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来看一个视频…

 

The Splits – adidas Skateboarding Japan

 

如果你关注滑板文化,而不仅只关注滑板品牌出了什么新货的朋友,应该都有看过吧?这部 adidas Skateboarding 日本团队的宣传片 “The Splits”,不久前攻占了社交网络,介绍了最新加入这个大家庭的滑手 Shin Sanbongi,同时还有 Laurence Keefe, Yoshiaki Toeda, Issei Kumatani, Seimi Miyahara, Hiroki Muraoka 等滑手的出镜。

 

 

这部片的导演是 Patrik Wallner,我们看到的分幕以不同的画面呈现微妙联系的创意便是来自于他。影片一开头,浓浓的东京日常生活感扑面而来,起床拉伸、倒咖啡伴随着猫叫声、滑过林荫道去搭乘地铁、探索东京街头各种趣味滑板地形… 影片从取景到色调、配乐,非常有机地合为一体,看完之后相信没去过当地的朋友也能感受到日本 adidas Skateboarding 团队的氛围和日本滑手的生活方式。

 

Patrik Wallner 在今年 PUSHFEST 现场

 

而 Patrik Wallner 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并不止于这个为 adidas Skateboarding 日本拍摄的滑板影片,他的 “Visualtraveling” 项目,记录了滑手们在亚非欧大陆的 100 多个国家探索全新地形的过程,用滑手亲身经历的故事来讲述当地人文和历史,从越南到缅甸、阿富汗到伊朗、朝鲜、中亚丝绸之路都是他拍摄滑板旅程中的所到之地。

 

 

刚结束的由 PUSH MEDIA 在上海奂镜举办的 PUSHFEST 2017 滑板电影节中,就邀请到了 Patrik Wallner 对他过去十年间 “Visualtraveling” 项目的作品进行回顾。观众跟随现场放映的影片,如同身临其境的体验了每一趟旅程…

 

随行摄影师 Dan Zvereff 从阿富汗建筑废墟中取出子弹、滑手从朝鲜超现实的宏大建筑下滑过、一行人目睹恒河中挤满正在沐浴的印度教徒… 你一定会觉得,这些视角超越了平日看到的滑板影片的范围,而 “Visualtraveling” 正是这样一个通往未知的窗口。

 

 

除了影片放映,Patrik Wallner 也在活动中透露了最近在进行的摄影书项目,书中的摄影作品正是从 “Visualtraveling” 中提炼的在 100 多个国家拍摄的 200 多页作品,部分影像也在当天进行了展示。你难道不好奇一个德国/匈牙利的摄影师为什么选择多次去往远东国家拍摄吗?我们下面就和他聊了聊。

 

 

 

Patrik Wallner

导演、摄影师

 

「在旅程中,我希望通过故事去讲述这个地区的历史」

 

 

你是怎么开始拍摄滑板影片的?

 

我从 14 岁的时候开始滑板,当时在克罗地亚进行家庭旅行,我看到别人做了一个 Kickflip 动作后就被吸引到了,随后我回到了美国纽约,在那里开始滑板。拍摄滑板影片是因我妈妈经常拍照片,受她的影响我很容易地接触到了相机,所以之后开始慢慢进入拍摄滑板影片的世界。

 

Patrik Wallner 拍摄的部分滑板影片(图片来源:Visualtraveling)

 

和我们介绍一下你擅长的纪录片风格,以及 “Visualtraveling” 项目。

 

我喜欢去不同的国家探索不同的滑板地形,除此之外,在旅程中我也希望通过故事去讲述这个地区的历史,故事线使得影片更加丰富。在 “Visualtraveling” 中,我们一般有五到十个滑手一起去往不同的国家,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寻找适合玩滑板的地形,我用视觉语言记录这个过程,也希望为滑板社群做一些贡献。

 

Patrik Wallner 2010 年时发布的滑板纪录片 “10,000 Kilometers”,途径俄罗斯、西伯利亚、蒙古和中国

 

“Visualtraveling” 这个项目是从 2007 年开始的。我的第一部全长滑板影片叫 “Translations”,在那之后,我和一批滑手进行了一场公路旅行,从莫斯科到香港,全程只坐火车或者汽车,历时两个月,拍摄了第一部 “Visualtraveling” 项目里的滑板纪录片 “10,000 Kilometers”。自那之后,我们想为什么不多做一点儿这样类型的 Tour 呢?所以之后进行了很多次从欧洲到亚洲的旅程。

 

 

「滑板成为了和当地人接触的一种很特殊的方式」

 

 

你去了很多与众不同的地区拍摄滑板视频,比如朝鲜、东非、印度、阿富汗等。这些城市似乎距离滑板文化和社群比较远,为什么你会选择去这些地方呢?

 

我本身很喜欢历史和文化,去这些国家我可以学到很多新的东西。比如印度、伊朗等这些亚洲国家,那里的宗教和文化是我们所没接触过的,地方环境也非常的特别,在印度我们还经历了 “Holi”(印度最古老的节日之一洒红节,代表色彩单调的冬天结束,人们互泼颜料庆祝),城市到处都充满色彩。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题材,唤起了我探索的欲望。

 

Patrick Wallner 拍摄的滑板片 “The Rajput Ride: Skating the Indian Holi Festival”,与 Michael Mackrodt, Vladik Scholz, Dan Zvereff 一同探索印度

 

“Skateboarding in Madagascar”,Patrik Wallner 2014 年时为 Red Bull 拍摄的滑板片,一行人用滑板探索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Patrik Wallner 也因此获得 “best film-maker of 2014” 的称号

 

滑板影片 “Meet the Stans” 是 Patrik Wallner 和一行滑手去往中亚地区以 “斯坦” 为名字后缀的国家,感受异域文化

 

当地人对你们的滑板 Tour 有什么反应?

