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TOKYO TRIBE》…

 

从来没有这样一部漫画,你会看见满画面的 Timberland、Superstar、羽绒服、帽衫、N-3B 军服、球衣… 单说着装当然还不够,漫画中人物的生活方式也都全然被流行文化产物所充斥,比如游戏机、唱片、录像带、“带有颜色” 的杂志等等… 记录当时年轻人的日常生活和喜好,特别是 90 年代日本 HIP-HOP 族群。通过当时的流行文化,反映一个时代的东京。

 

井上三太:“我希望在《TOKYO TRIBE》中表现的是东京生活的原风味,以及各种不同身份有趣的人。

 

漫画里可见各种细致的生活元素,Beastie Boy 专辑、SEGA 游戏机、麒麟午后红茶… 让你感觉漫画中就是身边的人

 

漫画家井上三太自 1993 年创作《TOKYO TRIBE》,又于 1997 年至 2005 年期间在日本潮流文化爱好者必买的杂志《BOON》上连载《TOKYO TRIBE 2》,2008 年在《Ollie》连载《TOKYO TRIBE 3》,成为在潮流杂志连载漫画的先驱。漫画中的东京暗涌流动,武藏野的 SARU、池袋的 WU-RONZ、新宿的 HANDS… 每个区域都由不同族群看守,以暴力维持平衡,故事围绕 SARU 的阿海和 WU-RONZ 的灭罗两个角色展开… 有意思的是不同群体还有自己独有的穿衣风格和行事风格,街区文化显露无疑。

 

 

井上三太时常通过刻画具有世界意识观念的男人的未来面貌,将个人梦想表达出来,他曾提过,主角阿海是他的自身投射、想成为的人,而阿海与灭罗亦敌亦友的关系,则来自他和表亲松本大洋的童年回忆。

 

同时他也有自己强烈的个人画风,有日本漫画细致的情绪描绘,分镜和构图却与一般日本漫画不同,画风粗糙随性,时而来点儿视觉冲击的鱼眼效果,加上坦克什么的出现在帮派斗争中这一类异想天开的构思,我们能体验到一个既特别真实又虚幻的东京。

 

(图片来源:bbhou)

 

井上三太在 2002 年因漫画的大受欢迎,还开始了自己的品牌 SANTASTIC! 并在涩谷开设门店, 以漫画素材为设计出发点,还吸引到了各品牌投出的联名橄榄枝,以及一时满天飞的与玩具厂商和艺术家合作的公仔:

 

KAWS 07 年时以漫画中标志性人物哈希姆设计的公仔

 

《TOKYO TRIBE 2》 x MICHAEL LAU(图片来源:toysrevil)

 

SANTASTIC! 的合作对象还有,融合音乐、设计、运动的日本著名独立唱片厂牌 Jazzy Sport,有 Mitsu the beats、grooveman Spot、Budamunk 等制作人的过硬出品(图片来源:Instagram)

 

2016 年 G-Star RAW 与井上三太合作在东京举办画展,同时也展示其手绘漫画人物阿海的 G-Star Elwood 裤款(图片来源:houyhnhnm)

 

 SANTASTIC! x Carhartt 《TOKYO TRIBE 3》联名夹克(图片来源:Google)

 

SANTASTIC! x Kuumba 推出的香座和柑橘系味道线香(图片来源:blackstore)

位于香港观塘的 Dot Dot Dot Gallery 去年底举办了井上三太的作品展,展出了超过 80 幅《TOKYO TRIBE 2》的原稿,以及为展览创作的几幅大型挂画,除了各种充满张力的经典画面,还有公仔、T 恤、海报、贴纸等一并展出。

 

井上三太香港原画展现场(图片来源:Hori2Williams ©2017 SANTASTIC!ENTERTAINMENT)

 

回想起此前看《TOKYO TRIBE》带来的热血却无法到达现场的我,便借着这个时机,打开邮箱,和井上三太老师聊了聊…

 

 

 

井上三太

漫画家、SANTASTIC! 品牌主理人

 

「《TOKYO TRIBE》里面描绘的很多细节来源于我的朋友们」

 

 

Hey 我们聊聊你为什么会开始画漫画吧,有受到谁的启发吗?和你同是著名漫画家的亲戚松本大洋之间会经常交流吗?

