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不客气的说,传统中国文化,在近几年正红的海外街头文化中,占有越来越大的比重了。

 

对此,你当然时不时会看见过一些 —— 比如有些品牌会把汉字用得出色,或好像直接在唐装或练功服上印上做了自己 “汉化” 过的品牌标志…

 

(图片来源:Supreme)

 

或是…

 

(图片来源:reddit @frdptrs)

 

像 Kendrick Lamar 一样,直接以 “功夫肯尼” 自称,令这种直接的 “机翻流” 文风,开始大肆流行起来…

 

(图片来源:reddit @Brandonarboleda )

 

扯得稍微有点远了。如今,不少街头新牌接连依靠话题性进入人们视线,而同样与 “中国(城)文化”   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一个,便是最近逐渐 Chinatown Market 了。虽然这么说多少都有点取巧,因为中国城和中国多少都有着这样或那样的差别…

 

最近,他们凭借着与 PLEASURES 联手打造的 “宜家帽”,再度成为了话题中心,(据说已经卖出了几千顶…)这也萌生了我们作为中国媒体,对这个名字十分引人注意的街头品牌之兴趣。

 

 

于是在此之后,我们便有幸造访了 Chinatown Market 位于洛杉矶的工作室,并专访了它的设计师兼创始人 Michael Cherman(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熟悉,那么一定会认出他也曾是 ICNY 品牌的创始人),让我们一起来听听这个刚刚诞生没多久的新品牌,是如何运作、产生影响甚至改变 “行业规则” 的吧。

 

 

 

 

Michael Cherman

Chinatown Market 设计师 / 创始人,原 ICNY 品牌主理人

 

「品牌名来自纽约中国城的“山寨”文化」

 

最开始,当然最想知道 Chinatown Market 名字的来源了,真的有想过把市场开到 Chinatown 去么?

 

对于一些新朋友来说,Chinatown Market 的名字可能会让大家很困惑。所以首先,我想在这里强调的是,我很尊重中国,或是中国城文化。其次,这个品牌的名字是指在纽约中国城延伸出来的 Bootleg (山寨)文化。

 

当我小的时候和父母或是朋友,我都会买一些“高仿、恶搞”小玩具,所以 Chinatown Market 的名字带指一个现象。于是当我想要做开始做做以 “恶搞” 主题的 T 恤品牌的时候,我觉得 Chinatown Market,是最恰当的表达。

 

一张图描述纽约中国城的 Bootleg 文化(图片来源:Skift)

 

那么,你在品牌中主要负责怎样的工作?

 

单单对于 Chinatown Market 来说,核心团队目前就我一个人,所以基本上我要负责所有的事情。但说实在的,这个身份其实只算是一个“副业”。此前我是专制图形设计师,作品设计好之后,卖给有需求的公司,只挣做设计的这部分钱。但现在我把它做成一个产业链,不仅可以做出图像设计,还能做成衣服,挣更多钱。

 

所以 Chinatown Market 也算是一个公关公司了?

 

它当然还算是一个品牌!但它同时也从属于我的 “6 盎司”公司(6 Oz,一件 T 恤的重量),它们是相辅相成的。也许 6 盎司才更像是传统意义上的公关外包公司:如果有人想与我进行深度合作,那么显然,此时以 6 盎司公司的身份参与是更加合适的,因为从设计到产品,我们的业务都有所覆盖,这样在生意上更好谈。

 

Chinatown Market 工作室一瞥

 

 

 

 

「做衣服,无非传达积极或消极的信息…我选择前者」

 

“Have A Nice Day” 笑脸给我印象太深刻了,它在英国是 Acid House 的代表标志,在美国却也经常出现在外卖包装袋上… 为什么会把它当作品牌的主设计之一?

 

“Have a nice day” 的标志不仅出现在打包带或者是塑料袋上,它哪儿都是!之所以选它,是因为它积极向上的态度:当你看到这个标语的时候,就会很开心。做衣服无非是传达两种信息,一种是积极的,一种是消极的,在这方面,我选择用积极的标语做传达。不管你正在经历快乐的、伤心的、痛苦的…  我希望都可以用一张笑脸来传达,Life is Good。就像这件 Tee 一样,任何情绪,都用一个微笑来解决吧。

 

 

你在自己的 Lookbook 中强调 “用 iPhone 拍摄”,是不是想要表达出品牌随意、自由的态度?

