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心而论,NOAH 贵吗?

 

单论炒价来说,绝对不贵。除非你想要的是热门的 “名人上身大爆款”,其他相对冷门的款式,基本上你都能近乎于发售价入手;

 

 

但,NOAH 也绝不便宜,它贵在定价

 

你可能听说过发售价就有将近 600 美元的 Loro Piana 幼骆驼毛卫衣,但我想你也应该知道 328 美元的双面穿卫衣 / 套头速干外套、598 美元的双排扣灯芯绒休闲西服外套和 798 美元开司米山羊绒衣。

 

 

这还是一个定位在 “街头” 的品牌应该有的价格吗?答案显而易见:当你穿着这么贵的卫衣跑去滑板刷街,为了不蹭破自己的衣服,估计你一个 Ollie 都做不出来。

 

要知道,NOAH 主理人 Brendon Babenzien 之前工作的地方可是 Supreme,无论这个以 S 开头的, 7 个该死的字母,在街头如今究竟什么地位,但他依旧是街头,镶多少层金都是。所以问题也接踵而至:为什么 Brendon 要在离开 Supreme 以后,要重新操刀起定价这么高昂的另类街头品牌?

 

最近,Brendon 本人在 NOAH 官方博客上,借一个年轻人对一件 NOAH 拼色防水夹克的价格产生质疑为机会,而写的一封 “信”,也许能解决这个挺 “终极” 的问题 —— NOAH 的定价,到底贵在哪儿了?以下便是我为你翻译的信件原文:

 

 

 

 

身边经常有人问起 NOAH 的价格问题。

 

这让我想起我们入驻伦敦 DSM 的时候发生的一件事儿。有个孩子拿着我几年前参与设计的防水外套夹克,径直的走向了我。(注:Brendon 当然不能在 NOAH 的博客上提其他品牌的名字,但从时间上来定位那就是 Supreme 无误…)看得出来,他很喜欢他手上的这一件,也相当了解它。他开口问我: “我这件带防水贴胶的夹克,比 NOAH 这件没有贴胶的防水夹克便宜… 所以你们这么高的定价,究竟是为啥?

 

(注:这就是这孩子指的 “没有贴胶” 的 NOAH Two-Tone Parka,售价 448 美元)

(注:孩子手里的应该是这件:Supreme 2012 秋冬的 Pin Dot Shell,售价 328 美元)

 

终于,我能借着这个机会来说说这些事儿了。

 

简言之:NOAH 做出来的东西,比其他品牌的更耐用。面料通常决定着服装的质量 —— 更好的丹宁布能在彻底报废之前坚持更久;高质量的衬衫经得起更强的撕裂和更长时间的磨损,老话说得好,“一分钱一分货(注:原文是 “You get what you pay for”)”,套用在 NOAH 身上,确有其事。

 

我会跟你分享我和那个孩子谈话的内容:

 

首先要说明的是,一件接缝贴满防水贴胶的夹克对于都市日常穿着来说没那么必要。就比如伦敦、纽约或巴黎:我们从一个地方跑到另一个地方,完全暴露在雨中的时间,并没有那么久。此外,NOAH 的外套基本都没有肩部接缝,而这,才恰恰是绝大部分服装会有漏水现象发生的地方。NOAH 在外套上用的面料,并不是某种花哨的名牌防水面料(注:我猜他想说 G**E-TEX?)…我再重申一次,它对于我们这些不会在暴雨中漫步很长时间的人来说,是相当不必要的… 但即便如此,我们使用的纺织面料,也是具有高品质、高防水性的棉 / 尼龙混纺面料 —— 足够我们日常防水的那种

 

 

随后,我继续跟他解释了关于面料的基础理论、运输和生产等等有关制作服装的各种环节 —— 这也是 NOAH 这个品牌最具有价值的地方。

 

我们会从那些具有良好口碑的供应商那里,购买符合国家环境保护法律标准的高品质纺织品,这就意味着它们的成本更高,但相应的,它们对自然环境的影响甚至破坏就更少。如果这是有心的消费者们如今最优先考虑的事,那么它自然有它应该有的价值。但如果这并不是如今消费者们的优先项,那我相信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 最终,你也会认识到我们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接下来,我们会选择具有公平的劳动法,并只在以制作高品质服装而闻名的国家制造。

 

落实到这件夹克上的话,它产自意大利。

 

 