 

我出生在巴黎,父亲他是一个画家,所以我从小受到了很多来自于他在艺术方面的影响。当然日本有很多漫画家的作品也给了我很多灵感,比如江口寿史(Eguchi Hisashi)、上条淳士(Atsushi Kamijo)、大友克洋(Otomo Katsuhiro)。松本大洋(Taiyo Matsumoto)是我表亲,高中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聚在一起,聊漫画、电影、音乐,我们都是迈克杰克逊的粉丝。

 

大友克洋在松本大洋和井上三太高中时期便开连载他后来影响世界的《Akira》。井上三太也多次提到,“大友克洋的漫画打破了传统的作画形式,打造出一个充满电影感的科幻世界,是日本漫画的新浪潮,令我了解到漫画的可能性。”

 

松本大洋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恶童》,OP 的作者尾田荣一郎的创作也借鉴了其中桥段(图片来源:Google)

 

从 97 年开始在日本潮流杂志《BOON》连载《TOKYO TRIBE 2》,而成为了潮流杂志连载漫画的先行者。你觉得当时的漫画场景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很多漫画家不断的探索新的题材,而我从那个时候起便决定将我热爱的 HIP-HOP 文化注入漫画之中。说到漫画的发展,凡事都是有两面的,它有相对好的和不好的情况发生。

 

于 1986 年创刊的《Boon》,可算是 90 年代日本潮流杂志的龙头,主要报导球鞋和古着两大特辑,《TOKYO TRIBE 2》的题材自然吸引了杂志的注目(图片来源:pinterest)

 

《TOKYO TRIBE 2》描绘了日本不同区域街头族群的生活、帮派乱斗,你为什么对于细节的刻画那么真实、细腻,是因为你身处其中,所以带有个人的生活感悟吗?

 

我通常会尽量体现最真实的一面,当然其中也有一些是想象。《TOKYO TRIBE》里面描绘的很多氛围和细节来源于我的朋友们,通过平时与他们的聚会,我从他们身上得到了很多灵感。我自己也会去 Club、去类似漫画中描绘的 Penny’s 这样的家庭式餐厅、便利店、唱片店等等,然后拍摄很多照片,作为我画漫画时的参考。

 

漫画中 SARU 族群平时聚会的地点 Penny’s 餐厅的原型是美国连锁餐厅 Denny’s,简单的灰黑线条勾勒东京安静的夜(图片来源:Google)

 

 

「东京的情况非常特别,外来文化会通过自己群体的理解而释放出来」

 

从 80 年代后期便开始推动日本 HIP-HOP 发展的 King of Diggin’-DJ MURO,在 2006 年时制作了这张《TOKYO TRIBE 2》的动画原声,感兴趣的朋友找来听听,MURO 的出品只能说 Respect…

 

当时 NIGO® 参与了漫画的设计工作是吗?DJ MURO 也制作了《TOKYO TRIBE 2》的动画原声。与各位街头文化和音乐领域的指标人物们合作是怎样的感受?

 

我和 NIGO®、Sk8thing、MURO 他们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我感到非常幸运能和大家一起经历日本街头文化最特别、最有活力的时期。对了,去年我有去洛杉矶参加 ComplexCon,说实话我在那里也感到了许多来自原宿和涩谷的街头共鸣…

 

 《TOKYO TRIBE》前传可以见到由 NIGO® 策划的标志迷彩封面

 

从《TOKYO TRIBE》到《TOKYO GRAFFITI》,你对于东京 HIP-HOP 文化的热爱显露无疑。这些根源在欧美的文化能在日本扎根扩散,并且发展出了本土化的场景,你认为是什么原因呢?