 

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 I Dont Give A Fuck。我不想刻意的把这个牌子弄的很商业,想以一个轻松的态度来做。我想把消费这件事简单化,做消费者很容易就能消化的内容,不想太多。我知道现在很多品牌在设计上都会考虑得太多,试图讲太多的品牌故事… 但我做的东西很单纯,只想做简单的,大家喜欢的元素,比如玫瑰、笑脸,等等。

 

摆明了说 “用 iPhone 拍摄” 的 Lookbook

 

就你个人而言,什么品牌是你所敬重的?原因呢?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是在 Nike 和 Vans 盛行的时代下长大的,如果要挑选主流品牌的话,我对 Nike 和 Vans 拥有热忱的爱。如果是小众品牌的话,我很喜欢 STRAY RATS、C.E… 我自己比较喜欢有小革新的东西,像我之前做过的 ICNY,基本上只设计3M 反光元素的东西,就算是袜子,我个人也很看重实用性,同时也对其他品类的服装保有好奇心和鉴赏的态度。

 

 

那有没有品牌是 Chinatown Market 想要效仿的对象?

 

哈哈效仿谈不上,但如果非要选的话,“Have A Good Time” 是我比较喜欢的日本品牌。简单的图像,直接的文字,没有太多复杂的内容,而且也能传达给观众很积极的信息。就像我们的“Thank you” 和 “Have A Nice Day” 标语一样。

 

 

 

 

 

「恶搞大牌,就是为了吸引眼球」

 

你们最近与 PLEASURES 一起做的宜家合作很酷,它是怎么来的?

 

我们的合作在一个很偶然的情况下,当时我们坐在一起聊天,而 BALENCIAGA 的 “宜家包”刚发售… 但那价格却引起了消费者的公愤 ——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趁着热度推出一款价格合理,又容易买到的产品,大家就会被吸引过来。

 

 

相对一个做工精致的包包来说,当然做帽子的确是很容易的事,而且价格都能负担起… 所以, Chinatown Market 就和 PLEASURES 进行了这样的合作。其实最近这几年,不少人都在 DIY 宜家元素的东西,包括一些一直在做宜家元素的衣服、帽子、钱包… 但最近这次,是宜家第一次在网络上实现了爆炸性传播。

 

除了宜家,我知道你们还 “恶搞” 过 “I ❤️ NEW YORK” 旅游 T 恤、UNDERCOVER、CDG、TIMBERLAND 甚至 GUCCI… 我知道这种品牌间的恶搞,好像是街头品牌一贯的做法,对你来说,这是否是一个街头品牌所必须的么?

 

你说得对!我做的所有产品,首先就是要吸引消费者的目光,吸引大家来关注我的网页,来消费那些称得上“合法”的恶搞设计。当然,我才不会把恶搞大牌的设计卖给像 Urban Outfitters 这些店铺,他们也不会要… 我的目的,就是让那些恶搞大牌作为闪光点来吸引大家关注到这个品牌,这样你也能来买点别的东西。

 

 

 

 

 

 

「不要指望好的经销商会让你赚钱,但它们在社交媒体的作用更大」

 

一个像 colotte: 一样好的经销商,是不是一个新品牌迅速 “崛起” 的关键?

 

这的确是个很有趣的现象:我做过的 2 个品牌的产品,colotte: 里都有卖… 在 colotte: 这些店铺,你是不能指望能能挣到很多钱的;但相应的,很多人会关注在 colotte: 和 DSM 入驻的新品牌,随后其他在日本,或是其他国家的买手店就会来主动联系你,不得不说这种现象,真的是是当下社交媒体盛行的结果啊…

 

 

从 ICNY 到 Chinatown Market,这两个品牌从设计上来说跨度不小,所以 Chinatown Market 里面有没有带有 “传承” 意味的东西?

 

我会选择前不久那件 3M Bomber Jacket。那件纯手工印刷的外套,拢共卖了 400 多件。我从不认为带有 3M 反光元素的东西会退出流行,事实上,它在一定程度上能代表流行。如今对于消费者来说,一套以反光元素作出的系列,已经不仅仅是为了 “安全” 才存在的了,它就是代表“酷”。

 

截然不同的品牌,也带来了截然不同的工作方式吧?

 

完全正确。很多品牌在运营产品的时候,依旧会遵循旧有的商业模式,比如先以低价卖给零售商… 而我选择直接面向消费者,去了解消费者的需求,省略掉中间零售商的环节,这样效率更高,也能挣到更多钱。

 

 

之前我在 ICNY 的时候,我大部分设计都是给自己做的:我喜欢什么,觉得什么最帅,就做什么。但在 Chinatown Market,消费者的意愿会占有 80%,剩下的 20% 才会做我喜欢的元素。直接把产品面向消费者,这样做起来也能轻松一点,不是么?

 

 

 

 

相比之前在 ICNY 时期的访谈,我最直观的印象就是 Michael 瘦了,也帅了… 坐镇 “主场” 的他,这次十分自如的把对街头品牌设计和市场元素的见解,为我们重新塑造了一遍,也的确令我个人十分受益…

 

虽然在采访过程中,我用了好一会儿,才把脑海里一遍一遍循环的 “YO B*TCH!” 给去掉 —— 他简直就是花臂版的 Aaron Paul…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