在意大利做服装生产,真的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职业。意大利的工人们有着相当不错的工资、真正的午餐休息时间和比美国人更多的假期。以我们使用的工厂为例:它由一个服装生产工业的世家团队所有,经营团队由父子组成;而这间工厂所用的部分电力也来自太阳能。这些因素相加,可能就意味着我们将付出更多的成本来做出一件外套了 —— 但我们真的愿意这样做。我觉得 NOAH 对于人真正有价值的地方,是希望慢慢增长我们业务水平的同时,也能看到大家的生活在变好。

 

 

这是构成我们业务的基本模块之一,这也恰恰说明着 NOAH 并不是完全由经济利润驱动的品牌。其实,我完全可以通过劳动力成本没那么高的地方,去赚取更多的利益,如同现在你在用、在穿的那些品牌公司一样。我甚至可以完全肯定的告诉你,每当你购买一次那些由廉价劳动力生产的产品,就意味着有人正在从中获利 —— 你省下来的钱,就来自于这些在艰苦环境中工作的工人,但这是不对的。

 

对于那些我们早已经习惯的 “定价标准”,显而易见的,是个谎言。如今,无论是主流的服装、食品还是科技产品品牌,他们绝大多数都基于一个世界上最低廉的制造环境。这就意味着这些大品牌必须进入不发达的国家中,并利用这些相对贫困的人口。于是,这些公司们尽可能的减少给予工人的工资、不维护生产设备、不提供合理的工作时间… 这些不人道,都以 “节省成本” 为理由 —— 所有的这一切,又都是必要的。这样,才能为你们带来 “负担得起” 的产品

 

但如果有一个企业能够为劳动力支付可观的,真正配得起他们的薪水、肩负起社会责任,尊重自然环境,情况就会有很大不同。我不会奢望所有人都会在意这一点,但在作出某个重要的决定之前,我还是希望会有人能理解 NOAH 在做什么 —— “沉默等于死亡”,这绝不是一句空谈。

 

 

最后一点,服装业是个建立在数量上的事业。你做得越多,相对就越便宜。但 NOAH 只是个小企业,这就代表着我们要生产更少的东西,付出更多的代价。我们希望客户们能够对我们感到满意,同时也能够提供机会让他们表达自己。我们总共只做了 72 件夹克,2 种颜色,每种才 36 件。这数量估计闻所未闻 —— 少到足够让你保持个性。

 

当我把以上的这些信息完整的传递给了我们年轻的伦敦朋友时,他转身便购买了这件夹克。但我并不想向他推销,我只想解答他最初的问题:“你们这么高的定价,究竟是为啥?” 我想我给出了他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注:最后,让我们再来回顾一下这件 448 美元的夹克是怎么诞生的… 最贵的,还是缝制 & 组装的环节)

 

借此,我也希望屏幕前的你能够学到一点东西,并且把这种认知,带到你想要购买的任何东西上去。现在,“如何让你花的钱变得有意义” 变得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了,希望你的每一次购买行为,都能够为人权、环境、妇女 / 工人权利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 这里只是随便举例,更多的在《血与地球(Blood and Earth)》一书中都有写到:“买少,买精,不要做一个无心的消费者。”(注:这里应该就是 NOAH 的硬广时间了…)

 

(注:Brendon 提到的这本书)

 

对于 NOAH 来说,我们将继续努力改进和学习。当然,在某些方面,我们已经开始有违我们最初的标准,但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挽回一切。我愿意接受任何能让 NOAH 变得更好的建议,所以请随时给我们发电邮,或直接来店里坐坐,告诉我们 NOAH 哪里做对了,哪里错了。

 

感谢你在此处花费时间,

 

Brendon

 

P.S.:如果你是那个来自伦敦的孩子,很抱歉忘了你的名字。发个电邮过来吧,我想听听你有多喜欢你的外套。

 

 

 

 

无论国内国外,听主理人聊自己的牌子,已经是我们的家常便饭。但能像 Brendon Babenzien 这样推心置腹的跟你坦白一切,试图让品牌定价透明化的主理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虽然信中的不少都是所谓的 “个人之见”, 但不可否认的是,离开了 Supreme 的 Brendon,在 NOAH 上实现了自己曾在 Supreme 做创意总监时实现不了的事:关心环境,并找寻自我。

 

这是我佩服他的地方,我也必须承认他能以这样的方式经营一个街头品牌很酷 —— 虽然,我对那件售价 448 美元的防水夹克还是没什么兴趣,但却觉得 NOAH 的十字 Logo,还真有点儿东征十字军的感觉了。

 

PEACE.

 

(图片来源:NOAH / Supreme / amazon)