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误会了,不是现在你经常去的那些,但很有可能,是你爸妈那年代去的那些。

 

Gosha 2018 S/S(图片来源:HYPEBEAST)

 

这两天,相信你已经从不少资讯平台里得知 Gosha Rubchinskiy 2018 春夏走秀的最新消息,以及和 adidas Football 、 BURBERRY 以及 RETROSUPERFUTURE® 的那些合作…

 

Gosha 2018 S/S(以上图片来源:VOGUE)

 

你现在大概又多看了一遍(很不要脸地走个套路)。实话实说,和 BURBERRY 的合作确实带来点惊喜,但 Gosha 的衣服…你也是知道的,每个季度都是相差无几的俄罗斯风味,不会有什么太多花拳绣腿的奇装异服。

 

Gosha 2018 S/S(图片来源:theblueprint)

 

但这场秀还是一如既往的“能扯”,毕竟一直以来, Gosha 的每个季度系列及每一场秀,其完整度都是极高的。换句话讲,衣服只是表达季度主题下的一个载体,像秀场、造型师甚至是模特,实际上都能单独抽出来,为季度主题补充各种关于俄罗斯青年文化的故事。

 

Gosha 2017 F/W(图片来源:HYPEBAE)

 

回顾上一次, Gosha 把走秀重新带回俄罗斯举办的那事,一个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加上 adidas Football 的合作,以及很有 Gosha 色彩的 zhèng zhì 意味,串起来之后…造就出一场“最能扯”的走秀,关于这些,我们之前有聊过,不再重复了。

 

Gosha 2018 S/S(图片来源:theblueprint)

 

可是这一次呢?为什么说新系列是用来穿去“夜店”的?因为…这次不仅是一场走秀,还是个“锐舞派对”(Rave Party) …

 

DJ Zhit Vredno 和 Gosha(图片来源:DAZED)

 

好几年前, Gosha 就曾将俄罗斯的锐舞文化带给过全世界,还和自己的好朋友 DJ Zhit Vredno 推出过一首 90 年代的锐舞舞曲 Mixtape 。

 

这一次的 Gosha ,别说舞曲,甚至连场子都准备好了。就在圣彼得堡,而且…还是苏俄 80 年代末期的那种“野之舞厅”…

 

 

 

 

苏俄时期,竟然还有锐舞派对?

(图片来源:Диспут)

 

歌剧、交谊舞会之类的活动,一直是苏俄官方允许的公众娱乐方式,然而蹦迪文化从 70 年代起流传到苏俄地区,但这样迪厅绝大部分都是共青团员们的文娱主场,甚至是里面播的每一首歌,都需经过“上传审核”的程序…一般苏俄民众,是少有接触的。

 

(图片来源:modny)

 

多亏了 1980 年的莫斯科奥运会,蹦迪舞厅随着城市改建变得随处可见,逐渐地,这种从西方传来的舞曲文化取代了那些生硬的交谊舞,一下子也从莫斯科蔓延至整个苏俄地区,甚至传到那些偏远的乡村。

 

圣彼得堡(图片来源:Visit Petersburg)

 

按以往的套路看, Gosha 每次走秀的选址都可谓是意味深长的,这次也不例外,选了俄罗斯最西北的城市圣彼得堡。在亚文化还是通过耳口相传的日子里,圣彼得堡成为了西方文化陆续往东欧地区输送的入口,各种在黑市搞到手的稀奇玩意从这里涌入俄罗斯,像音乐这种被称为解救无聊的特效良药,在这固然是必不可少的。

 

蜜汁舞步(图片来源:Google)

 

当苏俄群众还沉迷于俄式蹦迪的蜜汁快乐时,圣彼得堡的一些艺术家、音乐家却要出来“搞事情”了。社会制度的逐渐宽松,也乱入了一些外来文化,因此这里的舞曲音乐,也区别于官方认证的那些意识形态。苏俄时期的锐舞文化,便慢慢起源于这。

 

圣彼得堡 Fontanki 145 公寓内部,下文会提及到这个地方(图片来源:daily.afisha)

 

从圣彼得堡入境的外国人带过来了各种新鲜的玩意(什么都有,其中有些是颗粒状的东西,自己脑补),外出的艺术家、音乐家也从西方地区带回来了他们在当地一些宝贵的派对、夜总会经验,以至于这些“见过世面”的人都觉得,以前在苏俄地区蹦的那些…都是假的迪斯科。因此,这些人决定搞点事情,逐渐发起了真正在圣彼得堡的初锐舞派对, high 到俄罗斯的尽头…

