个节点上停止,Sarah Andelman 在 《VOGUE》 的采访中解释道:“20 年是个合适的年份,我们可能需要改变一切,从头开始,因为它已经不像我们想要的那么新鲜,或者我们只是想翻开新的一页,重新开始其他的事情而已”。

 

有趣的是,在这篇采访中,还有另外一个细节:Sarah 提到长久以来的工作让她长期处在聚光灯底下。尽管 colette: 已经有网站、Instagram 等社交平台,人们每天可以从这些地方获取 colette: 的一切消息,但她还是阻止不了人们的好奇心,相机总是对着她…另外,她还比喻到这个年代不可能有像 Martin Margiela 那样的“隐士”了,就连 Daft Punk 的真面目都被狗仔公布过。或许…这也是 colette: 最终关闭的其中一个因素吧。

 

关于 Sarah Andelman 的照片,网上真的挺多的…

 

 

结业之后?

 

同样在之前的官方声明中,colette: 表示现在的店面将会在关闭之后由 Saint Laurent 接管,除此之外,这家新店还会提供原本的员工一些工作上的岗位。

 

至于两位创始人,关店之后妈妈 Colette Rousseaux 可能会花更多时间陪她的外孙子 Woody,将生活的重心放在家庭上。而 Sarah 则透露自己接下来将创立一个全新的创意咨询公司 —— Just An Idea。这个公司会继续与品牌进行合作,同时帮助更多的年轻设计师和艺术家。Sarah 看似没有打算歇着,她告诉 《VOGUE》,在明年 1 月,她将再次起动。

 

而关于这家新公司,实际上还有一段小故事。“Just An Idea” 这个名字,来源于早前与 sacai 合作的时候,Sarah 经常会与 Chitose (sacai 主理人) 说的一句话…

 

而在被问到老顾客今后的去处时,Sarah 说道:“这里的很大一部分人是前来欣赏艺术、听会儿歌曲,或者是去 Water Bar 喝上一杯饮料的,今后,相信大家也能找到另外一个可以替代的地方,比如…我们的经理 Marco 可能就会开一家”。

 

另外,关于店内销量比例很高的香薰蜡烛,colette: 将把它的生产权交给 Lola James Harper 负责 ,并且从 Air de Colette 改名为 L’Air de 213 Rue Saint-Honoré(colette: 店铺所在的地址)。“如果有人真的喜欢它的气味,很高兴今后你还能找到它!”Sarah 说。

 

Air de Colette

 

其实 colette: 没了,不单只是顾客不知道以后去哪里买东西,Sarah 在访问里也自称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一直以来所有品牌入驻 colette: 都要经过她本人,所有的产品都是她喜欢的,colette: 没了,她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在哪里买东西了,平时也不会花时间在其他网站上看,看也看不到想要的…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colette: 已经正式结束了长达 20 年的历程,有心的朋友,可能已经发现到了官方网站上的变化,现在上面已经没有任何产品了,只留下了一些合作伙伴分享出的对于这家店铺的记忆和感受,还有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表达感情的留言墙。

 

在这之中,有一个让我感触很深,大概讲述的是来自 SY Partners 咨询公司的 Keith Yamashita ,因为 colette: 对他的影响与帮助意义颇大,最终,他决定给自己的女儿取名为 Colette Yamashita。

 

 

除了视频,还有 colette: 官网上各种不同语言的留言:

 

你也可以去留一个

 

是的,colette: 就是这样一家能够给予每个人不同意义的店铺,它附有极强的个人色彩,又对每一种人开放,独一无二的经营特色也让它成为大家眼中的不可替代。或许你和我一样,也曾思考过会不会在将来的某一天,colette: 会重新回归,有意思的是 Sarah 在进行一段采访被问到这个问题时,她的回答,为大家带来了一丝希望:

 

“I don’t know the future, but today, I don’t think so. I don’t see how it would be possible.”

 

她虽然没把问题回答死,对于将来,也有种一切随缘的“佛系”性质。但当下这个时刻,这条街上是再也没有 colette: 了,所以,也真的是时候和 colette: 说句再见了。

 

说不定未来哪一天…也许真的能再见,毕竟,那句话一直都这么说的:

 

离别,是为了更好地相聚。

 

在 colette: 开业那天,Sarah 放了几只蝴蝶(真实的)在店铺的窗户上。昨天结业的时候,它们依然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