 

我们去的很多地方,比如阿富汗和朝鲜,人们从来没有见过滑板,都很好奇这是什么东西,滑板也成为了和当地人接触的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我们会问旁观的人是否想尝试玩一下,所以很快地和他们有了交流。

 

Patrik Wallner 2010-2013 年在朝鲜拍摄的照片

 

意外促成的阿富汗之行,地陪朋友甚至找了保镖同行,滑手们更有了和政府官员喝茶聊天的经历(图片来源:Patrik Wallner)

 

在旅程中,有哪些事情令你印象深刻,或者有没有想要分享的经历?

 

说真的,每一次旅程都很特别。比如在马达加斯加的时候,那里的环境真的震慑到我们了,有一条大道,长满形态奇特的猴面包树;我们每天起的很早,当清晨的第一丝光线射入,你会看见村庄里的非洲人民开始烹饪食物… 很难挑选一个印象深刻的瞬间,因为有太多不可替代的回忆了… 我们去阿富汗、土库曼斯坦的时候,都发生了太多从来没有经历过的趣事。

 

Patrik Wallner 捕捉了马达加斯加自然环境和当地小孩轮流在猴面包树大道的土路玩滑板

 

还有一个重点就是你和谁在一同旅行。我每次拍摄的过程都是和很要好的朋友一起,所以能和他们一起共享独特的经验,让我觉得我的工作是非常酷的。

 

Patrik Wallner 来到了土库曼斯坦的 “地狱之门”,充满天然气的地下洞穴火焰从未间断过(图片来源:Patrik Wallner)

 

一个好的滑板视频,不仅关注动作,同时也注意音乐、环境、人文等因素的平衡,你是如何使它们在你的视频中得到体现的?

 

我通常会选择一些和所到地区有关联的音乐,我个人也偏好使用伴奏音乐。打个比方,在俄罗斯拍摄的片子,如果我找到了不错的巴拉莱卡琴(俗称三角琴,俄罗斯独有的民间弦乐)演奏的音乐我一定会使用,这比用什么流行音乐要合适的多。视觉和听觉的平衡在影片中是很重要的,看到的东西会和听到的东西产生微妙的联系。

 

我们聊一聊你不久前为 adidas Skateboarding Japan 拍摄的视频吧,“The Splits” 的创意是怎么来的?

 

这是一个很酷的项目,我们有很充分的时间去拍摄,我去了东京两三次,找到了很多可以放进影片中的日常生活元素、环境构造,所以这不像普通拍摄滑板宣传影片那样,我们加入了很多故事情节。这次我也尝试了一些不同的技术,比如分屏。“The Splits” 给了我不少动力去尝试新的拍摄风格,整个过程下来很有意思。

 

 

「我觉得能看到滑板场景一步步发展成为现在的样子,是很有趣的」

 

 

曾经有没有哪部滑板影片影响到你?

 

90 年代末的 ON 系列,有很多纪录片形式的滑板视频启发了我。还有 Cliché Skateboards 在 2003 年拍摄的滑板片 “Bon Appetit” 是我最喜欢的,里面用 Super8 (一种拍摄超 8 毫米胶片的录影机)拍了很多,我也是从那时开始对 Super8 产生了兴趣。

 

Cliche Skateboards – Bon Appetit,由著名滑板摄影师 Fred Montagen 拍摄(图片来源:Google)

 

我喜欢 ZOO YORK MIXTAPE,真的帅。从 90 年代最为纯粹的滑板场景直到今天,你觉得滑板文化发生了哪些变化?在你的角度看未来又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呢?

 

哈,那也是很棒的一部。90 年代时滑板文化还是主要在美国发展,不像今天已经扩散到了世界很多地区。现在网络也很发达了,每天都会有非常多关于滑板的资讯释出,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滑板视频,而在过去我们通常是看 VHS 录像带。我觉得能看到滑板场景一步步发展成为现在的样子,是很有趣的。

 

未来发展我觉得就是时间的问题,滑板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去练习的。之后会有更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加入滑板的社群,据我所知中国现在也出现了很多不错的新滑手。

 

Patrik Wallner 还在今年早些时候通过《Transworld》The Cinematographer Project 推出了在冲绳、东京、福冈、大阪拍摄的日本全长滑板片(图片来源:Transworld)

 

现在滑板成为了一个非常热门的题材,比如时装品牌在设计中的 “借鉴”,你怎么看这个现象呢?

 

好的方面就是他们让滑板文化被更多人所认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滑板品牌和滑板社群不断建立。而时尚界的借鉴,在今时今日已经太常见了,比如商业广告中会出现很奇怪的对滑板的运用,但是我们又能怎么办呢?(笑)

你之后有什么计划吗?

 

我计划去非洲和南美洲探索更多的地方,旅行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部分。除此之外,我想陪伴家人多一些,这一年真的非常忙…

 

 

 

(图片来源:workinskateboarding)

 

Traveling the world with a skateboard and a camera.

 

某种程度上,滑板可以说是在钢筋水泥的世界里演变和发展的文化,Patrik Wallner 对亚洲大陆的人文历史和自然的迷恋,以及与滑板共生的冒险和探索欲望,使他不仅呈现了 Visual Traveling,更是 Mind Traveling。Visa 不好办?食物不适应?对陌生地域的恐惧感?不存在的。如果你觉得自己的想象力受到了限制,那是因为你缺少探索全新环境的原始经验…

 

观看滑板旅行纪录片的正确打开方式是… 送你一个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