 

(图片来源:DAZED)

 

然而 Gosha 为什么要选在圣彼得堡办他的“派对”,具体原因我想我已经尽力地为各位浓缩了,再多再详细的,留给 Google 亲自给你们讲吧…

 

 

 

 

Gosha 重现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青年乌托邦

(图片来源:DAZED)

 

聊回这次的走秀吧,当大家的焦点,都放在 Gosha 与 BURBERRY 、 adidas Football 的合作上之时,很可能就忽略了…

 

这是封底(图片来源:a_kazimirov / instagram)

 

摆在地上的这本书…这是 Gosha 与在线文化平台 INRUSSIA 合作推出的主题小册,据闻只有 500 册,这也是第二次发布了(对上一次是加里宁格勒的走秀),封底上同样的标志也出现在本季的服饰之上。

 

内页(图片来源:Alexey_osipchuk / instagram)

 

哦对了,这是一本俄罗斯的锐舞指南,其中部分内容出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人类学教授 Alexei Yurchak 的文章《Gagarin and the Rave Kids》……长得连我自己都有点晕菜,不过没关系,我先替你啃掉这一本。实际上,大部分的内容都在清晰记录一件事而已:锐舞文化在圣彼得堡的整个衍生过程。

 

Fontanki 145 的私人派对

 

在苏联晚期流入圣彼得堡的锐舞文化,在硬件配套方面,肯定是没法跟西方国家媲美了。那个时候,这种派对只能在城市那些丢空了的旧建筑内“无证举办”。然而这些残砖败瓦本来也是被政府纳为修葺对象的,但你要知道,晚期的苏联几乎是要啥没啥的,连 zhèng quán 都自身难保,别说修葺房子了,基本上都处于丢空弃置的状态。但好在,仍然是水电照旧的。

 

艺术家在 Fontanki 145 公寓里创作

 

Fontanki 145 的私人派对

 

在这样的制度过渡期间(也就是俗称的没人管),那些圣彼得堡的艺术家、音乐家,就在丰坦卡河边上的 Fontanki 145 (就是 145 号)公寓内自建出一个“野之娱乐中心”。里面有人在创作艺术,举办展览,有人甚至还打通了墙面,办了一个大型的私人迪厅 — Tanzpol ( Dance Floor),名字也是够粗暴直接的,从字面上看,就是一个打算要“蹦穿地板”的场子…

 

Tanzpol  的 DJ

 

当时,一些 DJ 也开始进驻这里,播着那些从黑市搞过来的 techno 音乐,各种打扮的人就在同一个舞池里干着同一件事,像刚才所说的: high 到俄罗斯的尽头…

 

(以上图片来源:colta / Alexei Khaas)

 

虽然,这些公寓的内部环境可能都是 low 到地心的(混乱,很多东西都是自备的),但胜在有免费水电,办个展览开个 home 趴还是稳稳妥妥的。况且从当时的局势来看,这里也可算是年轻人能够自由放纵的现实乌托邦了,至少相对其他地方来讲,是体验不到的。

 

Gosha 的小册子(图片来源:minishopmadrid / instagram)

 

这一切的一切,都记录在 Gosha 与 INRUSSIA 的小册上。而在圣彼得堡举办的这场秀,也正是 Gosha 想要重现的,在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锐舞文化在圣彼得堡的衍生过程…

 

 

 

 

Pre Show 又是个什么鬼?

Pre Show (图片来源:theotermignon / instagram)

 

值得留意的是,在走秀之前, Gosha 还特意举在 Au Pont Rouge 内办了一个 Pre Show ,环境大概就像上图这样,一个到处都用封条围着的空间,里头也像是正在修葺的状态,一个不留神的话,还以为自己看的是 OFF-WHITE 的秀…

 

但这地方并不是最终的秀场,而是一个秀前的小型展览(大概是喝酒聊天的地方)…

 

(图片来源:commedesgarconsberlin / instagram)

 

除了中部的空间,其他一些角落其实也被封条围起来了,虽然 Gosha 并没有解释这地方是干嘛用的,但感觉却很接近苏联解体前不久俄罗斯的那些 TAZ (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s,临时自治区)。

 

这人背后的房子就是  Fontanki 145 (图片来源:Google)

 

