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在这文章里所提到的所有“变态”,都是褒义词。

 

 

因为篇幅有点长,今天就不啰嗦了,直接摊牌吧,今天的是 — FEIT ,一个对鞋履制作讲究得有点“变态”的品牌。

 

当然了,连男人也尊称他为男神的那位,在他所主理下的 visvim 啊,也常常被别人说极致得有点“变态”, 但如果比“变态”的话,我还是先建议看看 FEIT 。

 

 

对于两者,在风格上是没什么可比性的了,但是在制作过程上,两个单位都显得十分相近的。

 

以往,关于 visvim 的也说过太多了,大概你还比我要清楚的,今天,我们就来补一下 FEIT 的“番”咯,好不好?

 

 

 

 

为什么要那么讲究?

FEIT Arctic Hiker

 

关于起源自哪一年,创办者是什么来历等等的问题,你去问问度娘就能解决了,这个部分,我来说一下 FEIT 为什么会如此“变态”的原因。

 

创办人之一 Tull Price

 

对于街头文化兴盛时期的 90 年代, 18 岁的 Tull Price 毅然决定站队“街头单位”,创立了一个街头服饰的公司,卖起衣服…

 

但是,当公司的规模不断变大后, Tull 也从中意识到了点什么。在运营公司的这些年间, Tull 目睹了因制作过程中产生的过剩物料、化学有害物质以及对垃圾废料的粗暴处理手段。你知道的,老外一向对环境和保育总是多了一根筋的,特别敏感,然而 Tull 终于忍不住了…

 

FEIT Biotrainer

 

在注重手工业的欧洲经过一段长时间的学习后, FEIT 终于诞生了,并带着…

 

 

 

 

带着它的“究极环保理念”重来了

 

“产品必须基于自然,毕竟人类本应顺应自然。” – 这是 FEIT 一直强调的理念,只使用源于自然的原材料,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均以生物原料及自然原料为主。

 

 

 

 

和 visvim 一样,推崇赤脚体验

经过天然工序处理的植鞣皮革

 

FEIT 鞋面几乎每个部件都是由植鞣皮革制作,这种来源于肉类工业的副产品,好处也是显然易见的,无刺激性,拥有良好触感及优异的透气性,所以它也和 visvim 有个相似之处:大家都推崇对于鞋子的赤脚体验。

 

 

 

 

植鞣皮革过程,每一步都要求用自然材料

FEIT Wool Hiker

 

刚刚也说了, FEIT 就是为了注重环保而诞生的,因此它的植鞣皮革均在这个条件下于欧洲生产,如果你有关心时事的话,大概会听说过欧盟对行业环保的政策是有多严苛的。

 

在全球讲都求效率的皮革行业里,欧洲方面还是相当尊崇慢工出细活的理念,目前还有不少工厂秉承着那些已有两千年历史的植鞣过程,他们大部分都采用蔬菜及自然原料改造原皮,例如 –

 

左:栗子外壳 / 右:相思树树叶

用欧洲的栗子、巴西和南非的相思树来为原皮呈现更饱和的深棕色和更加坚固的视感;

 

白坚木粉末

 

选取阿根廷的白坚木使皮革变得更加灵活之余,也能让色调更为温暖;

 

海盐和鳕鱼油

 

另外,在新鲜原皮材料染色之前,要涂上柠檬汁分解油污作为备制阶段,然后要用海盐来去除原皮毛发,这样可以保护原皮表面的皮肤,最后用鱈魚油涂抹,增加光滑的质感以及去除原皮本有的动物血腥。

 

将环保的宗旨落实到这么细微的步骤上,听上去确实有点“变态”,跟类似 visvim 钱包选用每匹马身上仅此一张的马臀皮作为皮革材料的手法…好像有过之而无不及?