 

HIP-HOP 发源于美国而现在已经出现在世界各地,甚至成为 “主流文化”。我现在随便进一家咖啡厅,他们都会放相关的音乐。东京的情况非常特别,外来文化会通过自己群体的理解而释放出来。其实画 HIP-HOP 题材的漫画挺不容易的,不过我有信心说我是做得比较好的人。

 

《TOKYO GRAFFITI》、主要讲说唱歌手的《TOKYO TRIBE 3》,都围绕在黑人文化(图片来源:Google)

 

 

「黑帮电影和漫画从另一面看对心灵健康有好处,是精神领域寻求逃避的出口」

 

 

无论《TOKYO TRIBE》还是《邻人 13 号》,你似乎对暴力问题非常关注,还有一些援助交际、地下聚会等社会现象,聊一聊为什么你想在漫画中表现这些社会真实的暗面。

 

我个人非常喜欢马丁·斯科塞斯拍摄的电影《Goodfellas》,但是我本身不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我觉得人们每天的生活中会遇到很多压力和不平,但是基于道德和法律,我们不能通过真实的暴力方式来宣泄不满。不管是黑帮电影也好,漫画也好,其实从另一面看对心灵健康是有好处的,是现代社会人们在精神领域寻求逃避的出口。我很关注社会中这些很少被人提起的暗面,我也对地下文化的发展感兴趣。

 

我认为漫画与电影都是表现自己的途径,也可成为创作人和观众之间的联系。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美国黑帮名人兴衰史,“电影社会学家” 马丁·斯科塞斯生动写实的镜头语言,表现了黑帮独特的生活形态和价值观(图片来源:Google)

 

《TOKYO TRIBE》作为经典潮流漫画影响了不少青年,之后你自己也建立了街头服装品牌 SANTASTIC!,你是怎么将漫画延续到产品设计中的?

 

很多漫画家能画出非常优秀的漫画,但是没有太多人能做好的设计师。我建立服装品牌后学习了很多设计上的东西,怎么体现自己的想法在服装上又是一门新的学问。

 

SANTASTIC! 2016 秋冬系列 Lookbook,设计上除了 LOGO 和猿人标志,还注入了《Goodfellas》、Panasonic Shockwave Walkmen 的图像以及日式元素(图片来源:SANTASTIC! )

 

聊一聊你正在进行的项目,还有不久前刚结束的在香港举办的原画展。

 

我很高兴在香港展览上见到了很多朋友和粉丝,这个展览展出了《TOKYO TRIBE 2》的原稿,之后我还会在台北、洛杉矶、纽约、巴黎这几个城市开展。另外我的最新漫画《TOKYO TRIBE WARU Vol.2》将在今年 3 月发布,我也很希望能在香港出版。

 

《TOKYO TRIBE WARU》,”WARU” 在日本是坏人的意思,这次井上三太主要描绘了东京败坏的一面

 

MEDICOM TOY 与井上三太合作的 “TOKYOTRIBE WARU” BE@RBRICK 去年 12 月释出(图片来源:Twitter)

 

 

 

二次大战过后美国协助日本复兴经济体系,同时也灌输了不少美式文化到日本,包括滑板与 HIP-HOP 文化。日本的群体们通过吸收这些外来文化,注入自己的理解和生活方式,而后诠释了自己独有的文化氛围,成就九十年代潮流文化盛世。

 

再说到日本的 ACG 产业,战后日本刚从思想严格控制的时代走出,被压制的精神渴望着活跃思想的冲击,动漫、游戏、酒吧等等新奇的娱乐方式都被日本人当做新的生活方式所推崇。在这个流行文化与漫画文化都极度发达的国度,最早将两者做出完美结合的一定是井上三太了。

 

首先通过作品反映了时代与潮流,无论将漫画角色 “实体化”,或是推出 “SARU” 的服饰和产品,使流行文化爱好者愿意为了共鸣而买单,都是更可持续性的考量。井上三太对此解释过:“虽然有人以为我之所以在漫画中渗入时装及玩具等元素,是经过精密的商业考虑,但其实我出发点是非常单纯,因为我喜欢这类街头服饰,所以在漫画中绘出心目中认为最好看、最配合漫画主题及角色性格的服装,这类跨媒介的融合是先打动了我自己,然后才有了后续的事情发生。” 无论如何,还是保持初心做事,都会收到不错的结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