这个词出自  wú zhèng fǔ 主义者 Hakim Bey 《Temporary Autonomous Zones》的一本书,TAZ 就像是刚刚提到的 Fontanki 145 公寓那般,是一个不受约束的空间,可以不受限制地自由发挥,甚至…能够改变这个空间的结构,情况就像 Gosha 所说的:“每当谈到圣彼得堡的时候,更多的是关于自由的东西”。

 

这个 Pre Show ,看着就像苏联晚期俄罗斯那些丢空了的公寓建筑,也就是各种被占领的 TAZ 吧…

 

 

 

 

在 Gosha 偶像曾经开趴的地方走秀…

(图片来源:annibonita / instagram)

 

至于晚上走秀的场地,则是以前圣彼得堡的一个”工人文化宫”(Communication Workers’ House of Culture)。如果把这名字放在油管上搜的话,出来的结果基本上是一些关于摇滚乐队的现场演出,没错,这里之前的确办过不少摇滚演出。

 

但在 1989 年,这里搞了据说是圣彼得堡的第一个锐舞派对,不过根据俄罗斯的一些网站到记录,实际上这同时是一个“同志”派对,由来自圣彼得堡的艺术家 Timur Novikov 发起…

 

Gosha 偶像 Timur Novikov(图片来源:colta / Андрея Безукладникова)

 

如果你平时有留意 Gosha 的服饰系列,那有没有觉得这名字会有点眼熟?今年年初, Gosha 就曾经推出过一个系列致敬这位来自圣彼得堡的艺术家, Timur Novikov 曾把很多西方文化及意识形态带到当时的苏俄,包括 Techno 音乐等等,在一直迷恋青年文化的 Gosha 眼里,他简直是偶像了…

 

所以,能在偶像 Timur Novikov 曾经开趴的文化宫里办秀,大概 Gosha 也是挺兴奋的吧。

 

(图片来源:HYPEBEAST)

 

在走秀正式开始之际,一束绿色的镭射激光配合着 Techno 音乐等律动在不停来回扫射,留意激光的尽头,是一排排被毁坏丢弃的剧院座椅。

 

与其看剧,不如“蹦迪”…(图片来源:bechtoli1974 / instagram)

 

然而 Gosha 这种安排的意图也是十分明显,自 90 年前后锐舞以及 Techno 音乐等各种西方文化、资本主义事物的乱入,就意味着属于俄罗斯的青年文化即将要改朝换代了…

 

Gagarin Party (图片来源:PARTYTONIGHT)

 

从圣彼得堡流入的锐舞文化夜一直向俄罗斯东面发展,91 年在莫斯科 cosmos pavilion 就举办了将近数千人参加的超级锐舞派对 Gagarin Party 。往后 2 年,圣彼得堡也开设出第一家正式的 Techno 舞厅…

 

(图片来源:colta)

 

现在已经成废墟了(图片来源:Google)

 

名字叫 TUNNEL ,设在一个本来用于躲避核污染的地牢里面,因此舞厅 Logo 也用了大家熟悉的那个核标志元素。当然,这么有代表性的圣彼得堡舞厅, Gosha 又怎么会漏了…

 

Gosha 2018 S/S(图片来源:HYPEBEAST)

 

所以你能在新系列服饰上看到的这个核标志,跟核其实没有多少直接关系,实际上只是在纪念圣彼得堡的这份回忆罢了。

 

 

 

 

如今,TUNNEL 已经变成一个充满臭水的地下废墟,那个曾今是俄罗斯锐舞派对的启蒙地 Fontanki 145 ,也早已被铲平重建了。属于 90 年代苏联解体前后独特的俄罗斯锐舞文化,几乎全都随着那一代人的回忆远去了 。

 

Gosha(图片来源:Google)

 

虽然 Demna 说(时尚圈的)东欧文化对他来讲已经垮掉了,但就像他所说的,这只是对他个人来讲罢了,不要忘了, Gosha 还在这条路上奋斗着,关键是还有来自 DSM 的助攻…

 

可以这么讲,一直以来 Gosha 的魅力,都不在于服装设计得有多破格、细节有多到位、面料有多刁钻,而是这个品牌呈现出的完整度。从各方面呈现苏俄时期的青年文化,也让时尚界重新认识俄罗斯。

 

就像今天讲了一大堆跟衣服没啥直接关系的“废话”,但如果认真看下来的话…

 

(图片来源:Alexei Khaas / theblueprint )

 

大概也会感觉到,明年 Gosha 的新衣服,还是可以穿去“夜店”蹦几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