 

 

 

 

连鞋底橡胶都是用亲自从树脂里提炼

制作稳定器的竹原料

 

鞋底的几个独立部件均由自然材料组成,包括皮革鞋垫、软木塞中底、竹制稳定器、水牛皮外底(也有部分是 Vibram 外底),甚至…

 

 

从树上榨取树脂来提炼鞋底所用到的橡胶,目的当然是为了拒绝一切化学成分(这里有一个大写的服字)…

 

FEIT 研制的 100% 纯天然橡胶鞋底

 

 

 

 

就算把鞋子埋在土里,也可以自然降解

蜂蜡以及 FEIT x Skidmore 的天然皮革护理用品

 

更有意思的是,FEIT提倡必须用同是自然原料制作的护理品来打理鞋子,这样才不会毁掉他们的终极理念 – 整双鞋子都是可以返还地球并自然降解的。毕竟,这也是出于 FEIT 所有原料均为自然物质、且制作上每个步骤也是天然处理手法的前提,岂能半途而废,对吧?

 

嗯,在下服了。

 

 

 

 

使用全属自然的材质,那就得配全手工制作的工序

 

你知道的,机械制作也会对能源和环境造成污染,都这么讲究地制作原材料了,又怎能毁在机械制作过程之中,说到这份上你也大概猜到了,嗯, FEIT 的鞋子就是全手工制作而成的。

 

 

 

 

和 visvim 一样拍摄制作短片,但表达的意思却截然不同

 

我想你也看过很多关于 visvim 的手工鞋制作短片,当然, FEIT 也拍了类似的片段。

 

不过,通常 visvim 传递的是那种手工业追求的美学理念,显然 FEIT 却不是,他们引用了 80 年代初概念电影 《机械生活(Koyaanisqatsi)》 里很多机械生产的画面,与他们人手缝制鞋履的制作过程形成出强烈鲜明的对比。

 

 

至于目的嘛,还不是为了表达追求自动化工业的科技社会对地球环境不断造成破坏和污染,虽然里面没有一句台词,但所传达的意思,却清晰又发人深省。

 

 

 

 

从开始到完成,均以人手缝制

 

手工行业在自动工业生态链的压迫下已出现了“夕阳行业”的征兆,越来越少人愿意投身这个行业,因此也越来越少人掌握类似的缝制技术。

 

 

但是, FEIT 还是找到了一个位于中国南部的手制团队来配合生产,从鞋子的开始到完成,均坚持着人手制作,因为他们觉得只有人手制作(包括常见的 Goodyear 缝制技术)的鞋子才能符合 FEIT 的审美标准,以及背后更重要的环保理念。

 

 

 

 

还那么关心社会上的弱势社群…

FEIT 实体店铺

 

除了注重环保,在西方企业的理念中还有一个好处,很多都以如何回报社会作为企业存在的目标,大企业做大企业该有的大慈善项目,小企业也能不能忽视,任何一份微薄力量都足以温暖社会。

 

这家鞋履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却能结合自身优势了为社会上的弱势社群出一份力,例如 –

 

以旧换新的活动

 

一个以旧换折的优惠活动。他们建议消费者们不要扔掉那些只是有点轻微损伤的鞋子, FEIT能够回收这些鞋子后再次翻新粉饰,并联手 The Bowery Mission (纽约的一个流浪者慈善组织)为它们重新找到有需要的流浪者新主人。一旦成功捐献,你将获得一个 7.5 – 8折的鞋优惠,对于这个过剩的物质年代,我只想到一句话来形容了:何乐而不为?

哦对,最后还有你们最关心的…价格问题。

FEIT Arctic Hiker

如果以两个单位最新一季的较高价单品作出比较的话,实际上 FEIT Arctic Hiker ( 900 美元) 的配置可一点也不比 visvim 的高价靴款逊色。

你大概可以脑补一下,鞋子中的所有原料均通过以上种种符合自然标准的工序而成,甚至连用来粘贴鞋身与鞋底的胶水,都是基于自然材料的成品…若要比制作过程中谁更“变态”的话, FEIT 也很可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FEIT 天然蓝染系列

如此“变态”的制作条件,可见 FEIT 的定价也肯定不亲民了,一般在 500 美元到 900 美元之间,加上税,大概起步价最低也要 4,000 人民币,况且都是那种较为素色的简约鞋款而已。

说到这里,你应该会懂得为什么这变成今天的推送内容,而不是我的圣诞礼物了吧…

( 图片及资料来源:FE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